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火海化灰

作品:《重生嫡女归来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tableclass="zhangyue-tablebody">

    <tbody>

    <trstyle="height:78%;vertical-align:middle;">

    <tdclass="biaoti">

    重生嫡女归来

    <spanclass="kaiti">

    鬼月幽灵

    </span>

    </td>

    </tr>

    <trstyle="height:17%;vertical-align:bottom;">

    <tdclass="copyright">

    本书由趣阅网授权掌阅科技电子版制作与发行

    <spanclass="lantinghei">

    版权所有

    </span>

    <spanclass="dotStyle2">

    ·

    </span>

    <spanclass="lantinghei">

    侵权必究

    </span>

    </td>

    </tr>

    </tbody>

    </table>

    第1章火海化灰

    “嗯!嗯!”一声声惨叫的闷哼声虐人心魄。

    半夏穿着大红喜服,已经被鞭打开来没有一处好地方。

    血肉模糊,喜服已经被血给浸泡,让人看着就胆颤。

    她不服输的看着这个,一直伪装成善良可欺的白莲花姐姐。

    咬着牙,用尽全部力气问道:“为什么?”

    “哈哈哈……你竟然问我为什么?母亲说的没错,你们兄妹四个就是四个白痴。”

    青黛,的声音十分刺耳难听,看向半夏的眼神更是带着恨意。

    “母亲,不母亲不会说这样的话。”

    半夏不相信,那个慈眉善目的母亲,一直拿他们兄妹四个当亲生宠着疼着,怎么可能会说出这么恶毒的话。

    青黛看白痴一样看着半夏道:“真是白痴,难道不懂世上有种东西叫做捧杀。”

    这一瞬间,半夏彻底明白了。

    捧杀,所以她的三个哥哥跟自己被养成了废物,没用的都京废材。

    青黛上前,掐住半夏的脸,冷笑道:“既然死就让你死个明白。”

    只听刺啦一声,半夏脸上薄如蝉翼的面皮被撕下,她竟然不觉得疼。

    “那是什么?”

    半夏不解惊慌,完全没有注意到那十几个大汉惊艳的眼神,和青黛那眼眸里的恨意跟嫉妒。

    青黛讨厌那些男人痴迷的眼神,讨厌这张如月似仙让她嫉妒的发疯的脸。

    手中的匕首紧握,冲着半夏的脸就划了过去。

    半夏没有抵抗的能力,只感觉脸上破口的疼痛难以忍受。

    “啊!啊!”

    半夏想要抵抗,可无奈她已经被折磨的只剩下一口气,没有任何力气抵抗。

    十几个大汉眼前瞬间的仙子,突然被破相弄的血肉模糊不人不鬼顿时摇头可惜。

    青黛疯狂的发泄完,这才深吸一口气道:“你跟你的贱人娘一样,就算貌若天仙又如何,还不是输给了我跟我娘哈哈哈……”

    半夏疼痛的捂着自己流血不止的脸,看着罪魁祸首。

    “我与太子大婚,太子翼知道我被你杀了你觉得自己能活过明天。”

    “哈哈哈……”听到这话,青黛突然笑了,笑的特别狰狞。

    “真不愧是你那蠢娘生出来的种,一样的蠢,你觉得没有太子翼的授意我敢这么做?”

    说完,就当着半夏的面穿上同样的大红喜服,一副胜利者的模样。

    “忘了告诉你,今日与太子翼大婚的是我而不是你,半夏当初我娘抢了爹,今日我照样能抢走太子,你跟你娘还有你的几个废物哥哥注定是失败者,白痴废材哈哈哈……”

    “翼哥哥,为什么,为什么?”

    “因为太子翼爱的是我,你这个都京的笑柄根本不配,太子翼一直在跟你逢场作戏罢了。”

    “不可能我不信,翼哥哥对我那么好,绝对不会这样对我的。”

    青黛突然掩嘴一笑:“太子哥哥,你看她还不信。”

    “半夏,你死了就当做是成全我吧!”

    那如谪仙般的男人突然出现,可说出的话像冰冷的刀子,直桶半夏的心窝。

    “翼哥哥,你说什么?”

    半夏感觉自己一定是幻听了,那个只对自己温柔的太子哥哥,怎么会?

    “你到现在还在做梦,本殿怎么可能喜欢你放着你姐姐是京都第一美人不喜欢,而喜欢你这个粗鄙不堪的村姑。”

    半夏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竟然是那个自己深爱男人说的话。

    “不,不,翼哥哥,你忘了你对我的承诺,忘了你说此生只要我一人,忘了白首不离永不弃。”

    月北翼,紧抿唇瓣,眼光如冰般寒冷。

    半夏上前,拽住他的衣摆摸着自己的肚子:“我,已经有了你的孩子,太子哥哥。”

    月北翼无情的将半夏甩开:“孩子不是本殿的。”

    “不,怎么可能,那天夜里明明……”

    没等半夏说完,青黛就打断道:“那天夜里与你欢好的不过是个野男人,而太子哥哥那夜陪着我。”

    半夏不可置信的看着月北翼,那天你约我,原来你算计我。

    月北翼冷眼看着她不语,只是温柔的握着青黛的手:“我们走。”

    半夏不甘,冲着月北翼的背影喊道:“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哪怕只有一次。”

    回答她的是空白无声,是刺骨的心痛。

    她颓废的跪下,哭的撕心裂肺:“你说,这辈子只要我一个新娘,你说,即使负了天下也不负我,你说,永生永世永不分离,你说,爱我比命都重,可如今怪我信你太深,爱你太真,骗子骗子……”

    她猛然抬头,冲着那无情的背影吼道:“我恨你们,即使做鬼我也不会放过你们。”

    “动手。”丢下这句话,青黛跟月北翼双双穿着大红喜服扬长而去。

    半夏眼眸中带着不甘,带着恨意。

    “啊!啊!”

    她的眼泪流下,大叫着即使疼痛都无法阻止她发泄。

    那十几个大汉,被眼神充满滔天恨意的半夏给吓一跳。

    丝毫不手软,将还有一口气的半夏直接扔进燃烧的火海之中。

    火烧的疼痛,灼伤她的全身肌肤,痛苦疼痛席卷而来直到与火一起化为灰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