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莫名其妙

作品:《超然女

    “对3”暗影丢出一对牌,表情有些木讷。

    “炸!”东璃十分认真地甩出一对王。

    “”

    “”

    “干嘛这么看着我?”

    “对3丢王炸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可以称为一种独具一格的战术但是”暗影说到这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是为了强压心中不断上涌的火气。

    只见她竭力堆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看着东璃还是懵懵懂懂的表情“我能采访一下你,为什么要用双王来炸队友的一对3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抱歉我实在忍不住了。”周夏笑得差点把牌给落到地上去了,不禁连忙把牌重新合成一摞然后继续疯狂的大笑。

    “哼哼其实这个问题很好回答。”东璃唇角一提,勾起一个胸有成竹的神秘角度。

    周夏见状顿时一愣,暗影也蹙起眉来,紧盯着她的手牌。

    “各位观众”

    东璃将牌抬到脑门,故意压低的声音正在微微颤抖,似乎在极力忍耐着极为强烈的情绪。

    “超级飞机带翅膀!”

    而后她潇洒地将牌拍在桌面上,就连牌的顺序也早就排列好了,三7三8三9带三个对子,的确是超级飞机这一局是她和暗影作为农民的胜利。

    “哇这也太离谱了吧。”周夏揉了揉眼睛,内心何止一惊。

    本以为是个青铜,没想到是个王者啊。

    暗影一边欢呼一边与东璃击掌庆贺,脸上挂满快乐的笑容,嘴里还在念道“我其实一开始就很相信你的!”

    “东璃你肯定出千了!”

    周夏突然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她开始怀疑这局比赛的公正性,毕竟东璃的超能力那么变态,变个牌什么的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霓霜你这就有点输不起了啊。”暗影把东璃护在身后,眯起双眼释放出危险的气味。

    “你倒是识时务者为俊杰了嘛,暗影。”周夏冷笑着说道。

    “怎么着?想单挑?”

    “来啊,一张定胜负!”

    东璃在一旁看着突然冒出战意的二女挑了挑眉,饶有兴致地摸了摸嘴唇,这发展就很有意思了。

    “你们,在干什么?”可惜的是战局并没有维持下去,它被一个由远渐近,含着一丝怒气的浑厚声音给打断了。

    周夏与暗影听到应翷的声音后,才陡然意识到自己居然真的被东璃刚刚的那一手超能力展示的操作给弄得稀里糊涂地打起了斗地主。

    这可是在赤狞先生的眼皮子底下玩忽职守啊,万一被龙局长知道了全年的奖金都会泡汤了!

    不过还好,赤狞好像没有跟着应翷一同过来。

    “赤狞先生已经直接去研究室工作了,他要我给将要留在这里的东璃与霓霜带句话,没什么重要的事也不要去打扰他,那会使他分心,耽误研发进度。”

    应翷走到她们面前,面目森然地将三名女性扫视了一遍,声音冰冷“但你们以为自己就安全了吗?今天这件事除了东璃,你们两个就等着全年奖金被扣光吧。”

    周夏连忙朝暗影递去一个求救的眼神,这种时候女朋友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暗影接到眼神后立刻会意,起身把应翷拉到一边展开了糖衣炮弹的攻势。

    不过可惜的是这一次应翷好像是真的很恼火,无论暗影怎样撒娇卖萌他都不为所动,直接略过暗影,对周夏和东璃说“该交代的事情已经都已交代完毕,我和暗影现在要回局里去了。”

    “嗯,你们多加小心。”周夏瞥了一眼他身后仿佛石化了的暗影,连忙堆着笑容回应道。

    “你们两个,务必要保护好赤狞先生的安危。然后,自己也多加小心。”

    东璃信誓旦旦地拍了下胸脯“交给我们吧!”

    “嗯。”

    他们离开了。

    周夏如泄气的皮球般一屁股跌在沙发上,神情很是郁闷。

    东璃坐到她身边,关切地问道“还好吗?”

    “全年奖金没有了,能好吗?”周夏没好气地朝她递去一个白眼,后又立即想起来要不是因为她现在也不会成这个样子,眼神一下就冰冷起来。

    东璃顿时感到一股浓浓的寒意袭来,急忙往后挪了好几下,赔着笑脸说道“这、这个,也不能全部怪我吧,最开始明明是你们想要我展示能力的”

    “你还狡辩,看来不动点真格的是不行了。”周夏觉着东璃可能已经忘记过去她们二人的相处模式,不禁脸上挂起邪邪的笑,拳头捏得嘎嘎作响。

    东璃神情一凛,整个人仿佛被拉回过往被散打冠军支配的阴影之中,连忙想要逃离对方的攻击范围,却是刚一转身,看见那个戴墨镜的酷哥突然来了。

    周夏顿时停住脚步,摆出恭敬的姿态。

    赤狞也没理她,直接对东璃说道“你跟我来。”

    说罢,他也不等东璃回复就径自回头,有点霸道的感觉。

    东璃不解又迷糊地朝周夏看去一眼,后者则是对她挥挥手示意她赶紧跟上。她这才迟疑地迈开脚步,跟在赤狞的身后。

    两人没走多久,来到一个带有花草庭院的大房间。

    这里好像并不是赤狞与应翷谈话的房间,她先前看到他们好像往更里面的房间走去了。

    但,似乎也不是研究室。

    随着视线右移,东璃很快在角落的位置捕捉到了一张木板床,木板床的两边还摆有两个书架,上面摆满了乍看之下有着上千页厚的书。

    那么初步估计一下,这里不会是赤狞的卧室吧

    东璃想到这再看看眼前的墨镜男,浑身的汗毛不禁都瞬间尽数倒立起来,这家伙不会是想在这儿把她给

    “我有一样东西要给你看。”

    赤狞说话的同时逐渐转身,墨镜遮蔽着脸颊让人无法看清他此刻是什么表情,但声音里似乎隐隐有些激动的情绪。

    这让东璃越发感到不妙,并觉得自己的预感是正确的。但周夏她们都非常尊敬这个赤狞,如果直接撕破脸的话想必也不合适。

    她快速转动了一下脑筋,暗暗呼唤周边的分子精灵在自己面前组成一道无形的屏障,只要赤狞敢做什么出格的举动,她一定会让他变得非常难看。

    可接下来的事情发展好像告诉东璃她的猜想是错误的,赤狞从衣服里拿出来的东西只是一条串着奇异石头的项链而已,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东西。

    “这项链好别致。”

    这条项链的身子是一条土褐色的细绳,上面粘着一些细碎零落的灰黄色斑点,看起来很沧桑的样子。

    项链中间串着的石头其实也并不漂亮。

    就好像是被人日夜拿着后厨排放的污水浇灌似的,它的颜色看起来十分奇怪且恶心。

    除去占比较大的黑色、青色、黄色,另外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颜色混在其中,再加上其散发着老旧发霉的气味,整体看上去就犹如一个醉汉的呕吐物般让人根本不想递眼。

    “拿着。”

    “啊?”

    赤狞说着让东璃错愕的话,并把项链递到她的面前。

    “这是你的东西。”

    “我的?”东璃指着自己的鼻子,不敢置信地发问。

    赤狞点点头,但看见东璃完全不能相信的表情,他突然想到自己这样好像确实也突然了,换做是他应该也没办法立刻接受,说不定还会认为对方在贿赂。

    “嗯你等我一下。”

    他不冷不热地说着,先把项链又放回衣服里,然后跑到书柜边迅速且精准地拿下一本书。

    东璃清楚地看见那本书老旧到封面都褪色了,而且书页也凌乱不堪,似乎随时要散架的样子。

    “约四亿五千万年前的超古时代,我们现在又称它为超文明时代,当时的人类,我们称之为自然类人”赤狞用不知道翻阅过多少次的熟练手法将书翻开,随后也不和东璃说明什么直接讲述起书上的内容。

    东璃平生最怕有人对她讲课,不由连忙出声打断“赤狞先生!虽然这么说有点失礼但我还是想提醒您一句,目前您的首要任务应是完成龙局长的指令,做出能大范围覆盖并阻断磁场的道具才对。”

    赤狞的墨镜还在鼻梁上挂着,他听到东璃的话后便抬头似乎一直在看她,但具体什么眼神还是无从得知。

    不过好像他觉得东璃说的也有道理,居然把书合上了。

    “嗯,这事以后总有机会。”

    东璃松了口气,看样子是逃过一劫了。

    “不过这条项链,还是得先交给你。”赤狞将书小心翼翼地放到床上后,又把项链从衣服里掏了出来,这次直接塞到了东璃的手上。

    他不顾东璃嫌弃又惊愕的表情,语气严肃地说道“拿好了,这是高级长官的命令,你必须服从。”

    不得不说,赤狞还是很有威严的,即便穿着这一身似乎是玩摇滚音乐的装束,但最主要的还是他说的这句话让东璃只能认怂,总不能第一次出任务就捅娄子啊。

    “是。”

    她硬着头皮应声。

    随后赤狞便回研究室了,走前让东璃与周夏一起去阿特拉斯山上给他采集道具制作最后阶段的必须材料。

    本来他是想自己去的,但既然现在神卫局派人来协助了,双方同时动工效率自然更高。

    东璃觉得这事儿很有意思,很有冒险的氛围。

    可周夏在听到赤狞所需材料后眼里闪过一丝稍纵即逝的担忧。

    她担心两人都离开后赤狞的安危无法得到保障,所以她想让东璃留下来,但这想法提出后直接被赤狞给拒绝了。

    「难道我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吗?」

    周夏灰头土脸地从研究室回来了。

    而东璃并没有察觉到这个小插曲,她现在只一心幻想着上山后会发生的有趣事情,完全沉浸其中。

    周夏见状不禁微微地叹了口气,见招拆招好了。

    反正有这个bug少女存在,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