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来了

作品:《超然女

    “我不想把动静闹得太大,识相的话,快点出来。”

    没过一会儿,粗沉的男性嗓音再度响起。

    很明显,朱林已经找来了。

    藏于阴影之中的娇小躯体不由一颤。

    她没有盲目的自信,认为对方无法找到自己。

    倒是突然觉得一味地躲藏应该不再是此刻最好的选项,她得换个方法拖延时间。

    顺便,再探一些情报吧。

    但如果拖不下去的话,便只能为信仰捐躯了。

    想到这,她最后深吸一口气,从阴影中走出来“冷静、冷静,叔叔,您年纪大了,就不要有火气了。”

    脸上挂着一如往常可爱的笑容,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她这般操作,让朱林感到些许的意外,一下竟有点不想下杀手了。

    暗影这次的做法非常正确。她并不知道朱林此前其实已经找到她的位置了,凭借她的血液。

    也就是说,如果她继续藏下去,必死无疑。

    但主动出现,反倒让朱林产生兴趣了。

    “你,为何而战?”

    这样的问题让暗影有些不明所以。

    “我?我并没有特别为谁而战吧。”

    关乎信仰的问题必须小心谨慎,她并不想直接答复。

    “那,加入我吧。与我一同,变革这个邪恶的世界。”

    “叔叔,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但你不知道,因为你和周夏,还有东璃都是一样的,都非常的懦弱。”朱林蹙眉道。

    暗影对此有些嗤之以鼻。

    “变革世界可不是你说就能做到的,你知道这世界上还有多少未知的事情吗?虽然我承认你现在确实很强,但你就敢说外面没有比你更厉害的东西了?”

    “所以我才说,你们都太懦弱,连尝试的勇气都没有。”朱林重重地吐出一口粗气,眼神变得愤懑。

    “你们神卫局藏龙卧虎,却从来不理会这个世界所发生的任何天灾人祸,每年有多少人因此而死?你们却只知道隐藏自己,只求得自己的平安。”

    “各种科技的发展给地球带来了莫大的损害,可最受牵连的总是无辜的老百姓,这就是你们想看到的局面吗?”

    “为什么你们拥有超凡的力量,却从不愿意站出来帮助我们改变现状?哪怕是从最微小的开始做起,从一个人,两个人,三个人,再到十个人,百个人,千人万人。”

    “所以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样?都是因为你们事不关己的态度!我只能要求自己变强。只有我先变强了,才能去拯救别人,可你们,却又在这个时候出现,要来阻止我?”

    “告诉我,这就是你们神卫局所秉持的信念?还是,压幸所秉持的信念?绝不允许能被自己随意践踏的弱者变强?否则你们就无立足之地?”

    此番言语,透过眼神可以看出绝对是发自肺腑。

    即使暗影不会动摇自己的立场,但也有所感触,因为这并不是她平常会思考的问题,真是难以作答。

    若换做是局长的话,应该就能轻松应对吧。

    但为了拖延时间,还是得象征性地应付一下。

    “你说的这些,很有道理,我居然不知道怎样反驳才是正确的。”

    “不过,有点太绝对了,漏洞也很明显。”

    朱林皱眉道“说说看。”

    “神卫局为什么不站出来在天灾人祸之时保护老百姓,是因为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我们也有自己的规则。我只是一名普通的特工,这个问题我只能这么回答。”

    “而人类发展科技,是为了让老百姓过上更好更便捷的生活,也是为了走向更高的文明而努力,其初衷是良性的,并非是为了自己的私利。”

    “至于你说的,你只能让自己变强,再由你去引领变革世界,或者拯救他人,这一点我持观察态度。”

    “因为现在,你已经先做出了伤害他人之事。”

    “最后,关于我们所秉持的信念,你居然还谈到了压幸,但恐怕你从来就没有真正了解过压幸是什么,只是凭借自己所经历,所看到的事情在下定义。”

    暗影说到这里,眼神突然变得亮了起来。

    只见她眼珠转动,似是想到了什么好事一样,嘴边也扬起一抹鲜艳的笑意。

    “若是,压幸真的不允许你变强,想要将你抹杀,那么现在站在这里面对你的,就不是我了。”

    “嗯?”

    朱林仿佛也觉察到了有什么不对头,全身的神经一下都紧绷起来,额上顿时冷汗涔涔。

    这是一种本能的,如临大敌的感觉。

    “你可算来了,我被这怪蜀黎欺负得好惨啊!”暗影却与他的状态呈现出完美的反差,语气充满了嗔怪。

    什么?

    谁来了?

    朱林心下一惊,做出最高级别的警戒。

    嘎吱————

    仿佛是为了迅速回答他的疑问,就见那明明应是关闭着的出口大门,此时缓缓地从外面被打开了。

    随后,一个令他越发惊讶的声音出现——

    “暗影!你没事吧?!”

    这声音,明明就是不久前被他给炸成血沫的马尾少女。

    他用力地眨了下眼,但视野处却变得更加明亮,那名马尾少女着实出现在暗影的身边,一脸担忧地将其扶住。

    难道说

    他回想起之前与暗影的那些对话,方才发觉原来自己一直在被这两个女人耍。

    居然

    居然会这样

    怒不可遏。

    岂止是怒不可遏。

    此刻的他,简直连五脏六腑都要气炸了。

    这滋味儿简直,比以往遭遇到的任何事情都要令人难受。

    “咕噜噜噜噜————”

    野兽的低吼不自觉地响起,似是从胸口直接发出的声音,回响在这片空间之中,钻入人的大脑内来回翻滚,叫人心生怯意。

    周夏搀扶着暗影,见她手臂上有着简单包扎过的伤口,内心也十分难过,她认为这是自己造成的,不由连声道歉。

    暗影笑着摇摇头,又听到朱林那边的动静,不禁说道“周夏,你看他果然是你脑残粉啊,你一来他就迅速暴露出野兽本性了。”

    “你怎么还有心情开玩笑。”

    “我心情好着呢,而且他也来了,我们可以功成身退了。”

    暗影说完,往后看去一眼。“是吧,应翷。”

    正缓缓向下踏着台阶的男人一眼就看见他的心爱之人受伤,不由喉头滚动。他半眯起双眼,眉毛却拧得像麻花那样紧,言简意赅,就是杀意涌动的表现。

    “把需要我做的事情交代一下,然后你们先离开吧。”他如是说道,声音轻微,带着一丝沙哑,却是暴风雨的前夕。

    “东璃被关在最里面的实验室里,然后他拦在这里,我们需要把他打败,然后进去里面救出东璃。”暗影说。

    “他目前已知的能力大概有意念操物、控制血液、超强的自愈能力以及电波感应与扰乱。这是刚刚周夏与我合计过的情报,但仍然不能保证百分百的准确,你自己还是要多加小心。”

    应翷点点头,眼神自信又冷酷“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