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新的力量

作品:《超然女

    随着这三声声嘶力竭如要吞天嗜地的悲愤怒吼,朱林胸前的伤口也受到情绪的剧烈涌动崩开了更大的裂痕,鲜血仿若喷泉般湧溅而出。

    糟了!他可不能就这么死了!

    周夏大皱眉头,这发展稍稍有些超乎预料。

    她连忙拿出随身携带以备不时之需的救治用品,拿出一条纱布欲要帮助朱林把血先止住,否则照这么个喷法,不出半分钟,必死无疑。

    啪!

    就在她刚将纱布拿过去的时候,朱林的左手一下抬起将她的手腕给抓住了。周夏惊挑了下眉毛,却发现对方的劲道非常大,犹如被铁钳夹住般,怎样都挣不开。

    而下一秒,她看见朱林的状态发生了惊奇的变化——双眼变得通红无比,血丝一瞬布满了整个眼眶,就像是眼球在鲜血中浸泡过一样,现在正往外发射出猩红可怖的微光。

    危险!

    体内升腾起一股极其危险的预感,她本能的反应告诉她必须立刻远离朱林身边,便掏刀将其抓住自己的手给斩下,旋即迅速后撤几个大步,将距离保持到一个相对安全的范围。

    “吼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似乎是感受到断手的疼痛,朱林又发出了一阵咆哮。

    紧接着,终于能让周夏感到恐惧的现象出现了。

    她看见那只被斩断的手掌,断裂的那一层皮肉居然在自行蠕动,那些飞洒的血液更是在划过空中时骤然停住了。

    血液,仿佛获得了生命。

    互相呼唤着同伴的声音,彼此感应,随之相连。

    它们变化成丝状,将手掌托起与断裂处黏在了一起。

    没过一会儿,那道切得整齐的裂口便被缝合起来了。而在愈合的前一秒,似是遗落在外界的最后一滴血也飞过来钻了进去。

    如此一来,那只手,便看起来像是从未受过伤,完好无损。

    可让人恐惧的事情还未结束。

    就在手掌被血液接回去后没过几秒的时间,原先从朱林被刺穿的胸口流失出去的血液,无论是落到泥土里的,还是花草树木上的,或是衣服裤子上的都在此刻纷纷一跃而起,在周夏的眼前形成一幅漫天鲜血的绘图。

    这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若没有亲身经历,恐怕旁人无论如何也没法理解。

    周夏猛地将下唇用力一咬,以疼痛来激活自己麻痹的意识。她将手中匕首紧握,眼神锐利。

    遂即双脚发力,朝那鲜血地狱奋勇而去。

    砰砰砰!!!

    可还没跑出几步,那些悬停在空中的血滴们像是觉察出周夏的动机,居然从中飞出几滴向她的膝盖砸去。顿时一股钻心之痛涌了上来,旋即她发现,自己竟无法掌握平衡了。

    嘭!

    她狠狠地摔在地上,样子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再低头看,才发现自己的膝盖竟是被击穿了几个小口。

    血滴被当成了武器吗?这到底是什么变态的能力?

    周夏紧咬牙关,想要站起来,可不知为何双腿变得非常难以控制,颤颤巍巍。

    她觉得有些不对劲,便先细致地感受了一下体内的变化。

    突然,就发现了一件极为可怕,也是难以相信的事情——刚刚击中她膝盖的血滴并未消失,而是开始在她体内扰乱起自身血液的流动。

    从小就扎根在这一行业里的周夏早就明白了将生死置之度外的道理,可面对这样诡异危险的情况还是第一次,她缺乏经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朱林此刻终于有了动静,那些飘浮漫天的血液突然全部涌入了他胸前的伤口里面,此前丢失的精力正在渐渐回复。

    不一会儿的功夫,他便恢复了意识,重新站起来了。

    “啊,这感觉还真是让人痛快啊。”

    再次睁眼看世界的感觉

    朱林完全能感受到在体内流淌的每一滴血都蕴藏着巨大的能量。

    如此境界,与先前简直不可同日而语,换句话说,现在的他,完全能把之前那个自信满满的他给碾压得连渣都不剩。

    所以说

    “这个世界还真是变化多端啊。”

    他缓步走到坐在地上无法起身的周夏面前,勾起嘴角邪肆地一笑“你说是吧?周夏。”

    被点名的少女未有言语,只是一直低着脑袋。

    “既然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已经说完遗言了。”

    朱林抬起右手对准周夏受伤的膝盖,五根手指开始颇有节奏地晃动起来。

    没人知道他这是在做什么,但却见周夏的身体突然变得非常奇怪,裸露在外的肌肤表面暴起了好多条筋,而且这些筋还在不停地滚动,就像肤下生出了一条条正在蠕动的虫子。

    看着真是十分恶心。

    朱林也没想过多折磨对方什么,便大手向下一摆。那些筋顿时就滚动地越发快了,旋即爆裂开来,将皮肤生生地炸开。

    血沫漫天,肉块横飞。

    这画面未免太过血腥残忍,就连朱林自己也有些难以承受,可是,他必须这么做

    是的,他必须下杀手。

    他其实知道神卫局藏龙卧虎,他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对抗他们,要不是迫于无奈,他是不会对周夏出手的。

    所以若是放过眼前这个活口的话,他将麻烦不断。

    而且更关键的是,他已经从对方口里得知王木发的下落了,杀起来更加没有后顾之忧。

    没错,他并不相信王木发死了。

    他决定把这两个家伙解决后就去神卫局看看。

    所以,另外一个

    其实朱林倒不是很担心那个周夏身边的女孩儿,第一因为地下实验室的位置非常隐蔽,隐蔽到建好后他第一次去时自己都忘记在哪了。

    第二是因为,就算被对方找到了,那下面设置的机关也不是轻易能够破解的。

    在获得超能力以前,他可没少研究机关那种玩意儿。这也是他为什么能无所顾忌地在这山上与周夏斗这么久的原因了,虽然他最开始没想到会这么曲折。

    不过保险起见,还是亲自去看看吧,快点把这些事解决了,自己也好安心去睡觉了,算起来都有很久没合眼了

    他离开了。

    而在离开不久后,从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上掉下一个人影,正是本应该化成了漫天血沫的周夏。

    她满脸灰尘,膝盖上血迹斑斑。可以说这一战是她入行多年以来打得最惨烈的败仗,若不是其母早前对她的伪装术加持过能力,她就真的会死在这了。

    “暗影,听得见吗?”

    “暗影!”

    她急忙拿出通讯器呼唤着潜入研究所的同伴。

    “嗯?怎么了?你解决他了?”

    很快的,暗影的声音从通讯器那边传来,语气倒是显得很轻松,但若仔细听的话还是会发现其实并不。

    周夏知道天亮以后暗影的能力就会大打折扣,所以一开始在与朱林战斗的时候就想速战速决,为此,过程中她也有不少判断都出了差错,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轻敌了。

    而现在朱林回去了,并且是焕然一新的朱林,犹如一个真正的怪物。

    此时暗影若再不离开,一定会非常危险。

    “你现在在哪里?能迅速抽身吗?”

    “抽身?我才刚到他这个实验室的大门呢。还有我跟你说啊,这个朱林好变态的,居然把实验室藏在厕所的底下,也是真的不嫌恶心啊。”

    “不要说这些了,我失败了,你必须赶紧离开!”

    越耽搁多一秒,暗影的危险也越多一分。

    即便周夏知道她的战斗技巧更在自己之上,但面对如今的朱林显然也不可能敌得过,所以只有暂时先撤退,将情况上报到神卫局,请求更强的支援才可以。

    “好吧我知道了,我这就撤离。”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周夏不是会开玩笑的人,况且她很少会有这样焦急的语气,至少不会是一时兴起。

    暗影看了眼近在咫尺的门,最终还是选择听从周夏的话。

    山上,周夏站在边缘,一直在往下看,她希望能尽快看见同伴的身影。

    她现在非常后悔,早知道事情是这样发展的,当时就应该答应暗影的提议,两人先共同把朱林给解决掉就好了。

    有比她更冷酷无情的暗影在的话,王木发的事情也不会从她嘴里说出去,也就不会刺激朱林的异变了。

    其实回想一下,主要的败因还是在于她多嘴了,如果她没有讲王木发的死讯说出来的话

    兹拉——

    嗞嗞嗞嗞——

    突然,通讯器响起一阵急乱的杂音。

    “你这可”

    随后便是暗影断断续续的声音。

    周夏大惊失色,忙对着那边呼道“暗影!你怎么了?!”

    “怎到”

    嗞嗞————

    啪——

    一声清亮的响,通讯器被强行掐断了,就像是受到了其他强电波的干扰。

    难道是?

    “暗影”

    周夏望着下方的研究所,双目失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