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热风暴

作品:《超然女

    阿特拉斯山属于阿尔卑斯山系的一部分。

    得名于古希腊神话中的大力士神阿特拉斯。

    从摩罗萨的东北部到西南部绵延起伏,犹如一道绿色的天然屏障,将一望无际的撒哈拉沙漠同大西洋沿岸平原隔开。

    其最高峰图卜卡勒峰海拔4177米,位于摩罗萨王国西南部。赤狞此次交予二人的任务便是登上最高峰,采集一种名为“图达萨”的珍稀矿石,作为最终阶段的制作材料。

    周夏知道这种矿石是一种必须在一定海拔下才能形成的珍贵材料,其主要构成成分虽为常见的石灰岩,但里面却包含一种名为“红体晶”的物质,是去年由南非科学家“图达萨”在阿尔卑斯山上发现的新型晶体。

    没想到阿特拉斯山这种荒僻的地方居然会有。

    所以也让人很担心,总会生出那图卜卡勒峰上一定有着什么不得了的秘密的猜疑,但无凭无据的一直抱着这种猜疑也不太好,周夏不禁自嘲起自己的特工本能。

    “出发吧!”

    坐在上山专用的探矿车内,东璃兴奋地举起拳头喊道。

    虽然为周夏一定要她穿上控温服感到有些轻微的不爽,但这并不没有过多影响她对上山采矿的兴趣。

    周夏也收起那些不好的念头,全神贯注地驾车。

    不过直到目的地前她都没有发现路上还有其他车辆,似乎她们走的这条路是摩罗萨国王专门为了方便赤狞采矿而开辟的,沿途也没见到有房区,一片杳无人烟之景。

    “从这里开始就要直上图卜卡勒峰了。”

    周夏缓缓地转动方向盘将车头对准前方似乎望不到边的上坡道路,像是导游般的对东璃说了句。

    到这里其实已经感觉得出有些冷了,并非从体表,而是从视野上感觉出来的,周边稀少的树木树叶都结着零星的碎冰。

    毕竟她们现在也位于半山腰,有接近两千米的高度了,所见景象定然与山脚有所差别。

    “好!让我们直接登顶吧!”

    东璃接触着她的视线,虽然语气还是带着兴奋但眼神实际上已经有些晕眩了。

    山路颠簸确实难熬,她觉得屁股都快不是自己的了。

    中途她曾提出用分子精灵把她们托上去,但被周夏严词拒绝了,说是既然加入神卫局了,就不能滥用能力,一定要遵守神卫局的规章制度。

    唉好辛苦,早知道晚点再加入就好了。

    东璃把头耷拉到脖子上,神情有些虚弱。

    好想吃芝士。

    其实周夏很心疼这样的东璃,但谁曾想到一个面对超级台风都面无惧色并且轻而易举将其收服的女超人,会被一条颠簸的山路搞成这样呢。

    但神卫局的规定必须遵守,这也是为了增强个人觉悟。

    “再忍耐一下吧。”周夏语带怜惜地说完,一踩油门,探矿车又发出一阵轰鸣,直奔上坡而去。

    海拔四千多米的高峰一般而言气温都会在零下几度,但不知道为什么周夏沿途见到的景象并没有显得寒冷,反而变热了,探矿车越往上开这种感觉就越明显。

    这附近已经连一棵树都看不见了,甚至连荒草都没有,有的只是一眼尽收的嶙峋峭壁,但那些山石上的水洼完全没有一丝冻结的迹象,反而还在冒着一丝若隐若现的白气。

    周夏是第一次登图卜卡勒峰,所以也不知道这怪异的景象是不是正常的,但按照惯有思维,她应该就近找个安全的位置停车,然后下去查探一番。

    不过还没等她这么做,虚弱的东璃率先坐了起来,并蹙着眉说“这里的分子精灵突然都变得很不安啊,好像要发生什么事情了。”

    拥有与自然界沟通的超能之人都这样说了,那么一定不会有假。而身为其闺蜜的周夏定是更加相信,扭头忙问“能感知出来是什么吗?我们现在又该怎么做?”

    “等等,我再感知一下。”

    东璃说完,示意周夏将车先停靠在一边的山壁。

    而后她闭上双眼调动体内的能量外出,将可控范围扩大到两倍以上,直接通过山顶的分子精灵观察到情况,她看到有一股剧烈旋转的庞大能量体正在从山顶往她们这边刮来。

    “是热风暴。”她睁开眼睛说道,但没有丝毫紧张之意。

    周夏皱起眉头,联想到刚刚看见的那些水洼,眼中流露出一丝欣然“难怪了,我就说怎么这里比下面还要暖和。”

    而除了这一句话,她并没有表现出其他的惊讶,这倒是让东璃有些不解,就好像她早就知道会有异常似的。

    她自然注意到东璃疑惑的眼神,挑了下眉说道“倒不是早有预料,但你忘记之前聊过的内奸了?”

    “喔!你是说这热风暴是那个内奸搞的鬼?”东璃这下也是一点就通,捶了下手心回道。

    “不然还会有谁知道我们来这?”

    周夏点头道“看来那名内奸果然就是当时在会议上的那些干部的其中一个了,而且他对赤狞先生现在研究的道具应该也很熟悉,否则不会在这里阻击我们。”

    “有想到谁的脸吗?”

    “嗯我想想。”周夏沉思起来。

    当时在会上的除去她、暗影、东璃以及应翷、宫绫以及龙局长六人,其余十五名干部符合上述条件的也有十位之多。

    毕竟神卫局是靠科研技术起家,赤狞离开后这十个人就成了局里的中流砥柱,而且平日与赤狞也素有来往,谁都有嫌疑,仅凭她一人是没法判断的,还是只能等待应翷的消息。

    “东璃,这热风暴你能解决吗?”尽管觉得这是句废话,但周夏还是走了个形式。

    “这太小儿科了,连巨龙的一根脚趾都比不上,你等我一下。”东璃不屑地哼了一声,下车后直接朝上一个弹射飞去。

    还是先把眼前的危机消灭再说,周夏心想,就算那名内奸算到她们会来采集图达萨并在这里设置陷阱,但也一定料想不到东璃可以轻松应对。

    她将通讯器拿出,本想着给应翷汇报一下此时的情况,却发现好像受到高山磁场的影响,没有提前做过处理的通讯器无法发送消息。

    好吧,那就等将必要的图达萨采集完,回到研究基地后再汇报情况好了。

    只一眨眼的工夫东璃就飞上了山顶,这次倒不是因为她的速度变快了,而是两人本来就离山顶没有多远的距离了。

    此时这里已是狂风大作,飞沙走石。

    本是一片贫瘠的荒地硬生生被风暴拔起一阵尘瘴,在东璃面前形成遮天蔽日的荒唐之景。

    可她却很清楚地看见那团蕴藏巨大能量的核心所在,不禁翘起嘴角,浮出一丝戏谑的笑意。

    越是接近就越能感受得真切,和巨龙掀起的滔天巨浪相比,说这玩意儿是小场面都有些抬举它了,所以也懒得吸收,直接扬手将先前吸收的巨龙能量释放出千分之一。

    有趣的画面就出现了。

    就好像是一个刚过三岁的小孩站在擂台上对战身高两米体重两百斤的壮汉,差距岂止能用悬殊来形容,但这事儿就是非常荒谬地发生了。

    接下来便是壮汉面露凶狠地轻轻一声吼,那小孩便吓晕在地,被人连忙从擂台上拖下。

    东璃打了个哈欠,实在是有够无聊。

    她正准备转身离去,却在巨龙能量回到体内时眉眼一挑,似乎意外发现了一件事。

    这热风暴的能量性质与巨龙居然有些微妙的相似。

    就仿佛是,同父异母的兄弟那般感觉。

    她连忙回到车内把这个发现告诉了周夏。

    “制造者,是同一个人?”

    周夏听后迅速得出这个结论。

    她的思绪跳到巨龙被消灭之后的时间,神卫局从那个时候就一直在追查幕后神秘人,但除了推断出神秘人属于“靈”的势力,没有任何其他进展。

    所以东璃的发现对于神秘人的调查自是一个大的推动。

    可她也不敢完全肯定。

    因为如果是真的,那么从巨龙开始直到现在,所有的阴谋说不定都是那一个人在幕后指使。

    而那个人与现在他们要揪出的内奸,又会是怎样的联系?与洛舒又会是怎样的联系?洛舒现在做的这些事情是出于自主意识还是受神秘人的指使?

    这一系列的猜测积压下来,让周夏顿时感到难以呼吸。

    也是她个人无法承受的重量。

    东璃看见她的脸色很差,不禁担忧地为其送去一股能量,让她能稍微放松一些,同时又说道“不论怎样,我们一起面对,我相信一切都会有拨云见日的时候。”

    周夏这才发现自己居然一直都埋着脑袋。

    她听到东璃少有的正经话语,心中好似真有一股热流淌过,感觉十分的温暖。她给东璃递去一个宽心的笑容,说道“那就借你吉言。”

    “让我们继续登顶吧!”

    “我反正刚刚都已经飞上去过了,再让我飞一次也没关系吧!”东璃花容失色地说道。

    “不行!”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