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拨云见日

作品:《超然女

    或者说是,一位少女和一位女人更恰当。

    但其实从外貌上看区别也不是太大,只是气质不同而已。

    空气很安静。

    东璃的眼睛一直瞥向一边,这样近距离的再次相见,她实在不敢去接触对方的视线。

    她虽然一直有在脑中思考过与周夏再次像这样单独见面会是怎样的情景。她想象过很多种,有悲伤的、快乐的、喜悦的、愤怒的、绝望的、痛苦的

    但真正面临的时候,还是感到不知所措。

    而周夏也是同样的心情,虽然再次见到东璃的心情确实很喜悦,尤其是在神卫局里再见她。

    而时间有限,她清楚如果自己有些话现在不说,放到以后的话就会变成其他的味道。

    “东璃对不起。”

    她深吸一口气,朝东璃鞠下一躬。

    与此同时,嗓音不自觉地带上了一丝哭腔,似乎是从喉咙底挤出来的,那般沉闷,那般沙哑。

    “我不该骗你,但我实在是、是有不得已的缘由才总之,请你原谅我好吗?”

    东璃的心也疼起来了,连忙走上前去将其扶起。

    望着周夏已经溢出泪花的双眼,她的表情此时也显得非常难受“我也应该向你道歉,周夏,对不起。”

    其实她那时就知道周夏一定是有苦衷的,但被愤怒与失望支配了大脑的她就是不愿意理解,虽然也是人之常情,但事后回想起来还是会有悔不该当初。

    周夏已然泪眼婆娑,她将东璃一把抱住,感受着对方身体的温度,拼命地吸收着对方的味道,拼命地向对方传达着自己的思念。

    虽然距离矛盾出现才一天的时间,但她感觉犹如相隔三秋,可能这就是身为人类的复杂心理吧。

    东璃抚上周夏的后背,眼睛同样早已湿润,心情亦然。

    两人通过这次矛盾更加了解到彼此的重要性,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应翷在门外一笑。

    这种结局也不错,算是危难中的一丝温馨吧。

    ···

    二十分钟后。

    巨大的山峰发出沉闷的轰鸣。大地向两边裂开,一架造型新颖,整个机身呈天蓝色主色调的无人驾驶飞机从中飞出。

    这飞机上,坐着神卫局现今的最强战力。

    东璃面朝窗户,跪坐在沙发上。

    望着窗外不断划过的蓝天白云,她的心情很不错。

    不仅是因为可以同周夏一起出任务。

    她现在才真正体会到,原来与朋友和解过后心情会豁然开朗的道理是真的,犹如拨云见日,而且是那种阴雨连绵好多天之后的拨云见日。

    不过在她转过身坐好后,却发现气氛似乎有些不对劲。

    “呃我们确定能这样悠哉悠哉的么?”

    东璃看着在场的三位特工均是一副闲散轻松的模样——应翷与暗影在旁若无人的亲昵地说着悄悄话,周夏则是刚从酒柜那边坐回来,手里还拿着一瓶红酒。

    东璃拧着眉毛,困惑不已。

    自己是新人稍微有些放松倒还情有可原,但这几个老人怎么也这么没有紧张感啊。

    “放心啦~其实局势比你想象的要轻松的多喔~”周夏一边给自己倒酒一边望着东璃温柔地笑道。

    东璃眨巴了下眼,不明觉厉的感觉。

    “也喝一杯?”周夏将酒端给东璃。

    东璃表情有些木讷地接过酒杯“轻松的多是怎么回事?”

    “因为你的重要情报,龙局长得以占据主动权,只要阻断磁场道具成功做出,那么洛舒的阴谋则不攻自破。”应翷突然接过话,替东璃解疑。

    “而且从表面上看我们现在的确是形势危急,但其实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到现在为止也没人对我们有所动作,不是吗?”他说话的同时,接过周夏递来的酒。

    只有一杯,因为暗影不喝酒。

    “来吧东璃,我们碰一杯。”他举起杯子说。

    “”

    东璃被动地接受着碰杯,看得出来她心中的疑惑其实还是没有消退太多。

    应翷抿完一口酒后,见她还没有喝,不禁内心有些感叹,新人果然都比较老实啊。

    “东璃,你若现在不喝的话,再过会儿我们可就没有机会碰杯了啊。”应翷说。

    “啊?这是什么意思?”东璃越来越搞不清楚状况了。

    “龙局长虽说派我们前去帮助赤狞研发道具什么的,但你真觉得我们四个战斗型的,过去能帮得上忙?”应翷嘴边挂着神秘的笑意。

    东璃大概在脑子里模拟了一下那个画面,却只想象得到自己不是打碎这个试管就是弄错配方的情景,顿时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那龙局长的真正意图是什么呢?”

    “你应该还记得昨天在霓霜的休息室发现她那些资料的事情吧。”应翷笑问“我们既然花了那么多心思让她潜伏在你身边,又怎么会愚蠢到不把那些资料藏好呢?”

    东璃皱了下眉,看向身边的周夏,后者则是表现得有点尴尬,但眼神里的意思却是和应翷的话语差不多。

    “也就是说,神卫局里也有内奸?”她终于悟到了。

    应翷点了下头,她终于猜到这一步了。

    “现在我们四个都在外面,宫绫也随龙局长一同去了西欧分区,基地里剩余的特工们也都各有任务,在这样一个战力人手都不足的情况下,那个内奸一定会有所行动。”

    “所以过会儿到达目的地后,你和霓霜留在那里保护赤狞先生的安危就好,这也是以防万一。我和暗影则会偷偷回到基地,把那个内奸从黑暗中揪出来。”

    “这才是龙局长的真正想法。”

    东璃听到这里,两只眼睛中早已填满了惊讶与佩服的光芒,像这样出奇制胜的思路她反正是想不到的。随即将酒杯抬到胸前,与应翷的杯子碰出一声清脆“我干了!”

    应翷与暗影和周夏皆是对视一眼,无奈又带一丝宠溺的笑容出奇的一致。不过阴谋诡计的事情经历得多了,偶尔能和像东璃这样神经大条的人接触接触也挺好的。

    周夏也陪了一杯酒,随后问道“可是目前还不能确定那个内奸和洛舒是有所联系的吧?”

    “嗯,这得等到把他抓住以后再行审问才能得知。”应翷回答说。“不过应该八九不离十,把整件事情前后串联一下就能看得出来,他的目的是很明确的。”

    暗影也蹙眉沉吟起来“他暴露周夏的身份用以激怒东璃让她离开神卫局,后东璃就在海边见到了正好被洛舒甩掉的汪棋,紧接着武警部队就去抓人,结果是东璃拒捕,两人都被全网通缉。”

    “他们利用社会力量,加重世人对东璃的厌恶,不把话再说开一点,就是对超能力的厌恶。”应翷接话。

    “加上洛舒已然把‘地震兵器’与东璃和霓霜串在一起,他们的最终目的就是想把神卫局从这世界除名。”

    “一切都太过巧合,如果不是有人刻意安排好的,就只能说是老天爷和东璃有仇了~”周夏话到末尾,突然话风一变,给正在聚精会神听他们分析的东璃递去一个坏笑。

    东璃鼓着脸嗔怪地瞪了周夏一眼,惹得后者笑得花枝乱颤,嘴里还在连连说着虚假的抱歉。

    “可他们却想不到,东璃竟然发现了洛舒的超能力。”周夏与东璃嬉闹一番后,又正色起来。“这让我们直接把整个局面给翻了过来。所以现在坐立难安的,是洛舒才对。”

    她说罢,又看向东璃笑道“现在你总该明白啦?”

    “明白了!”东璃重重地点了下脑袋,再次看向三个人的眼神均是带着满满的崇拜“我就说你们应该不会是那种任务在前,却一点儿都不重视的人呐,居然还喝酒。”

    “哈哈哈哈!困扰我们最大的难题解决了,洛舒的失败已是迟早的事。”应翷又把酒杯端起来喝了一口。

    “何况我们平常都对自己的要求非常严格,那么偶尔在出行的时候轻松一下也未尝不可。有时候太过紧张,其实反而是一种坏事啊。”

    东璃深以为然地将头缓缓点了点,也有模有样地又是一口红酒。两口酒下肚后她也有些随意起来,便把先前就很想问的问题给问出口了——

    “我现在算是正式加入神卫局了吗?”

    这个问题其实从出发之前就一直困扰着东璃,毕竟在她想来,加入这样一个庞大的组织总该有点像样的仪式啥的,否则心里老是会觉得没底。

    而后果然如她所料,应翷微微摇了下头。

    “眼下是特殊情况,若按照神卫局的条例来讲的话,你的确还没有正式加入我们,只能算是外援性质。”

    “但有些事情并不完全需要遵循条例,况且凭你先前的那些作为,神卫局其实早就对你敞开大门了。”

    “所以现在,加不加入全凭你的意志,而非我们。”

    应翷说得很认真。

    东璃听完后内心只觉一阵舒坦。

    与周夏之间的那层窗户纸捅破以后,她对神卫局的反感,或者说偏见也自然而然地消失了。

    所以听到对方能这样看重自己,心里当然觉得非常愉悦了。她看向周夏,对方也正在用温和的眼神看着她。

    “那,我能和你打听个事情吗?”东璃又看向应翷。

    对方点点头后,她有些扭捏地问道“嗯我在想,我以后会是什么职位啊?会和你一样吗?”

    “那要看龙局长怎么安排。因为我俩能力不同,所以不知道会不会给你安排其他的职务。”

    “喔那,你每个月的工资有多少啊?”

    周夏听到东璃问这个,不禁一下没忍住笑。

    “为世界长久和平做出奉献,金钱乃是身外之物。”应翷却是很快就给出了回答,却是十分伟岸的一句话。

    东璃暗暗抹了把汗,总觉得在这个时代说出这句非常超现实的话来,感觉异样的违和啊。

    “就算金钱乃身外之物,但局里每月至少会给你补贴一点吧,不可能一分都没有吧,否则你们怎么维持基本温饱?”

    应翷听罢,恍然大悟,遂说“补贴倒是有,两百金。”

    “两百金?”东璃皱眉思索了一会儿,后似是想到什么了,惊讶地挑了下眉“难道是黄金的金?”

    应翷点点头“因为局里的工作人员来自世界各地,所以龙局长将黄金定为我们的通用货币,让我们根据各自所需兑换货币。我每月可以领取两百克,所以是两百金。”

    东璃听得不禁吞了口本不该存在的口水。

    黄金这玩意儿,不论在什么时候听都感觉很厉害啊,即便是她这种从来只把钱花在吃这方面,完全不购买装饰品的人,对其昂贵也是略知一二。

    结果神卫局发工资都是发黄金?

    这也太酷了吧

    怪不得上次去那儿吃了那么多也不见有人说她什么。

    原来连冰山一角都算不上。

    “应翷,你能不能查一下最新的黄金价格?”

    “这个我们一直有关注,现在国际上黄金的最新价格为一克310华元。你要知道这个干吗?”

    应翷哪里猜得到东璃内心的小九九。

    在得知价格后,这个满脸写着兴奋的棕发少女连忙在内心粗略的计算了一下一克310华元,一百克就是31000,也就是说,应翷每月的两百克黄金可以换到62000华元?!

    这数目,可观啊!

    东璃瞪着眼睛,这比她在研究所工作时拿的要多十倍啊。

    以后再也不用愁吃的买不够了!

    “”

    这丫头到底在开心什么

    应翷疑惑地皱了下眉,他把目光投向暗影,但暗影平时对钱的概念也不深,所以也不明白。

    只有和东璃经历过五年岁月的周夏知道东璃心里在想什么,眼中不禁浮起一丝宠溺又无奈的笑——

    真是个吃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