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暴露

作品:《超然女

    一步一步走近书桌,不知为何心中那股不安的预感也跟着越来越强烈。

    她站在桌边,胸膛起伏得越来越厉害。

    视野下方的桌面上叠着几张纸。

    她拿开压在纸上的书,喉骨滚动,将其中一张抽出。

    咚咚!

    她似乎能清晰地听到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

    捏着纸的一角的双指,贴得愈发紧了。

    牙齿紧贴着下唇,带着下颚发出不断的抖动。

    眼瞳瞪得几乎要从眼眶里炸出,神色是从未见过的铁青。

    而那张纸上,照片里的女人,却笑得很灿烂,此情此景就像是在嘲讽她sb,老娘耍你就跟耍猴儿一样,成天吃了睡睡了吃的肥猴。

    而另外几张,则记录了外界现在发生的事情。

    她发现自己已经彻底暴露了。

    熊——

    碧绿的光能不受控制地外泄,片刻的工夫就充盈了整个房间。遂即房间便像一根点燃的鞭炮,因受不了内部剧烈膨胀的强压凶猛地爆炸开来。

    而此时,正好奉龙局长命令前来查看东璃状况的特斯里,一下就被巨响惊得在原地错愕了几秒,旋即意识到情况不妙,连忙快跑前进。

    禁闭室里。

    正在冥思苦想检查应该怎么写的周夏也为这远处的一声巨响吓了一跳,顿时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她跑到门边按下对外通话的按钮询问“肖德拉,你能不能帮我问一下西a3区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已经在问了。”

    肖德拉是禁闭室的看守员。

    说是这么说,但其实也只是因为这次关的是周夏,他才被临时派来做看守员的,平时其实根本没有看守员这个职位,因为大家都很团结守规,犯错是极其稀有的事情。

    这里距离西a3区还比较远,如此都能听到响声,那便一定不是小事,所以他自然在第一时间听到就联系总控台了。

    不过让人担忧的是,总控台现在都还没有回复,就像没收到讯息似的。肖德拉皱起眉毛,在告知周夏这件事后,自己准备亲赴现场一探究竟了。

    “肖德拉!把门打开!我们一起过去!”

    “这话你也敢说?要被龙局长知道你这辈子都别想出来了。”肖德拉翻起一个看白痴的眼神,随后准备离开。

    “等等等等!别走!”周夏连忙喊道“我有非常不好的预感,你相信我!我必须和你一起去!”

    肖德拉“切”了一声,说得好像自己是这里最强的特工,凡事少你不行了一样。

    而后他潇洒地转过身,头也没回地走了。

    “肖德拉!肖德拉!!”

    “啧!”

    周夏一屁股坐在床上,咬着下唇局促不安。

    片刻后,她的眼里燃起一丝大胆的火焰。

    她起身来到门前,拿出自己的认证id卡,插在门上的凹槽内。随后她的眼前便浮起一块悬空的操作面板,上面除去她的个人身份信息外,还有一个显眼的红色按钮。

    这是特殊宽赦令。

    一般只有在确认神卫局遭遇重大危机时才可使用,能让当时被关禁闭的同僚获得暂时行动权,旨在优先帮助神卫局脱离困境。

    但如果出去后是为了逃跑,那么事后神卫局将把你永久列入黑名单,哪怕你逃到天涯海角或者宇宙外围,都会将你追杀至死。

    周夏没有任何迟疑地按下。

    虽然没有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她莫名相信自己的直觉。

    这是从小在格斗训练中泡大的危险预感,她甚至隐隐约约猜到了即将要面对的事情。

    嘀——

    咔——

    门被从内部打开。

    周夏推门而出,紧急奔赴现场。

    一路上她还看见不少特工都在奔赴同一地点的样子,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遇见,想来绝对是场灾难,而且是跟自己有关的灾难,顿时心中焦急更甚。

    而等真正到达现场之时,她一下懵住了。

    眼前的场面是她做梦都无法想到的——数十名特工喘着粗气,身怀大小不一的伤,如临大敌,神色苍白又紧张地看着被他们围在中间的少女。

    “东璃”

    她不自觉地出声。

    虽然音量很微小,但同样瞬间吸引了少女的注意。

    “你终于出现了。”

    似乎一直在等待。

    少女还是那个少女,语气却是从未听过的冷冽。

    周夏不傻,倒不如说现在这个气氛,谁都能猜出是怎么回事。看来,自己这么长时间费尽心力死了无数脑细胞的掩饰,到今天可以结束了。

    “东璃,其实我”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怎么可能知道。

    东璃却在看到她以后莫名变得平静许多,问道“你真的是神卫局的特工?”

    周夏无从反驳,微微合眼,点点头。

    东璃得到了本人的回答,心中不知怎的突然有种如释重负的异样感觉。

    她默然不语,走到一旁被自己的能量炸开的过道边,望着外面被夕阳烧红的天空大海,眼神冷淡。

    肖德拉原先看见周夏还非常的震惊,此时却没想到这事儿真和她有关。他凑到周夏边上轻声问道“什么情况?”

    “可能是任务失败了。”周夏苦笑。

    东璃缓缓地挨着过道的边缘坐下,背影看起来苍老了许多。

    周夏看得内心十分难受,她很想叫这些特工都离开,自己上去好好与东璃说说话,但她没那个权限。

    东璃又仰起头说道“我之前还一直在苦恼,觉得对你隐瞒了其实我早与神卫局有所接触的事,感到很抱歉”

    “我就说那晚你怎么会主动提起神卫局的事情,可从没想过,你本来就是神卫局的特工”

    周夏垂着脑袋不知作何言语。

    她只知道东璃每说一句,她的心脏就跟着一阵绞痛。

    “五年前,联谊会,你也是故意接近我的对吗?”

    “是、是的”周夏攥着拳头,强迫自己回应。

    “所谓性格相投,也是演出来的吧。”

    “这个、这个不是!我是真的把你当成闺蜜一样在对待!绝对不是假的!”似乎找到反驳点的感觉,周夏的声音一下变得很大,情绪也无法控制的激动起来。

    “之前在浅滩酒吧,其实你是来找我摊牌的对吧?”

    “是”

    “为什么没有说。”

    “因为巨龙出现了。”

    “那之后为什么没有继续。”

    “之后你消灭巨龙,替z国挡下一次天灾,我们认为你的能力与危险性都是可控的,所以上面命令我可以继续潜伏,并伺机劝诱你加入神卫局。”

    周夏觉得可能东璃已经通过其他手段了解到这些信息了,所以也不再隐瞒,问什么答什么。

    而且她心里还抱有一丝小希望,其实东璃没有那么生气,问这些说不定是在考察她诚不诚实呢?

    不过在她说完这句话后,东璃就又沉默起来了。

    没人能通过她那沉重的背影猜出她的心思。

    “东璃对不起。”

    周夏难以忍受这压抑到极致的气氛,也再憋不住这句话。

    “一直以来,我就和个傻子一样。”东璃站起来,面朝周夏,神色淡漠。“我与朱林共事三年,然后被他欺骗,绑在椅子上不吃不喝十几个小时。”

    “我为了替f市的人们减少损失,我不惜冒着暴露自己的风险与那小女孩战斗。我以为她是被人操控的,我想要拯救她,结果又被她阴了一刀差点死掉。”

    “现在,外面的人也在议论我的事情,全世界的人都在议论我的事情,我已经彻底暴露了,已经没有办法在这个社会上生活下去了。”

    “但其实这些事情,我没有那么的在意。”

    “我在想,只要周夏还在我身边就好。其余那些我不在乎的人,随便怎么做,怎么说,即便和我有关系,我也能视而不见,也能让他们无法伤害我。”

    东璃说到这,脸上终于抑制不住地漫起一丝,自嘲又悲哀的笑意。

    “呵结果”

    “你也把我骗了。”

    欺骗本来就是一件让人内心不安的事情,但原来被人识破以后,才是真正痛苦的开始。

    周夏已经不敢再去面对东璃的视线,她只能将头埋下很低,不断地表示歉意。

    “特斯里在那几块板子下面。”

    东璃说完,最后看了她一眼。

    旋即身形一晃,消失在原地。

    周夏再也无法忍耐内心涌动的痛楚。

    蹲下身子,紧紧地抱住自己的膝盖。

    任泪水决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