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星夜

作品:《超然女

    这一餐两位美少女吃得各怀心思。

    倒不是因为只有一盘菜和两碗清水面。

    剁椒肉片的味道是非常好的,鲜咸适度,也不是很辣,搭配没有放任何调料的纯开水煮面可以说是十分恰到好处。

    可即便味道再好,也没有办法彻底抹除掉刚才那一句话带来的影响。

    话语的力量有时候是非常奇妙的,可能比那些直接对人体造成伤害的武器更加强大,也更加深刻。

    虽然与东璃接触过的人都觉得她神经大条没什么心眼,但她毕竟也是个历经岁月的女人,更不是傻子。

    自从周夏的身份被以那样的方式揭露后,要说她内心连一丝一毫的芥蒂都没有是不现实的,虽然没有表现出来。

    周夏也明白这一点,尽管她很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将两人的关系修复到从前那样毫无嫌隙,可又岂是一朝一夕之事。

    何况她刚刚还一时口误说出了特工的本质。

    路,就走得更远了。

    嘀——

    通讯器的声音响起,将暂时只有咀嚼声的尴尬局面打破。

    周夏放下筷子将通讯器拿出来。

    荧幕上赫然是应翷的回信——你的情报我已经确实收到。这边暂时还没有出现异常,但我会即刻着手调查近期所有与赤狞先生有过联络的干部,以上。

    “怎么样?应翷他们有什么进展吗?”

    周夏摇了下头“暂时没有任何干部表现出可疑,但应翷已经在调查我们传送过去的情报了。”

    “喔”东璃点着脑袋,又低下头自顾自地吃起面来。不过很快地,她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又抬头问道“话说我们接下来应该没啥事情吧?”

    周夏看了看窗外的夜色,又想到赤狞先前说的那句“明天中午以前就能拿货”的话,猜想他这一整晚应该都是不会睡觉的,那么她俩也是不能合眼的。

    把这个告诉东璃以后她又继续说道“然后只要这一晚上赤狞先生没有其他吩咐,我们就只用保证他的安全即可。”

    说完她又有些疑惑“你是有啥事儿要做吗?”

    一听到可能整晚不能睡觉后瞬间石化的东璃僵硬地抬起视线看着她,不由重重叹出一口气,撑着脸颊有气无力地说道“倒也没别的,我只是想趁着这个时间多了解一下神卫局。”

    “这个可以啊。”周夏挑了下眉,本来她也正有这个意思,没想到东璃主动开口了,看来她是真的还蛮认可他们的。“保证赤狞先生的安全并不影响给你讲点故事啊。”

    “啊?我们不用到外面去巡逻吗?”

    “不用,我们只要不离开这附近就可以。比如待会就可以直接去你后面的庭院里坐着聊一晚上都没问题。”周夏一边说一边指着东璃身后。

    东璃立马扭头看了一眼,旋即舒了口气“喔!那就好!”

    还以为保护重要人物的安全都是像电视电影里演的那样,需要绕着这座偌大的房子不停地巡逻呢,如果真要那样干巴巴地巡逻一晚上,实在太难熬了。

    周夏看见她可爱的模样,眼里不禁又漫起一丝宠溺。

    饭后洗碗,东璃本来想说她来洗,毕竟饭是周夏做的,但却被后者拒绝了,理由是觉得东璃会笨手笨脚洗不干净,而且就一个盘子两个碗加一口锅,属于很小的工作量。

    东璃拗不过她,只能先行去到庭院等候。

    庭院此时非常安静。

    围栏也全是木制的,每一柱木头上都有碧绿葱郁的藤蔓向下垂落,它们连成一片如同绿色的瀑布,温柔地亲吻着居住在土地里的花花草草。

    乌云们缓慢规律地移动着自己的步伐,月亮便从它们背后悄悄地探出脑袋,将皎洁的光芒倾洒在大地上,同时也给庭院里的自然光景度上了一层柔和的银辉。

    东璃坐在一张长椅上,她的双眼是闭着的,抿着嘴唇,唇角则翘起老高,勾勒出一道心旷神怡的弧线;每一次呼吸都带着芬芳的气息钻进鼻腔,仿佛从头到脚都得到了净化。

    远离烟尘俗世,远离喧嚣繁闹。

    对于东璃而言,这种感觉就更加深切了。

    没想到这个世界竟还有这种犹如世外桃源的地方。

    看来以后不能太懒了,偶尔出来看看外面的世界似乎也没什么不好。她舒服地伸了个懒腰,同时在心中下着决心。

    此时周夏也洗完碗出来了。

    她见东璃闭着眼睛,还以为是在养神,就没有出声而是迈着猫步坐到东璃对面的长椅上,还好有两张。

    不过以东璃现在与大自然几乎浑然一体的状态,这附近已然成为她的感知领域,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她。

    “辛苦啦~”她对周夏笑着问候道。

    美丽的环境就是有让人心情愉悦的神奇魔力,东璃从没想过,即便是她居然也有被大自然净化的时候。

    而这次的经历也让她在未来更加坚定了要协助人类重塑地球生态环境的宏大决心。

    周夏仿佛也被东璃的笑容所影响,一扫先前口误带来的阴霾,与她久违亲密地寒暄了几番,女孩子之间的神秘对话。

    半晌,两人坐在了一张椅子上,都在仰望星空。

    “这里还能看见星星”周夏略微有些出神。

    她都快忘记上一次抬头就能看见星星是在什么时候了。

    是十年前,还是二十年前?

    “就算是在这儿,也看不见漫天繁星了。”

    东璃和她思考的不一样,可能是因为活得年月更久一些。

    她还记得五十年前,那个时候哪怕是在城市里,也能看见比这里的天空更多的星星。

    “我已经很满足了。”

    周夏说的确是肺腑之言。在如今这个过于迅速发展的时代背景下,能看见星星本就是一种奢侈,哪里还会去指望出现电影里面的那种漫天繁星。

    “嗯”东璃沉吟片刻,没有再说其他。

    安静了一会儿,还是周夏率先问道“你不是说想多了解一点神卫局吗?具体是指哪方面呢?”

    “理念。”

    没错,理念是绝对重要的标准。

    虽然第一次与龙局长见面时他有提到过一些相关的内容,但并不是规规矩矩地讲述。理念不合的两人,是绝对没法完全信任对方,也没法并肩作战的。

    东璃还真是开头就抛出了一个无比沉重的词语啊。

    周夏在心里感叹了一下,而且她好像对压幸没有丝毫的了解,尽管自己这么些年也曾偶尔提及过,可看样子她还是没有去做功课,否则不会一开始就问这个的。

    毕竟谁都知道神卫局的理念就是贯彻压幸的理念。

    不过这种做法倒也很有东璃的色彩,也不违和。

    周夏在心底暗笑一声,随后将脸色摆得肃穆庄重起来。

    接下来要说的内容使她必须如此。

    “若想了解神卫局的理念,就必须先了解压幸的理念”

    从未见过周夏如此严肃的面孔,东璃这才发觉她的确是问了一个非常不得了的内容,不禁也被对方的情绪感染,凝神屏息起来。

    “但首先我会告诉你,压幸究竟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