第3章 继母金氏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章继母金氏

    刚刚走出房间,阳光刺眼让她晃了神。

    这重活一事,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样漫长,又恍如昨夜那样的短暂。

    无论是梦境还是真实,她都要那些欺凌残害她的人下地狱。

    正厅,继母正在跟乡下的几个堂叔堂婶说话。

    这药家在这一方的小地方算是顶顶有名的大户,谁不知道这药家在京都有个侯门堂兄,所以在这一方称霸无人敢惹。

    所以,半夏虽然从小没有父母在身边陪着,可也没人敢欺负半分。

    走进正厅,就听见继母那一副菩萨口气。

    “哎!我呀最是心疼这小女儿,从小就没了母亲照拂又被养在这乡下十多年不能见父真是可怜啊!”

    “谁说不是呢,当年算命先生说了半夏命中带克,克父克母,当初堂兄不信可半夏亲母走后也由不得堂兄不信,只能把半夏送在这小地方寄养。”

    堂叔母说话之时,…特意看了一下半夏继母金氏的表情。

    发现她脸上并没有什么,才继续道:“好在,算命先生说了等到半夏及笄就灾满转福,这不时间到了您也来接她了不是。”

    金氏虽然四十出头,但是保养极好,看起来就像三十多岁的贵夫人。

    她端起茶杯,轻轻珉了一口茶水,掩盖住眼眸中的那摸不屑。

    放下茶杯,眼睛恢复自然,依旧一副菩萨做派道:“谁说不是,这孩子命苦,以后我这做母亲的可得好好疼她。”

    听到金氏这句话,堂叔母算是放心了。

    这半夏虽然不是她的女儿,可自幼养在她身边,她生的都是儿子又没个女儿,自然拿半夏当亲闺女疼。

    都说乡下女子粗俗,可堂叔母从来不会将半夏当乡下女儿来养。

    该有的规矩,琴棋书画,诗歌赋半夏是样样不落。

    这也是金氏恨的咬牙切齿的地方,本来以为在乡下能将半夏养的跟乡下的村姑无二样。

    可每年前来探望,都发现她越发的出色。

    偏偏每一年的陷害,她都能逢凶化吉。

    因为意外出的多了,这堂叔母就有了防范,天天让人寸步不离的跟着,让恶人找不到任何下手的机会。

    半夏走进,掩饰住眼底的仇恨。

    上前规规矩矩的行了个礼:“母亲,女儿落水发热让母亲担心了,是女儿之过。”

    金氏看到半夏的那一瞬间,眼眸中带着一抹失望,跟讨厌。

    不过她掩饰的极好,赶紧挤出两滴泪,装模作样道:“半夏,你终于醒了,身体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你可是把母亲心疼坏了。”

    金氏装模作样的去拉半夏,被半夏不可察觉的给躲开。

    转而看向堂叔母道:“堂叔母,都是半夏不好,你们千万不要责罚姐姐,我相信姐姐不是故意的。”

    这突然转变的话风,让所有人都愣住。

    半夏记得,前世同样的场景,她被继母那两滴假意的泪滴给迷惑,依偎着金氏上演母女情深的情节。

    可想而知,当初看着一切的堂叔母得有多么心酸,自己如珠如宝疼大的孩子,跟一个才来没两天的母亲好的要命,心里不难受才怪。

    金氏整个人都僵硬住,怎么都没有想到半夏会这么说。

    她虽然跟半夏接触的时间少,但至少每年都会前来探望,对她的脾气摸得一清二楚。

    向来耳根子软,善良无知,又软弱无能的她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半夏,这跟你姐姐有什么关系,不要乱说。”

    反应过来的金氏,赶紧给半夏使了个眼色,让半夏不要乱说。

    半夏立刻一副被人恐吓吓到的模样,小心翼翼的站在堂叔母的身边不敢再吭声。

    大堂叔看出端倪,放下茶杯脸色不那么好看。

    其他几个年纪略小的堂叔,堂婶同样脸色不太好。

    正厅里的气氛瞬间尴尬极了,这让金氏恨不得撕碎了半夏。

    这个半夏,故意做出这副样子,就好像自己一直压迫她,所以她惧怕自己一样。

    大堂叔母,看了一眼金氏,发现她脸色不太好还有什么是不明白的。

    于是拉着半夏的手,问:“说说,难道不是你自己掉下池塘的么?”

    半夏一副恐惧的模样看着金氏,想说又怕说的模样让人心疼。

    这会大堂叔直接站起来开口道:“半夏,你说实话,有大堂叔给你做主别怕。”

    半夏这才道:“是半夏的错,半夏不该带着姐姐去池塘边,可能姐姐也是不小心……”

    说到这里,半夏故意停顿,然后看向金氏的表情。

    金氏即使伪装的很好,此刻怕脸色也不太好看。

    “够了,别说了,既然知道自己不对以后像池塘边这种危险的地方别去了。”

    话锋一转,金氏将所有责任都推给半夏。

    古代,这女子的名声多么重要,所以她绝对不允许半夏说出任何对青黛不利的话。

    半夏就知道如此,果然,前世的好都是捧杀啊!

    自己只是一点点不依着她,本性就暴露了,自己上辈子真是可笑会相信这对蛇蝎母女。

    她立刻委屈巴巴的流出一滴眼泪,有话憋着不敢再说的模样。

    堂叔看到这情况,顿时气的要命。

    半夏在自己家里尚且如此受气,那去了都京还不知道怎么被欺负。

    “半夏,你失足落水给人留下痴傻的形象,这可是会影响到家里姐妹说亲,你说说你怎么就那么不小心。”

    堂叔虽然表面是责怪自己,实际上,是给自己找了一个说出真相的台阶。

    这台阶找的好,用女子形象说事,让金氏找不到半点错处。

    “堂叔,谁说我是失足落水的,是青黛姐姐不小心推我下去的。”

    一句话让正厅里的人都鸦雀无声,一句青黛姐姐不小心推下去了。

    那句不小心,依旧是维护,妹妹差点被害死还要维护这个害她的姐姐,这品行让人挑不出错。

    金氏顿时怒了:“半夏,饭可以乱吃,这话可不能乱讲身为妹妹损坏姐姐的形像可是淑女所为?”

    扑通一声,半夏跪下。

    眼泪立马流出,委屈道:“母亲,是女儿不对,女儿不该说的,就算女儿死了也不该说的。”

    这句话,再次将金氏推上风口浪尖。

    这是什么母亲,女儿被人差点害死,还不让说出实话真是恶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