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打倒神卫局

作品:《超然女

    洛舒再次坐下后,这次报告会就算正式开始了。

    她右手边的男人又连忙将话筒高度降回原样。

    台下自然也没少一片掌声雷动。

    男同胞们都为自己此生能以肉眼亲鉴这样的仙女而感到幸运,一颗颗小心脏雀跃不已,手掌都快拍烂了。

    “此次报告会着重报告以下两点。”

    “一为我清晨放出的一段关于神卫局女特工霓霜在震中区搭救超能力少女东璃时,展现出的超前科技与其自身超能力。”

    “二为神卫局女特工暗影杀害气象监管局监察处处长熊四的事件。”

    洛舒开门见山地指出报告会的重点内容。

    “对于第一点,因为有录像作为铁证存在,所以其实没有太多好说的,你们当中想必有人已经看过录像了,但也有人没看过。”

    “那么为了公平起见,我还是自作主张耽误一点时间,现场将录像再播放一次吧。”

    洛舒说完,对早在一旁待命的工作人员点头示意。

    过了一会儿,一道电子屏从群众面前慢慢升起。

    电子屏上跃动的画面赫然就是地震时的景象。

    来参加报告会的人群里有不少人是地震的受害者,他们再次看见地震侵袭着房屋街道的可怕画面,不由一下身临其境,暗暗抹泪。

    但很快的,他们看见了超能力少女的出现,顿时目不转睛,神情更变得凶恶起来。

    当看到超能力少女被另外一名女孩刺穿胸口,他们居然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一阵叫好。

    可接下来看见第三名少女加入战局并把超能力少女给搭救后,心中愤怒又有些按捺不住。

    录像播到这里就结束了。

    电子屏降下,洛舒的表情也变得隐怒。

    人们发现这一点后,不禁都切实认为洛舒与他们的心是靠在一起的,支持她的心意也更加坚定。

    “三位拥有超能力的少女,一位来自隶属压幸旗下的特殊执行部门——神秘守卫局。”

    “另外一位与这一位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最后一位,也就是被这两位联手杀死的女孩则来路不明。”

    “再说回这次地震。”洛舒语气变得沉痛又悲悯。

    “我可以拿我地质学博士的名誉起誓,这次地震和板块运动没有丝毫关系,也不是因为我们人类的人工原因造成,而是,这三名超能力少女的战斗导致。”

    “而神卫局发现我拥有他们犯罪的证据,想要于昨天夜晚派特工来将我杀害,只有他们才有能耐在这个节骨眼上查到我的住所,也只有他们才有胆量派人对我进行暗杀。”

    “而在这个过程中,前去我那儿交流工作的熊四熊处长残忍地死在他们的女特工暗影的手下证据就是,只有神卫局的特工才有那样残忍且精准的杀人手法!”

    “以及对方疏忽,遗留在熊处长背后的神卫局印记!”

    洛舒说到这里,越来越难掩心中激动悲愤的情绪。

    “熊处长用生命保护了我!而我也是得益于警察及时赶到才保有一命。你们可能会问我不是失踪了吗?其实我并未失踪,而是躲在了地窖下面。”

    “如果有人质疑,我随时欢迎提出质疑的人前往我家地窖查看,那里绝对有我躲藏过的痕迹,并且能清晰地看见外面发生的一切。”

    “但通过这件事我想我可以推论出一个结果。”

    “神卫局与我们国家,属于敌对性质。”

    此言一出在场的所有人,包括正在观看这场报告会直播的世界人民皆为一惊。

    而且震惊度不亚于超能力少女,隐隐还有超过的迹象。

    当今时代下,压幸的名号响亮比之联合国也是不遑多让,甚至隐隐有压过一头的迹象。可以说世界上只有百分之二十的人不知道联合国,但他们一定知道压幸二字。

    而隶属压幸旗下的神秘守卫局,也是从浮出水面以来备受世界人民赞誉的组织,他们的宗旨为——真正服务世界人民,不分高低贵贱,只要哪里有发生战乱或者天灾,神卫局一旦知晓,定会即刻派人前往给予协助。

    所以说这样的一个组织,洛舒说它里面的特工拥有超能力,或者是想要把她除掉什么的,人们都可以认为是神卫局里出了有一两个叛徒,也是能接受的事情,只要把叛徒揪出来除掉就可以了。

    可万万没想到,洛舒居然敢直接当着世界人民的目光下指认神卫局与z国是敌对的而神卫局的背后就是压幸,这话可不是说说就能算了的。

    如果没有铁证的话,就不止是神卫局要除掉你了。

    你将成为世界所有压幸支持者的敌人。

    联合国也不会放过你。

    一时间。

    场上静如大战过后,尸横遍野的感觉。

    没有任何人敢闹出声音,就连吞咽口水也是无比小心。

    甚至有人后悔来到现场想要离开了,毕竟相较于支持美女,他们更愿意让自己平平安安地活完这一生。

    和压幸做对,想都不敢想。

    即便他们的理念中有仁慈与宽恕,但面对这样的事情也绝不会是表面上道个歉就算了。

    “我知道”

    此时,洛舒又发声了。

    与台下清一色的阴沉忧虑对比,她仍是显得非常平静。

    似乎自己刚刚说的话根本无足轻重。

    “我知道你们一定认为我疯了。但其实我比你们更清楚说出那种话的后果,如果没有严明的推论,我自是不敢胡乱发言。”

    “我先前说到那三位超能力少女,只有第三位来路不明,但其实,第三位也同样来自于神卫局。”

    台下瞬间唏嘘一片。

    “先前不指出来是因为要联系熊处长的案件,我想一件一件捋。现在我单独拎出来,同你们讲讲我的分析。”

    “我先指证,那最后一名女孩,是神卫局研究的一种新式武器——‘人形兵器’,而这次他们派出来的人形兵器是‘地震’,你们可以称其作为‘地震兵器。”

    越来越让人震惊了。

    如果是事实的话,那这可真是一次恐怖的研发。

    “而神卫局女特工霓霜也在战斗时确实放出了现有人类无法完成的科技道具‘力场防护’,这代表着神卫局在私自研发超前科技,但这违背了压幸与联合国签订的条约。”

    “所以这次‘地震兵器’引发地震,我也可以认为是神卫局在试验他们的新式武器,而正因为他们与z国是对立面,所以才会选择在f市试验。”

    “因为他们在f市里一直安排潜伏着超能力。”

    “我原先的猜想是在地震兵器启动的时候,东璃与霓霜会在旁边照看并记录,然后在破坏到某一程度后停止。但她们却没料到地震兵器暴走,制造了更大的破坏。”

    “而这一点,从这次地震的各种可疑点上能够得到证实。”

    “第一次主震的时间非常短暂,后中间有一大段空白期,接着再次发生震动,却不是余震,而是新一轮的主震。”

    洛舒边说边指向左手边第二位的男人问道“若各位对此有疑惑,可以去找f市地震分局的张局长求证。”

    张言志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

    “最后还有一点有力证据便是,周夏开枪破坏了地震兵器的大脑导致其死亡。而这种兵器在死亡以后就毫无研究价值,我所科研人员事后回收过来也只是一具空无的躯壳。”

    “所以在此我想请问各位,如果不是做贼心虚,如果神卫局与z国是同一阵线,那么周夏为什么不是对地震兵器捉拿审问,而是开枪射杀?”

    “这个意图非常明显,她想要死无对证!”

    “综上所述,得出我的结论——神卫局与我国处在对立面。现在大家还有什么疑问吗?还在害怕什么吗?”

    台下的人们都沉默了,或者说被震撼到只能沉默以对。

    而且洛舒的这一番发言本就超出常识,他们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他们也不能保证里面究竟有几分假几分真。

    尤其事情牵扯到压幸,他们更加不敢随意表态。

    洛舒见状不由挑了挑眉,心中浮起一丝讶异。

    没想到压幸在这些人心里的分量还挺重的嘛,她这样一番有血有肉的慷慨陈词,居然都没法让他们感动到情绪失常。

    看来只能再用点力了。

    “没想到,实在没想到,你们这些人还没有我一个25岁的女人有胆魄。尤其是男人们,你们身为雄性的血性早就在平淡的日子里被消磨殆尽了”

    洛舒的声音渐渐带上一丝若有若无的引诱,通过耳膜直穿在场所有人的内心。人们的神情突然变得僵硬,遂即只觉自己心中,似是被这声音挑起了一抹愤怒的火苗。

    “即便真相已被我说出,你们仍旧不敢站出来陪我一起捍卫真理,而我我只是刚回来这里而已啊!”

    “我在y国有自己的事业,自己的朋友,自己喜欢的人,但我为了祖国的灾害防范技术能更进一步,我响应祖国的召唤!我放弃那些!”

    “可现在,为什么?”

    “为什么偏偏、偏偏我会碰上这些事?”

    洛舒的声音开始夹杂一丝颤抖,显然是陷入了难以忍受的悲楚中,在场的人们似乎还能听到她内心痛苦的低鸣。

    如此佳人于眼前露出这般柔弱痛苦的一面,众位男性再也按捺不住胸腔越来越茂盛的怒火,纷纷狂吼出声“打倒神卫局!打倒神卫局!打倒神卫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