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异样

作品:《超然女

    咦?

    我,并没有想要这样问啊。

    东璃问出口后才发觉到这一点,但周夏已经确确实实地听到了这句话,一瞬间的表情变得难看起来,又堆起笑容说道“不其实也不像你说的那样,那股劲儿早就过去了。”

    “那你要不要照照镜子?看看你现在的这副样子有多么让人恶心。明明心里就很不舒服,却要装作没事,矫情给谁看?”

    r你诶!这到底是在说些什么鬼?

    东璃越发惊觉于自己的奇怪,她已经有在刻意的去控制了,但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根本不起作用。被挤到嘴边的话明明不是那样,说出去却都是违背意愿的内容。

    周夏此刻已是面色铁青,在她的视角看来,东璃并非无意说出这些话,而是刻意。她看见东璃的眼神充满了冰冷的讽刺与鄙弃,这已经超过激将法的程度了,这是纯粹的羞辱。

    但她还未失去理智,感到生气的同时,脑子里更多的是困惑。她与东璃相识五年,今天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而且以她对东璃的了解,对方并不是会说这些话的人啊。

    暗暗几个深呼吸做下去,缓和着内心的怒火,周夏强撑起笑脸“东璃,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事情了?”

    对对,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

    “别装了,真恶心,你这副嘴脸让人想吐。”东璃扬起眉毛,一脸高傲带着鄙夷地看着对面的惊诧的人,话语越发不留情面。

    “技不如人就回去再练习啊,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让谁心疼你啊?看来要不是第一把我帮了你,你应该一场都赢不了吧。”

    下颚不自觉地抖动起来,周夏不敢置信地望着东璃,眼神显得那样不可思议,同时再也无法按捺想要还以颜色的情绪。

    “你还真敢说啊,就因为你第一场多管闲事,才让我觉得胜之不武。后面两场我才没办法故意露出破绽给宁襄的,所以现在这样,还不都是拜你所赐!”

    “呵,失败者总会给自己找理由,找借口,输就是输,你都能卖破绽输掉比赛,怎么没勇气承认失败?”

    东璃的话语也越来越刻薄,如同夹带锐利的尖刺,一字一句扎在周夏的心脏上,让她顿时有种极为难受的感觉,下一句话到了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她猛地起身,椅子在身后推出很远的距离,与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响,也吸引了餐厅其他人的目光。

    “怎么?无话可说了?想动手?”

    周夏垂着脑袋,整个脸都埋在阴影里。

    “你今天承担的所有费用,我很快就会还给你。”

    她留下这样一句话,捏紧挎包的带子,转身离去。

    东璃翘着二郎腿,看着她的背影渐渐远去直至消失,嘴里还在发出不屑的轻哼。

    她把上身往桌子凑近,准备继续享受美食。

    啪!

    却是倏然一下,如同大脑内的某根不知何时断掉的弦被重新接起。

    东璃怔怔地看着对面空无一人的椅子。

    “我刚刚到底,是怎么了?”

    女孩子的逛街总是让人理解不能。明明逛到最后也没买很多东西,却总是能消耗与收获不成正比的大量时间。所以她们刚刚是在宵夜,而外面的天早就黑彻底了。

    情况发生的很诡异,东璃一个人自是没心思再吃,但即便她现在追出来了,周夏也早已消失在茫茫夜色当中。

    她拿出手机拨通对方的电话,倒是接通了,却也很快就被挂断,她甚至都能感受到那边在按下拒接按钮时内心奔涌的怒火。

    东璃跺了下脚,心情很是无奈,又十分焦急。

    刚刚的那些话绝不是她想要说的,而且可以说她根本就没那样想过

    等等!

    东璃皱眉沉思起来,对啊,她根本就没有那样想过,又怎么可能说出那些话来?而且那段期间,她根本就控制不了自己的大脑,就像是被另一股力量给操纵了。

    想到这她不禁打了个寒颤,思绪一下被拉回下午的时候。

    如果真是那股未能查知的邪恶气息在搞鬼,不是没有可能它先是让我把怀疑的目光投到汪棋与他女朋友身上,现在则是想分裂我与周夏的关系吗?

    如果我与周夏的关系迅速恶化,谁是受益最大的那个?

    东璃努力地去思考符合条件的人,但她还需要周夏的帮助。

    可对方不接电话,没办法她便只能动用分子精灵的力量帮助寻找了。很快,她得知周夏正在回家的路上,便也叫了辆车跟随而去。

    路途并不遥远,就在周夏下车后的五分钟内,东璃也到了。

    她现在稍显忧虑,毕竟以她的性格鲜少有与朋友发生争吵的情况,这算是第一次,所以并无和好的经验。不过凡事总有第一次,她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周夏的住所环境不错,虽然比不上东璃的小洋房,但在f市内也称得上是中上等的小区了。

    “呼”

    站在门口,东璃尽量放松着心情。

    叮咚——

    周夏此刻正在给自己倒酒,听到门铃响起,便前去把门打开。

    于是,就很尴尬。

    她没想到是东璃。

    “你怎么来了?”

    但她也不好轰走对方,只能不冷不淡地说了句。

    “如果是要跟我道歉的话就免了,这事儿我肯得记一段时间。”她边说边回到窗边,拿起酒瓶继续倒酒。

    “这些,是你买的。”

    东璃将手中的提袋放到鞋柜边上,随后自己也进来了。

    她有段日子没到这里了,屋子里的陈设倒是没有什么变化,还是遵从着一切从简的设置。只是摆在酒柜里的红酒又多了几瓶没见过的种类,周夏喜欢喝红酒,她是知道的。

    “呃我跟你说件事你信吗?”

    对方一直不说话,东璃只能先开口了。

    “嗯?你说说看先。”周夏端起酒杯轻轻摇曳,姿态冷魅。

    东璃挠了挠耳朵,表情急躁又不安地说道“我、我刚刚也不知道是为什么,那些话、那些话不是我的本意,啊不,我是想说,是想说那不是我说的”

    “呃我、我这么说,你信吗?”

    她说完,目光期冀,带着一丝躲闪。

    这就像是那种,你把人捅了一刀,人被救护车抬到医院去,躺在病床上戴着呼吸机,然后你又坐计程车到人床边说“其实刚刚捅你的不是我,是我表弟”的感觉。

    周夏能信吗?

    东璃只看到她的眼神显得非常古怪。

    她并没有直接回应,而是先抿了一口酒,旋即眉毛上挑,又皱了起来,随后才像听到笑话般摆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说道“我看起来像个白痴吗?”

    “我是说真的!”

    “我也是说真的。”

    “”

    “所以,我相信你说的话。”

    “啊?”

    东璃原本黯淡下去的眼睛又亮起来了,可这有些莫名其妙,她不明白周夏到底想要表达什么。

    周夏放下酒杯坐到一边的沙发上,让东璃也坐了过来。

    “觉得很奇怪对吗?”周夏握住东璃的手,眼神中有着蛛网般的复杂。

    “我也觉得很奇怪,但不知为什么,我就是相信你。”

    “你在餐厅说出来的那些话很伤人,真的,但我觉得那不是你,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就像,你那时被什么古怪的东西给附身了一样,所有的恶意都是拜它所赐。”

    东璃听到这一番话,不禁深受感动,眼眶一下就湿润了。

    被周夏握住的双手突然变得无比温热,她将另一只手覆在上面,握得比对方更紧,心腔充满了暖流。

    “我想在这世界上除了你,也不会再有第二个人相信我非常认真的‘胡言乱语’了。”

    周夏莞尔一笑,明亮动人。

    “告诉我东璃,你那会儿,到底发生什么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