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局势逆转

作品:《超然女

    半晌。

    研究室的双扇大门缓缓向两边移开。

    在东璃与周夏期待中带着紧张的目光注视下,赤狞提着一个金属银色和戒指盒差不多大小的盒子走了出来。

    他的墨镜又戴上了,看不清是什么样的表情,但从微微有些发紫的唇瓣上分析,想来他现在的状况一定不太好。

    “东西虽小,但威力巨大。”赤狞为了避免她们不理解,率先开口说道“因为你们要大范围使用,所以用的时候最好从天上往下扔。然后,这是控制器。”

    他将盒子以及一个圆形乒乓球大小的金属盘递到周夏手上,继续说道“控制器可以操纵‘赤狞阻’的浮空高度,高度越高可覆盖范围就越大,但相对的,释放到每个人身上的能量浓度会被降低。反之亦然。”

    “高度最高可达三千米,覆盖范围在那时达到最大值——21万平方千米,覆盖f省已是绰绰有余。”

    “当然,如果要精确控制范围的话也是能做到的,待会出去验证前我会再详细地把所有操作方法教给你。”

    周夏认真地听完赤狞讲述的每一个信息,随后小心翼翼地将盒子与控制器装进自己的包里。东璃在一旁都听傻了。

    “没什么其他问题要问的话,我们就可以去验证一下实际效果了。”赤狞说道。

    周夏点点头,眼怀满是感激与欣喜“谢谢赤狞先生。”

    随后三人一同来到房子外面的空地上。

    赤狞将手上戴的腕表对准空旷地带,另一只手在上面摁了几下,只见腕表的屏幕渐渐放射出光芒,于空气中形成的画面赫然是房屋内的景象。

    他又按了一下腕表的侧键,房屋内带有磁场的电器家具均是自动开始运行起来。东璃瞪了下眼睛,暗暗呼着神奇。

    “好了,可以开始验证了。”

    赤狞在把操作方法尽数讲明后退到一边,示意东璃也这么做后,对随时准备着的周夏说道。

    “好的。”周夏点头,将一直小心攥在手里的盒子打开。

    只见“赤狞阻”的形状是不规则的多边形,总体看起来类似于八角形。其性质介于金属与晶体之间,有的部分晶莹剔透,有的部分则乌黑锃亮,外表看起来颇为怪异。

    周夏虽然心中也有些感叹这赤狞阻的奇特外观,但嘴上没有任何言语,直接按照赤狞的说法将控制器先打开。

    而随着控制器的开启,赤狞阻像是与其有连接感应般,直接从她手中脱离,整个悬浮起来。

    周夏挑了下眉,操作着控制器将赤狞阻送到房屋楼顶,根据控制器圆盘上详细显示的数据进行着精确的范围调整,随后又将阻断电波的强度调至合理等级。

    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

    周夏按下赤狞阻的启动按钮。

    哗————

    道具的响应速度也是奇快无比,几乎是摁下按钮的同时,三人的耳膜顿时都只觉似乎有一阵无形的气浪从赤狞阻那儿冲击过来,引得脑袋里面短暂的一片嗡鸣。

    再看房屋内的实时监测画面,那些启动着的磁场电器全部都发生了不同程度的紊乱。

    电视荧幕上布满歪七扭八的撕裂竖纹;电脑也不断地在蓝屏与黑屏之间来回变换;更有一大股白气从冰箱的门缝往外钻出,与忽明忽暗的灯光搭配着形成恐怖片的氛围。

    但很快这些怪异的现象就消失了。

    周夏验证完毕,确认了新道具“赤狞阻”可以正常使用,所以已经摁下停止按钮,并将其收了回来。

    意外之喜是,她发现赤狞阻与控制器之间经过一次连接激活后,这次收回赤狞阻居然能被控制器直接收容,这样行事倒是方便了不少。

    验证完毕后便是周夏与应翷的通话。

    东璃趁此期间找赤狞问到关于项链的事情。

    赤狞显得稍微有些惊讶,没想到对方会主动询问,但倒是对他的心思歪打正着,遂说道“这项链是我很久以前在一次开山采矿时偶然发现的东西,后经确切鉴定,这是来自四亿五千万年前的超古文明物。”

    “真的是这么久远的文物?”东璃带着无比讶异的心情盯着掌心上脏兮兮的石头说道,旋即又觉得不对劲。“那这东西怎么会是我的?您是不是搞错什么了?”

    东璃不觉得赤狞是爱开玩笑的人,他说是四亿五千万年前就一定是。

    那么,这东西就一定是无价之宝,又怎么会是她的呢?就算她有超能力,但四亿五千万年前

    估计连她最原始的基因分子都没出现吧。

    谁料赤狞却是很果决地摇头,散发出自己的说法是绝对正确的意味,让东璃一下不知道该怎么把话题进行下去,总不能荒唐的承认自己就是四亿五千万年以前的人吧。

    “东璃,我们得走了。”

    好在此时周夏过来解开了尴尬的局面,但她神情看上去并不好,看来是应翷那边的进展并不顺畅。一问后果然,但却不是不顺畅,根本就是没有任何发现。

    “赤狞先生,多有叨扰,我们现在就启程回神卫局了。”

    “嗯,祝你们成功。代我向龙局长问好。”赤狞也不多说其他,很干脆地与二女做出道别。

    而东璃虽然觉得刚刚的氛围很尴尬,但心里面其实还是想把话继续问清楚的。可现在显然不是最好的时机,她们有更重要的事情必须立即去做。

    隆——

    赤狞没有马上进屋,而是站在稍远一点的地方,静静地看着自己赠予周夏的无人机逐渐升空,再逐渐飞远。他摘下墨镜,眼里流露出一丝微不可察的欣慰笑意。

    飞机上,周夏正在向龙局长汇报当下的情况并请求下一步行动的指示,对方在听说应翷与暗影没有找到任何关于内奸是谁的线索时也感到略微的惊讶。

    但他也表示了自己现在被别的事情耽误一时半会儿回不来,沉吟片刻后,他说道“当务之急还是阻止洛舒,允许你与东璃带上新武器回到f市并展开作战,务必将其在击溃后带回神卫局。”

    “是。”

    周夏神情严肃地把头一点。

    通讯关闭。

    周夏去到驾驶舱将原定路线改变。

    目的地f市上空,全速前进。

    ···

    ···

    洛舒正在研究所自己的办公室里,同上次报告会上出现的那几名市领导进行私下会议。会议内容为针对昨天报告会后全球人类的反应,研究并开展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她一手端着一杯咖啡,一手拿着一份报告资料端详着。

    她的左右两边一共坐着五名男人,此刻的表情全都显得局促不安,但若仔细观察则不难发现,他们的眼神看起来略微呆板。

    “这份报告是由谁负责撰写的?”咖啡喝了三口以后,不算很厚的资料就也看完了,洛舒放下手上的一切,打量了一下在座的男人们,用平淡如水的语气问道。

    空气却是一片寂静。

    男人们已经都知道,洛舒的声音越是平静,其实压抑在内心的怒火就越强,他们都不太敢出声,但有一个人则无法逃避。

    剃着圆寸头的男人怯懦地将手颤颤巍巍地举起来,吞了口口水说道“是、是我”

    “为什么不按照我说的,将人群以国籍、区域、性别、年龄进行具体划分再整理报告给我?”洛舒将视线移到圆寸头男人的身上,眼里看不出情绪好坏。

    男人闻言目光不知道该放往何处,在越来越压抑的气氛逼迫下支支吾吾了一会儿,最终低着头说道“洛、洛所长您需要的可是全球人的数据,但又只愿意给我一晚上的时间,就算我发动了全部的人手进行调查统计,也实在是没办法满足您的要求啊”

    洛舒眯起眼,嘴边浮现出一丝若隐若现的阴鸷。

    “对、对不起洛所长!可、可我真的已经尽力了!”男人感觉到氛围变得愈来愈危险,连忙起身低头道歉。

    “啊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洛舒向椅背靠去,声音中带着诡异。“但这并不排除是因为我对你们还是太温柔了点,也许,我还要再加点力度。”

    她瞪起双眼,一对紫晶般魅人人魂的眼瞳散发出几近致命的诱惑光芒,圆寸头男人接触到这样妖异的视线,整个人一下变得更加呆滞,身子跟着发出轻微的颤动。

    “对对,我们还可以再快乐一些”

    “唔!”

    就在洛舒享受着操控他人的快感时,突然大脑像是被一把长满尖刺的刷子给刷过似的,生出一股强烈的痛感,让她无法忍耐地发出一声闷哼。

    但这股痛感来得快去得也快,可不适的感觉却没有完全消退,她骤然有种身体仿佛不是自己了的错觉,恍惚之间更是发现在场的这些男人,居然一个个的在脱离自己的控制。

    这是怎么回事?!

    她来不及多想,先是收回了释放出去用以操控他人的全部能量,遂即将精神高度集中抵御外力。

    片刻后,方才恢复到正常的状态。

    先前受她操控的五名男人同时也终于都恢复了自己的意识。他们先是互相看了看,眼神均是带着疑惑,后又齐刷刷地捂住额头,紧咬牙关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记忆。

    过了一会儿,当他们再次抬头,目光则一并射向这房间里唯一的女人身上,是含着无比愤怒的目光。

    “洛舒”先前在报告会上回应过洛舒声音的f市地震分局局长张言志恶狠狠地瞪着话语里的对象。

    “你、你居然敢对我们做这种事!”圆寸头显得非常气愤,直接把桌子一拍站了起来,凳子受到强大的冲击力直接往后倒去,眼神更是恨不得要活吃了对方。

    “老付,不要冲动。”圆寸头身边的男人见他像是要和洛舒动手的架势,不禁连忙把他拉住,小声地提醒道“这事儿来得古怪,未掌握优势前最好先不要激怒对方。”

    “林局,你是警察局局长,我听你的,这事儿你来办。”圆寸头倒也是个听劝的主儿,也可能是因为劝他的人是在场唯一的执法人员。

    不过洛舒却暂时没有闲心理会他们,她脑子里面想的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为什么他们安插在神卫局的卧底没有提前通知她,结果神卫局现在采取行动了,她却只能被动地挨打。

    没错,她已经觉察到了。

    这般强烈且巨大的磁场反应,一般小部门可做不到,只有可能是神卫局的那群家伙想出来的应对手段。

    可如此重大的行动他们的卧底怎么会一点风声都没收到?还是说,那家伙是故意隐瞒?

    啪!

    倏然一声巨响将洛舒从思绪中扯回现实,她定睛望去,发现原来是那几个男人踹门逃走了。

    倒也无所谓,现在她没办法施展能力,他们已经没有战略意义,现在她所想的事情全是那个卧底,她必须即刻启程回到组织向上反应这个问题。

    而就算她离开,留给神卫局的烂摊子也够他们喝上一壶了,要全部解决并把名声恢复如前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至少在她再次踏足这片土地之前,绝对没办法做到。

    所以她没有失败,她很快就会卷土重来。

    以另一个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