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黑暗的开端

作品:《超然女

    “激怒地震核心的后果,你可有考虑?”

    女孩应是发现自己的智谋在周夏这种人面前起不了多大作用,便决定更换战略。

    “没考虑过,我只知道如果我不满意你的回答,就能随时一枪爆了你的脑袋。”

    周夏冷哼一声,漫不经心地回应。

    不过心里还是有些慌的。

    关心则乱。

    现在想想她刚刚的作为,的确是有些鲁莽了。

    她并不知道对面那个女孩是怎样的构成,若是真的不靠双手双脚也能再引发新一轮的强震。

    在这个情况下,她就真成罪人了。

    那要不,干脆现在就直接爆头算了。

    倒也不是不可以

    这毕竟是在z国的地界,比起可能根本得不到的重要情报,减少这一片区域的损失才应该是更加优先的事情。

    想到这,周夏不再犹豫,食指直接按下扳机。

    嘭!

    嗞嗞——

    嗞嗞嗞嗞嗞————

    画面扬起一片雪花,发出嘈杂的电流声。

    “结束了。”男人笑道“收获怎么样?”

    “马马虎虎。”

    女人不冷不热地说着,手指在桌面右下角轻轻按了一下。

    被指腹贴住的那一小块地方漫起一抹紫光,而后手指抬起,一块类似u盘的东西便弹了出来。

    “虽然没能查知东璃能力的具体数据,但并不影响主要目的。何况,还有意外之喜不是吗?”女人双指夹起u盘抬到眼前,嘴边噙着一抹诡谲的笑意。

    “哈啊啊啊啊~~~~~那行,那我现在可以撤了吧?”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打了个很长的哈欠,满脸倦意。

    “嗯,去吧。”

    “噢耶!”男人如获大赦般的兴奋,手舞足蹈地往外跑去,嘴里还在念叨“丽美我来咯~~~~”

    “喂!”女人蹙眉,叫住他。

    “还有啥事?”

    “别再杀人。”

    “哎呀知道啦,真烦人呐!”

    男人撇了撇嘴,消失在门外。

    ···

    ···

    滴

    答

    滴

    答

    耳边似是溶洞内,水滴落下的声音。

    不是很吃力地睁开双眼,少女一边揉着脑袋一边左顾右盼,确认了自己的猜想。

    这个洞穴看起来很大。

    洞顶离得很高,上面长满奇异怪状的钟乳石,水滴正是从石上下落,跌进中间的水洼,似是成了这里唯一的动静。

    墙壁上,每隔数十厘米就长有一朵红光绽放的花。

    它们连成一片,水洼又反射着它们的光芒,仿佛掀起一道血色的海岸极光,把这儿点缀得犹如魔幻世界,妖异又美艳。

    少女疑惑自己为何身处于此。

    她记得自己明明在与那个女孩战斗

    结果自己好像被耍了,被刺了一刀

    咦?

    伤口?!

    她看向自己的胸前,又抬手一摸,方才发现不是错觉。就像从未受伤似的,皮肤上没有一丝受损的痕迹。

    她倒是记得有人来帮忙,好像还是一个很熟悉的人,具体是谁就不知道了。

    然后她便解除了光壁,接着就不省人事了。

    再醒来后,她却到了这儿。

    而更奇怪的是

    少女缓缓地起身,在洞踱步。

    她走到一朵血光花的面前,呆呆地看着它,又不由自主地朝它伸出手去——是一种很蓬松的触感,比棉花糖有过之而无不及,摸起来很舒服。

    但她一点也不感到惊奇。

    她总觉得,自己好像认识这个地方。

    可也能肯定,自己从未来过这个地方。

    她看到一扇门,位处极光的尽头,被血色的光晕笼罩着,似乎通往深红的地狱。

    她思忖片刻后,决定前去一探究竟。

    轻轻推开门,少女本以为会看到何等惊天动地的景象,却是出乎她的意料,门的那边与这边居然没有任何区别。

    “见鬼了”

    她不自觉地呢喃,听到自己的声音后却又觉得好笑。

    她自己也算是一种“鬼”啊。

    对于人类而言,拥有奇异独特的力量的存在,都可以称为鬼,当然,也可以称作神,就看怎么去定义了。

    然后,她已经不想呆在这里了。

    少女在两边的洞穴来回走动细细观察了一遍,确认了这里没有任何出入口。也许是有什么机关把出入口封闭了吧,不过这已经无所谓了。

    她开始与构成墙壁的分子精灵进行沟通。

    却在刚刚成功连接之时,洞穴突然整个开始颤动。

    她脚下的土地也一下变得极为松软,直至裂开一个口子,让她直接坠落下去。

    “卧槽!”

    少女一声惊呼,扭头朝底下望去,借着坠落口的微光,她看见迎接自己的只有一片似乎没有尽头的黑暗。

    她焦急不已想飞回上端,又诧愕地发现自己的呼唤没有得到任何分子精灵的回应。

    而且上方的坠落点,也在此时关闭。

    最后一丝光芒也彻底消失,她的四周除去黑暗,再无其他。

    眼见分子精灵无法帮助自己,少女只能动用自身能量突破这片黑暗。

    然而让人绝望的是,她现在才发现她的体内已然不存在任何性质的能量。

    更错愕的是,就连最基础的生命能量也没有了。

    那她为什么还能感觉到自己的存活?

    恐惧渐渐于心腔蔓延开来。

    失去超能力的她,和人类无异。

    既是人类,又怎能战胜这片黑暗?

    如此,便只能沉沦了吗?

    倒也行,反正自己也活了快小半个世纪了,虽然感觉没什么大的成长和变化,也没对这个偌大的世界了解更多

    唉

    算了,睡吧。

    可能自己现在就是死亡状态呢。

    少女懒得多想,两眼一闭。

    还是睡个安稳觉好了,要是这一觉下去还能醒,就再抗争抗争,要是醒不过来,认命也没什么不好。

    说不定,还能见到妈妈呢。

    ···

    ···

    第二天午后。

    南沙群岛,神卫局总部。

    龙局长正在与列位高层开会。

    是连神卫局的英雄也无法参加的重要会议。

    没办法,应翷只能在会议室外来来回回地走动,时不时做一个深呼吸,希望借此缓解自己的焦急与迫切。

    他没想到自己才离开f市一天,就出了这么多的事情——

    与巨龙同性质的人为地震,霓霜违反命令被关禁闭,东璃重伤未愈暂时昏迷,还有尚未查知的新能量涌动

    人间真是不太平。

    他先前对龙局长略有提及的不详预感已经越来越强烈。

    等这次风波彻底平息后,神卫局必须对东璃采取完全保护措施才行。她虽然力量强大,但太缺乏战斗经验,遇上狡猾一点的敌人就只能任凭宰割。

    他原先是想进去这么对龙局长说的,可等十分钟后他真正站到龙局长面前想要说这话时,却被对方先一步制止了。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对方这样讲道。

    应翷并不怀疑这句话,但产出另一个疑惑“既然局长知道,那为什么不下令呢?”

    “最新传来我这里的讯息,你看看吧。”

    龙局长说着,在手表上按了一下,只见一块约莫七十寸的电子屏幕正从他的办公桌前端的凹缝部分缓缓升起。

    直至完全显现,他才再次按下负责开启画面的按钮。

    应翷从画面上看到的是正在召开的,关于这次f市地震的调查研究报告会。

    而会讲人,却是气象研究所的所长——洛舒。

    但最让人惊疑的,还是她讲述的内容。

    “这怎么可能!”

    应翷瞪大双眼,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所见。

    自从“巨龙事件”结束,无论是东璃以前认识的人,还是新的任何与东璃有过接触的人,神卫局都会进行秘密严谨的身份调查,必须在确认没有问题后才能允许双方接触。

    对洛舒自然也是一样。

    根据他们的调查结果显示,洛舒的确在六岁那年就去了y国,此后一直待在那边读书生活,并以超凡的天资取得了莫大的成就。

    所以在朱林被撤职后,她就被研究所管辖部门的领导特请回来主持研究所的工作。

    所以

    “她怎么可能知道东璃有超能力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