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失利

作品:《超然女

    “这位是?”

    汪棋的身边还挽着一名漂亮的女性。

    此刻的她看起来有些不悦,神情很是冷淡,可能是因为看破了东璃对汪棋的擦碰有些刻意吧。

    “啊,她是”

    “你好,我是汪棋单位里的同事,我叫东璃。”

    “你好,我叫洛舒。”

    女子礼貌性的回话,语气稍稍回暖。

    汪棋见状,不禁挠起脑袋,有些不好意思地对东璃说道“没想到能在这儿碰到你啊。”

    “我也是这么想的啊。”东璃边说边打量着二人,好奇心已然藏不住了,一脸坏笑地说道“汪棋,这位美女,难不成是你的女朋友?”

    汪棋很大方的把头一点“嘿嘿!”

    虽然不知道先前朱林到底是同意还是没同意,但现在他已经下台了。而在新所长上任以前,所里的规定暂时是不起作用的,但汪棋还是拜托东璃替他保守这个秘密。

    “好~你就放心吧。”东璃识趣地拍拍对方的肩膀,随后又向洛舒递去一个笑容“那,你俩就慢慢享受二人世界吧~我不打扰了,先走啦~”

    与二人均是做出告别后,东璃回身往武馆走去。

    但走没几步,她又转过身,朝汪棋与洛舒看去几眼。

    对方二人此刻正在一个卖小玩意儿的摊位边,汪棋与老板有说有笑,洛舒还是那样没什么表情的脸孔,但眼里还是有些温度。

    没有异常。

    而且气息,也消失了

    但刚刚,到底是从谁身上散出来的?那股邪恶到能让她浑身起鸡皮疙瘩的寒凉气息

    是汪棋?还是洛舒?

    可是,明明没有问题。

    谈话间,东璃其实一直在对他俩进行感知查探,但结果表明两人的各项状态正常,与寻常人类无异。

    这样的结果让她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被朱林搞得能力失常了,但那显然是不可能的。可如果把汪棋与洛舒从怀疑对象里排除,那列表就直接空掉了。

    等等,也有可能是高手

    东璃想到这,两条细眉骤然拧紧。

    为什么不能是呢?对方知道我与汪棋认识,所以故意把气息撒到汪棋身上引我前去,目的就是要让我对他和洛舒产生怀疑,自己则另有行动。

    另有行动

    汪棋的位置,好像与武馆是反方向

    难道说是?

    目标是周夏?!

    东璃心下一惊,连忙催动能力,几个眨眼的工夫就回到了武馆。

    大门那儿依旧站着寸头和短发男,短发男正在打哈欠,看起来一切正常的样子。

    东璃一路小跑上了台阶,见到兄弟二人只是匆匆打了个招呼就推门而入,引得这二人还觉得奇怪了。

    武馆内,与东璃离去前的景象完全不同。

    原先围住擂台的人群此时已消失不见,四下亦无人,整个武馆又变成了空荡荡的场子。

    哒、哒、哒、哒。

    除去自己的脚步声,再也听不到其他的声音,这样诡异的安静,让东璃更加担忧周夏的安危,不由急忙想要让分子精灵出动,查探对方所在。

    而这时,白墙壁的一处被打开了,从中走出一个似是刚换好便服的男孩子。

    男孩看见东璃的神色焦虑又紧张,眨了下大眼睛,旋即想到什么似的对她说道“大姐姐,你是不是要找周夏师姐啊?”

    “小弟弟,你知道她在哪儿吗?”被稚嫩童声所说的话语吸引去注意力,东璃暂停了动用能力的想法。

    “擂台刚打完,她应该在后面的休息室里呢。”男孩指着他出来的那一块墙壁说道。

    东璃愣了一下,旋即把自己的脑门重重地拍了一下。

    她真是被担忧冲昏头了,明明先前已经知道那里是有扇门了的啊,而且确实也有因为擂台打完,所以武馆里暂时又没有人在了的可能啊。

    “谢谢你喔小弟弟~”东璃舒了口气,对小男孩递去一个甜甜的笑容以示谢意。

    “不客气~”男孩回了一个同样甜的笑,随后离去。

    站在这扇门的外边,东璃先是轻轻地隔着衣服摸了摸一直藏在怀里的肉包子,热度还在。她不禁想尽快与周夏一同分享胜利的喜悦,便推门而入。

    这里面整修得非常工整,也很简明。

    男女休息室分隔左右,中间的空地摆有一张大桌子,想来应该是平常开会讨论事情用的。

    卫生间则在更远的地方,女生休息室的墙壁边缘挂有一张指示牌,贴心地为新人们指引着方向。

    东璃凑到女生休息室门口,正准备敲门,却听到里面传来议论声,而且,好像是跟这次的擂台有关————

    “你们说那宁襄,怎么第一局就会犯下那么大的失误呢?比赛时打喷嚏诶!这也太滑稽了吧你们说呢!”

    “可不是嘛~周夏师姐也还真狠呐,完全不留情面地就攻了过去,未免太认真了点啊,哈哈哈!”

    “她应该是知道自己不是宁襄的对手所以才不放过那个机会吧。说到这,你们说说看,人生是不是充满奇妙?谁也意想不到这个结果。”

    “就是说啊,周夏师姐后两场居然都输掉了,也太奇怪了吧。”

    “所以她才不放过那个趁人之危的机会?”

    “哎呀!你们快别说了!越说越过分!”

    “怕什么,难道还怕被她听到不成?她现在一定在厕所里乱哭呢,一时半会回不来的。”

    “我还想让她听到呢!居然输给那个宁襄!真是耻辱。”

    “对啊,以后我们巅峰还怎么在风云那群人面前抬得起头啊。”

    “行了行了!别再说了!”

    “本来就是嘛”

    此时,东璃的脸上早已经历了一轮丰富的表情变换,最终在愤懑定格。她惊讶于周夏的失败,但对于休息室里面的那群满嘴屁话的家伙更加生气。

    她正要推门进去将怒火发泄,却觉察到身边有一个熟悉的目光出现。她扭过头去,果然是周夏,而且好像已经换好便服的样子。

    “你、你,还好吗?”有些像是恶作剧被发现的小孩,东璃犹疑不安地对周夏挤出笑容。

    谁知对方却一脸淡定地朝她走来,一边挽起她的胳膊一边微笑着说道“让你久等啦~快去开始我们的狂欢吧!”

    “啊?”

    内心生出莫大的疑惑,东璃却并不敢轻易询问。她将肉包子拿出来递到周夏身前,对方也很爽快地接过并道了声谢,却没有直接吃,而是放进挎包里了。

    后在前往目的地的路上,东璃一直在小心翼翼地观察周夏的神态,得到的结果却是和往常没什么区别。

    自家闺蜜的一切行为举止都非常正常,一点儿也不像是输掉了一场似乎本不应该输掉的比赛的人。

    唯一与平常不同的情况就是,今天逛街所买的所有东西,包括现在两人就餐的餐厅账单,都是由东璃掏腰包的,而这是周夏的请求。

    “为什么?”

    “因为我的积蓄一个多星期前花光了。”周夏捏着衣角,露出十分不好意思的笑容。

    “”

    “我以后会还给你的!”

    “那倒不必了。”东璃摆摆手,既然是闺蜜,一次两次的请客其实也没必要记得那么清啦,不过倒是可以借机试探试探。“你只需要回答我一个问题就好。”

    “嗯?”周夏舀了一勺冰淇淋放进嘴里。

    东璃扭捏了一会儿,轻声说道“宁襄也会去参加全国女子散打比赛吗?”

    原以为对方在听到这个名字后会变脸,却又一次出乎东璃的意料。

    周夏只是点点头“嗯”了一声,旋即继续专注于吃眼前的美食,一点儿其他的反应都没有。

    可越是这样,东璃就越觉得有问题。

    如果委婉的问没有用,那就单刀直入好了。

    “怎么?输掉踢馆比赛就这么让你难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