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会议进行时

作品:《超然女

    应翷见对方是看着自己说的这番话,不禁有些错愕,连忙回应道“局长你别看我啊。别人我不知道,但我肯定是人类的福祉啊。”

    “你别紧张,我就是跟你开个玩笑。”龙局长诡计得逞般地笑起来。

    “我对应翷同志还是非常放心的。”

    华烈拍了下身边人的肩膀,亦是笑道“你这一年里为我们做出这么多的贡献,没有人会怀疑你是灾难。”

    说完他又同龙局长开了个玩笑道“局长你看,这太敏锐了有时候也不是好事啊哈哈哈哈。”

    办公室内顿时笑声一片,应翷不禁抹了抹额头上的汗你们是笑了,我却快吓死。

    短暂的欢笑过后,龙局长端起茶杯押了一口,转而又严肃地说道“既然铁证在此,那么就能断定巨龙事件的真正谋划人,是本应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靈没跑了。”

    “可他们,到底是怎样存续下来的啊?一百多年的时光,又为何偏偏在这个时候重新活跃起来呢?”华烈摩挲着下巴,疑惑显然不止他话语里提到的这两处。

    “这就是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了。不论他们有着怎样可怕的目的,我们,都必须要在他们达成那个目的以前,将其给彻底侦破,一网打尽。”龙局长义正言辞道。

    “是!”

    坐在对面的二人均是重重点了下头。

    “那么现在还有一点,给我们报信的神秘人究竟是什么立场?这也很值得考究,他会是靈的人吗?”华烈又问。

    “还无法肯定,但如果他是,那么何必把自己的同伴暴露给我们抓捕?这不符合常理。”应翷摇头分析道。

    “我认为这应该是两股势力。神秘人要么是个体势力,要么是其背后的组织暂时还不想浮出水面,所以才将信号来源抹除。”

    华烈摇头道“对方既然拥有神秘人那样厉害的人物。能快速又精准地认定王木发就是其中之一的策划人,那么也必然是一个成熟的个体或者组织。”

    “难道他们就没考虑过他们的举动在我们看来是很可疑的吗?就不怕站到了我们的对立面?”他并不同意应翷的观点。

    “可神秘人已经这么做了。那照你的意思,他就已经是和我们站到对立面上了?”应翷不甘示弱地反驳。

    “不,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说神秘人的立场问题值得考究。”华烈摆摆手。“我们目前最优先应该弄清楚的事情就是他的立场,还有,他究竟是谁。”

    “这个当然要做,会议结束后我马上便会就此事展开调查。但现在看,我还有一个问题,王木发毒发身亡前说了些什么?”

    “他正要将一切摊牌,话到一半的时候毒发身亡。”

    华烈如实说道,表情有些烦恼。他每每想到那一幕都非常自责,说起来他可是高级审判官,居然连犯人早就被人下过毒都不知道,简直太失败了。

    虽然那毒着实神秘复杂,但自责之心难免。

    “一旦说出和同谋相关的事情就立即毒发么?”应翷咬着大拇指盖,看得出来是因为谜团太多,需要藉由一些动作冷静冷静。

    半晌,他说道“我还是认为,神秘人与靈属于两股势力。”

    “为什么?”华烈问。

    “就是因为下毒”

    “下毒?”

    应翷点点头,说道“如果他们是一伙的,神秘人根本没有必要将王木发暴露出来,因为王木发已经身中剧毒,迟早难逃一死。但神秘人并不知道这一点,所以”

    “所以他才会将王木发是犯人的信息传达给我们。”华烈这样一听后便也明朗了些。

    “没错!如果他们是一头的,神秘人根本不需要多此一举,因为他不知道所以才那样做,这就是他们分属两派的铁证。”应翷也越说越有自信,声音到后面都厚实了许多。

    此推论终于坐实,华烈也同应翷一样感到非常高兴。

    可龙局长一直没有说话,且表情仍旧是严肃的,这让他俩没高兴一会儿又冷静下来。

    两人对视一眼,还是由应翷问道“局长,您还有什么在思考吗?”

    “你们的讨论确实很精彩,推断的也不错,可是,这样的推断,难道,我们的敌人就想不到吗?”龙局长沉声说道,一番话让两人愣了一会儿后,醍醐灌顶。

    应翷一拍大腿,双眼瞪得很圆。

    “难道?!”

    “烟雾弹。”

    三个字简短而又颇具力量,狠狠地砸在应翷的心头上。

    “设想一下,如果王木发的同伙早就决定要他的命,又何必下毒那么麻烦?以靈那样一个存续一百多年的神秘组织,杀一个普通人还不是和踩死蚂蚁一样容易。”

    “如此推断的话,神秘人主动将王木发暴露给我们,其实就是一种逆向思维的实用,他一定猜到我们会像你刚刚那么想,应翷,但那样就是正中他的下怀。“

    “我们照此推断下去,神秘人就一定会被我们认为是同一阵线的人,哪怕他不露脸,因为他确实帮助了我们。”

    “那么,难道下毒的真正目的是?”应翷蹙起双眉,心中有了大概的猜想。

    “没错,下毒的真正目的,是混淆视听,让我们认为他与我们同一立场。他如此大费周章地让我们认为他是正义之士,未来说不定还会以此为由寻求我们的帮助。”

    “但实际上,他却是真正的敌人。”龙局长凝重道。

    “所以说,下毒是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打算将王木发暴露给我们,也计算到了王木发会在审讯过程中摊牌。”华烈也渐渐明白过来了,嘴里骂道“真是阴险的家伙!”

    “其实他还可以更冒险一些,不把毒发的条件设置为摊牌,而是设置一个固定的时间,但那样无法做到精确的掌握就是了。”龙局长轻轻一笑。

    “不过,若是给他成功了的话,那我也绝对会被他给蒙了。”

    “此人,真是不简单呐。”

    应翷捏紧拳头,心情可谓十分不痛快。

    华烈亦是沉默不语,表情非常难看。

    这次他俩可以说都是输给了那个神秘人,若不是龙局长这一番高明的推论,他们以后说不定就要变成神卫局的罪人了。

    一想到这里,两人的内心都恨不得想要发动一切力量将神秘人迅速地找出来,然后千刀万剐。

    龙局长见状,也给了他们一点时间去调整状态。他吩咐宫绫给二人的茶杯加了点热水,顺便放了些定神醒脑的茶料。

    过了一会儿,他们渐渐恢复了正常。

    “这次的巨龙被东璃阻止了,应该是神秘人没有料到的事情。所以如果我的推测正确,应翷,他应该还在f市内。”龙局长边说边起身,毕竟要下达指令,还是正式一点。

    “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哪怕掘地三尺,都要给我把这个人从f市里尽快揪出来。”

    “是!”应翷用力答道,双眼迸发出炽热的火焰。

    “华烈,稍后我会给你授权,你先抽时间把关于靈的资料全部记下。过后,你也要调动你的小组参与调查。”

    “是!”

    “好,那么这次,我们就先”

    嘀嘀!

    话至一半,门口突然响起警报声——是专用于他们在会议时也能及时应对紧急情况而准备的警报器。

    每当响起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外面出现了非常要紧的状况。

    龙局长示意宫绫前去开门,后见特斯里一脸匆忙地进来了。

    他找到龙局长,忙说“局长!刚刚接到周夏传来的紧急讯息,她与暗影在z国f省f市的气象研究所遭遇无法解决的危机,需要立即派人支援。”

    应翷闻言,神色立刻变得紧张又凝重。他看向龙局长,后者也不扭捏,直接下令道“最优先级,应翷,迅速前往支援!务必将二人救出。”

    “是!”

    应翷重重一点头,即刻离去。

    奔跑在来时之路上,他按下戴在手腕上的腕表按钮,山峰大门随之响应,发出轰鸣后开启。待到足以容纳自己的缝隙出现后,他加快速度地冲了出去。

    随即一跃而起数十米的高度,在空中变化为来时的巨鹰,一展巨大的双翼呼啸而去。

    天空下划过一道嘹亮的啼鸣————

    暗影,撑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