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过去的阴影

作品:《超然女

    南沙群岛,某座不知名岛屿。

    一阵轰鸣响起,将在山林间栖息的群鸟尽数惊动,竟是引得倾巢而出,瞬间遮天盖地。

    轰鸣结束后,群山簇拥一座巨大山峰以其顶崖瀑布为中心开始缓缓向两边裂开,露出里面的一番别有洞天。下方河流亦向旁分割两岸,一条道路从中浮现。

    “唳————”

    天空骤然划过一道高亢清脆的啼鸣。

    原来是群鸟四散后,一只巨大的雕鹰又从它们飞走的方向展翅滑翔而来,快到山口的时候双翼猛一扇动,夹带着呼啸的风俯冲落下。

    临近地面时又将速度减缓,同时双翼将自己包裹起来。

    待到再次舒展,雕鹰竟已神奇地变化成一名男子。

    而通往山峰内部的入口处,另有一位高大英武的男子早在等候。此刻他显得很高兴,上前迎道“应翷!你回来了!”

    “特斯里?怎么会是你在这儿?俞歌呢?”没有见到以往的那个哥特萝莉,应翷不禁蹙眉。

    “她与霓霜一同执行任务去了。”特斯里一边迎上去,一边嬉皮笑脸地说道“也不能每次都是她在这迎接你不是?我也一样的嘛。”

    “呵,还你也一样,一样在胸前都无二两肉么?”应翷眼里闪过一瞬间的不悦,但立马又堆起笑容,与特斯里握了下手。

    “你这个家伙。”特斯里假意生气地瞪去一眼。

    “哈哈哈,走吧,局长一定要等不及了。”

    两人一面说话一面远去,裂开的山峰则像是装有感应器般,在确认他们进入了内部后缓缓地合上。

    不出一会儿,一切就又恢复成自然之景,除去秀丽的风光外再无其他。

    与外面的自然风景不同,山的内部完全是人工制造的科技空间。四处望去,各种简洁明了又颇具智能的机器人分别根据指令执行着自己的工作,如巡查、清洁、运输等。

    而他们现在所走的这条路亦是具有高度智能的磁场感应道路,可以通过来意自主判断出来访者是敌是友,结合其他巡查机器人,能很好地做到防患于未然。

    头顶,天花板被设计到了非常高的地方,腾出了极大空间,亦有数量繁多的精密仪器从两边修得光整的墙壁上延伸出来,执行早已输入到控制台的指令。

    “特斯里,局里气氛不对啊,出什么事了么?”走在前往局长办公室的路上,应翷问道。

    “你这嗅觉还是那么灵敏啊。”特斯里笑笑,回答道“说起来这事儿和你负责查探的那件事也有一点关联呢。”

    “王木发出事了?”

    “真厉害,一下就说中了。”

    “他怎么了?拒不配合所以华烈和霓霜对他严刑逼供?然后他不堪受辱自杀了?”

    真是可怕的家伙虽然没完全猜对,但结果却是一样的。特斯里不由打了个寒颤,随后挤出个笑容,回应道“倒不全是。王木发是在审讯过程中突然毒发身亡的。”

    “哈?这种事居然会发生在局里?”

    对于特斯里的说法应翷感到非常吃惊,也难怪了,毕竟神卫局可不是一般国家军防部门能比拟的,守卫森严只是基本配置,还有各路神仙妖魔汇聚。

    所以犯人会在审讯过程中,尤其在那个高级审判官的面前毒发身亡,完全想象不出来啊。

    “我也很纳闷,据说是在被霓霜带回来以前就中毒了。”

    “那为什么偏偏在审讯的时候才发作?”

    特斯里摇摇头“这要等到对王木发的尸检结果出来以后才清楚吧。目前知道的只有这毒属于极其神秘复杂的那种,不仅无色无味,甚至连固定形态都无法确定。”

    “居然这么厉害?”应翷皱起眉头。“那毒在发作之前有没有征兆?”

    “这也应该是局长这次紧急把你叫回来的原因之一吧,毕竟你调查的事情与这次的事情从本质上属于一件事,你们有必要尽快交流一下手上所掌握的情报。”

    “看起来,确实如此。”

    应翷点了点头。

    他不禁想到了前天晚上在栈台上那会儿,他也在场。可王木发的表现没有任何中毒的迹象。

    连他这般敏锐都觉察不到吗,实在有些难以相信。

    时间又走动了一会儿,局长办公室已近在眼前。

    两人踏上台阶推门而入,迎面扑来一阵压抑的气息,看来里面的气氛比外面要更加的严肃。

    “应翷,你回来了。”

    巨大的落地窗外是秀丽的海岛风光,窗前站着一位身着正装的男子。

    他在听见一旁的人这样说后转过身来,面相十分的俊朗立体,梳着金棕发大背头,深蓝色的幽邃眼眸里,满是历经沧桑的深谋远虑。

    这便是神卫局局长——龙·爱德华·霍拉斯。

    非常强悍的一名人物,不到五十岁的年纪便统管了神卫局,是维持世界和平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

    此刻他的身旁两侧还分别站着一男一女。

    男性便是负责审讯王木发的神卫局高级审判官——华烈。女性则是局长的贴身保镖兼秘书——宫绫,也是局里为数不多能让所有人都敬畏的对象之一。

    “应翷。”

    他一边唤着,一边伸出手。

    “局长。”

    应翷走上前去,用力地将他的手握住。

    “坐吧,我们需要就这次的事件好好谈谈。”

    “是。”应翷点点头,顺着龙局长的手势在办公桌前坐下。

    随后华烈也在招呼下坐到了他的身边,宫绫则是在给他俩到了杯茶后与龙局长坐在一边,而特斯里,好吧可能因为还有其他事要做,所以在请示过后就离开了。

    “真是抱歉这么急着把你喊回来啊,应翷。想来你那边的工作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解决的,所以这次,如果你并未带回有用的情报的话也没关系。”

    龙局长首先表示了对应翷的理解,这让后者感到有些微微的惶恐与动容。

    他摆摆手一笑,说道“局长说的哪里话,虽然难度有点大,但并非一无所获。况且我的部下们还在继续查探,有新发现的话我仍会第一时间收到。”

    “喔?那有什么收获,说来听听。”华烈说着,端起茶杯在嘴边吹了吹,饶有兴趣。

    “与霓霜分开后,我又回到东璃与风暴人战斗的场地将其整个过滤了一遍,然后在海底发现了这个东西。”

    应翷说着,将手摆到四人目光的中心点,手掌朝上。

    紧接着,一个青白色如五号电池般大小的金属椭圆片就在掌心上空浮现。

    “这玩意儿看起来很奇怪啊。”华烈蹙眉。

    “是啊,确实奇怪”

    龙局长冷笑一声,将圆片小心地用双指捻起放到眼前盯了一会儿,说道“这可是那个组织的东西啊。实在没想到,居然能亲眼看见它。”

    “那个组织?难不成是?靈?”华烈的思绪一下就被拉到审讯王木发那会儿。他想起对方言语间出现过的那个可疑字眼,眉头皱得越发紧了。

    当时他与霓霜在得知‘靈’这个字眼后就派人去查了,可得到的回答却是没有结果。

    龙局长缓缓地点了下头,后将圆片又放回桌上,看见华烈满面严肃后说道“也难怪,当年关于靈的所有资料都是最高机密,没有特殊授权根本无从得知。”

    “这种圆片,是靈独有的产物,绝不会错。它虽有着金属的外观但却不是金属,而是采取地底深处的永热矿石打磨而成,我们称之为‘厄’”

    “它在特定的环境下属于死物,可一旦离开了封锁它的环境,它便会活性化,释放出大量的恒温热能,并且这种热能非常容易受到生命磁场吸引,也就是我们人类。”

    “大概是两百多年前,经由西方各国联合授权批准,名为‘靈’的组织成立了。其主旨在于专门为人类探索一切未知的领域,并做到将未知掌控于手中。”

    “18世纪的一次大地震,让靈碰巧发现了隐藏于地底的‘厄’并有一位成员被其贴身附住。因此,他变成了人类史上的第一位,嗯可以称为超人吧。”

    “可惜超人的现象并未维持太久,他就因为承受不住大量热能而死掉了。而在他死后,靈才发现他变成超人的原因。”

    “这次事件,带来的影响是巨大的。靈开始花费大量的精力去寻找‘厄’并开始筹划人类进化实验。”

    “后来,他们终于在南美洲的一处地底深谷发现了‘厄’并不断采集这种矿物用以人体的进化实验。”

    “他们发现将‘厄’嵌在人类的后脑,可以通过热能刺激大脑神经达到激发生物潜能的目的,但风险极大,需要不断计算并核实数据,确保数据绝对精确后才能一步一步向前推进直到成功。”

    “这是非常残酷的实验,直到成功为止死了无以计数的人,但仍然有数以万计的人为了进化梦前去贡献生命。”

    “后来,在一位名叫纱夭的女性科学家提议下,‘厄’的单次用量被大幅削减,虽然能力激发的强度不如先前高,但存活率提高了数倍,第一批真正拥有超能的人就出现了。”

    “不过很可惜,那批人没过多久心性就开始发生变化,也不知是因为变得强大,还是因为‘厄’在作怪,在一次由争执引变的战斗中,他们全死了。”

    “可能你们觉得滑稽又幼稚,但确是事实。”

    “那次战斗也给人类带来了不小的麻烦,因为属于超能战斗,范围也扩散得很大,不少人流离失所,房屋农田的毁坏带来的直接经济损失也是相当惨重的,各国都苦不堪言。”

    “所以战斗结束后,各国领导人意识到了‘未知’的恐怖,于是下令将靈遣散,至此,靈就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本应如此”

    龙局长说到这里,还特意看了一眼应翷。

    “当超能力不受控制,那究竟会是人类的福祉,还是人类的灾难?这谁都无法保证,但就历史而言,贴近灾难的可能性,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