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灾难再临

作品:《超然女

    取货,交接。

    完美。

    东璃美滋滋地抱着一个大盒一路小跑着回家,心中满是迫不及待,脑子里更是布满了自己在吃糯米糕时的美好画面。

    “要是和up主吃的那种不是同款,老子就飞到韩国把你们一锅端了。”

    东璃回到家中,将盒子放在桌上恶狠狠地说着,眼里却盈满与之相反的期盼,甚至还有一丝紧张与害怕。虽然话是那么说,但万一真不是同款,她也没胆子去端人老窝啊。

    “呼!”

    她用力地吐出一口气,该面对的总要面对的,这么一想后就舒坦多了,飞也似地将盒子拆得四分五裂。

    幸运的是,长得确实和up主吃的那款糯米糕一模一样。

    一共有五块。

    雪白无暇圆圆的,摸起来更是软糯q弹,手指轻轻一戳,仿佛和婴儿的脸蛋没什么区别,柔软度满分好评!

    因为是冷食,所以不用加热就可以吃。

    东璃抱着装着食物的盒子一路雀跃地蹦跶到沙发上坐下。

    她轻轻地拿起一块糯米糕,像是在对待什么精心培育的幼苗般,眼含温柔地,撕开外面的保护膜,嗅着浓浓的米香,止不住咽了口口水。

    正欲往嘴里送去

    隆隆隆————

    突然,房屋开始震动。

    啪!

    不受控制的,糯米糕,掉到地上了。

    东璃的嘴巴还在大张着,她看了看自己空无一物的手,又看了看躺在脏兮兮的地板上已然被污秽污染了的食物,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怒从心起。

    隆隆隆————

    可还没等她有什么动作,刚才那阵沉闷的响声就又出现了。这次的程度更加厉害,房屋摇晃得比先前剧烈不少,一下就让她从被食物迷住的状态中苏醒过来。

    “我去!这又是怎么了!”

    她赶忙放下盒子,颤颤巍巍地跑到窗边打开窗户,把头伸出去看了看,这一看却是不得了——本该是一马平川的路面居然出现了几道细微的裂缝。

    路上来往的行人纷纷一下惊恐万状,尖叫声连成一片。

    远处的天空更是一片灰蒙蒙的,还有不少夹杂着碎屑碎石的尘烟往这边飞来,依稀可见那边的高楼大厦都在发出程度不一的颤抖。

    “地震?我擦,怎么每次都赶在老子要吃东西的时候!”东璃恨恨地捶了下墙面,内心泛起一阵纠结,又回头朝躺在沙发上可爱又无助的糯米糕望去一眼。

    算了,没时间了。

    她定下心神,抬起双手在头顶交错一挥,顿时大量的碧绿轻烟从体内钻出,双眼亦是随之盈满光辉。

    遵循意念而动的轻烟仅用片刻的工夫便充盈了这间屋子,而被轻烟触及之物——电视、茶几、沙发、冰箱、衣柜以及衣柜里的衣服,均是瞬间分解变化成沙粒。

    又在不到三秒过后,彻底化为虚无。

    原本布置工整,虽然不算特别干净但也是颇有人味的房子,顷刻间如悍匪入室,将所有的装饰物和家具洗劫一空,只留下萧然四壁。

    虽说是自己干的好事,但直面起来感官上仍有点难受啊。

    至于这整栋房子只能自求多福了,你目标太大,绝对不可能把你也一起带走的。

    东璃微微叹了下气,转头眼神陡然凌厉——

    先得,赶往震中区域才行。

    她如此考虑,紧接着身形一晃,消失在窗边。

    ···

    ···

    ···

    ···

    灾难,总是突然降临的。

    那时,也许你正在吃饭,也许正在洗澡,也许正在睡觉。

    也许你正在同父母聊起未来的人生,带着满脸的期冀兴奋,一诉宏图;也许你正在与爱人依偎在沙发上浓情蜜意,畅想着生活无限的美好;也许,你正在细心慈蔼的聆听孩子讲述今天在课堂上发生的趣事,看着孩子快乐的笑容,工作不顺心带来的阴霾也一扫而空。

    却在这时,它来了。

    悄无声息地,迅速猛烈地来了。

    犹如洪荒怪兽,携着凶残又暴戾的气势,张着血盆大口,似是要将这片天地都吞入腹中,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人类嘴里骂着粗鄙之言,恐慌焦急地四散逃命,可又如何能从这样恐怖的怪兽嘴里逃脱,哪怕是侥幸得救,也会在内心遗存永远无法抹去的深刻阴影。

    将永远,活在恐惧之中。

    当人类已无法自救,心中便会生出祈祷上苍之意。

    即便是平时,对天地并无敬畏之心者,亦也。

    此时,尘烟四起愈加浓烈,不断坠落的巨石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大地的颤抖也愈发剧烈,似是沉睡于地底的巨人终于苏醒,在愤怒地晃动庞大的身躯,想要冲破牢笼。

    这是无法抗衡的灾难,是远比台风更加不可预估的灾难。

    一旦发生,必定生灵涂炭,哀鸿遍野。

    唯一令人欣慰的是,它这次并未停留太长的时间,不过也无法保证它还会不会回来。但至少现在,有些事必须要做。

    各大新闻频道已在地震停止后的第一时间派出记者前往灾区进行受灾数据调查与统计报道。

    国家相关部门则是早在地震发生的第一时间召开会议并安排好了各分级部门的工作,眼下即刻发派救援人员前往灾区展开生还营救行动。

    又是一场,人类与大自然的搏斗,开始了。

    此时,残垣断壁之上,一名穿着儿童夏装,年纪看起来八九岁的短发女孩正在向前走动,不时左右变换的视线里,写有一抹清晰可见的呆滞。

    昨天还是繁华热闹的商业街,此时已成飘满哀凉与悲恸的枯木林。虽然还有几栋高楼仍旧顽强的挺立着,但同时也失去了生机,独剩漫天黑烟,于其身刻下纵横交错的伤痕。

    “小妹妹!这儿很危险!赶快到安全地带去避难!”

    女孩前方迎面赶来一队穿着橘红色统一制式防护服的救援队。

    其中排头的男人发现她竟独自在废墟上晃悠,不禁立马焦急地出声喊道。

    女孩好像并未听见,依旧自顾自地缓步前行。

    男人见她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心中一下猜到了什么,便对身后的队员们发布“救援行动即刻展开”的命令后,大步流星地来到她身边,将语气尽量放得柔和。

    “小妹妹,叔叔看得出来你很难过,但这里非常危险,听叔叔的话,到那边的广场上去好吗?那边有很多人可以陪着你,也会很安全。”

    “叔叔?”女孩似是对这两个字有所反应,呆滞的眼神终于发生一丝变化,并在男人脸上停留。

    男人身为救援队队长,自然不是第一次参加地震救援。

    过去他也碰到过这样的孩子,所以一下就明白了这个反应的意思。看来这女孩先前应是和自家叔叔待在一块儿。

    而现在,她还在,叔叔则可能已遭遇不测了。

    “是,是叔叔。”队长说着,眼睛一下湿润了,他说什么也要救下这个孩子。“来,乖孩子,叔叔带你去安全的地方。”

    他一边对其他救援成员打着招呼“我先把这孩子送去避难的广场那边”一边牵上女孩的手迈开步子。

    “咦?”

    队长却是脚还没落地,一个踉跄,向后退去,差点儿摔在地上。

    他诧异地发现自己竟无法前进。

    刚刚,右手似是被什么东西扯回去一样不对,应该说是,他像是在拉一道已经从里面被锁住的铁门,即使你力气再大,也妄想将其拉动分毫。

    可他拉着的明明

    回头看去。

    对啊,明明是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啊。

    手上传来的也是肉质的触感,而且就算是她害怕跟自己走而在做抵抗,也应该没有那么大的力气吧,自己怎么说也是为了能把工作做得更好而天天都有锻炼身体的

    队长思考片刻,又摇摇头,对自己刚刚在大脑里冒出来的想法嗤之以鼻。都说人在生死关头会激发出以往埋藏在体内无法动用的巨大潜能。

    女孩方才也是经历了生死,现在应该还处在极度恐慌的状态,所以才能发挥出巨大无比的力气拒绝跟他走吧。

    应该是他操之过急了。

    “小妹妹你怎么了?是不愿意跟叔叔走吗?”

    虽说现在十万火急,但队长还是努力压下心头的急躁,尽力表现出温和,希望能得到女孩的信任,从而将其送到安全地带,那样他才能放心啊。

    “叔叔”

    女孩怯怯地拉了拉队长的衣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