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 使命

作品:《超然女

    龙局长没有开口回应,其余人等在这人命关天的时刻也不敢随意说话,大家都在等待最高领导人的指令,然而他此时却只是神情凝重,没有多余的话语。

    「请允许我对你们友善的提醒一句,你们可没有和我谈条件的资格。如果不同意我刚才的提议,那么」

    话语至此,舰艇的舱门突然打开,一名神色慌张的队员从中渐渐往外被动地移动着,旋即悬浮在空中停住不动。

    就像被一只看不见的手给拎着似的,但却远比那样要来的高级,因为他的身上没有任何被触碰的迹象,当然,他本人还是有在不断挣扎的,可惜没有任何作用。

    「那么,就会有一名英勇的队员,带着对你们见死不救的怨恨,献出自己宝贵的生命了。」

    说时迟那时快。

    就在这个神秘的嗓音刚刚结束的刹那,应翷发出一声高亢嘹亮的鸣叫,如翱翔于苍穹之下的雄鹰啼鸣,响遏行云。

    正当众人,包括那个神秘嗓音的主人都为这一声惊空之声发愣时,远处的云层骤然层层耸动,云层的边缘还依稀可见一双巨大的翅翼,携带着仿佛能吞天并地的阴影将芸芸众生尽数笼罩其中。

    “唳————”

    还未等神秘人真正回神,一双硕大的爪子便已将两艘舰艇的控制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到自己手中。

    而那个单独的队员也被另外一只体型小许多,但还是比一般成年人要大的鹰给抓住肩膀,安全地带回天台。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完成,此刻的东璃与应翷更是站在所有人的最前面,一个长发飘飘威风凛凛,一个俾睨天下冷酷无情,如此组合即便对手是大罗金仙也得畏惧三分。

    而神秘人却对自己的实力非常自信般,他并没有害怕的意思,只是感到愤怒不已——「你们、你们简直就是野蛮人!」

    “对你这种只会躲在暗处耍阴招的阴险小人难道我们还要以礼相待吗?”应翷冷冷地笑道。

    与此同时东璃手指微动,无数分子精灵听从她的命令形成一道连绵不绝的防护屏障,将这一片区域里的生物全部隔离保护起来,避免神秘人对他们的再次操控。

    没错,她已经发觉神秘人的能力了,就在刚才应翷将特殊作战队救下的时候,她早已让游离于舰艇周边的分子精灵感知了一番。

    在发现神秘人本身并不在这周围的时候她便察觉到神秘人的能力,应该类似于是念动力与精神力的结合。

    藉由物体媒介将精神力从很远的地方传递过来,继而能展开念动力的操控,真是方便又强大的力量,但很可惜今天你碰上的人也不是好惹的。

    神秘人发现自己的能力居然失效后只能作罢,但他并没有表现出弱态,可能是因为知道东璃和应翷拿他也没有办法,毕竟他本人确实不在这里。

    不过他也拿分子精灵组成的防护罩无可奈何。

    默默叹了口气后,天边又响起他鬼魅的声音——

    「我这次来只是想给你们一个警告,不要以为现在的局势对你们而言就是绝对占优。」

    「我不会让你们的日子舒服太久的。」

    「都给我在恐惧的阴影之中,心惊胆战地活着吧。」

    「待到我下次前来的时候,你们也死期将至!」

    随后一直处在感知状态中的东璃发觉神秘人的能量已经彻底消失了,方才解开防护,并将此事报告给龙局长。应翷便也让自己的巨鹰将舰艇安全地送了回来。

    龙局长这次倒是比以前都要生气的样子,想想也正常,他必然也没有想到敌人居然敢如此嚣张,直接到神卫局总部来叫嚣了,但这也是他们浮出水面以后将要面对的代价之一啊。

    “局长,请问表彰大会还要继续进行吗?”宫绫问。

    龙局长沉思片刻后重重地一点头“要继续,而且还要将刚刚的事情在全球公布。”

    他说着看向东璃,眉宇间露出一丝担忧“东璃,你的话,如果实在不会应付那种场合,要不就”

    话至一半,东璃却摇摇头,眼神出乎意料的坚定“放心吧龙局长,我现在可是有一肚子的话想说呢!”

    ···

    继续进行的表彰大会其实有很多人都是带着害怕的情绪来继续残疾的,大家心里想的事情其实比较统一,都害怕刚刚的危险还会再出现一次,而刚刚他们能活着逃出去,运气占了很大的比重啊。

    但还是得来,这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东璃从气氛中感受到了这种纠结的心理与压抑的情绪,她不禁觉得肩上的担子又变得重了些,但还是将面前的话筒调整好,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我其实不是一个很会说话的人,刚刚大家应该也发现了。但是现在,我有想要说的话,虽然可能说的不好,但我仍然想表达出来。”

    “敌人这一次的进攻没有成功,功劳全在你们。”

    这句话成功让在场的所有人以及守在电视机旁边观看直播的人们紧张的心情稍稍得到了缓解。

    又或许是因为内容的缘故,总之是成功转移了众人的注意力,并牢牢吸引住。

    “可能这段时间以来大家从我嘴里听到这句话觉得有点奇怪也是正常的,毕竟在你们看来,我应是无所不能,可这次能击退敌人,我没有出任何的力。”

    “是神卫局的特殊作战小队英勇出击,将那只巨大的变异水母给解决掉的,否则我们现在也没办法继续在这儿对视了,而我想说,我很钦佩他们的勇气。”

    “也包括你们的勇气,因为你们还敢继续坐在这里听我说话。其实你们心里知道我并非无所不能,就算我拥有救人的力量,但这不代表我可以救下所有人。”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你们仍然来了,我钦佩你们。”

    “以后我也会更加努力,为了你们这种伟大的勇气而奋斗。我希望能与你们做到真正的、就像龙局长所说那样共进退!我们之间不分强弱,只有信任与羁绊。”

    “这也是我今天真正拿到‘超然女’这三个字的最大意义,只要大家都能在面对困难时拿出足够的勇气,那么便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把我们击败!”

    “哪怕是那个一直躲在黑暗里的人类公敌!”

    “我相信我们有朝一日,一定能将它从黑暗中揪出来!如果两百年前没有能把它消灭,那也很简单,我们再把它消灭一次就好!彻彻底底地消灭!”

    东璃的存话到这里就已经差不多了,但她心中涌动着的这股慷慨激昂的情绪却是从未出现过的,就好像是有人在你的心脏上点燃一把烈焰,灼热驱使着你可以拿出前所未有的激情,可以完成一切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她鬼使神差地举起手,眼神明亮而神圣。

    台下的人们也不由自主地跟着她举起手,场面一度十分壮观。而在此之后,东璃又作为热度第一登上各大榜单榜首位置,并遥遥领先第二名数千万的热度值。

    夜幕降临后,神卫局的天台上坐着一男一女。

    他们的身边放着几个空了的酒瓶。

    月亮在天上优雅的悬挂着,皎洁的银辉洒落给他们的身上度上一层薄如蝉翼的纱。周边时不时还有一些窸窸窣窣的虫鸣交杂,为这宁静祥和的夜增添更多的温馨。

    两人又举起酒杯轻轻碰了一下,旋即半杯酒下肚后,少女带着微醺的醉意开口道“那也就是说,应翷你和暗影早在进入神卫局以前就认识咯?”

    应翷“嗯”了一声,说道“那时我刚好失去了以前的记忆,龙局长便派她潜伏在我的身边,伺机诱导我加入神卫局。”

    “就像周夏潜伏在我身边这样?”

    “嗯。”

    “看来龙局长做事的风格是十年如一日啊。”东璃调笑一句,顿了顿后又问“那后来呢?后来又发生了什么?”

    “后来那些混蛋设计引我入瓮,我却没办法不去,因为那些雕鹰的性命就掌握在他们手上。但我没想到的是暗影当时一直跟在我后面”

    应翷的眼神陷入追忆,一口气将当时的经历全部讲述给东璃听,情节也算得上是跌宕起伏,东璃听得十分入神,到精彩的地方时还不禁鼓起了掌。

    “所以最后你本来是要把那个家伙摔死,结果却被暗影阻止了?”东璃在应翷说完后对此提出疑惑。

    应翷点点头“她有她的做法,毕竟那样一个身上有着不少秘密的家伙,神卫局当然想尽可能地从他身上多挖一些情报出来。”

    对于这件事他倒是没什么感到不满的。

    “那挖出来什么了?他也是靈的人吗?”

    “我们顺着从他嘴里撬出来的情报顺藤摸瓜,抓住了一个大毒枭,但事实证明无论是那个大毒枭还是他,他们只是作恶的普通人类罢了。”

    “但你的故事真的很精彩,而且更符合英雄的主题,我跟你比起来就差远了。”东璃说完努起嘴巴,又叹了口气,但也不像是感到被比下去的那种失落。

    应翷望着她一边笑了笑一边摇头道“你觉得什么是英雄?什么样的人才能被称为英雄?”

    “首先一定要很酷!再就是非常强!然后、然后心里要有必须要保护的东西,并为之而奋斗努力!啊还有,心性也要非常坚韧强大!”

    就像早就把台词准备好似的,东璃脸上挂着兴奋的表情,滔滔不绝地说了很多。

    期间应翷就也微笑着听她讲,待到她讲完后才缓缓说道“其实每个人对英雄的定义都不大一样,你刚刚说的那些也没错,而在我看来,只要你做的事情有真正帮助到别人,你就可以被称为英雄,哪怕是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

    “因为英雄是不分大小的。也许在别人看来过于简单,无法承认但至少,我们能先成为自己的英雄。”

    应翷说完将杯中剩余的酒一饮而尽,随后看了一眼似是在为他刚刚所说的话陷入思考中的东璃,会心一笑“在我看来,你这段时间所做的一切,足以称得上‘英雄’二字。”

    “是吗?”东璃看着正在起身收拾空酒瓶的应翷问,旋即在对方说话前又埋头自语道“可最近发生的事情有些也是因我而起的,因为我的缘故还有人丧命了”

    “就像你下午说的那样,没有谁能拯救所有人,即使你拥有无可匹敌的力量,如果你把所有过错都归于自己,那只能说明你太狂妄,并非真正的出于愧疚。”

    应翷看着远方的月亮,神情复杂地说“导致那些无辜者献出生命的罪魁祸首,找到它,然后彻底地消灭它,这才是身为你目前应该做的事情。”

    这句话是在对东璃说,也是在对他自己说。

    “嗯,我知道了。”

    东璃也随之起身,眼神倏然变得凌厉起来。

    她捏紧拳头,将其对着月亮。

    “我以超然女的名号发誓,必定会将那些害虫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清除!从这一刻开始,我将以此为终生目标,为达成所愿,倾尽一切,不遗余力。”

    嘀——

    “d国柏宁传来紧急求援信号,请东璃速到局长办公室。”

    东璃的通讯器里响起总控室传来的呼叫。

    她收回拳头,转身朝应翷递去一个不再迷惘的眼神,嘴唇更是勾起自信十足的弧度。

    应翷也回以一个坚定不移的眼神。

    “去吧,超然女。”

    “完成你的使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