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重游

作品:《超然女

    “东璃?”

    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东璃回头一看,只见汪棋正在笑嘻嘻地朝她走来。

    “真没看错啊!哇现在才七点四十啊。”

    汪棋先是看了眼手表,遂即夸张地表示着自己的惊讶,继续说道“我还以为你今天一定会迟到或者缺席呢!”

    “说的什么话!我就那么不爱岗敬业吗?!”东璃没好气地说着,给对方递了个白眼过去,还作势要打他的样子。

    汪棋颇为配合地抬手,边挡边解释道“你都在家休息那么长时间了!天天大中午才起谁会猜得到你今天能这么早啊!”

    “嗯说的也是。”

    东璃放下拳头,却是渐渐沉默起来。

    汪棋瞧见她的情绪不对劲,关心地问“你怎么了?东璃,以前没见过你这么失落啊,昨天下午不都还挺有活力的么?不会是和男朋友吵架了吧?哎呀对喔!你不会也有男朋友吧!”

    汪棋不愧是汪棋。

    虽说他是真的在关心,但话里行间总是会不知不觉地偏向奇怪的地方,然后自己也懒得理了,就只剩他一人在那儿抱着脑袋自我陶醉在臆想之中。

    “喂!东璃!等等我啊!”

    等到他回过神来,才发现少女早已离他百米开外了。

    待到身后汪棋气喘吁吁地追上来,东璃冷哼一声“你要再这么啰里啰嗦,我今天在大会上就把你有女朋友的事情给公开了。”

    “啊?!别、别,我不说了,不说了就是了。”汪棋惊慌地说道。看来是废了不少心思才谈成的女友啊。

    东璃满意地扬起嘴角,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好像确实托汪棋的福,她的心情稍稍明朗了一些。

    “走吧,带我回研究所里看看吧~”

    “好嘞!”汪棋小跑到研究所大门前,把门开开后,对东璃抬手做出欢迎的姿势,展露出一脸灿烂的笑容“恭迎大神归来~”

    “低调一点。”东璃干咳两声,微微蹙眉。

    踏入许久未曾来临的地方,少女内心自然地涌上一丝忧愁。

    目之所及处,一切如旧。

    呆呆地在中踱步,眼睛传递到大脑的画面全是过往与同事们一起的种种,酸甜苦辣,喜怒哀乐,记忆犹新。东璃其实对于那样的生活非常乐衷,平淡而不无趣。

    就算偶尔发生事端,也能很快又合理地解决。

    尤其当灾难来临,大家团结一致决不放弃的心,让她回想起来更是感动。可她也知道,那样的日子永远都回不来了。

    唉真是世事无常啊。

    “东璃你说朱所长他,为什么要在采访时说那些话呢?”汪棋似是也触景生情,跟在她身后,犹疑地问。

    “我不知道。”

    就算知道,说出来也没意义。

    “他那是想害你啊。”

    “也许吧但我现在还站在这里不是吗?”东璃说着来到检测台风的屏幕前,现在是黑屏。她伸手轻轻擦拭着屏幕,可以从中模糊地看见自己失神的样子。

    “为什么要那么做朱所长,明明是个好人啊”

    汪棋神色黯然,似是很为朱林的事情难过。

    “他是个好人,只是迷失了方向。关于他,我只能说很遗憾。”说到一半,她深吸一口气,振作精神笑道“而且,反正今天新所长就要来了,我们在这里说再多也改变不了结果。”

    “如果没有你,他是不是根本就毫无实力?是不是真的,就是个骗子专家?”汪棋双手捏拳,情绪有些激动。

    面对这样的问题,东璃不由沉默良久,方才不温不火地回道“不,他是货真价实的专家。”

    “不要再说了,我们去会议室吧。”看见汪棋似是还有话说,东璃先他一步结束了话题。

    她不想继续讨论朱林的问题,何况时间也差不多了。

    汪棋伸手欲将东璃拦下,最终还是缩了回去。望着东璃逐渐远去的背影,眼神意味不明。

    会议时间八点半。

    距离开始还有最后十五分钟。

    综合大楼会议室的大舞台上已经摆好了主席桌,桌上按照级别大小从中间往外一字排列着名牌。

    听讲席现已坐有不少穿着白大褂工作服的人,都是研究所里的同事。还有一些身着正装的人坐在中间的位置,东璃认识他们,全都是研究所管辖部门的大佬。

    其中一个中年胖子她尤为熟悉,就是一个月前因轻薄她不成,反而被她毫不留情地怒骂,所以恼羞成怒要将她开除的家伙。瞧他那一本正经地与人交谈的模样,真是越看越觉得恶心。

    此外,还有一些身着黑衣的男女沿着听众席两旁的阶梯站岗,感觉像是谁请来的保镖。

    东璃本想问问别人怎么回事,却发现大家都坐得好远,便也懒得跑去问,决定等别人坐到她附近再说。她相信自己这样一个美女坐在这,一定很快就会有人主动过来了。

    可不知是不是命运的安排

    片刻后,东璃看着身边这个一屁股坐下的短发男人,又对着她一脸嬉笑的样子。

    她不禁有些头痛。也没想去问汪棋这些黑衣男女是做什么的了,他那张脸仿佛就有种让人懒得思考的能力。

    “所以你到底是难过还是不难过?”

    “我难过啊,真的很难过,但就像你说的,再难过也改变不了结果,所以我用半个小时调整好状态了,现在不难过了,而且还很兴奋呢!”

    “兴奋什么?期待新所长会是个大美女?”东璃托着下巴,漫不经心地说。其实她现在感到有些困了,看来是懒觉睡多了,所以早起变得很不适应。

    “对呀!”

    “”

    呵,男人。

    东璃在内心鄙夷道。

    “你还真别不信,我刚来的路上听到消息,新所长有可能真的是个女的喔。”汪棋煞有介事地凑到东璃耳边,小声地说道。

    “z国这么多科研人才,就算是个女的也没什么啊。”东璃一边说着一边打了个哈欠,直接趴在了桌子上。

    “不是啦,关键是还很年轻呢,好像是91年出生的。”汪棋戳着下巴回想道。

    “哎呀,28岁的超级精英也是会存在的啦。”

    “不是啦,难道你就一点也不好奇吗?”

    “唯一能让我感到好奇的东西,就是必胜阁的芝心披萨究竟什么时候才能让饼底里也充满芝心。”

    “你那么爱吃怎么也不见你长胖呢。”汪棋挠了挠头,一脸的烦闷,他非常羡慕这种吃不胖星人。

    东璃头一扭,懒得再回答这种废话。

    “我以前就听人讲过吃不胖的人要么是肠胃不好,吃进去的东西难以吸收利用,所以会直接转化为粪便,要么就是有病。”

    汪棋还在皱眉思索,又推了推东璃的胳膊,颇为认真地问道“东璃,你觉得你属于哪一种?”

    “闭嘴。”

    “诶!我想到了!”汪棋却像根本没听到她讲的话,灵光一闪地捶了下手掌,又将嘴巴凑到她的耳边,低声说道“是不是因为你有超能力的缘故啊?”

    “我们那天说好,以后不提这件事的。”东璃说着,瞬间正襟危坐,眼神随之变得冷冽,把汪棋吓得连声道歉。

    “我就是好奇嘛”他还在小声地嘟哝。

    东璃实在无奈,便抛去一句“我是胃不好”后,又趴回桌子上准备眯一会儿。汪棋终于得到了答案,也不敢再惹她了。

    东璃终于将脸直接贴在桌上,感受着桌面的冰凉,内心无比满足。其实在床上睡得久了,偶尔趴在桌子上睡觉也是非常舒服的一件事情啊。

    可就当她正是嘴角翘起,眼睛合上时,耳朵里,传来从大舞台上响起的洪亮男声——“各位自然气象研究所的同事,各位气象部的领导们!大家早上好!”

    啪啪啪啪啪啪!

    掌声雷动。

    耳膜爆炸。

    阿西巴

    东璃拍了下脑门,旋即把双耳捂住。可她的肩膀却又被人疯狂地拍了起来。她本来是想假装睡着不予理会,可对方也不依不饶,似是一定要把她拍起来。

    东璃实在无法忍受,咬牙切齿,怒视着汪棋低吼出声“你干什么啊?!”

    “东、东璃!你、你快看!那个、那个人不是”

    “啊?”

    东璃顺着汪棋的视线瞥去,看见此刻大舞台上那个面露笑容,正在优雅自信地发表当选所长的演讲的女人,内心不由也是狠狠地吃了一惊。

    “怎么会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