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对策

作品:《超然女

    “先别激动,应翷。”

    龙局长向下压手,示意应翷坐下,又吩咐宫绫去泡一杯安神茶来。

    应翷表示自己不渴,他更急于知道洛舒的事情,并相信龙局长一定能给他满意的回答。

    不过奇怪的是,龙局长像是一定要应翷喝下安神茶似的,直到宫绫将茶水端来前,他一直没有说话。

    应翷难以揣测局长的心思,也没想把精力浪费在这上面,便顺从地喝了口安神茶。

    说来也奇,感受茶水入喉后,他急躁的心情果真很快得到了一丝缓解。

    龙局长适才眉眼一眯,说道“她有现场录像。”

    “什么?”

    应翷大吃一惊,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东璃战斗的现场录像,她已经在报告会上放出来了,而且我没猜错的话,霓霜前去营救的经过应该也被记录了下来。”龙局长摇摇头,神情稍显无奈。

    “可以说我们这次,都被她耍了。”

    应翷很久没有见到龙局长露出这种类似吃了败仗的表情了,便也意识到这次的对手的确强得可怕

    “可我不明白”

    应翷的确想不通,像洛舒这种国外长大的天才少女,这次要不是因为朱林下台,她也不会回来,所以她的回来完全可以说是个巧合。

    所以,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

    而且,又是怎么做到的?

    难道

    她也是‘靈’的人?

    “如果霓霜上传回来的图片,没有被敌人预知并提前做了手脚,那么有一点我首先可以确定。”

    龙局长似是看透应翷的思路,在屏幕的右下角又添加了一个画面,而后指着画上被爆了头的娇小身躯说“这个东西,叫做‘灾害兵器’。”

    “灾害兵器?”应翷蹙眉,他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

    “你现在可以将它理解为是‘厄’的变种衍生人,包括之前引发台风‘巨龙’的风暴人,也同这东西一样,属于灾害兵器。”

    “而这玩意儿,除了靈那帮妄想毁灭世界的水熊,又有谁能造得出来呢?”龙局长的这句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看得出来他内心也在强压着一股极盛的怒火。

    果然又是他们

    应翷咬牙切齿,拳头捏得嘎嘣作响,恨不得即刻就冲到他们的总部去,与那群只知道躲在暗处耍阴招的家伙决一死战,但他做不到就是了。

    不是不敢打,而是根本找不到对方的总部。

    自从确定靈还存在于世上,他就一直有分出部分力量循着仅有的线索去寻找其总部与那个操纵巨龙的幕后神秘人。

    可目前时间还太短暂,他仍然没有任何收获。

    这种敌暗我明的局势,最让他头痛。

    不过现在

    “局长,您能确认洛舒就是靈的成员吗?”

    他神情肃穆,眼中含着隐晦的愠怒,似乎一旦龙局长点头,他就要立马冲到报告会现场将洛舒捉拿归案的样子。

    可惜的是,龙局长把头微微摇了摇。

    面对略微显露出失望神色的应翷,他的眉头也皱得很深,叹道“我已经安排人手对洛舒重启调查,至于现在,我们能做的只有等待消息。”

    “我想我可以破坏这次报告会”

    应翷鬼使神差地说了这样一句话,立马被龙局长严词拒绝,又反问道“你知道她为什么目前还没有放出霓霜去营救东璃的录像片段吗?”

    应翷沉默不语。

    他现在的心情很乱,安神茶的作用渐渐在消失。

    龙局长继续说道“我再告诉你一些事吧。”

    “东璃这次是蒙着面去的,她其实也知道不能暴露超能力,但就目前看来没有任何效果,因为已经被识破了。”

    “可霓霜的易装术,你应该很了解,整个神卫局里除了她母亲,没人能在易装术上胜过她。”

    “可以说她这次,完全是以另一个人的身份去的,但洛舒仍然存留了关于她的录像片段。为什么?”

    应翷不假思索地回应“因为这也是证据,而且是证明超能力人不止东璃一个的证据。”

    “那为什么她不直接公布呢?”龙局长问。

    “两个证据总比一个证据来得更加有力吧?何况霓霜这次还使用了赤狞交给她的‘力场防护’。”

    “连超前科技都被捕捉到了,她为什么不公布?”

    应翷被这一连串的问题说得有些发愣,但不消片刻就也开始思考起来。确实值得深思,为什么呢?

    此时,窗外的阳光越来越茂盛。

    虾蟹纷纷沐浴着温暖的光辉在海岸边奔跑嬉戏。

    不远处的海面,白云下滑翔的海鸥成双作对。

    一条抹香鲸也带着自己的孩子于海面翻腾,激起一朵朵硕大的浪花,在光晕的映衬下,隐约还能看见彩虹的影子。

    这一片和谐窝心的景象,却始终无法突破那并不算厚实的玻璃,始终无法将自己的安宁喜乐分享给室内的人。

    “我明白了。”

    应翷放弃了破坏报告会的想法。

    “不过她这样做,未免也有些小瞧人了。”龙局长倒没像应翷那样显得颓废,反而在这个时候又打起了一些精神。

    似乎是想到什么了。

    “这或许给了我们一个机会。”

    “什么机会?”饶是应翷这般听觉敏锐的人,也把耳朵竖起来了,显而易见他有多么地想抓住这个机会。

    “待到子夜降临,你带上暗影一起去一趟f市洛舒的家里,尝试把录像给找到并带回来。”

    龙局长说出这句话时自己心里也是在拼命拒绝的,想他一世光明磊落,何曾想过会发布这样偷鸡摸狗的命令。

    但考虑到对手是更加阴险狡诈的靈,便还是说服自己了。

    应翷倒是没他想的那么多,一听这命令立马就兴奋起来了,屁股在椅子上已经有些坐不住了。

    “请局长放心!偷不!带东西回来我和暗影那是绝佳组合!我鹰眼放哨,她阴影潜入,无敌搭配!”他真的直接站起来了,并朝龙局长信誓旦旦地说道。

    面对突然雀跃起来的应翷,龙局长的眼神却更加严肃,而这也让前者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又立即正襟危坐。

    “永远不要小瞧敌人,这句话不用我再多做强调吧。”

    “是。”

    应翷也意识到自己刚刚过于自信,不由连忙把头微低。

    “这次任务并不做必须成功的要求,洛舒的发难太过突然,而且身上的秘密太多,我并没有没有百分百的把握预测她接下来的行动。”

    “是的,我不知道她会不会猜到我们要这么做,也许会提前布置天罗地网也说不定,但我承认,这是我目前能想到的,唯一可以阻止事态进一步恶化的方法。”

    “所以,如果你们觉察到危险,随时放弃任务。”

    面对自己的不足,龙局长也是坦然承认,这让应翷略微感到惶恐,但又打心里佩服他的行为,毕竟这样的领导在当今社会已经很少见了。

    “请局长放心,您的这番话我会转达给暗影,我们向您保证,一定遵从您的指示行动,绝不会意气用事!”

    应翷重新起身,话语铿锵有力,眼神更为坚毅。

    龙局长伸手,与他紧紧握住。

    随后应翷便离开了。

    距离子夜降临还有非常充裕的时间,不过对于他而言却是大大的不够。

    虽然他在龙局长面前是那样保证,但身为王牌特工,又是神卫局的英雄,他更愿意看到自己每次的任务都能圆满成功。

    “暗影,回话。”

    他拿出专用的通讯器呼道。

    正在露天浴缸洗泡泡浴的萝莉本来已经舒服得快睡着了,耳边突然响起机械的“嘀嘀声——”紧接着就是男人凉薄的声音,而且还在不停地响。

    想来换做是谁应该都会难以忍受欲要喷薄而出的火气吧。

    “干什么啊?!好烦呐!”

    应翷这才想起来对方在做什么。

    回家以后他是一个人去见的龙局长,毕竟汇报任务他一个人就够了,所以暗影还不知道现在发生了什么事情。

    “准备出任务了。”

    “啊?有没有搞错我才刚回来耶!”

    短发萝莉脸色顿时变得奇差无比。

    “打起精神来吧,我们这次,是去揭开黑暗。”

    ···

    ···

    ···

    ···

    “是吗?”

    洛舒接过眼前人递来的一张名片大小的黑色卡片。

    卡片右上角印有一张电子照片,照片的左边从上往下整齐地写着几排字。

    “这情报不好弄,毕竟属于神卫局的重要机密,虽然我认为他们迟早是要公开的,但至少现在可以算作你的武器。”

    说话的人声音非常沉闷,像是经过特殊处理一样。

    洛舒拿着卡片端详了一会儿,随后掌心凭空出现一团火焰将其烧得一干二净。

    “你这是什么意思?”

    对面的黑衣人明显惊了一下,对她这种做法非常不理解。

    “啊没什么,就突然想这么做了。”

    洛舒轻描淡写地说道。

    黑衣人顿时怒上心头,仅露的两只眼睛都瞪圆了。

    他好不容易才弄到的情报啊,不仅瞬间被烧得连灰都不剩,而且这家伙居然还敢说得这么轻松,不给点颜色看看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他这样想着,遂即准备发力。

    洛舒却似乎先一步洞察黑衣人的想法。

    她眯起双眼,血红的眼瞳溢满鬼魅邪异的笑意,让黑衣人顿时有种看到彼岸花遍布地狱那样魔幻渗人的错觉。

    陡然寒毛倒竖,迅速把视线移开不敢再与她对视。

    心中念头也自是消失。

    “总、总之,情报我是交给你了,你自己毁掉了我也没办法”他起身往门外走去,一边走一边强装镇定地说。

    “嗯,事情就是这样,你放心回去吧。”

    这句话对黑衣人犹如特赦令。

    他也没想说一句再见,立马就溜得没了踪影。

    房间里只留下洛舒一人。

    她却在望着自己的掌心,嘴角噙着一抹浅浅的玩味。

    “鹰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