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他叫季丘

作品:《超然女

    男人简明扼要地给东璃讲述了一番关于“靈”的事情。

    东璃在听的过程中惊讶不断。

    她没想到现实世界还真有这种电影里描述的邪恶组织存在,而且还拥有那样恐怖的野心。

    “所以,如果你想成功粉碎洛舒的阴谋,与神卫局的联手是非常有必要的。”

    男人继续说道“因为你面对的不是洛舒一个人,而是现在世界上所有拥护‘超能力危害论’的人类,以及‘靈’。”

    “这件事已不是单纯的靠力量,靠谁的拳头大来论胜负成败的了,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虽然男人表现得非常诚挚,说的话也都没有毛病,但东璃仍旧不能完全相信他。即便他的周身没有心虚的气息也一样。

    而见她在听完这些话以后还是显得很迟疑,男人不禁也急起来“神卫局这次可以说是大难临头,他们的情况远比你想的要更糟,如果你再犹疑下去,这盘棋的胜者就一定是洛舒了。”

    “你为什么这么迫切地想要我与神卫局联手?”

    东璃皱起眉问道“的确你刚刚说的那些话乍看之下都没有问题,但那是建立在我信任你的基础上。”

    她眯起眼,神态愈加冷冽。

    “你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敢说出来,我怎么相信你?”

    男人微微低着脑袋,似乎是在做思想上的挣扎。

    但他同时明白现在时间紧迫,也没有过多地在思考上花费时间,不消片刻就说道“我们的时间真的所剩不多好吧,我叫季丘,四季的季,山丘的丘。”

    说完没等东璃回复他又赶忙说道“我之所以迫切地想让你与神卫局联手的原因是”

    “昨天晚上,我也去了洛舒家里”

    东璃眉毛抽了抽,一副无语的神情。

    “唉”

    见眼下的局势好像只有把真相说出来才能获取东璃信任的样子,季丘不禁轻叹一口气,随后正色道“我见过你对抗巨龙以及在地震时的英勇表现,所以比起洛舒,我更相信你才是正义的一方。”

    “但对于普通人而言,他们是不知道内情的,他们只能跟随有心人制造出来的虚假真相,以至于我们会陷入非常糟糕的局面。”

    “所以为了避免事态继续恶化下去,我也想要做点什么,就在昨晚潜入了洛舒家里准备查探一番,再做对策。”

    “但我没想到神卫局也派人去了,一男一女,于是就很不幸运地同他们过了两招然后我发现那个男的不好对付,就先躲起来静观其变了。”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撤退了。然后我觉得动静闹得有点大,洛舒应该也起了戒备,再做查探意义不大,就也溜了。”

    东璃皱眉插话道“你和他们打起来干什么?”

    “我也是现在才知道他们是神卫局的人啊。”季丘的语气颇为无奈,想必也是很后悔自己的鲁莽。

    “所以你迫切地想要我与神卫局联手粉碎洛舒的阴谋,是因为你自己对他们心怀愧疚?”东璃咀嚼一番季丘的话后,顿时有些明白过来。

    季丘把头别到一边,轻轻点了点。

    “那你可以直接去找他们坦白啊。”

    “怎么可能?!”季丘连忙摆手道“是我导致他们行动暴露的,还让那名叫暗影的女特工背上了冤屈,神卫局不来找我麻烦我就谢天谢地了。”

    说起来好像也是这么回事,东璃暗暗翻了个白眼。

    如果换做是她在领导神卫局的话,她一定会先让人哪怕掘地三尺也要把这家伙找出来碎尸万段的,太坏事了。

    “你这下可以相信我了吗?我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了。”季丘说道,又很认真地看向东璃。

    不过对方给出来的反馈好像仍旧没有信任的元素存在,她的表情仍旧带着狐疑,这让季丘快要抓狂“你到底要怎样才肯相信我?我们不能再拖下去了!”

    “我只是想不出你这么做对你自己有什么好处。”

    “消灭这个世界上所有的恶是我此生的终极愿望,不需要好处。”季丘的胸膛突然挺直了一些,声音却低沉下去,似乎是为了配合这句话的悲壮意境。

    但东璃却觉得说得一点也不刻意,反而感觉他的这句话比先前那些话更加真实。

    那浓烈的悲伤气息即使不靠分子精灵的感应也能看得见。

    想必这个男人过去,一定经历过很悲哀的故事。

    而且他在这里说了这么半天,也是一心一意想要她尽快去到神卫局,并没有表现出其他意思。

    东璃沉吟着,她觉得季丘的忠告是可以听取的。

    只是去到神卫局的话,她不知道该怎样面对周夏

    她其实已经不生气了,尤其在得知是周夏在地震现场救的她以后,现在让她感到愤怒的只有洛舒的所作所为而已。

    但她害怕,害怕周夏又会不再搭理她了。

    昨天的情景又一次在脑中浮现,她清晰地记得自己是用怎样冷漠的语气在说话,也记得周夏被她的那些言语伤害过后无比痛苦的反应。

    而除去与周夏的那层关系,神卫局里她也不认识别人,她去了该说些什么?该做些什么?如果周夏对她很冷淡的话,她又该怎么办?

    到那时是夹着尾巴逃出来?

    还是继续厚脸皮地坐在那等待指令?

    东璃几乎都能想象得到那尴尬无比的一幕。

    “这女的在那抽什么风”

    季丘视角里的东璃正如优秀的青年演员在试戏般,脸上一下欣慰一下愤怒一下悲伤一下害怕,肢体动作也在随着表情的变换而变换,让他一阵摸不着头脑。

    他趁这个间隙翻了下手机,直播显示报告会已经趋近尾声了,不禁又赶紧发声问道“喂!你到底怎么想?”

    “我”东璃话至一半又卡住,但很快还是颔首道“我现在就过去。”

    季丘终于吐出了一直在心底憋住的那口闷气,这样就好,这样他内心的负罪感总算是减少了许多。

    随后他笑着对东璃招呼道“那接下来就交给你了,我先撤了。”

    “等等!你不带我过去吗?”东璃眨眨眼,问。

    “我怎么带你过去啊我又不知道神卫局在哪儿”

    季丘被这问题搞得有些发蒙,不过马上又会过意来。

    “你可以给你的闺蜜打个电话问问,或者让他们派人来接你啊。是你的话,神卫局应该会很欢迎才对。”

    东璃点了点头,说得很有道理,随后脚下一动。

    季丘看着面前这只修长白嫩的手,愣愣地问道“干嘛?”

    “手机借我打个电话。”

    “你是深山修行的道士吗?就算身怀超能也要与时俱进一点吧。”季丘一边吐槽一边掏出手机,不过没有立即递到东璃手上,而是说道“你报号码,我来打,通了再给你。”

    东璃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回道“我要不是把手机扔了才不想找你呢!一个破手机又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儿。”

    “而且我都选择相信你了,真是不识好歹。”

    说归说,她还是尊重季丘的意思。

    轻声报出周夏的号码并接通后,季丘将手机交予东璃。他在一旁盯得很紧,生怕东璃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举动。

    而东璃现在才懒得理睬他。

    她现在紧张得要命,一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拼命缓和着自己的紧张,一会思考着要和周夏说些什么,一会又提醒自己只是问个路而已,千万不要多说什么其他的。

    “不就打个电话至于这样么难不成这女的是es?”季丘在一旁嘟哝着,为东璃不正常的反应感到奇怪。

    嘟——

    嘟——

    快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