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罪犯

作品:《超然女

    “东璃!有好多警察好像朝我们这儿来了!”

    如汪棋所说,沙滩的入口处不知什么时候来了十几辆闪烁着红灯的警车,还有起码不下百人的武警部队组成队形,朝他们这里步步逼近。

    饶是东璃,也有些惊惧的神色在眼中浮现。

    而汪棋更是已经被吓得全无人色了。

    这些警察是怎么找过来的?

    东璃紧拧双眉,无法想通。她可没愚蠢到认为这些警察是到沙滩上来给某人开庆贺升职的篝火晚会的。

    这次的超能力暴露在民众间虽然掀起了前所未有的波澜,但民众又能有什么话语权?对她也造不成威胁。

    决定她未来的,终究还是国家。

    所以就目前的情况分析,国家应是没想与她和平谈话的意思,否则当下便会是另一番光景了。

    东璃不想让汪棋受到牵连,但也不知道具体该怎么做,装作不认识是不可能的,毕竟都在研究所工作。

    “汪棋,你待在原地别动。”

    简短的思考后,她留下这样一句话,自己朝警察们走去。

    武警队长看见她过来,立即将右手一抬。前排武警会意,迅速一字排开列队举枪,红心全部对准了东璃。

    “立刻停止前进!否则后果自负!”

    武警队长洪亮的声音压根儿不需要大喇叭的加持,虽然他手上本来也没有就是了。

    不过东璃此时并不想顺从。周夏的欺骗带给她太大的伤痛,她甚至已经不想再继续留在这座城市。

    但队长紧跟其后的一句话让她下意识地停住脚步——“罪犯东璃!于昨日13时24分杀死地震救援队a小队全部七名成员,罪大恶极!立即束手就擒!否则当场击毙!”

    东璃以为自己听错了,还有模有样地左右看了看,随后才指着自己的鼻子,难以置信地问道“你确定是在说我?”

    “无需狡辩!立即束手就擒吧!”

    东璃曾想过一千种,一万种这些武警来抓自己的理由,却唯独没有想过会是因为她杀人了。

    可她根本就没有杀人,而是一直在救人。

    “我说,你们绝对是搞错了,洛舒公布的录像难道你们没有看到吗?我是里面与坏人战斗的那个,不是”

    “闭嘴!立即束手就擒!允许宽大处理!否则严惩不贷!”武警队长一脸不容商量的决绝,口吻也变得愈加冷硬。

    东璃相信这些警察是在秉公办事,只不过背后那个发号施令的人未免也太滑稽了,什么理由不好说,偏偏说她杀人。

    而她恰巧有一个绝对的个性,哪怕被打被骂或者被杀,都可以,但就是不能冤枉她,谁也不行,否则的话,她一定会让那人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即便这一走,她说不定真的可能会成为通缉犯。

    “a小队和b小队让继续保持警戒,c小队d小队先去把犯人后面的那个男人控制住!”武警队长突然对后便的武警喝道,他似乎猜到东璃不会接受抓捕的样子。

    “他是无辜的!他什么也不知道!”

    东璃慌神了,连忙出言阻止。

    “我们只是偶尔遇见的!我发誓!”

    今天她自己的话怎样都好,唯一不想看到的就是汪棋被她连累,即便不是朋友,但也一起工作了那么长时间。

    不过领命的两队警察压根儿不理会她,径直朝脸色煞白的汪棋冲了过去。

    “你们讲不讲理啊?!听不懂人话吗?!”东璃非常反感这样无视他人的行为,压抑在心底的负面情绪瞬间上涌,驱使她的嗓音也变得凶狠。

    “犯人情绪波动,立即发射麻醉针。”武警队长悄声对身边拿着麻醉枪的警员说道。

    “是。”警员点头,旋即看准还在对他们怒喝的东璃,抬手就是一枪。

    休——

    麻醉针成功钻入东璃锁骨上方脖颈处。

    顿时一股极为强烈的麻痹感自脖颈延伸开来。

    东璃骤觉眼前一阵恍惚,如同被人猛力敲打后脑勺的感觉,旋即双膝一软跪在地上,整个上身不受控制地向前倒去,但还是被她及时用双手撑住地面阻止住了。

    “你们不要抓我啊!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救命啊!!!”

    汪棋凄厉的叫声从背后不断传来,很快又响起倒地的沙沙声,应是过于恐惧而反抗,结果被制服了。

    “犯人已被麻醉,把她铐上带走吧。”武警队长说道。

    与此同时,汪棋也被警察架着过来了。

    汪棋的右半边脸都肿起来了,应是与抓他的警察有过一番激烈的对抗。

    “东璃”

    他看见东璃因强忍着没有倒下去而剧烈发颤的全身,不禁心疼地喊了一声。

    “先关心你自己吧。你小子敢袭警,就算没罪也要给你定个罪了。”他身后的警察把他脑袋一推,满脸的不屑与鄙弃。

    “站住”

    “队长!她、她、她还能站起来!”

    准备给东璃戴上手铐的警察顿时大吃一惊,每说一个“她”字就后退一大步,接着还被一块石头绊倒在地,画面十分具有冲击性。

    但这反应其实并不夸张。

    这里的警察都清楚那根麻醉针的威力,尤其这次还是为了对付东璃的特制版本,一针下去十头大象都会瞬间昏睡。

    本来她没有直接倒下就已经让人很震惊了,更没成想她现在还能站起来。

    “果然是个怪物。”武警队长喃喃道。

    东璃感觉到还有一丝后劲在体内作祟,意识仍旧有些浑噩,不过这已经不影响她的基本行动了。

    “把他,放开。”她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威胁。

    武警队长听得出来,他看见她的目光也变得凌厉不少。

    “犯人东璃!你这是要拒捕吗?”但他也不是被吓大的,即便对手不可战胜,他也会视死如归。

    为祖国牺牲,在所不惜。

    “我懒得跟你们这些不讲道理的人废话。”东璃口吻慵懒,小指一动,汪棋就像被一双无形的手拉住似的,直接被拉回她的身边。

    “你竟敢!!!”

    武警队长勃然大怒。

    而东璃算是想明白了,还是直接动手来得实在。

    “我知道我说什么你们也不会相信,但我还是想最后说一句,我没有杀过人,他更是无辜的。”东璃说话的同时,汪棋手上的手铐也诡异地自己解开掉落到地上。

    “我跟他今天真的是凑巧在这里碰见,他被他女朋友甩了,我则是想在海边吹吹风,就这么简单,你们要还是不信的话我也没办法了。”

    东璃发誓,这一定是最后一次解释。

    “我们怎么会信!”

    然后如她所料的,武警队长越来越愤怒了。

    “有人亲自指证是你把老华他们杀死的!而且证据确凿!我们怎么能相信你说的话!!!”

    “什么?你说什么?”东璃一下听蒙了。

    “洛所长亲自指证是你杀死的地震救援队!而且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好抵赖的?!”武警队长悲痛地吼道,眼睛都红了。

    汪棋也愣住了,怎么又是洛舒

    “洛舒”东璃双手握拳,整个脸都没入阴影中。

    我到底与你有什么仇怨,你要陷害我到这种程度

    “东璃,你也在国家单位就职,我相信你必然知道国家是怎样对待每一位老百姓的。我们记得你为灾害防范做出的贡献,但我们也从来不会冤枉好人。”

    “如果不是证据确凿,我们是不会出现在你面前的。”

    “而你认为你自己是清白的,就更应该跟我们走,在法庭上去证明你的清白。”

    武警队长说完后,空气一度安静了许久。

    似乎过了一个世纪的样子。

    东璃才缓缓抬头,神情坚毅,似是做出决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