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自娱自乐

作品:《超然女

    一座高山上。

    f市少有高山,这一座伫立在边缘地带,也恰巧是最不受民众欢迎的,因其地势险要,并不适合旅游观光。

    虽然过去倒是有几个私人老板先后想冒险一试,但开发难度实在太大,最后均以放弃告终。

    所以这山一般根本不会有人来,而且更不可能有人能坐在它的顶峰上,除了现在这一男一女。

    “完了这下彻底完了,我永远也证明不了自己的清白了”男人有气无力地躺在地上,眼神涣散地望着天空。

    这一晚,他睡得很不安稳。

    “你饿了吗?”

    “饿废话,我从昨天晚上遇到你开始就一直没安生过,哪里有吃东西的时间?”男人没好气地白了身边的女人一眼。

    女人眼含愧疚,现在回想一下,确实如果当时就让男人跟警察走的话,说不定现在他早就能舒舒服服地在家躺着了,毕竟本来就是无辜的人。

    “抱歉,汪棋,我还是连累你了。”

    “算啦,反正都已经这样了,道歉有啥用,还不如省点力气,还能多呼吸几口这里的新鲜空气。”汪棋的心态其实没语气上表现的那么糟糕。

    他本就是个适应力很强的人。

    但他虽然是这么表现,东璃却不能像他这般轻松。

    “我现在才真正体会到被人追捕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对你而言应该更是。”她垂下头。“我真心实意地向你道歉,对不起。”

    “你明明什么也没做,我不该自作主张把你一起带走。”

    汪棋听见她接连不断的道歉,也是躺不住了,直接起身来略显无奈地笑道“都说了嗯,你有道歉的闲工夫,不如告诉告诉我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我可不想一辈子都待在这个鬼地方,虽说现在这个季节待在这儿确实很凉爽啦但我还是想去西餐厅吹空调吃牛扒。”

    “别急。”东璃伸了个舒服的懒腰,后指着远方说道“我已经让它们帮我去观察外界的情况了,一旦有了洛舒或者我俩的新消息,我会很快知道。”

    汪棋顺着东璃手指的方向望去。

    天空下,他只看到一片雾霭,其余的啥也没见着,不禁失笑道“你不会是让那片雾去帮你打探消息去了吧?”

    那怕是还没进城就散得无影无踪了。

    东璃见他皱着眉头满是怀疑的样子,突然得瑟地笑了一声,旋即装作世外高人的姿态,将声音压低道“哼这天地万物,皆可为吾之耳目,不过驱雾之能,有何难?”

    “哇喔!酷毙了!”汪棋双眼放光,兴奋地击了下掌。

    他其实没听太明白,但就觉得很厉害的样子。

    东璃似乎也看出来他没听懂,但还是为这样的捧场感到欣慰。她重新躺下,打了个哈欠道“所以现在,我们等消息就好。”

    “可是,干等也太无聊了吧。”汪棋趴在她的身边蹙眉道。

    “那我们来玩扑克牌?”

    “你说啥胡话呢,这荒山野岭的上哪整扑克牌去,净扯。”汪棋嫌弃地压了下手。

    东璃狡黠一笑,抬手一个响指。

    只见她的手掌居然凭空燃起一团碧绿的光辉,紧接着一缕轻烟从掌心冒出,再一秒的工夫后,那缕轻烟逐渐与绿光融合,融合后的产物便是一副印有“万盛老爷头”标识的扑克牌。

    “怎么样~”

    东璃拿着扑克牌在汪棋眼前晃了晃,语气得意。

    汪棋此刻才从震惊中回神,喉骨一阵蠕动,表情比之先前是更加彻彻底底的愕然。

    “这这这、这是怎么、怎么做到的。”他指着扑克牌,又咽了口口水,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又看向东璃,仍是不敢置信“你、你到底有啥能力”

    “秘密~”东璃娇俏地一笑,随后将扑克牌拆开,说道“因为现在我对你心怀愧疚,所以可以听你一次喔。你想玩什么?”

    “抽一张比大咯。”汪棋懒懒地说道。

    他本来是想玩点更复杂的,但想了想还是打消了念头。

    都快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哪里还有闲心去动脑筋。

    “对了,姑且先问一句。”汪棋眯起眼打量着东璃。“玩这种游戏你应该不会用超能力耍赖吧?”

    “你想哪去了!我不是那种人!”东璃露出一丝不悦。

    “好好好!我就是以防万一嘛,毕竟我可是想下赌注的。”

    “赌注?”

    “废话抽牌比大不下赌注有啥玩头。”

    “可我身上没有钱诶。”东璃难为情地摸摸后脑。

    “谁说赌注一定是要赌钱的啊,还是说你从没玩过真心话大冒险?”汪棋有些不可思议地说道。

    “我玩过啊!我以前和、和别人玩过。”

    东璃说到一半,眉间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难过。虽然调整得很及时,但还是被一直拿鄙夷的目光盯着她看的汪棋捕捉到了。

    不过,绅士是不会去主动追问的。

    “那就行了嘛,我们这其实就类似于真心话大冒险那种形式,不过这荒郊野岭的除了咱俩也没别人,大冒险的话好像有点无聊,不如就直接谁输了谁就回答问题吧,必须说真心话啊,你觉得怎么样?”

    “那不行!你要是问我超能力的事情怎么办!”东璃立即严词拒绝,这一点上她还是蛮鸡贼的。

    “那我不问你任何关于超能力的事情,这总可以吧。”汪棋语气粗豪,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东璃又思忖了一会儿,最后点点头。

    “哼哼!我告诉你,上学那会儿我可是我们寝室的扑克王。”汪棋邪邪一笑,浑身上下从里到外都洋溢着十足自信。

    惹得东璃不禁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上套了。

    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没有吹牛,汪棋还在洗牌的时候玩起了花式动作。

    东璃只听“刷刷”两声,那副牌在汪棋的手中像花一样绽开,又见他手法一变,牌又成了拱桥的形状。

    汪棋看她略微吃惊的表情,心中得意自然更甚,手上花样也玩得更加多变,简单的一副牌一下被堆成铁塔,一下又变成某种符号。

    他已完全沉浸其中。

    东璃目光赞许地连连点头。

    从某种意义上,这也可以称作是超能力啊。

    终于,汪棋将牌洗好拍在地上摆出扇形。

    “来吧,女士优先~”

    汪棋双手抱胸,笑眯眯地看着东璃。

    抽牌也是门技术活啊,哼哼,你就等着说真心话吧!

    东璃伸手欲要抽牌,却又迟疑片刻。她总觉得有股不好的预感在心头环绕,可是又答应汪棋不使用能力了。

    算了,就跟他拼一回运气吧。

    “黑桃a!”东璃挑中一张,满怀期望地喊道。

    可惜,翻过来看见的却是一张梅花k。

    不过也算很大了。

    她稍稍松了口气,扬了扬下巴说道“该你了。”

    汪棋抿着双唇,嘴角翘得老高,一副贱笑脸。

    “那就不好意思了。”

    他用和表情如出一辙的语气说着,手指在牌下溜了一圈。

    “黑桃a,在我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