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继续自娱自乐

作品:《超然女

    果真是黑桃a。

    面对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的黑桃a,梅花k在它面前瞬间失去了颜色。

    东璃不相信地揉了揉眼睛,反复看了好几次,但牌面是不会骗人的,她只能认输。

    “你是怎么做到的”同时还想取取经。

    汪棋很是得瑟地轻哼一声,似乎在为自己战胜了超能力人而满足不已。他将食指竖到唇边,故作神秘地沉声道“这,是个秘密。而你,输在了这个秘密之下。”

    “行了行了我还不稀罕知道,有什么问题快问吧。”东璃嫌弃地瞪了瞪眼。

    “哼哼接下来,真心话开始。”汪棋掩面冷笑起来,还维持着低沉的声线,问道“东璃你,其实是个es,对吗?”

    “”

    把自己摆成那种像是幕后boss的模样,结果却是这么个弱智问题?

    “要说真心话哟~”

    “不是。”东璃毫不犹豫地摇头。

    “啊不会吧,可我看你平常都只想跟女的接触啊。和你接触的男人要么是像我这样英俊帅气幽默阳光的要么就是你没办法拒绝接触的领导,所以其实这个问题一直在我心里埋藏好久了但就是找不到机会说但现在你居然说你不是?”

    “闭嘴!!!!”

    实在是忍无可忍了,东璃只觉自己脑仁都快被这挺机关枪给扫炸了。话说,这家伙这么能说为什么不去玩说唱啊?

    “这轮结束了,还继续吗?”缓了口气后,东璃问道。此时她的脸上已经没有好颜色了,但汪棋却越来越兴奋的样子。

    “继续!当然要继续!”

    “这次同时翻。”

    “没问题!”

    东璃在心里给自己鼓着劲,同时不住地祈祷上苍一定要让她扳回一局。然后,她看见手中出现了一张红心9,期待的表情陡然凝固。

    “哎呀糟糕,这次抽到的是黑桃9,完了。”

    可最令她痛苦的还是汪棋的这句话。

    她完全能从语气里听出汪棋的担忧也完全能想象到汪棋得知她手上是张红心9时,又会是怎样惊喜的表情。

    真的只能说,这个命,太不好了。

    “我输了,你问吧。”

    东璃叹了口气,把手上的红心9往前一扔。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怎、怎么会,哈哈哈哈哈,这也太搞笑了吧,哈哈哈哈哈!”

    汪棋果然没让她失望,笑得那叫一个凄厉和丑陋。

    “啊~啊不行了,肚子都笑疼了,居然、居然会有这种巧合的事情,东、东璃,你这运气,也实在太差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真是让人不爽啊。

    东璃不自觉地磨了磨牙齿,脸色阴沉得可怕。

    “虽然我输了,但我还是想要提醒你一句最好不要这么嚣张。否则的话,我将会拒绝回答真心话。”

    汪琪闻言虽然心里还是有点憋不住笑意,但为了他的问题,只能强行把笑吞回肚子里。

    “好吧好吧,我不笑了。”其实话没有这么说的,但谁要东璃还是个女孩子呢,汪棋只能展现出绅士的风度。他清了清嗓子,说道“那我现在要问咯。”

    “问吧。”东璃叹气道,被动挨打的感觉真痛苦。

    “你以前是普通人吗?”

    “不是说好不问超能力相关的事情么?”

    “我问你以前的事情也不行?!只是问你以前是不是普通人而已啊!也不能讲的吗?哎呀,真心话真心话,当然是要问一点有秘密的事情啦,我已经答应不问你现在超能力的事情了,以前也不能问?对现在又没啥影响,我”

    “好好好!停!!!!”

    天啊,这是freestye吗!?

    “我回答,我回答你。”东璃一副疲累不已的神态,她决定说完这句以后就不玩了,实在是太折磨人了。

    “从我记事开始,我就拥有超能力了。”

    “哇喔!真的这么酷吗!你简直都快成为我的偶像了!”

    “好了,真心话游戏到此结束。”东璃说着,作势要将牌收走。

    汪棋却不依了,连忙往前一扑以身护牌,可怜兮兮地说道“不行啊东璃!你都还没有赢我一次,就这样放弃的话多悲哀啊!不觉得很没尊严吗?!你的傲骨又去哪儿了?”

    “你戏好多啊,我说不玩了就是不玩了。快给我起开,别逼我揍你啊。”东璃出言威胁道。

    “君子动口不动手!你可别胡来!”

    “呵,关我屁事。”东璃嗤笑一声,抬手就把汪棋掀到一边去了。

    “且慢!我们可以不比大!但不代表不能玩别的啊!”汪棋顾不得自己摔痛的臀部,一个蛤蟆跳跃又扑回牌堆上。

    “不是说玩什么不行,而是你扑克王技术太高超,我甘拜下风了。”

    “我很不会玩梭哈的!不如我们来梭哈吧!”

    “你真把我当白痴啊?梭哈和抽牌比大差别有很明显吗?”东璃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又将其往旁边一掀。

    “哎呀我说的是真的呀!而且我们不玩牌玩啥呀,还有什么能打发时间的啊?你的故事那么有趣你又不愿意说。”汪棋坐在地上,撒泼般地拍了几下地面。

    “打猎去?”东璃也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旋即骤然醒悟地点头道“对喔我们可以打猎去啊!河里有鱼,林中有兔,再生个火堆烤一烤,怎么着也不会把自己饿死啊!”

    汪棋一下也来了精神,比玩牌时表现得更加干劲十足。

    显然对于一个男人而言,山中打猎什么的还是比打牌更有意思。

    “我们啥时候开始!”

    他简短有力地问道,眼中闪烁光芒。

    “现在。”东璃说完,抓住他的手又是一遍“过山车”。

    汪棋已经没有东西可吐了,不过更像是习惯了,这次除了短暂的眩晕后并没有其他不适的感觉,反而还觉得有点好玩了,不过他并未表现出来。

    他害怕东璃知道后,下次会再加点猛料。

    “不愧是大山,研究所那后山和这里一比简直连门柱子都算不上。这才是森林啊,那就只能是树林而已。”

    汪棋跟在东璃身后走着,一路走一路感慨。

    郁郁葱葱连绵不绝的景色让他的心情十分开怀舒畅。

    东璃自是不用多说,她天性喜爱大自然,眼下更是有种在外打工多年的孩子回归家乡的亲切与欣慰之情。

    “要不去河边抓两条鱼烤着吃好了。”她一面思索一面侧过头来,问道“你会抓鱼吗?”

    “我这是第一次绝地求生,我想躺鸡可以吗?”

    “不害臊。”

    东璃嗔骂着将头摆正,步子迈得突然大了些。

    “在你面前,不丢人,嘿嘿。”汪棋嬉笑着说,连忙跟上去。

    五分钟后。

    两人已然穿过森林来到河边。

    深山中的河水也没想象中的那么清澈,但总比城市边上的要好,还是能清晰地从河中捕捉到鱼儿们来回游动的身影。

    正好应验着那句诗——水至清则无鱼。

    东璃躺在不知道从哪变出来的沙发上晒着晨光,翘着二郎腿晃着脑袋,嘴里还哼着小曲,一副悠闲自得的模样。

    “汪棋,好好抓,否则烤的时候就没你的份咯。”

    时不时的,还朝河边丢去这样一句气人的话。

    噗通!

    又是一个虎扑,但还是让鱼溜走了。

    汪棋喘着粗气,拿手背抹了抹额头上的汗。

    鱼群欢快地在他脚边游来游去,偶尔还有一两条直接停在他的脚边。但看起来只是随手一捞就能抓到的事情,可偏偏就是一直抓不到啊。

    他龇牙咧嘴地挠了挠脸颊,又双手撑腰让身体做了一个圆周运动,想要稍稍放松放松。

    可很快东璃的催促声,不,应该说是笑话声又传来了。

    “小汪我~好饿哟!”

    靠!这魔鬼一般的断句。

    有超能力的能轻而易举抓到鱼的家伙不干活,没超能力的从没抓过鱼的却在吃苦受罪,啥世道。

    妈的,不是说好躺鸡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