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渐近

作品:《超然女

    “洛舒”

    东璃紧紧地攥着拳头,削尖的指甲盖儿尽数嵌进肉里,但她此刻似乎感受不到痛楚,哪怕鲜血都从严密的指缝中挤了出来也毫不在意。

    她只是瞪圆着双眼,带着莫大的怒气直直地望着对面那个一脸云淡风轻,正在擦拭嘴边血迹的女人。

    “好久不见啊,东璃。”洛舒看着自己白皙的食指上沾染着殷红,却没露出任何不悦的神色,反而还微笑着同东璃打着招呼,就像是很久未见的朋友般。

    “你应该还有其他的话想说吧。”

    “是吗?看样子你比我更清楚我呢。”洛舒捂着嘴笑道。

    “巨龙,以及引发地震的那个女孩儿都是你派来的吗?你到底在谋划些什么?!”

    “对于现在的结果而言,你想要的答案并不重要。”

    “为什么要污蔑我杀害了地震救援队的那些人?”东璃的声音渐渐低哑起来,随着她越来越凛冽的神情。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确实是你杀死的没错。”

    “你,说什么?”

    “如果你够聪明,能早点识破我扔的烟雾弹赶至他们身边的话,他们也不会死的那么惨烈,不是吗?”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洛舒的嘴巴仍是翘着的,她的笑容还未消失,实在令人不寒而栗。

    “我不想听你说这种没有意义的废话。”东璃神色痛苦地摇着头,而后向前用力踏出一步。“你做的这些事,又是污蔑我又是指控神卫局的立场敌对,到底是什么目的?!”

    “站在我的立场上,我所做的一切即为正义,所以即便我想解释,你也不会理解。”洛舒说着,云淡风轻的神情终于起了一丝变化。

    她抬头看着空无一物的天空,戏谑的口吻“不过你们还真是想出了一个不错的方法,阻断磁场呵,还是做了一些功课的嘛。我很好奇,你们是怎么猜出我的能力的呢?”

    “因为你没有任职所长的资历。”

    “原来如此国情不同么?”洛舒略有所思地点着头。

    “坦白说,我一直觉得你是一个非常温婉善良的女子,还会为汪棋找到你这样好的女朋友感到奇怪,可没想到你的心肠这么歹毒,这么阴险!”

    东璃的声音渐渐变大,当中充斥着不解与困惑“你将超能力暴露于世掀起轩然大波,可你自己分明也是超能力者,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

    “我刚刚已经说过了,我们立场不同,所以我也不想和你多说什么。”洛舒拧着眉,见东璃还想再反驳什么,不禁一声冷笑。“不用再废话了,已经够了。”

    “汪棋为你的事情非常难过,我相信你们既然曾经在一起过,你对他想必也是有感情的不是吗?”

    “你真的好无趣,你和神卫局联手整出这么大的动静来,难道就是为了不停地在这里说废话?”

    “你,到底是谁?”东璃绷住神经。

    “我是地球的,防卫军。”

    洛舒扬起双手,笑容顿时变得邪魅无比,紧随其后的是一道无形的能量波从她的手上震出,直冲东璃而去。

    能量波的速度非常快,但分子精灵早就在东璃周身形成坚固无比的防御圈,轻而易举地将能量波挡下,化成一缕轻烟从已然面无表情的东璃身边拂过。

    “既然你如此冥顽不灵,那我就把你打到说出一切为止。”棕发少女冷声说着,音如二月寒霜,连带着自身的气势也变得凛冽无比,仿佛一把闪着寒光的尖刀。

    洛舒轻捻指尖,嘴边浮起一抹诡异。

    “隐。”

    她发出沙哑的低语。

    奇怪的事情就在东璃面前发生了,她清晰地看见洛舒的人影从下往上正在渐渐消失,而等到她发起攻击的时候,刚刚还站着人的地方已是独留一片尘土。

    但东璃也没愣着,她迅速展开自己的精神网,将分子精灵的性质转变为主感知,释放出分子级的感知力,连成一片后形成广阔的分子感知网,迅速查找着洛舒的位置。

    她可以在这片感知网里捕捉到任何哪怕是微米级的动静,可时间渐渐过去有十几秒了,她仍旧没有看见洛舒的影子,就好像对方在此之前就已经逃离了这片海域。

    或者说,完全消失了?

    “周夏,赤狞阻现在有什么反应吗?”东璃突然想到周夏还在上空对洛舒使用针对性磁场阻断,不禁连忙问道。

    “仍在正常运作,怎么了东璃?”周夏奇怪道。

    “能看到洛舒的具体位置吗?”东璃眉头一蹙,虽然感到很震惊但目前不是发表感慨的时候。

    “在你右前方五米远的位置,那块石头后面。”

    “好!”东璃说话的同时将右手扬到脑袋后面,又将拳头攥紧,旋即朝周夏指明的那块石头用力挥去。

    顿时一阵微小却蕴含着极强能量的风暴化为拳头的模样朝石头打去,随着“嘭”的一声巨响,石头炸碎后其左边的土地上却像是有重物落地并滚动了好几圈的样子。

    随后在东璃的视线中,洛舒缓缓显形,一头长发凌乱地散在脑袋上,长裙的裙摆就像是被野狗撕咬过破破烂烂,裸露的白皙手臂上沾满泥土,还有大大小小渗出血珠的伤痕。

    此时狼狈不堪的模样,让人完全无法联想这就是先前那个看起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

    唰————

    东璃没有放过一丝机会,她闪电般来到洛舒的面前,操纵分子精灵形成风之环将洛舒困在其中。

    与用来保护汪棋的那道风之环不同,这一道缠绕着雷霆风暴的风之环明显要可怕许多。

    “结束了。”

    她居高临下地冷声说道。

    洛舒此时也露出一丝胆怯之意,倒不是对于东璃,只听她用带着微微颤抖的声音说道“你们到底,用的什么武器?居然能一而再再而三地破解我的能力?”

    “无可奉告,除非你愿意坦白你的事情。”

    洛舒低下头,似乎在思考。

    在此期间东璃也没有放松警惕,而是继续紧盯着洛舒。

    半晌,洛舒终于抬头,沉声说道“如果我和你坦白一切,你还会把我带去神卫局么?”

    “这不是我能决定的事情,但你若能坦白,我保证向龙局长请求对你的宽大处理。”

    东璃的双眼充满着诚意,洛舒自觉对方是真心实意说出这句话的,便微微叹出一口气,说道“好吧,那我就把我知道的事情说出来好了。”

    东璃神色一喜,然而下一秒正当洛舒要开口的时候情况又生变故——洛舒的身体突然燃起一阵幽蓝色的火焰,犹如鬼火般,从腹部开始逐渐往上下扩散去。

    “唔呃呃呃呃呃!”

    洛舒发出痛苦至极的喊叫。她惊恐地瞪着眼睛看着东璃,表情因为剧痛而扭曲到极致,双手想要抓住什么似的往前挥舞,却在碰触到风之环时引来更糟糕的局面。

    雷霆风暴瞬间将她的双手紧紧地缠绕住,又顺着手臂向头部蔓延而去。东璃惊惧地嚷了一声,将风暴的步伐转向正在吞噬洛舒身体的鬼火,希望借助自己的能量将鬼火消灭。

    然而鬼火的能量性质亦是她从未见过的霸道,别说洛舒,就连雷霆风暴在触碰鬼火后也被尽数吞灭,此后且还隐隐有突破风之环的迹象。

    “救救”

    洛舒的半张脸已经被鬼火烧毁,狰狞又可怖的动着半边嘴唇发出最后的声音,旋即倒在地上,连最后一丝声息也没入了鬼火之中。

    而就像是有人设计好了似的,洛舒被彻底化为灰烬后,鬼火也凭空消失不见,如来时的突然一样。

    似乎它的出现只是为了消灭任何起了背叛之心的人。

    东璃愣在一边已经手足无措了。

    周夏此时也落到岛上,看着那一滩灰烬被风吹散,眼中也写满了不敢置信——————

    “所有的事情就是这样对不起,我们没能把她带回来。”她垂着头,一副犯下弥天大罪的样子。

    东璃站在她的身边也是如出一辙的姿态。

    两人的面前,是神色铁青的龙局长以及一众干部。

    龙局长此刻很是头痛,他原本在f国正在调查新的超能力者的线索,却接到洛舒在东璃和周夏手上死亡的消息。

    这下好了,恢复神卫局名声的事情又要走不少弯路了。

    “东璃,你先出去吧。”龙局长说。

    东璃却不愿意挪动脚步,她知道龙局长是什么意思,但这次的事情绝对不能全怪周夏一个人,否则她心里会太不是滋味,便鼓足勇气说道“局长,是我太天真了,我把事情想的太简单,这事儿不能怪周夏。”

    “应翷,把东璃先带出去。”龙局长转过身去,摆手道。

    “局长!”

    “走吧东璃,局长自有分寸的。”应翷拉住东璃的手臂低声道“这么多干部在这里,你这样会让大家都难堪。”

    东璃咬着牙齿,还是心有不甘不愿离去,直到看见周夏带点怒气的眼神后才捏着拳头不情愿地出去了。

    应翷代她向办公室里的众位赔了个笑脸,遂即也跟着出门。他追上东璃的脚步一把把她拉住,皱眉说道“你冷静一点,现在的局势没你想的那么糟糕。”

    “什么意思?”东璃回头问道。

    “那些被洛舒操控的领导们发表了联合声明这你也知道,现在你、地震兵器以及霓霜的事情已经都是过去的事儿了,外界只是欠缺一个有威望的说法来让他们心安而已,所以我们只需要针对这一点想个办法来就好了。”

    “可周夏她”

    “惩罚不会太重的,毕竟是突发事件谁也料想不到,但你刚刚要继续在那儿僵着不走,事情才会变得更加严重。”应翷严肃地说道。

    东璃本还想反驳来着,但却找不出合适的话来,只能靠到一边的墙上双手抱胸生着闷气,可很快地又变得忧愁“我还是不敢相信洛舒她,会就这样死了”

    “嗯我也有点不信。”应翷拧着眉头接过话来,但意思好像却和东璃表述的有点不大一样。

    “我不是你说的这个意思我是真的不敢相信她死了。”东璃没好气地对应翷翻了个白眼。

    应翷摊摊手,这事儿各有观点也是正常的。

    东璃懒得再争执,径自又叹了口气。

    “我该怎么和汪棋交代这件事”

    她一想到这里就头疼,想想上次在熊四家里汪棋误以为死的人是洛舒,那副痛哭流涕的样子简直自己也要殉情了的感觉,这次

    嘶等等,好像记起来什么事情了。

    东璃眨眨眼,思绪变得越来越清晰。

    “啊!完蛋!”

    她突然惊叫出声“应翷帮我跟龙局长说一声我先出去一趟,有一件非常紧急的事情我得马上去处理!”

    “喂”

    应翷话还没说完,东璃已经跑得没了踪影。

    “没一个让人省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