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成功获取

作品:《超然女

    热风暴消失后山顶的温度很快回归正常。

    周夏目光所及之处,水洼都已重新被冻结,甚至连那光秃秃的山壁面上,都凝上了一层薄薄的寒霜。

    之后对于“图达萨”的采集倒没有其他困难出现,周夏现在能确定自己先前是杞人忧天了。

    而赤狞亲自研发的探矿车果然是名不虚传,似乎他对图达萨早有研究似的,车刚开到山顶安置在引擎盖上的红灯就一直闪烁不停。

    跟随荧幕上反应出来的指示,她们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所需的三颗图达萨。

    就连俩人自己也是对视一眼感到非常惊讶。

    尤其是周夏,一直听闻图达萨的传说却没想到找到它的过程如此简单,而且一下就是三颗。

    这一情绪一直维持到两人回到研究基地将图达萨交给赤狞的时候。看见周夏眼神里隐隐约约藏不住的浓浓疑惑,赤狞不禁蹙眉问道“怎么了?”

    “赤狞先生,图达萨真的没问题吗?”周夏吞了口口水,小心翼翼地将疑惑表达出来。

    赤狞拿起已经被他敲碎外壳露出里面“红体晶”的图达萨,将其摆在掌心上用不同的角度观察了一遍,随后面对周夏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你想说什么?”

    很明显,在他看来,有问题的应该是周夏。

    “就是”

    “就是我们都觉得找到它的过程太简单了,简单到不真实。”东璃代替因为畏惧赤狞的威严而一直扭扭捏捏的周夏将她们的想法说了出来。

    而后她颇为严肃地点了下头,蹙起眉又说“确实太简单了,一点也不好玩。早知道就不去了,一世英名的我差点还被山路给颠吐了。”

    周夏连忙在背后拉了一下东璃的手,递去一个“你太没礼貌了”的眼神,又着急忙慌地对赤狞弯腰致歉,生怕他因为东璃的口无遮拦而生气。

    东璃也意识到自己似乎说多了,跟着周夏一起道歉。

    不过赤狞却毫无怒意,反而回应着东璃的抱怨,说道“对于你而言,确实完全没有难度。”

    他的声音依旧不冷不热,让人听不出其中真正蕴含的情绪。周夏也感到一丝吃惊,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他对东璃的态度很怪异,刚刚那句话要是她自己或者应翷这样说,一定会被骂的狗血淋头。

    而且这次来访,赤狞对她的态度也有些变化,虽说以前也算不上热情,但至少不会像这样竟有一种淡淡的疏离感。

    东璃倒是不清楚这点,还以为赤狞这话是在赞扬她很厉害,表情不禁一下又开心起来。

    “你们的速度很快,如此的话研发进度也会大大提前,明天中午之前应该就能完成。”赤狞说。

    “现在的话,就请你们先出去吧,还是那句话,没什么重要的事不要来打扰我。其余自便。”

    刚对赤狞有一丝好感的东璃立马又被他这冷冰冰的语气给搞得莫名不爽,但周夏一直将她的嘴巴捂得很严实,生怕她忍不住说出些奇怪的话,连推带搡地把她带出了研究室。

    “不是我说坏话啊,可这人感觉真的好奇怪啊。”

    坐在餐厅里,周夏正在忙活着施展厨艺。

    因为从研究室出来以后的东璃一直在喊肚子饿,可这种地方又没有外卖点,周夏无奈只好自己亲自动手了。

    冰箱里是有食材的,周夏倒是知道,毕竟以前来过。

    赤狞虽然是科研狂人,但对于吃这方面也有自己的一套讲究,从不会草草对付了事,这就是他非常特立独行的一点。

    所以此时,周夏正在切肉,东璃则趴在餐桌上手指一边画着圈圈一边吐槽“他以前也一直戴着墨镜吗?不论白天黑夜?这么久了就没见他摘下来过,什么讲究吗?”

    “所以我也一直很奇怪,赤狞先生之前从没有这样过。”周夏撅起嘴巴疑惑的说着,将切好的肉片倒在碗里,拿酱油和生粉搅拌均匀。

    “和我有关系吗?”东璃搔了搔后脖子。

    “可能吧,毕竟你是他出走神卫局这么久以来见到的第一个陌生人,而且还不是一般人。”周夏将锅烧热倒入冷油,又把碗里的肉一块一块整齐地铺在锅里。

    顿时餐厅里响起一阵炸油的声音,香味也随即四散飘开,钻入东璃的鼻子里面让她本来有些黯淡的眼神一下亮了起来“哇好香啊!”

    “刚好这里有剁椒,给你做一盘我的拿手好菜~”周夏把一装着红色辣椒酱的瓶子拿在手中对东璃展示着,笑眯眯地说道。

    “好诶好诶!我很期待喔!”东璃坐直身子,两只手拍了拍桌面,毫无保留地表现着自己的期盼。

    “嗯!就瞧好吧!”周夏捏着锅把将整个锅子端起来轻轻地荡漾着,让锅里的肉片充分地浸泡在已经烧热的油里。

    顿了一会儿,东璃又接回周夏先前的话说道“那赤狞先生以前是什么样子的?”

    “我想想啊有些地方倒没变,比如还是一样高冷,一样严厉,变的地方”周夏沉吟了一会儿。

    “可能是过于高冷了吧,刚刚和他说话的时候我有一种他不把我当成同伴的感觉,很疏远非常戒备。”

    “这不仅仅是因为我吧?”东璃有这样的直觉。

    周夏点点头“当然不会。”

    又用锅铲将肉片一个个翻面“我认为是最近这段时间神卫局发生了太多事情,所以他才会变得如此防备,就像阿特拉斯山上那样,没人预料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东璃鼓着脸把脑袋垂放在桌子上“可我们都已经按照他的吩咐把图达萨带回来了啊,他应该更相信我们一些。”

    “其实理论上来说,特工的本质是不要相信任何人。”

    周夏突然正色起来“现代社会看似和谐,实则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在互相争斗罢了,所以我们这一行的人一直维持戒备状态的也是很正常的。”

    “那你相信我吗?”东璃也正色问道。

    “相信。”周夏没有迟疑地回答。

    东璃眯起眼,送去一道狐疑的目光。

    “我都说了是从理论上来说,我们之间的感情大于理论啊。”周夏被她的眼神弄得哭笑不得,只好给出一个解释。

    但东璃还是觉得不太舒服,不过也没有继续追问。

    周夏眼见肉片熟的差不多了,便将剁椒瓶盖扭开,往里面倒入着鲜红的辣椒酱,立马又是一阵热油炸开的声音。

    她开始翻炒起来。

    两人一时间都没有再说话。

    东璃看着周夏认真炒菜的侧影,没法看清她的表情。

    周夏似乎感觉到她在看自己,但也不知道此刻应该说些什么,只是加剧翻炒的力度发出更响的声音,试图借此缓解一下自己的尴尬。

    她就不该说那些话。

    明明她对东璃的欺骗才被识破不久,真是自找麻烦。

    “其实我明白你说的话。”

    又过了一会儿,东璃终于开口打破了这样诡异的安静,说出来的内容却似乎还是连接着先前的话题。

    “就像先前,我在你房间门口对你说的那些,我自己就是一个随随便便相信他人的受害者。”

    “东璃”周夏扭过头。她看见棕发少女的身影渐渐变得沉重且悲伤,随后也叹了口气。

    “以前我不觉得,但经过这段时间以后我很想知道,这个世界的黑暗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被彻底终结。”东璃看着自己的双掌,怔怔地说道。

    “这世上见不得光的事情太多,所以才会有我们的存在,但即便如此,力量还是微不足道”周夏又叹了口气,锅里的肉片经由剁椒的洗礼已经充分入味了。

    她将火关上,把锅里的剁椒肉片添到盘子里。

    “打败洛舒以后,我想和她谈谈,可以吗?”

    东璃突然生出这样一个想法,倒是很符合她的性子,可周夏却没有办法给她答复,因为这不是她能决定的事情,但还是安慰性地笑了笑“我会帮你争取。”

    “好,谢谢。”东璃伸手接过周夏端来的菜放在桌上,两人视线相触,眼中都流露着笑意,眼底都蕴含着一丝不明。

    “那么我现在去下面,再等一会儿喔~”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