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西欧之行

作品:《超然女

    西欧某国。

    龙局长与宫绫已经在这间富丽堂皇的办公室内安安静静的等候有二十分钟了。

    他们显然来的有点不是时候。

    据安奈利办公室的专属秘书的说法,安奈利此刻正在处理非常重要的事情,即便是龙局长这样位高权重的人,也只能老老实实地等着。

    而在此期间,安奈利的办公室里还不断地有其他人进入,大家都带着公务前来,在见到龙局长后还很热情地打着招呼,秘书便把他们都安排在办公室里等待。

    但气氛是有些不对劲的,因为神卫局如今正处在风口浪尖上,他们被洛舒一个25岁的年轻女人玩弄于股掌之间,至少这里的大部分人都这样认为。

    所以他们看待龙局长的眼神与以前有些不同,虽然明面上没有表现出来,但都确确实实地带着一丝嘲笑与鄙夷。

    龙局长自是感觉得到这些异样的目光,但他这般人物也不会与之计较,仍旧心平气和地等待着安奈利的到来。

    又是十分钟过去了,安奈利还没有现身。

    终于,有个人坐不住了,开始朝龙局长搭话。

    但搭话的内容却很不友善,一开口便是拿近期洛舒主持的那些会议说事,话里带着若有若无的尖刺,毫不留情地往龙局长的身上扎去。

    后面还提到了有关超能力的话题,但有趣的是,这人并没有表现出相信超能力存在的态度,反而认为洛舒的演讲全是受想整垮神卫局的敌人指使,视频也都是捏造的。

    总结就是,他只是觉得神卫局这次被敌人耍得团团转,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给予任何有效的还击,所以在怀疑龙局长的能力。

    “旦德沙先生,请注意你的言辞,我是可以认为你说的这些话是带有攻击性的。”龙局长一再忍让,但对方似乎不想识趣,这实在让他忍无可忍,出言警告。

    “霍拉斯局长,我刚刚说的那些话难道不是事实吗?我只不过是想引用事实对你表示出我的关心,结果却被你误解成是攻击你了?这太让人难过了。”

    一头金发的男人用着夸张的语气说着,摊开手还转了个身,把坐在龙局长对面沙发上的那些人扫视一圈,让他们都跟着自己的话说了起来。

    教科书式的落井下石。

    龙局长在心底叹了口气,此刻他反而不想搭理这些人了,就和跳梁小丑没什么区别,越是理会则越是来劲。

    而果然就和他想的一样,金发男人见他一直不说话只是在闭目养神,自己这边的人好像也对嘲讽他没太大的兴趣,顿时感觉也有点尴尬,便在冷哼着嘟哝一声后也闭嘴了。

    此时,安奈利正好从门外踏入。

    “旦德沙,压幸不允许任何人挑起内部矛盾,你忘记这条规定了吗?”很明显他恰好听到了金发男人的嘟哝,一进来就发出严厉的声音。

    金发男人连忙起身,满脸惊恐地承认错误。

    “下不为例。”

    安奈利好像真的很忙,忙到没有时间去处理下属犯错。他径直走到龙局长面前,与早已起身迎接的后者握了下手,说道“这次来找我是因为那个叫洛舒的小女孩掀起的风浪吗?”

    安奈利·诺尔亚德拉——

    有着一头棕色的中短发,深邃的眼窝上嵌着两颗深紫色的眼球,又窄又高的鼻梁下是两瓣厚度适中的嘴唇。

    肤色十分白皙,没有一眼望去的明显皱纹。

    如果光从外貌上看的话比龙局长似乎还要年轻一些,但如果龙局长没记错的话,这个男人今年应该有快六十岁了,称呼洛舒为小女孩确也十分合理。

    “是的,安奈利先生,我们可否换个地方谈话?”

    本是合理的要求,可安奈利却出乎意料地摇头拒绝道“这件事发生在你们国家,你应该去找曾先生而不是我。”

    “可洛舒原先一直生活在y国,而且之前您让人调给我的她的档案我也认为有问题存在。”

    “嘿,注意一下,你这可是在怀疑我们。”安奈利皱眉眯眼,一股浑然天成的威严气场骤然莅临,令龙局长只得噤声。

    “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做。”他见龙局长不再说话,便一边说一边往门外走去。

    “喔对了,下次再有这种和这边无关的事情就不要特地过来找我了,我可不想让曾先生产生什么误会。”

    “旦德沙,还有你们几个,有什么事边走边说。”

    安奈利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旦德沙等人迅速跟上,办公室里一下就只剩面露愁容的龙局长与仍旧一言未发的宫绫,喔,还有一位女秘书。

    女秘书对龙局长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霍拉斯局长,您也看到了,安奈利先生真的很忙,他的行程都是早就安排好的。您要是还有没说完的事情,也可以在我这再做个登记,等排到您的时候我会立刻通知您。”

    “不必了,谢谢。”

    龙局长勉强挤了个笑,礼貌性的回复一句,随后便带着宫绫离开了总部大楼。

    外面还是艳阳高照,但却没法让龙局长的心情暖和起来。

    虽然安奈利也许是真的很忙,但也没想到他会如此冷落自己,而且完全不相信他说的话。

    看来只能回去找华亚区的最高领导,通过那一位来告诉安奈利西欧分区可能出现内鬼的事了。

    可真是一次让人极度难堪的旅程啊。

    龙局长叹了口气,宫绫此时正好将车开来。

    “回去吗?”宫绫问。

    龙局长在后座摇头说道“不急,应翷那边还没有传来消息。”

    顿了一会儿他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眉毛一挑,又说“你有多久没休息过了?”

    “从跟您以后到现在。”

    还真是显得自己非常冷漠又残忍的一句话啊,尤其是用这么冷静的语调说出来。

    龙局长不由打了个寒颤。

    “陪我去喝一杯怎么样?”正好趁着现在有些空闲,龙局长也想让宫绫适当的放松一下,他可不能给人留下一个剥削无度的冷漠领导的印象。

    “您决定,我顺从。”

    “嗯,那就去金皇后吧,那里现在就已经开门营业了。”

    龙局长显得十分老练,连别人的营业时间都了如指掌。

    换做是别人的话一定会出于疑惑而问个两三句,但宫绫却只是一言不发地听从指示,在设置好坐标路线后直奔而去。

    龙局长见状,不禁生出一种自己是不是有些怠工的错觉。

    金皇后离压幸这里的总部大楼算不上特别远,也就8公里左右的路程,但f国的交通也是世界闻名的坑,比z国有过之而无不及。

    龙局长只感觉车子平稳地行驶了一会儿。

    是的,只行驶了一会儿,似乎就再也没有动过了。

    “局长,我刚刚通过卫星网络检测了一下,照这个路况我们想要到达金皇后,起码得花三个小时。”宫绫扶了一下无线耳机,仿佛意识到龙局长在想什么,扭头说道。

    三个小时走8公里

    “请问是否可以转飞行模式?”

    “不行。”

    龙局长毫不犹豫地摆手拒绝。

    他向来不是高调的人,来的时候原本都是想坐客机的,要不是因为南沙群岛飞往陆黎市的航班都满了,也不会想着坐这台改造舰来了。

    可看着眼前一点移动迹象都没有的车海

    他还是挺犯难的。

    “局长,前方有异常情况。”正在苦恼之际,突然卫星网络传来新的讯息到宫绫的耳朵里“一家珠宝店被抢劫了。”

    “离我们有多远?”龙局长迅速进入状态。

    “54公里。”

    “警方动态呢?”

    “附近离得最近的三名警察已经赶到了,但两名劫匪均持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他们不敢随便行动。当地警局已经加派人手,但由于路面拥堵警车无法出动,他们正在申请调用直升机运载狙击手。”

    “人员伤亡情况?”

    “珠宝店一共21名人质,目前没有伤亡,但根据影像显示两名劫匪情绪均不稳定,人质随时会有生命危险。”

    “劫匪是什么人?”

    “h国人,但都说着蹩脚的中文,似乎是想嫁祸z国。”

    龙局长顿时神情变得难看起来,两个无耻的东西。

    宫绫通过后视镜看见他的脸色,眼神一凝“局长。”

    “嗯,你去吧,务必保证所有人质的安全。”

    “是。”

    宫绫说完立即下车,身影一下消失在视野内。

    龙局长换到前座,发现周边的人们现在才收到珠宝店被抢劫的实时新闻,神卫局卫星网络的信息传递要快他们太多。当然,这也是因为宫绫刚好在卫星频道上。

    他此时也连接上频道,关注着珠宝店的实时动态。

    是一家规模中等的珠宝店,有七八个商品柜,现在已经都被砸烂,里面的珠宝亦是被洗劫一空。

    水晶吊灯也已被击落在地面,碎渣散落一地。

    两名劫匪一人抱着步枪,另一人则持有榴弹发射器,他们背后都挎着一个巨大的黑色包裹,正在对外面的警察叫嚣,用着并不太流利的中文。

    他们的身前一字排开着几名人质,都被吓得不成人形。

    其余的人质则都蹲在后面的角落里瑟瑟发抖,惊恐万状。

    宫绫似乎还没有赶到,龙局长渐渐有些心急,虽然他知道这是正常的,毕竟时间才过去两分钟,就算宫绫身体素质再强悍,也是用脚在跑五公里的路程。

    可人命关天之际,他还是有些过分地想要看见宫绫即刻出现在画面上。

    半分钟又悄悄溜过,龙局长发现其中一名劫匪好像有点不耐烦了,因为外面的警察就是不肯把路让开。

    他看见那名劫匪将面前一位女性人质的头发揪住提了起来,拿枪指着她的脑袋威胁警察三声过后,再不让路就要将这名人质的脑袋爆开。

    这一刻龙局长几乎想要直接启动改造舰的飞行模式冲过去,但下一秒他的所有想法都被切断,全部的精神也集中在画面上那团突然从天花板的缝隙中冒出来的银白色液体

    那个是水银?

    龙局长吃惊地皱起眉,水银怎么会黏在天花板上?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则让他震惊。

    众所周知,水银在常温下会蒸发出剧毒的气体,而天花板上的那团水银显然也释放出了水银蒸气。

    但震惊的是这些蒸气像是有自己明确的目标,它并没有肆意散开,而是直接冲向劫匪并将两人的脑袋笼罩其中,不一会儿他们就倒了下去。

    在外面紧张不已的三名警察顿时也愣神了,还是人质们的反应快,纷纷哭嚎着从店里面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了出来。

    而天花板上的水银,却是不知不觉地消失了。

    又过了几分钟的样子,宫绫就回来了。

    此期间龙局长一直在思考那团水银的来历,直到她回来后才从前座下来。两人互相对视着,眼里都写有一股清晰可见的复杂——

    看来,又出现了新的超能力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