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终 黑暗中的鬼影

作品:《超然女

    “嗯”

    坐在台阶上,整个身体都藏在黑色斗篷里的人叹了一口绵长的气,他隔着兜帽揉着自己的额头,虽然看不见表情,但也能感觉出来他此刻很是烦恼的心情。

    “现在有多少人持反对观点了?”他问。

    “目前仍旧只有三百多人。”台阶下方传来回应的声音。

    “团队运作不起来了?”

    “回老板的话,因为洛舒的事情现在政府也站在喵声那边。喵声传媒这次可以说是占据天时地利人和,我们不敢冒险操作,否则必然会引火烧身。”

    “靠”他怒骂一声。

    “少给我扯这些乱七八糟的理由,动用所有的力量,把喵声的势头给我压下去!”

    遂即他不等下面的人回话,直接摆摆手让他们离开。

    妈的!

    洛舒这家伙平常总是装得运筹帷幄,真到紧要关头了不也是个废物么?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害得老子现在这么被动,回头一定要好好地向上反应参她一本。

    上次还敢在老子面前拽!

    贱货东西。

    他在心里把洛舒祖宗十八代都给骂了一遍,遂即才缓缓起身去到后面,一个偌大的铺满金属地板的房间。

    这房间里却已有另外一人翘着二郎腿坐在他很喜欢的熊皮沙发上,似是在等待他的到来。

    本来就在气头上的他顿时更加怒从心起。

    “木、木其大人!”但在看清来人的面孔后,他不禁又吓得浑身一哆嗦,连忙跪伏在地上,颤抖着声音喊道。

    “知道吗肖法尔,本来我不该出现在这里的。”木其放下二郎腿,身子往前倾去,声音散发着冷冽的气息。

    “是、是,您一定是有重大的任务。”肖法尔紧张的回答。

    “什么狗屁重大任务,你一点预警都没有吗?我们有可能被南芩那个家伙给背叛了。”木其眉宇间凝着肉眼可见的怒气,拳头也捏得咯吱作响。

    “啊?您、您的意思是说,洛舒大人这次的失败是因为南芩没有及时将情报从神卫局传递出来?”肖法尔经过提点,迅速想到了这样的可能性。

    只是,他有些不明白啊。

    木其点点头,眼中愤怒的火焰越发茂盛。

    他瞪视着伏在地上的肖法尔,毫无保留地释放出内心的杀意“但我现在来是提醒你,让你手下的人停止那些肮脏又恶心的行为。”

    肖法尔感觉到头顶洋溢而来的,几乎要凝为实质的杀意,不由浑身一震,寒冷之意直冲心脏的最深处,快要把他给整个冻住,片刻后才回神,同时心领神会“是!属下现在就去让他们停止反对声音的运作!”

    “我希望你以后能自己学聪明点,做事之前考虑清楚,如今喵声传媒这般得势,你还要硬着头皮往上撞,岂不是以卵击石?你怎么样倒无所谓,万一要是把组织暴露了”

    “您教训的是!属下知错!”肖法尔连忙接过话,又赶紧连接外部通讯将木其的意思传达下去,旋即又赔着笑声道“木其大人,不知您还有何吩咐?”

    “当然,组织里的人就属你和南芩走得最近,接触得最多。所以现在停止你的一切工作,把此次南芩为何隐瞒情报的真相给我查清楚,否则的话,你和你的家人们一起,就等着生不如死吧。”

    “是、是!”

    木其睨了他一眼,起身准备离去。

    肖法尔却小心翼翼地把他喊住,又问道“不知洛舒大人现在情况如何?”

    “这和你无关。”木其侧头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惹得他急忙又将身子压低,不敢再有言语。

    待到木其离去,他才慢慢地起身。

    他将兜帽取下,露出里面一张丑陋的脸庞,倒不是五官有多难看,只是额头到下巴的那条竖着的疤痕太过触目惊心,自然影响了他的容貌观感。

    他握紧双拳,愤愤地往地面砸去,竟将坚硬的金属地板砸出两个凹坑。他紧咬着牙齿,额间青筋暴起“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们全部跪倒在我的脚边。”

    ···

    y国。

    一幢别墅内。

    木其推开房门,里面柔软的床上靠着一名美丽动人的女子。女子现在的状态似乎不太好,脸色显得异样的苍白,连嘴唇都失去了不少血色,很是虚弱的样子。

    “还好吧?”木其眯了下眼,语气有点心疼。

    虽说平常两人不太对付,但都这种时候了,他自然收起了玩笑的嘴脸,认真地送出自己的关怀。

    “嗯”女子微微颔首,没有更多的话。

    “这次失败我也有责任,我太低估东璃和神卫局的实力了。”木其坐在床边说道。

    “所以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准备先去找老总汇报这次事件的全过程吧,不能让你一个人担负全部责任。”

    “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除去东璃和神卫局,背地里应该还有第三方势力参与了进来。”女子抬手于悬空处按了几下,打开一道透明的操作面板,将想要给木其看的画面调了出来。

    画面中没有显示出人,取而代之的是不同颜色的能量团。

    女子指着其中一道,在充满生机的绿色能量团旁边的漆黑能量团说道“仔细看,你有没有想起来什么?”

    木其随着女子手指的地方凝神看去,只见这团漆黑的能量中还带有一点光辉,而众所周知黑暗是不会容许光芒污染它的身躯的,换种说法也就是,这团能量的主人虽然有着邪恶的力量,但内心仍旧充满善良与正义。

    “难道这个家伙是?”

    木其的眉头越皱越紧,脑子里蹦出一个熟悉的形象。

    女子点点头“八九不离十。”

    “不可能啊,他明明应该已经,被炸死在卡迪拉法的监狱里面才对”木其的眼里写满了惊讶,可如果他猜测的人还活着,那组织里的所有人这么多年来岂不是都被骗了?

    女子沉默不语,但此时无声胜有声。

    木其烦躁地跺了下脚,眉头皱得像抹布。

    “这事儿暂且不能上报,除非真正看到他还活着,否则组织里的那些家伙一定会把屎盆子扣在我们头上。”

    女子叹了口气,扭头望着窗外的逐渐升起的太阳,心中很不是滋味“我原以为自己已经可以接受任何事情了,却没想到时隔多年的失败,还是会让我难以入眠。”

    “你别多想了,要怪就应该怪南芩那个女人,神卫局那么大的动作她难道一点风声都没收到吗?居然连个屁都没放给我们,让我们只能被动地挨打。”

    木其说到这里恨不得立马冲到神卫局里把那个叫南芩的女人给大卸八块,以泄他们的心头之恨。但他很明白自己不能这样做,且不论能不能打进去,组织都不会放过他。

    “现在联系上南芩了吗?”女子问道。

    “我已经让肖法尔去查这件事了,一有情况就会马上通知我的。”木其说着,见女子的被单有些滑落,不禁为其掖好。“这段时间你就安心休养吧,灵像强行消亡会给本体带来什么影响我还是心知肚明的,不要勉强自己。”

    他收回捻住被单的手,却一下没忍住疼痛蹙了下眉。

    “我看你强行突破东璃的风之环才是受伤严重吧,别总是说我,偶尔也关心关心自己吧。”女子说道。她的眼神里同样有着心疼,却比木其要来得隐晦许多。

    “嗯我没事。”木其说完走到门边准备离开。

    “从现在开始,世界格局将要围绕东璃发生大变,不止是各国政府和神卫局,压幸的那些人必然也会有所动作,在格局稳定以前,我的建议是,最好静观其变。”

    女子最后说了一句。

    “我有我的考虑。”

    木其说完再没有回头,把门带好后就离开了。

    房间归于平静,女子缓缓地躺了下去,感受着柔软的床带给自己的舒适,竟突然有种十分惬意的感觉,可能是因为好久都没能如此放松了吧。

    都记不清有多长时间没有失败过了,而不失败的代价就是一直忙碌,永不停歇的工作。女子舒了口气,转身侧躺,阳光已于此刻倾洒了一些进来,看着很是温暖。

    她喜欢太阳,喜欢光芒。

    也喜欢月亮,喜欢星光。

    但现在的夜空,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都看不见星星了,就连太阳的光辉也薄弱了一些,时而让她感到非常痛苦。

    全都是人类惹出的祸端。

    她的眼神顿时变得充满怨恨。

    所以不论是神卫局也好,东璃也好,全都在阻挡她做正确的事情。

    这次的失败她认了,但下一次踏足那片土地之时,她一定会让所有的人都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为了让这个世界恢复到最初美好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