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休假结束了

作品:《超然女

    再次看到朱林的消息,已是一个星期之后的事情了。

    东璃原本以为要更久,但不知为什么,法院对于这件事的审判结果倒是出得很快。各大新闻平台都在争相报导,一时间“朱林是骗子专家”的热度竟盖过了所有的流量明星。

    他确实为他之前的所有言论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他不仅被革职,更被开除了党籍,而且还被一审判决无期徒刑。但后来法院考虑到其为国家做过不少贡献,改判结果为二十年有期徒刑,立即执行。

    这样的结果,还是能被大众接受的,除去部分心肠歹毒的网民。他们认为朱林身为著名专家,发表的不当言论性质极其恶劣,情节特别严重,应当判其死刑。

    他们还对其专业性提出质疑,并有模有样地将调查数据列举出来。不过在发现并没有多少人理会后,他们就识趣地潜回水底去了。

    网页很快就刷到底了。

    东璃将手机放到一边,看着天花板发起了呆。

    这一个星期,除了刚开始的第一天陆续有不少研究所的同事来看望她,询问了一些她并不是很想回答的问题。

    剩下的日子直到今天,和往常没什么两样。

    给周夏发过消息,对方却说不久后就要参加新一轮的全国女子散打比赛,所以天天都在训练根本抽不出时间。

    期间,她还独自去过浅滩酒吧喝酒,是在下午去的。

    酒吧老板曾问了她王木发与朱林的事情,但她只是敷衍了事。她已经知道三人间的关系,那就还是不要把会让老板难受的事情说出来吧。

    而很快,她也要忙起来了。

    朱林被带回国后就一直有小道传闻说,下一任研究所的所长会是汪棋,听上去很天方夜谭,汪棋虽然根正苗红,但资历不够也是事实,何况所里还有其他资历高的前辈。

    也不知道是谁传出来的荒谬信息。

    不过朱林的审判结果已出,这同时也代表着接替他位置的那个名字明天就会公布,所以她也接到了消息——明天上午九点需要到研究所大院的综合大楼会议室报到。

    估摸着就是参加公布新所长以及后续工作安排的会议了。

    那,既然明天就要重新工作了,今天就最后狂欢一下吧。

    东璃做好决定,一个鲤鱼打挺就下了床。

    随后她停在原地,挠了挠脑袋,皱着眉头表情思索。

    “说是狂欢,但我狂欢啥呢?又没啥朋友。”

    “啊对了,周夏有给我发过训练场地的位置,我可以去看看她呀。”

    “如果我跟她说明天就要上班了,再装个可怜的话,那她总能抽点时间出来了吧。”

    “然后,我们不就能去逛街吃饭买买买了?”

    思来想去,好像只有这么一个方法能稍微符合“狂欢”的标准了。东璃洗漱完毕换好出门衣物后,叫车迅速前往了一座名叫“巅峰”武馆的地方。

    “武馆不愧是武馆,长得和名字一样霸气。”

    东璃还是第一次到周夏训练的地方来参观。她并没有提前发消息给对方,就当是给对方一个意外之喜吧。

    她正准备踏上台阶的时候,瞧见旁边有一个礼品店。

    “嗯还是买点礼物带过去好了,或许更像惊喜。”

    她知道自家闺蜜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吃,这点倒是和她一样,但除此之外,周夏还喜欢一样东西,就是布娃娃。

    曾经她有调侃过周夏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会喜欢小女孩的玩具,但结果是被对方修理得很惨。

    一想到那画面就不寒而栗。

    东璃甩甩脑袋,进店一眼就相中了一个最近比较流行的笨笨熊娃娃。

    标价277元,还是稍微有点贵的,不过店家在给她进行了一番精美的包装后,档次看起来就提升了不少。也相对值这个价,让她不那么心疼了。

    迈上通往武馆大门的台阶,她看见大门两侧居然还有穿着武服站岗的人,不禁心生疑虑武馆都这么戒备森严的吗?

    而等她走近,两人果真将她拦住,其中一名剃着寸头的男性语气冷硬地说道“今日闭馆,实在抱歉,请回吧。”

    “呃我不是来报名的,我来找人的。”东璃尴尬地笑道“你们认识周夏吗?我是她闺蜜。”

    两男对视一眼,还是由寸头回话,但语气稍微缓和了点“你好,但可能你来的有些不是时候。周夏正在接受踢馆人员的挑战,没有时间见你的。”

    “踢馆?”

    东璃略显惊讶,都这年代了还有踢馆一说?她一直以为这是只能在屏幕上看见的剧情。

    “你既然是她的闺蜜,总该听她提起过我们这行的一些事情吧?”寸头旁边的短发男性说道,话语有些怀疑的味道。

    东璃忙摇头“她从来不会跟我说这些,我俩在一起的时候就是吃吃吃买买买”

    寸头拿手肘捅了一下短发男子的胸膛,似是有些责怪,旋即又对东璃笑道“我这兄弟痴迷武术,不懂你们女孩子之间的相处模式,你别介意。”

    他看见东璃回以一个没事的笑容后,又往旁边侧身,为她把门打开,说道“你进去吧,会很容易就找到她的,但可能得在旁边等上一会儿。啊,记得要把鞋脱了放在架子上。”

    “好的!我倒没关系,刚好能见识见识夏酱是怎么揍别人的!”如语气一样,东璃的表情也很兴奋,准确的说,她已经非常迫不及待了。

    待到她离去后,寸头又与短发男子对视一眼,眼里带有疑惑——总感觉这最后一句话有啥地方不对劲是怎么回事

    同外面威严利落的长相不同,里面的空间显得非常宽阔,有种包容天下的既视感。

    她站在入口处,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直线前方的擂台。

    以这座擂台为中心散开四个方向,均摆有各式各样的训练器具,东璃叫不出名字,但并不影响它们带来的新奇感。

    她急忙脱掉鞋子摆放到一旁的架子上,这里已经摆有不少鞋子了,粗略估计有个三十双左右吧。

    脚下传来了柔和的触感。

    这里的地面全是橡胶板,是一般武馆常用的那种,摔在地上也不会感到特别疼。

    不过令人好奇的是,为啥都没看到人呢?

    抱着这样的疑惑,她又在里面闲逛了一会儿,终于听到有人声在不远处出现。她循声望去,却发现声音是从白色的墙壁后方传出来的。

    准备走近看看的时候,那墙壁的一处突然被打开了。

    东璃终于发现,原来那里是有一道门的。

    然后,浩浩荡荡的人群就从门内走了出来。带着一股肃杀之气,一下就将原本还算宁静的氛围点缀得充满寒意。

    他们似乎正在朝着擂台前进,但东璃这么大一人杵在旁边,大家也就很自然地一边前进一边把目光聚集到了她的身上,大部分目光都是带有疑问的。

    直到人群末尾,周夏的出现。

    “东璃?你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她这样问道,一路小跑到东璃身边,眼里也是疑惑。

    “我我想来看看你啊,顺便告诉你一声我明天可能要上班了,想等你这边结束后一起去逛街吃东西啊。”

    东璃见这形势好像有些不对头,说话的声音也变轻了。

    “你明天要上班了?这么突然?”

    “今天朱所长的判决结果不是出来了嘛,研究所明天就安排了一个会,估计是要谈谈这件事,然后宣布下一任所长吧。”

    “你懂的,新官上任,肯定搞很多事情。“

    “哪怕我是特殊情况待在家里,但毕竟还是所里的人,会议结束后他们一定会给我安排工作。”

    周夏闻言,眼神纠结起来。

    似是经过片刻的思考,她带着歉意说道“抱歉东璃,今天实在不凑巧,我这边的事情太重要了,换做平常训练的话我一定会推掉的。”

    “啊没事没事,门口有人告诉我你要接受踢馆的事情了。”东璃说到一半,神情也兴奋起来,倒是把周夏吓了一下。“就是打架嘛!你快去打吧!我刚好想看看你是怎么揍别人的!”

    “”

    这话怎么听上去这么别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