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踢馆

作品:《超然女

    周夏有些无语,可时间不允许她继续停留在这了。

    她回到人群队伍当中,给一个看起来蛮面善的金发青年说了几句。随后东璃看见她在朝自己招手,便小跑着过去。

    “东璃,这是我的师弟,国来的。待会就由他照看你一下吧。”周夏介绍道。

    “噢!美丽的女士腻嚎~我的重文命子,焦做肖,凡。”

    金发青年弯起嘴角,展露出阳光而温暖的笑脸。口语,是很标准的美式普通话。

    又是一个外国佬

    东璃在内心小小地吐槽了一下,脸上却回以同样的笑“你好,我叫东璃。”

    “动璃!阵是依个美妙的命子~”

    “谢谢夸奖。”

    东璃佩服自己居然能理解他的意思。

    周夏这才放下心,和东璃最后寒暄几句,旋即踏上擂台。

    擂台上,已经有另一名穿着不同类型武服的女子在等候了。她的身旁站着一位微胖的男子,胸前挂着口哨,应该就是作为这次比赛的裁判出场的角色。

    周夏此刻也来到裁判的另一边。待到她稍稍将气息平复,二女就在裁判的引导下,互相抱拳鞠躬。

    咻——!

    而后裁判大手一挥,一声尖利的口哨响起,周夏与踢馆女子的比赛就算是正式开始了。

    双方一开始都没有选择直接进攻,而是对峙,仿佛在寻找对方的破绽。她们似乎是很了解彼此的路数,所以才不敢贸然发起攻击。

    至少东璃是这么认为。

    “肖凡,和周夏打的那个女的是谁啊?”

    “踏是临街,风云武馆的静英,命子是宁襄,也很厉害。”

    “她不是第一次和周夏打吧?”东璃问。

    “噢!腻怎么会至道!?”肖凡挑起眉,摆出一副非常吃惊的脸孔。“确实,踏们打过好跺次。”

    “因为,风云的馆长,与巅峰的馆长是老堆手,但现在,二人逗老了,所以,欢成两人最厉害的徒弟,处马。”

    “巅峰的胜意,依直比风云好,所以,总是宁襄来这替馆。”

    肖凡一口气说了不少,看得出来他有些吃力,但眼里却填满了似是说了不少中文后而产生的兴奋。

    东璃见状,不由诚恳地对他道了声谢。

    真是难为他一个外国佬了。

    “那她们俩谁赢的次数多?”最后问一个问题吧。

    肖凡闻言,突然自豪地挺起胸膛,说道“荡然是周师姐!”

    东璃点点头,看向周夏的目光不禁也带上一丝崇拜,不愧是自家闺蜜。

    可是,台上的状况好像并没有肖凡说的那样轻松。

    二女此时还在不停地挪动变换位置,双方都在紧盯对方的脚步,没有露出一丝破绽,谁也没有想要率先进攻的样子。

    局势如此僵持的话,第一回合很快就要结束了。

    可周围观战的人全无声音,他们并没有因为两人迟迟不打而感到焦虑和无聊,反而更加为自家的人捏把汗。

    要么不动,动则致命。他们深谙此理。

    东璃没想这么多,她原本只是想看看周夏是怎么打别人的,却没想到会僵持到这种地步。

    这样的话,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打完。

    她其实还是有私心的。

    她想让周夏快点打赢对方,这样就能提早来陪她了,毕竟明天就要上班,她想确保狂欢是万无一失的。

    于是,她略施了个小计。

    宁襄正在全神贯注,却突然感觉自己的鼻头变得很痒,就像是被人拿羽毛不断地轻刷。她非常想要用手抓一抓,但若这么做了,对手一定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东璃没想到宁襄如此能忍,看她憋得脸色都白了一圈,居然还能稳如泰山,不露声色。

    看来得用点更狠的招数了。

    东璃在心底邪恶一笑,对分子精灵下达了更刺激的指令。

    痒感从鼻头转移到内部,只需一瞬间,宁襄实在不能控制呼之欲出的喷嚏,仰头一个“阿嚏!”而周夏见此情形,果真毫不犹豫地攻了过去。

    嘭啪——!

    一个过肩摔,宁襄全无反抗地被摔倒在地,紧接着又被周夏全方位地锁住,完全被压制在地面无法动弹。

    第一回合,以宁襄的一个巨大失误结束。

    虽然真相并非如此,但大众只能那样认为。

    于是休息时间里,风云武馆前来观战的人全都对宁襄投去了鄙夷与斥责的目光,嘴里也都在说着不干不净的话,责骂她犯下低级错误,丢了师父的脸。

    确实,一名武者,技不如人而输,不可耻,但因一个喷嚏这种失败甚至可以被抬高到师门不幸的级别了。

    宁襄,这名外表估摸只有17岁的丸子头少女,此刻却只是神情坚毅地,一言不发地承受着同伴们的冷嘲热讽。她握紧拳头,在心中发誓一定要扳回一局。

    周夏内心并没有拿下一局的喜悦,尽管大家都围着她,恭喜她。

    她一直在看着东璃,试图从对方的脸上找出一些自己想找到的细节,然而一无所获。东璃也正在同其他人一样对她笑脸相迎,是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悦。

    可周夏明白,第一局她能拿下胜利,根本就不是对方失误,而是东璃在背后捣鬼。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这也问不出口,否则就会暴露自己的身份。

    肖凡也陷入思考,嘟哝了好几句诸如“宁襄怎么会在擂台上打喷嚏?”“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她犯错”“难道是带病而来?”这样的话。

    她听在耳里,越发认为自己的判断是准确的。

    周夏有一位格斗能力极强的母亲,她从小随母练习格斗,立志要继承母亲光辉的头衔。

    她明白一个道理——有利益的地方就没有公平。

    她无法阻止其他赛场上的不公,但在自己这里可以。

    为了确保接下来的战斗公正性,她来到满脸笑容的少女面前,面目严肃地说道“东璃,你可以帮我去买点吃的吗?我待会打完会很饿。”

    “啊?呃,喔这倒是没问题啦。”可能是不知道为何周夏会用这种表情同她说这种小事吧,东璃有些被吓到的样子,但还是连忙点头。

    她并未发觉有什么不对劲。

    “那,你想吃什么?”

    “什么最补充体力我就想吃什么,给你出一个小谜题~自己好好思考一下吧~”周夏意识到自己刚刚的态度有些冷淡,连忙将语气转换成寻常那样。

    随后,她就回到人群里面去了。

    东璃挠了挠脑袋,一边思考着一边转身往门外走去。

    目送她的身影真正出了大门后,周夏才放下一直举着的手,示意裁判现在可以开始了。所有人都不是很理解她的做法,但既然能开始了,也就不会啰嗦些其他的。

    待到二女都上了擂台并做好准备的样子后,如第一回合那样,哨声响起。

    第二回合,正式开始。

    这一回合,周夏与宁襄的想法居然不谋而合。

    周夏是想趁东璃回来之前尽快结束战斗,而宁襄是觉得自己今天的状态可能不适合酝酿太久,也是想速战速决。

    两人你一拳我一脚,出拳极快,踢腿生风,但却又都被各自巧妙的身法规避了更多的伤害。第一次碰撞结束,她们却在拉开距离缓冲才没一会儿,就又战在了一起。

    观众们刚开始都愣住了,为这与第一回合截然相反的局势发出一阵惊呼,但很快地又纷纷兴奋起来。

    果然还是只有这样直接的战斗,才符合他们武者的风范!

    ···

    ···

    东璃在武馆外的街道晃了一圈,还是没想到啥是最补充体力的。她觉得主食都很补充体力,但挑不出其中之最。

    思前想后,她又怕回去晚了战斗已经结束了,虽说那样周夏就能陪她开始狂欢了,但她心里还是想再观赏一下格斗的,就到“toorro”便利店里买了五个大肉包。

    而在回去的路上,她突然觉察到有一股邪恶的气息就在附近徘徊,心怀正义的她当然不可能对此不闻不问,便循着气息找去。

    已经很近了。

    应该就是前面那个家伙。

    她找准众多行人背影中的一个,假装无意地快步上前与其胳膊轻轻擦碰了一下,这样便能借机将对方的脸给

    “东璃?”

    短发男子讶异地皱起眉。

    “汪,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