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山顶计划

作品:《超然女

    东璃看见汪棋此刻居然靠在树边歪着脑袋睡得烂熟。

    没啥鼾声,口水却流了一地,表情看起来非常舒适。

    她突然生起一种想让汪棋去参加野外求生节目的冲动。

    这适应环境的能力也太强了。

    “醒醒醒醒,警察找过来了。”她上前拿脚推了推汪棋的胳膊,眼里是很明显的戏弄之意。

    “呃,啊!东璃快走!我保护你!有什么冲我来!”汪棋陡然于梦中惊醒,却是下意识地说出这样一句话,并连滚带爬地跑到东璃前面伸出双手做出阻拦的姿势。

    东璃见状,心头顿时涌入一股暖流,没想到这个家伙,还有挺男人的一面嘛。

    她噙着笑意,上前把如临大敌的汪棋肩膀拍了一下,娇俏地说道“骗你的~警察哪有这么快找上山来啊,跟个傻子似的还摆咏春的起手式,你是要和警察打擂台啊?”

    “啊?呃,喔没来就好,没来就好。”

    汪棋拍拍自己的胸脯,如释重负的一笑,旋即又对东璃拧起眉“我迟早要被你吓死不可!你到底知不知道现在啥局势啊,我们可是拒捕了喂!要被抓到绝对会被重判的。”

    “你觉得有我在这,谁能抓得到你?”

    “咝我以前就想问的了,你到底是从哪儿来的啊?”

    汪棋深深地抽了口气,两条眉毛皱得像麻花,一边搔着脸颊一边说道“其实我到现在还没缓过劲来,我真的还在现实世界里面吗?会不会是,我早就穿越了?!像那些电视剧那样,只是我一直没有察觉出来而已?”

    东璃摇头一笑,喟叹道“这个世界本来就存在着许多人类无法理解的现象和秘密。在你不知道的时间和地点,一直在发生着各种奇妙的事件,只不过这一次,你凑巧碰上罢了。”

    “那你的能力到底是啥啊!现在总可以说了吧,我就觉着像是空间移动一样的感觉!啊说起这个!你看过超电磁炮吗?白井黑子你知道不?就那种空间移动!”

    汪棋越说脸上的兴奋越是藏不住。

    “还有之前的台风,你到底是怎样解决掉的?这次的地震也是,难不成是像四代火影用空间能力把它们给转移了?可这些东西要咋转移啊”

    东璃扶着额角,耳边又出现苍蝇围绕的感觉,刚刚对汪棋产生的一股好感也瞬间被消磨殆尽了。

    “你先消停一会儿,认真听我说。”

    “呃好,你说吧。”

    “我刚去了一趟档案室,但在里面没有找到洛舒的档案,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东璃渐渐凝起眉眼。

    她看见汪棋的眼睛也漫起浓浓的困惑与不解。

    “不会吧怎么会没有档案呢?没有档案的话那些领导怎么会让她来当所长呢?还有熊四,熊四不是说过她的经历吗?都是正常的啊!”

    “那是因为,她控制了他们的思想。”

    “啊?这、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洛舒也和你一样有超能力吗?她能控制别人的思想?”汪棋一副惊呆的样子。

    “嗯”东璃沉吟着,她知道汪棋会很难接受她的话,可没有办法,这的确是真相。

    “还有一件事,需要你老实回答。”

    “什、什么事”

    “你和洛舒是怎么认识的。”

    “就是,我去y国旅游,然后在塔桥认识的啊”

    “然后呢?”

    “然后、然后当时我顾着看风景太兴奋了就不小心撞到她了,就跟她赔礼道歉嘛,然后发现她其实也是z国人,而且也是f市的。“汪棋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你知道的,在国外碰见同胞加老乡,心情自然是双倍的兴奋,我们就聊了蛮久的,然后我又发现她也是搞气象研究的,然后,同行加同胞加老乡你懂的,聊得就更嗨了”

    依旧没有心虚的气息环绕,证明汪棋没有说谎。

    看来他真是什么也不知道。

    东璃咬了一下唇瓣,又盯着错愕的汪棋看了一眼,说道“如果我要你尽快离开z国,去国外避难,你会这样做吗?”

    “不不不不。”汪棋立即把头疯狂地摇起来。

    “我明明啥也没做还去国外避难,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我绝对不去,我一定要留下来,直到证明自己的清白为止。”他的声音中带着少有的坚定。

    “好吧~既然如此,那从此刻开始,你要一直跟在我身边,直到我拆穿洛舒的所有阴谋,到时候就能还你清白了。”

    “好欸!这感觉就像是在冒险啊!”汪棋听见东璃这样说,不禁欢呼雀跃,可旋即又伤脑筋般地说道“你、你不会把洛舒怎么样吧她毕竟、毕竟和我”

    “她想要害死我,你知道吗?你觉得我会把她怎么样?”东璃故作冰冷地说道,眼里也出现一抹冷光。

    汪棋见状立刻噤若寒蝉。

    “噗”东璃又被他的反应给逗乐,一拍他的肩膀,说道“如果她自己识趣,愿意把一切都坦白的话,我倒是可以向你保证不会伤害她。”

    “那不如让我去和她谈一谈吧!”汪棋突然挺起胸膛,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

    自告奋勇倒是有些出乎东璃的意料,便朝汪棋递去一个戏谑的眼神“你讲真的?她说不定会操控你的思想然后让你到大街上去跳脱衣舞的哟。”

    “啊不会做的这么绝吧。我和她其实、其实也算和平分手啊而且是她甩的我她凭什么这么对我啊”

    不知是不是因为知道东璃有超能力了,汪棋连她说的玩笑话似乎都没听出来的样子,居然真的杵在那儿认真思考。

    “我开玩笑的。”东璃无奈,只能自己拆自己的台了,又颇为疑惑地问“话说回来,她为什么突然会把你甩了啊?”

    “我哪里知道啊!我知道的话也不会在海边哭了啊!其实我本身还是蛮坚强的一个人,只是无法接受这样莫名其妙的事情啊!太不能接受了!”

    汪棋抓狂地揪着自己的短发。他一想到洛舒当时决绝淡漠的脸,心中就十分不是滋味,差点又没忍住狂飙而上的眼泪。

    东璃双手抱胸,若有所思地点着头,眼神则慢慢地亮起来“那这不是刚好嘛,你有了个去找她的正当理由。”

    “啊?”

    “演戏会不?你可以假装去质问她分手的理由,然后在谈话过程中,再把我要你问的那些问题给巧妙地带出来。”、

    嗯,前男友上的话,说不定还真比她直接去对峙的效果要好。

    “不不不不,这太难了吧,我没演过戏啊!绝对会穿帮的!而且我这次去也没打算问分手理由啊!我可以直接就切入正题,那样比较符合我的风格呀!”

    汪棋忙把双手摆个不停。

    “直接切正题那多尬啊。”

    “你就演一个嘛,很简单的。而且就算你没有演过,平时看的那些肥皂剧里面的情侣,他们在分手后是怎么再建立沟通的,这样的情节你比我熟啊。”

    汪棋正准备摇头否认。

    “别说你没看过!以前休息的时候我抓你好几次了!”

    “”

    “就这样说定了!”

    东璃强硬地说完,又强行抓起汪棋的手与自己握住。

    她的脸上写满了合作愉快,可紧随其后的话很快把这个表情出卖了——

    “快前面带路吧,我们去洛舒家。”

    “路上我会再给你说说戏。”

    “到时要是演砸了可别怪我不给你盒饭吃。”

    汪棋有点欲哭无泪,为什么感觉东璃比他还要话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