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终 落幕

作品:《超然女

    单薄的短袖短裤

    连双拖鞋都没有。

    真是简便得不能再简便的着装。

    可也符合现在的局势。所以不愿再抬起头了。

    手腕贴着一圈胶布,似乎是用来止血的工具。

    而这说明什么?

    捏拳,无力,视野亦是变得浑浊,比之前更甚。

    说明,超能力消失了。

    那在,消失之前,自己究竟做了什么事情?

    好像,还什么都没有做。

    确实,然后就又变成了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

    呵呵。

    这一路走来,原以为胜利在望,结果却是这样一个满盘皆输的结局。

    为什么?

    明明是想做成一件伟大的事情,明明想要做到的是一件可以帮助全人类的好事,为什么就是有人要来阻碍我?为什么会这样收场?

    “我究竟,错在哪里?”喃喃低语。

    嘀——

    视线向上瞥去,滑门从外面打开。

    “听着,就算局长同意了,时间也是有限的,你自己抓紧。”

    似乎有什么人要进来这里。

    “是是,我知道啦,多谢特斯里先生~”

    这声音,怎么那么熟悉。

    全貌出现后,了然于胸。

    怪不得熟悉,这可是共事了三年的同伴啊。

    “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

    口吻非常不客气,其实非常揪心。

    东璃看得出来,从那双眼睛里,完全看得出来——挫败、不甘、纠结、哀苦、落寞、愤怒、悲伤、难过、逞强

    一双浑浊的眼,却能释放出这样多的情绪。

    她倒是明白为什么,否则也不会出现这里了。

    这里的空间并不算大,但也算五脏俱全。

    她给自己拉了张椅子,在朱林对面坐下,视线触碰了一会儿,而后摇头叹道“我只是想来看看你。”

    “你不恨我?不想杀了我泄愤吗?”朱林语气疑惑。

    “没有,也许先前有,但现在没有。”

    “呵”他不屑地哼了下鼻子。

    他并不相信对方的说辞,因为他知道自己做的事情并不能被轻易原谅,但即便如此,他也不觉得那是错的。

    东璃发觉到了这一点,但也没觉得生气。

    她这次来本就不是兴师问罪,或者说幸灾乐祸、冷嘲热讽,她只是,想和朱林说点什么,只是单纯地想说些什么

    “你,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想法?”

    “如果你指的是谋划‘人类超级基因进化’这件事,我没有什么好说的。你知道的,我不认为自己有错。”

    “我并没有认为你有错。”

    咯噔!

    心脏仿佛被重物狠狠地敲打了一下。

    朱林狐疑地皱起眉,心中百感交集。他千算万算,也没想到东璃会这样说,这背后难道是藏着阴谋的?

    东璃见他如此,不由浅浅地一笑,神情柔和,眉宇间又涌上一抹忧愁“其实那天你和我说过的那些话,在你第一次离开后我就一直在思考。”

    “时至今日,我还是认为你的想法太过极端、消极,但这并不影响你有些说法的正确性。”

    “人的欲望,永无止尽;欲望不息,恶念不灭”

    她重重地叹出一口气,眼中盈满落寞。

    “我无法否认你站在了对的出发点上,但你却采用了最错误的方法。”

    原本听到上句话还有些渐渐燃起希望的朱林,此刻又伏下了脑袋,细细地发出低语“你根本就不懂,你不能感同身受,因为你不是我们,你不是人类,你无法设身处地。”

    “那难道为了你所谓的正确,就能无故去伤害他人吗?”放在膝盖上的双手渐握成拳,东璃低吼着反问。

    “我伤害的不是人类!你是人类吗?!”朱林抬头,突然发出吼叫,面容尽显狰狞。

    “所以你想用我的牺牲,去造福全人类吗?你来成为英雄?建造你的雕像?对你致以无上崇高的敬意?”

    “有何不可?如果不是神卫局这群害虫阻挠我,我现在说不定就已经,能迈出那一小步了!”

    东璃摇摇头,看向朱林的眼神变得充斥同情。

    “不许你,用这样的眼神看我!”

    朱林是高傲的科学家,他绝不愿意见到有人拿如此可怜的目光对待他,尤其是这个女孩。他一边怒吼,一边拖动自己衰弱的躯体想要朝对方扑打。

    可才挪动一下,他就控制不住地往前倒去,眼瞅着就要与地面来个亲密接触了,身子却突然整个停在空中,就像是被一双看不见的手给托住了。

    “我,不需要你的帮忙!”

    朱林羞愤地吼出一嗓子,拼命地蠕动身体,试图脱离托举的范围,但却被一把推回床位。

    他捶着床板,用力地捶。

    “啊啊啊啊啊啊!!!”

    伴随这声哀嚎一同出现的,还有肆意流淌在那些皱纹沟壑上的老泪。对比变异前的样子,朱林已然显得更加衰老。

    “呜呜呜呜”

    过了一会儿,他终于喊累了的样子,哀嚎变为了啜泣。

    东璃方才缓缓地说道“朱林,你明明有着过人的智慧,却只在经历了两三次失败后就选择放弃,若你坚持初衷,此时说不定早已研究出造福人类的技术了。”

    “呵,你又知道些什么呢?在这里自说自”

    “那神卫局为这世界做过什么,你又知道吗?”听见这句话的朱林不禁心下一颤,瞳孔都瞪大了。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要说像你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配与王教授搭档,你更对不起当年你们所立下的约定。你还记得,你们刚刚踏入研究所时,说的那些斗志昂扬的话吗?”

    “我”朱林显得十分错愕。“我、我只是,只是想用我的方式去完成那个约定而已,我没有,没有失约”

    “事、事实证明,我没有走错道路!我正要去找老王说明一切的!是你们阻拦了我!是你们阻止我的!”渐渐地,他的声调又提高了,似是想到些什么,神情也显得非常激动。

    “你简直太冥顽不灵了”东璃说完,不自觉地紧抿双唇。

    在她看来,朱林的状态已与走火入魔无异了,就算继续说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

    她决定离开了。

    徐徐起身,将椅子归回原位,正准备朝门外去时,朱林的声音再度响起“老王他真的,死了吗”

    其声幽幽,低哑而又充斥悲凉、失落。

    东璃停下前行的步伐,侧回头道“是的。”

    他看不清她的神色,唇瓣微抖“为什么?”

    “被人谋害,毒发身亡。”

    东璃进来这里前,曾询问过龙局长相关内容。

    当她知道这件事时,内心也大为震惊,但事已成定局,除去一声对王木发的哀悼,也别无其他。

    “为什么”

    “可能是因为,他非常的痛恨你吧。”

    虽然会觉得残忍,但真相就是残忍的,而且此刻,东璃也不愿意有所隐瞒。

    她转过身,看见朱林此刻面目僵硬,犹如提线木偶,失去了一切生机,唯有嘴边噙着一抹无比凄凉的笑。

    “是吗”

    “原来如此啊”

    “原来,如此啊”

    他怔怔地望着东璃,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如同一台坏掉的机器。

    走出禁闭室,特斯里还在外面等候,他没想到东璃这么快就出来了,却见对方神色忧郁,连气质都变了,让人完全联想不到先前那个贪吃无赖的样子。

    “呃你还好吗?”他这样问道,有些小心翼翼。

    “还好。”东璃内心五味陈杂,但并不想让一个不是很熟悉的人看出来,便强撑着笑容回道“话说,你们打算怎么处理这个家伙啊?”

    “他吗?他其实没有犯下多严重的罪,我们把他关在这也是暂时的,只因侵犯到了你的权益而已。现在,z国政府也已经派人来与龙局长交涉了。”

    当然,特斯里说的只是一部分原因。

    至于另外一部分,他这个级别还不够知晓。

    “这样啊,那我现在能回去了吗?”

    东璃已然归心似箭了。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太多。

    虽然只有两天,但她觉得自己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了。

    “当然没问题,我在这等你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为了把你安全送回你f市的家里。”特斯里欣然点头。

    “那,就多谢你咯~麻烦前面带路吧~”

    ···

    ···

    ···

    朱林居然不是靈的人。

    应翷站在窗边,望着窗外的怡人美景,恼怒地拍了下脑门。

    他对于自己的判断失误感到非常的不悦,而糟糕的是,这更代表着巨龙事件的幕后主使人还隐藏得好好的,没有露出任何蛛丝马迹。

    可恨,真是一个卑鄙阴险的小人。

    暗影正在床上休息,听见他那边的动静,眉宇间也添上一丝担忧。

    她知道他在烦恼什么,便决心等伤愈后,也要帮助他一同揪出那个幕后主使人。

    ···

    ···

    ···

    “那么,就这样决定了,龙局长。”沙发上,一穿着灰色中山装的中年男人边说边起身,同时神情肃穆地对旁边沙发上的龙局长伸出手。

    “当然,我非常认同您的想法,朱林毕竟是贵国重要的科研人员,并且也没有对我们造成实际损失,由您将他带回z国再接受审判自是最好不过。”

    龙局长握住对方的手,脸上堆满笑容。

    “谢谢您的理解。”中年男人微笑道“烦请您带路。”

    “您客气了,这边请。”

    ···

    ···

    ···

    周夏已经回到f市的家中。

    她也觉得有些疲乏,坐在靠近阳台的独立沙发上,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

    端起酒杯来回摇曳,反射在玻璃上的神情并不怎么好。

    她接到了最新命令继续潜伏在东璃身边,在不暴露身份的前提下,伺机对其进行诱导,加强其对神卫局的好感。

    任务难度明显的升级了。

    这让她十分郁闷,却不得不从现在就开始思考未来的一段日子要怎样去与东璃相处。

    而且,比赛也要来了。

    她抿了一口酒,望着外边儿将至的夜色出神。

    “东璃”

    ···

    ···

    ···

    这里是一片黑暗的空间,几乎伸手不见五指,却没有与之相匹配的寂静,反而还显得十分激情。

    男女粗沉娇媚的喘息糅杂在一起,不断从一个地方传出。同时响起的还有床铺似是因为剧烈运动而摇晃的“嘎吱”声,以及一波更比一波响亮的撞击。

    半晌,只听得这些怪异的声音突然在某一时刻变得更为激烈。旋即,伴随着男人一声低吼,女人也发出一阵比先前还要妩媚娇软的吟叫。

    一切终归平静。

    片刻后的黑暗中,一丝火光短暂地闪过,映出男人消瘦的侧脸。

    “咝——呼”

    他似乎在抽烟。

    吞云吐雾间,身后那个女人也爬了过来,柔软的触感紧贴背脊,魅惑的气息也拂过耳边。

    “我们,再来一次嘛~”

    “不改天吧。”男人感觉到脑内突传一声震动,断然拒绝了求爱的女人。

    但女人并不知道原因,还以为是男人害羞,便继续发起攻势,用极致酥麻的语气不依不饶地勾引着,两手也顺着男人厚实的胸膛一路向下,划着温柔的曲线

    “呃——”

    但突然,她感到胸口传来一阵剧痛。

    虽是身处黑暗,但也能感觉得到有什么东西,大概是液体,正在从她的胸口向外淌出。

    “怎怎”

    她没有力气说完这最后一句话了,整个人向一边歪去。

    而男人早已起身,他可不愿沾上这女人的浓稠。

    他走到一边,右手伸出将遮挡住夜光的窗帘拉开,左手则伸到耳后,食指轻轻按压皮肤,紧接着嘴唇微动“是的,我已确实接收到讯息。”

    “嗯,是,明白。”

    “我即刻,准备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