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暗流涌动

作品:《超然女

    这里是一个并不算大的房间。

    房间里的布置极其简单,只有一张床,一张金属桌。

    桌前围着两个人,一男一女。

    他们正在盯着桌面上显示出来的画面看。两人脸上的表情各不相同,但主基调是一样的,全是惊诧。

    “z国人真是可怕。”女人凝目蹙眉片刻后,似是发出由衷的感叹。“如此险境都不愿舍弃他人以求自保,这样的精神我很敬佩。”

    “那我也是z国人啊,怎么不见你敬佩我?”

    女人微一蹙眉,冷笑道“的确不论再怎样强大的国家,也都会有你这样的败类存在。”

    “嘘~~~”男人挑了下眉,吹了声口哨。

    “我们的敌人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强,我劝你还是早日收起这种轻浮的态度,凡事都要认真对待。”

    “安啦~你看直到现在也没人对我有所怀疑啊,这不就是我认真工作的最好证明吗?”男人将双手交叉抱在脑后,语气同表情一样轻佻玩味,一点儿也不把女人的话放在心上。

    “之前我就想说了。”女人眉毛皱得越来越厉害,一丝冷意从眼中散发。“你是不是又杀人了?”

    “是那女的自己找死啊,我也不想的,可没办法呀。”男人摊开双手,眼睛睁得大大的,显得一脸无辜。

    “我早就跟你说过不要在这边随意杀人,z国警察不是吃素的,你这样鲁莽的行为很容易暴露组织,也容易让我们”

    “are  kiddg ?”男人夸张地张大嘴巴,又上下左右摇头晃脑地看了看。“你是觉得我们现在很危险吗?”

    “okok,到此为止。”女人懒得再同他废话。

    对于这种视生命如草芥的家伙,道理根本就是谈不通的,只有等哪天他自己踩到地雷才会明白他的那些行径有多愚蠢。

    看见女人似是生气了,男人立马变成谄媚的嘴脸凑到她身旁,捧起垂在她耳边的一缕秀发放到鼻尖轻嗅,柔声笑道“若你愿意陪我睡一次,我发誓以后任何事都听你吩咐。”

    房间内的温度随着这句话的出现仿佛骤降到零点。

    女人微微侧头,眼中凝满刺骨的冰霜。

    男人见状连忙退开好几步,连摆几下手朗声笑道“我就是看气氛太紧张和你开个玩笑,你别当真、别当真啊哈哈哈。”

    “行了,她来了。”女人重新将目光汇聚到桌面屏幕上。

    “喔?那看来是终于解开你设置的谜团了啊。不过用时比我想象的要久一些,看来脑子果然不够灵光。”男人说着,也重新回到他的位置,目不转睛地盯着桌面。

    画面里,一名身穿白色夏装,脸上蒙着黑色面罩,体表泛着浅绿色荧光的高挑少女正在废墟上快速飞跃。

    虽然震动还在持续,但好像对她没有影响。

    她的表情阴沉,脚下的每一步都用了很大力气,似是在发泄着内心的不快,一脚一坑。

    她的眼神一直盯着一处,人也是笔直朝之前进。

    “打得赢吗?”男人问。

    “我希望打不赢,否则就太无趣了。”女人微微勾起唇角,两眼深处漫起一丝隐晦的狂热。

    ···

    ···

    ···

    失算了。

    东璃在心里念道,拳头越攥越紧。

    她感应到先前那次主震的震源所在,却是赶过去时还没等她动手,震源就自行消失了。

    事有古怪,她还是留在那边调查了一会儿,以便余震出现随时进行救援。没成想这边又发生了地震,并且不是余震,而是出现了新的震源,并且震源出现了生命反应。

    如此一来,她心里大概也有数了。

    应该又是那群混蛋在搞鬼

    脑子里出现上次在海上应对风暴人时的情景。

    风暴人并非凭借自身意志行动,而是听命于背后的一个神秘组织。但她没能从其口中问出有效情报,虽然是因为对方宁死不屈,所以没办法进行调查。

    当神卫局与她进行接触的时候,她其实有想过与对方合作,找出那个神秘组织。但她并不信任那个老外局长。

    何况她也不认为在消灭风暴人后,神秘组织还会在短时间内继续采取行动。她认为对方应该会派人来秘密接触她,率先对她进行调查才是。

    却没想才不到两个星期,它们就又引发了灾难。

    而且这次,居然是地震。

    难道在那群家伙的心里,生命就如儿戏吗?

    可恨。

    隆隆————

    突生异响,东璃抬头看见一道钢筋铸造的横梁正在朝她这边倒来。看似是自然坠落,实际从这背后——她觉察到一股不寻常的能量出现。

    与震源的生命反应是同样的性质。

    “滚!”

    正是怒极的她冲那横梁厉喝一声,匿于空气中的分子精灵骤然暴动,群涌向前将那横梁一下撕成碎片。

    仿佛感应到她强盛的怒焰,直到目的地以前,都没有任何砂砾再敢接近她的身边。

    而不久后,她看见一个小女孩。

    在这片狼藉不堪,时不时暴动的废墟里面,她居然看见一个小女孩,八九岁的样子,安然无恙地站在一辆货车的边上,怯生生地盯着她。

    稍远一些的地方,这条街道最后的几栋高楼正于此刻彻底倒塌。小女孩却完全没受影响,稳如泰山地,伫立在那碎裂的道路之上。

    “你”

    东璃缓下脚步,面朝小女孩而去。

    “大姐姐,你、你有看到叔叔吗?”女孩一口奶音,眨着晶莹剔透的大眼睛,眼角似乎还有泪痕。

    东璃没有说话,略微有些发怔。

    “叔、叔叔为了保护我,死掉了。我好害怕,好害怕下一个就会是我,呜呜呜”女孩说着,又吸了吸鼻子掩面抽泣起来,样子十分惹人心疼。

    东璃已经离她很近了,触手可及。

    “姐姐,如果换做是你,在我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你会牺牲自己来救我吗?”女孩说完,突然抬起头,出神地瞪着东璃,漆黑的瞳眸深处,仿佛蓄积了一片幽森。

    面对这样空洞诡异的目光,东璃的眼神却满是痛苦、纠结,似是在对女孩发出质问。两片唇瓣微微开着,蹙起的双眉同样在发抖,然而始终说不出一句话来。

    她发现,这孩子的眼睛里,其实是有挣扎的。

    “姐姐,你会牺牲自己救我吗?”

    女孩抓住东璃的双臂,不停地摇晃。

    “你会吗?”

    如同疯了般,脸颊盈满痴颠之意。

    “姐姐?你会吗?”

    仿佛一个机器人,开始不停地重复一句话。

    “你会救我吗?用自己的命。”

    “姐姐?”

    “姐姐?”

    “姐姐?”

    不知道在问出多少句后,女孩才停下动作。

    她失望地向后退去几步,圆睁的双眼也平了下去,嘴角耷拉着,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

    “看来姐姐不会救我啊还是叔叔好呢。”

    “既然这样,那姐姐也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呢。”

    女孩将头微微朝左边歪去,嘴角翘得老高,面相一下变得狰狞,如她说出的话那般,让人不由寒毛倒竖。

    随着她话音的落下,两块巨大的石板倏然自左右飞来,其速如闪电,让人反应不及。

    嘭!!!!!!!

    激烈地相撞炸开一阵碎屑尘烟。

    女孩维持着歪头的姿势,嘴角咧得更开。

    “嘻嘻”

    “姐姐,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