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海边偶遇

作品:《超然女

    洛舒没有公布东璃的住址。

    不过公布了也无所谓。

    反正那里因为地震的缘故暂时还回不去。

    而且就算能回去,凭东璃现在凌乱不堪的心情,也懒得回去。但她现在也不知自己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去。

    她来到海边的一处,脱下鞋子。

    赤脚在细软的沙滩上行走,脚下传来一丝凉凉的触感,她又用力吸了一口气,微风夹杂着大海的味道尽入鼻中。

    凌乱的心脏,突然渐渐地沉静下来。

    她自己也说不明白,可能这就是大自然无边的魅力吧。

    她在礁石堆里找到一块平顶的石头躺下,打算今晚就在这里度过了,也好久没有在外面露宿的体验了。

    “呼”

    面朝星辰,叹出一口气。

    她自知不聪明,但自信对人性还算了解。

    她在看见周夏的那一刻其实早猜出来了。

    对方隐瞒真实身份一定是有原因,并非刻意欺骗。

    可女人本就是感性生物,平日里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就有可能导致老死不相往来,何况是这样的大事。

    东璃也试图用理智去说服自己的情绪,却远比自己想象中的要难。

    “唉”

    她翻了个身,哀声叹气。

    原先还以为自己会大发雷霆到不可收拾,甚至想象过神卫局被愤怒的自己直接摧毁的画面。

    可没想到拿特斯里发泄一番后,也不怎么想继续动手了。

    因为在她心里,周夏根本就没那么重要。

    没错,就是这样。

    她一个人走过这么多岁月,不也一直挺好的吗?

    朋友这种东西一旦交上,完全是给自己徒增烦恼。

    还指望别人会在你难过时来真心实意地关心你吗?不骗你就是烧香拜佛了。

    一个人吃饭旅行到处走走停停。

    一个人看书写信自己对话谈心,又有什么不好?

    一点也不凄凉啊,很有独创性啊!

    那么决定了,从今以后,就做独行侠好了!

    我的未来一定会变得更加精彩!

    哈哈哈哈哈哈!!!

    东璃!你简直太棒了!你可以做我的偶像吗?!

    我当我自己的偶像这么自恋吗?

    其实也没问题吧!都可以啊!

    反正没有任何人在意关心,我自己可以拿定一切主意,可以做想做的一切事情。

    没有人会在意关心。

    没有人,会在意关心

    “呜”

    不行!不能哭,哭就是贱。

    可,本来就贱啊!

    一开始不要交这个朋友就好了啊!我明明可以拒绝,我明明可以还是独自前行,干嘛就和她做朋友了呢!?

    以前不都挺好的吗,我自己什么也都经历过了。

    什么都,经历过了啊

    海风的味道渐渐变得苦涩,携着一道凛冽的刺骨游遍全身,在本就失却温度的心脏又掀起一阵波澜。

    风变得越来越吵闹,不停发出“呜呜”的声音。

    也不知是风在哭,还是人在哭。

    东璃觉得很累,已经不想再压抑自己的情绪了。

    “呜呜呜呜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悲痛欲绝近乎疯狂的咆哮。

    但却不是东璃发出来的,虽说她也正准备嚎几句发泄发泄压抑的心情。

    抱着疑惑,她起身朝发出声音的地方走去。

    很快,她看见礁石堆的另一边,有个短发男人正踩着海水,声嘶力竭地哭喊,嘶吼。

    这个人她很熟悉。

    “汪棋,你怎么会在这里?”

    短发男人扭过头来看到她,眼泪一下被惊了回去。

    引发全世界的讨论热潮的核心人物,此刻居然就在眼前。

    “东璃!!!”

    他只愣了一会,旋即叫得比之前更加凄惨。

    ···

    ···

    ···

    月光洒落海面,银辉粼粼。

    东璃与汪棋坐在海边。

    汪棋一边抽搭着一边向东璃讲述着这一天发生的事情。

    倒也没有很多内容,也可能是因为汪棋将讲述的重点全放在了自己的事情上面。

    东璃听完,面含鄙夷地斜去一眼。

    “就因为分手,哭成这样?”

    “这是我的初恋!初恋!初恋!”汪棋似是很不满东璃的语气,带着哭腔又义正言辞地把“初恋”二字强调了三遍。

    “没用的男人。”东璃鼻哼道,目光越发嫌弃了。

    汪棋听罢,心脏一抽,泪花又在眼中蓄积起来。

    “洛舒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和她分手说不定是你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选择。”东璃并不擅长安慰,尤其是对一个男人,但她也不想身边坐着一个哭不停的男人。

    “我没做选择!!!是她做的选择!!!!我是被动接受!我不想接受!!!呜呜呜呜!!”

    又哭了。

    至于么?

    从没有过爱情悸动的东璃难以理解汪棋身为男人被女友说分手的心情,但在她印象中,男人应该是顶天立地豪气干云的,不会因为爱情这种小事痛哭流涕。

    “呜哇哇哇啊!!!!我的初恋啊!!!!”

    “别哭了!”

    东璃烦躁地吼道。

    她今天也是很难过的好吗?明明都决定好要发泄一番,结果被汪棋这样一搅合,她反倒成了安慰人的一方。

    “今天的报告会你没关注么?洛舒在会上的那些发言你听没听见?她就不是普通人,你跟她在一起不会有结果的。”

    “可、可是,明明昨天还好好的,为什么突然之间就会变成这样?东璃,我真的很爱她,我真的不想失去她,呜呜”

    汪棋说着说着,酸楚不禁又涌上来了,但看到东璃一副“你再哭就要你好看的”凶狠表情,他还是努力压制住了。

    “东璃她为什么也会知道”

    “你说超能力?”

    “嗯”提到这个话题的汪棋有些紧张,只敢悄悄地看着东璃。虽然他早就知道东璃有超能力,但由于现在局势的问题,他还是会觉得难以置信。

    “我上哪儿知道去”

    东璃烦闷地抓起一把沙把玩起来,又怔怔地目睹沙子在指缝间逐渐流失。

    看见她这样失落出神的样子,汪棋其实略微不解。

    他挠了挠头,说道“你干嘛这么丧啊?有超能力不就有咯,我之前就觉得这是一件好事诶,多少人想要还要不到呢。”

    “现在她给你曝光了,以后你不是就能正大光明地变成超人了啊!”汪棋越说越兴奋。

    “你说得轻巧,现在已经不是超能力的问题了。”

    东璃将手反过来,最后一捧沙也坠落下去。

    随后她侧头看向汪棋,严肃地说道“地震发生时你在哪里?洛舒和你在一起吗?”

    似是被突然凌厉起来的目光吓到,汪棋连忙回道“地震发生时我和她都在研究所,研究所设有抗震装置这个你是知道的,所以直到地震结束我们也都没有离开过!”

    “你确定?”

    东璃目光如炬,看得汪棋心里阵阵发毛,急忙把头点得像小鸡啄米般,差点把牙齿都崩掉了。

    “那你其实应该比我更早要注意到洛舒的不正常。”感应完毕,汪棋周身确实没有心虚的气息。

    正因如此,东璃面色也变得越来越凝重。

    她看向海面,眉毛微蹙“汪棋,我想你可能卷入了一个阴谋。”

    “啊?!”汪棋一听,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苍白起来。

    “你你你、你别吓我啊我胆子很小的!我、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啊!我能卷入啥阴谋啊!不、不要乱说啦!”

    东璃紧抿双唇,望向远方的目光充满忧虑。

    确实是阴谋已经很明显了,但也只能看出这一点了。

    说实在的仅凭她一个人,真的很难推论出其他的东西。

    洛舒公布我的战斗录像,以及指定我有超能力,引发社会骚动,甚至将影响扩散到全世界,最终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让我在这个世界无法生存下去?

    可这样做她能得到什么好处?

    还有那个能引发地震的女孩,以及上次的风暴人,它们究竟是什么东西?它们为什么会出现?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怎么得到的那段录像?

    为什么会有录像?

    我能去直面她吗?

    我能去问她这些问题吗?

    她会知道答案吗?

    她,又是谁?

    “东、东璃”

    “东璃,东璃。”

    “干嘛啊?!”

    本就烦乱不堪的思绪被吵得越发烦躁,东璃不由朝身边的人送去一声怒吼。

    “有、有好多警察朝这边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