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女孩之间

作品:《超然女

    咦?

    我又在干嘛?

    东璃皱眉,左右看了看。

    我怎么会在这里?

    她抬手抠了抠后脖子,突然感到腋下有些寒意,这才发现自己的穿着居然如此暴露。不禁脸颊迅速通红,连忙跑到房间外面喊着周夏的名字说要换一套衣服。

    “自己去衣柜里面选一套!”

    语气这么凶,难道自己刚刚又对她做了什么奇怪的事?

    东璃一边回想一边去到主卧,从衣柜找出一套短袖睡衣换上。两人的身材差距不是很大,穿起来还算合适。

    安静的思考了一会儿后。

    “啊!”

    坐在床上的她突然惊呼,似是想起刚刚的画面了。

    我的妈呀,那个媚态百出的家伙居然是我吗?

    她疯狂地摆动着脑袋,完全不敢相信。

    难道,是那股力量又出现了?没想到这次居然操控她做出那些丢脸的事情,已经越来越不明白对方的真正用意是什么了。

    就在此刻,周夏从浴室里洗完澡来到主卧了。

    她穿着印有“笨笨熊”的睡衣,以往总是束成马尾的头发披散在肩后。她的神情带着一丝娇羞,面颊白皙红润,还在冒着热气,如同刚出笼的馒头,晶莹柔嫩,秀色可餐。

    见这阵仗,东璃想周夏一定是被刚刚她的举动给误导了。

    她不自觉地向后挪了下屁股,双手抬到胸前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说道“夏酱我刚刚那是,好像又被唔!”

    话还未说完,周夏突然跑来将东璃扑倒在床上。

    她的脑袋埋在东璃的耳边,彼此距离近得能清楚地感受到对方的心跳。后者从未遇到过这样的情况,身子一下绷得僵硬,两手也不知道往哪儿放,几度欲言又止。

    “夏、夏酱?”

    “东璃,台风来临的时候,我真的好害怕。”周夏的声音听起来很沉闷,也许是趴着说话的缘故。“你离开后,我甚至会控制不住自己去想,万一你回不来了怎么办”

    越到后面,越显沙哑,仿佛还有轻微的啜泣声。

    时间似乎也停下脚步,钟声显得那样悠长又宁静。

    东璃盯着天花板的双眼里出现一抹无法言明的情绪,她抚上周夏的背脊,轻轻地摩挲着,想让她安心。

    “其实我很想多出一些时间和你在一起,尤其是在台风过后,我越发认识到你的重要性,可偏偏比赛也赶在了不久以后,我实在没有办法,因为我不能让母亲失望。”

    “我明白,周夏,你不必与我解释的这么清楚。”东璃轻轻地拍着对方的背,就像妈妈安慰孩子那样。

    “谢谢。”周夏将脸颊贴住东璃的耳朵,轻微地擦拭着,仿佛一只受伤的猫咪,渴望得到关怀,渴望得到保护。“东璃你说未来,还会发生更多‘巨龙’那样的灾难吗?”

    “也许吧。”

    其实正确答案是一定会。

    但此情此景,面对一个普通人,却又是自己的好朋友,东璃无法说出残忍的事实。

    “为什么?”

    “人类文明谋求更加强大的发展,必然是要付出代价的。”

    “为什么一定要发展的那么强大?对我们又有什么样的帮助?”

    “可能是,能让生活更加方便吧”东璃其实也说不太清楚,对她而言怎样的活法都能接受,所以没有深刻的感受。“比如,以前只能飞鸽传书,现在一个电话就好这样子?”

    “飞鸽传书又有什么不好?”

    “信息传递缓慢?可能会耽误一些紧急的事情吧。”

    “可只要大家都是一样的,其实也没区别不是吗?”

    “大概吧,但总有一些人会研究出更快捷的传递方式,而另外一部分人为了不被拉开距离,也会拼命研究新方法呀。”

    “那么这些方法的出现,代价就是牺牲自然么”

    “这说法,有些牵强。”

    “我以前时常听我母亲提起五十年前的时代。那时候的社会虽然不富裕,但似乎就是要比现在美好,为什么呢?”

    五十年前吗?

    东璃不禁回想起自己五十年前的时光,那时候的她虽然也和现在没太大差别,但也确实能切身感受到社会风气的不同。

    具体不同在哪里,直观感受大概为欲望是可控的吧。

    那时的人们心存敬畏,怀抱信仰,无论做什么事都非常的认真刻苦,勤勉自信,他们也不会把利益放在第一位,更加重视的是过程而非结果。

    这并不是说结果不重要,但相比结果,更加重要的还是你会拼命地去完成一件事的决心与努力的过程。

    只要抱着这种坚定不移的信念去做。

    所谓的

    “人定,胜天。”东璃喃喃出声。

    “什么?”

    不知道为为什么,东璃此刻突然想到了那个男人说过的话。

    “人定胜天,那是让人非常舒适,浑身上下充满自信的感觉。仿佛你呼吸到的每一口空气都香甜无比,都能使斗志不停地燃烧。相信只要拼命去干,就绝对可以达成所愿,就能够战胜上天给予自己的一切困难。”

    周夏闻言不由一愣,她没想到东璃会说出这般哲学的话语。

    “可能就是这样吧,虽然我没有过直接的体会,但也许就是如此。”

    东璃渐渐有些理解朱林的思想了,毕竟他就是从那个时代实打实走过来的人类,他经历过从精神富裕到物欲横流的时代变化,所以才会对现在的社会产生绝望与厌恶吧。

    而且想必,像他那样的人,在当今社会一定不止一个两个。只不过,偏偏只有他具备反抗的条件,只有他有机会反抗,所以他就毫不犹豫地抓住了机会。

    虽然,失败了。

    周夏突然将东璃抱得更紧了些。

    “你会保护我吗?当下一个灾难来临的时候。”

    “我会啊,只要我能保护,就一定会保护好你。”东璃将手抬到周夏的脑袋上,顺着柔顺的发丝往下抚拭,语气同动作一样温柔。

    “可万一,下次不是台风,而是地震呢?”

    没想到对方会这样问,倒是把东璃有些难住了。

    虽然地震她也能解决,但她总不能直接回答吧,便在假装思索了一会儿后轻笑道“我也会拼尽全力保护好你的。”

    “谢谢你。”周夏笑得十分甜蜜。

    “好啦,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得睡了。”东璃拍了拍周夏的背部,示意她起身。

    周夏却没有听话,而是狡黠地暗自一笑,两手凑近东璃的腰腹,开启一顿疯狂乱抓。

    “哇!周夏!你别哈哈哈哈!”

    突然的袭击让东璃措手不及,很没形象地在床上一边滚动一边大笑起来。

    周夏也笑得开怀,却不小心失手让东璃逃脱了攻击范围。后者见状,立即翻了个身做出反击姿态,两手五指不断开合,也在脸上堆起坏笑“该我了。”

    “呀啊啊啊!!!”

    “别跑!”

    “不跑是傻子啊!”

    “往哪逃!”

    夜幕渐深,房间内充斥着女孩们的欢声笑语。

    她们的笑容都是真实的,也不知是有多久,没能这样放松过了。待到终于觉得有些倦了,她们才又回到卧室里,在床上并排躺下。

    纷纷舒缓了一下气息后,周夏翻身看向东璃,静静地看着。

    “干嘛?我不搞百合的。”察觉到枕边人的目光,东璃连忙假装紧张的样子说道。

    “说什么呢?!”周夏没好气地回了一句,同时掐了东璃的大腿一下,疼得对方嗷嗷叫唤。

    “我是想问,你知道神卫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