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悲恸的哭嚎

作品:《超然女

    因为这附近一直都没有发现周夏的踪迹,朱林以为她一定是跑到更远的地方躲起来想对策了。

    但即便如此,他还是没有松懈防备。

    可万万没想到,她竟根本就没离开过这里

    居然,还从身后突袭过来了。

    ···

    ···

    这怎么可能!她到底躲在了什么地方?

    为什么我完全没有察觉?

    是因为把气息完全隐匿起来了?

    没道理,不可能、不可能。

    我今非昔比,绝不可能连一丁点儿的预感都没有!

    那么是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

    难道她也?她其实也拥有与我同一个等级的手段?!

    ···

    ···

    朱林喘了口粗气,头颅缓缓低下,难以置信地看着穿过自己胸膛的利刃,以及不断从中向外淌出的殷红液体。

    在这一瞬,剧烈的痛感方才渐布全身。

    “啊”

    确实刺中肉体的感觉反映到大脑里后,周夏才徐徐站直身体,遂即毫不留情地将匕首抽出。

    利器与血肉再度摩擦了一次,引发了愈加强烈的痛楚。

    朱林倒抽凉气,不受控制地往前一个趔趄,膝盖重重地砸在地面上,呈现出半跪的姿势。

    “现在,又是谁的胜利?”周夏冷冷地说。

    她绕到朱林的面前,这次轮到她居高临下了。

    而且这样看起来,就像是朱林在对她下跪。

    “我没有直接刺入你的心脏,是因为还有些话想问你。希望你能乖乖配合否则,我会让你体验求死不能的痛苦。”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

    “那就”

    “你先告诉我,你是谁?”

    “我觉得我有必要再提醒你一遍,朱所长,请搞清楚现在的局势,你认为你有资格向我提问吗?”

    朱林缓缓抬头,额上沟壑纵横,眼神更因强忍痛楚而瞪得很大,面目狰狞可能就是如此吧。只见他微微张口,嘴角却是向上翘起“如果我没有猜错,你是神卫局的人吧。”

    “你说什么?”

    “不必否认,不必假装。”

    朱林又吐了口粗气,说道“一开始我就有些怀疑了,你看上去如此年轻,也不像身经百战的样子,可偏偏又有丰富的战斗经验。”

    “一般这种家伙,大部分都是从神卫局里出来的。”

    “而且最能让我确认的一点就是你的隐匿手法。”

    “我得到能力后的敏锐程度已是普通人类的数倍。所以我以为你早就借着浓烟跑到远处躲起来了,却没成想你一直没走开,但我竟毫无察觉!”

    “这可不是普通军营能训练出来的东西!”

    “只有神卫局那种地方,才可以”

    像是说完了要说的最后一句,气氛顿时陷入了可怕的寂静之中,喔不,朱林的喘息声倒是从未停下。血还在不住地往外涌出,即便他轻轻按住了伤口,但也只是减缓了一些势头。

    他的手合得很紧,但仍然有血液从中渗出,一滴一滴地落到泥土里,发出蚊蝇般细微的声音。

    每落一声,仿佛就离死亡更近一步。

    他似乎能清楚地看见自己的意识,正在渐渐远去。

    “就算你猜对了,也得死在这里。”虽然吃惊于朱林的聪敏,能通过一些微小的细节推论出正确的答案,但依然没有动摇周夏想要取其性命的决心。

    “但在你死之前,我说过,告诉我你的能力是从何而来,还有,变革世界的计划又是什么。”

    “呵等你的同伴把东璃救出来,不就全部都知道了吗?”

    周夏闻言,神情越发冷漠。

    她右腿一抬,用力踹出一脚。

    身负重伤的朱林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攻击,整个人一下就如断线的风筝倒飞出去,摔在地上的同时更是无法控制地发出惨叫,胸前的伤口也受到皮肉拉扯,鲜血溢出得愈加汹涌。

    周夏上前一脚踩在他的右肩上,俯下身子将刀锋逼近他的脖颈,口吻愈发冷厉“快说,否则我不介意在你身上再开一个洞。”

    “告诉我,王木发”

    “你”

    “否则,你什么也别想知道。”

    即使朱林已经面色惨白大汗淋漓,剧痛使他的声音都发生变化了,但那双宁死不屈的眼神仍是炽热又坚定。

    周夏有那么一会会儿的错愕。

    身经百战的特工直觉告诉她,朱林的这句话并非在赌,而是真的下了决心。

    这眼神是装不出来的,尤其是在这种性命攸关的时候。

    虽然装出来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但她的考量是,朱林应该做不到那种事。

    好吧

    不论朱林是不是在赌,他都赢了。

    周夏虽然非常想将其杀之后快,但那也是在将情报挖掘完毕以后的事情。

    神卫局特工所上的第一堂课就有讲过,目标人物若是在将其身上还有价值的情报尽数吐露之前死亡,就算任务成功,但其实也属于另一层意义上的失败。

    而她喜欢做到完美。

    “呼”

    也真是让人头大。

    周夏长嘘一口气,将压在朱林右肩上的脚收起,漠然道“王木发,已经死了。”

    “什么?”

    犹如,当头棒喝。

    心中划过一道霹雳的感觉。

    脑袋开始嗡嗡作响,随后是一片空白。

    “你说什么?”

    随着这样一句仿若机械化的声音,朱林的脸色比刚刚更加凄惨,本来还坚定不已的目光陡然松松垮垮,失去了生气似的,变得空洞黯淡。

    周夏挑了下眉,心中倒是生起一丝疑惑。

    档案显示,朱林与王木发早在20年前就闹掰了,并且这20年来都没有接触过,为何朱林还会对王木发的死讯是这种激烈的反应?

    这明显不符合常规逻辑啊。

    “他真的,死了?”

    无法,相信。

    咚咚!

    咚咚!

    心脏突然猛烈地跳动起来,被贯穿的胸口所产生的痛楚在这一刻似乎消失得无影无踪,却是被另外一种愈发剧烈又深刻的疼痛给取代了。

    这让他变得难以呼吸,从而不得不将嘴巴张大,加快吸入氧气的频率。

    然而这样,他还是感觉越来越难受,嘴里不住地发出“呜呜”声,但始终不成一句话,像是哑了一样。

    满脸是惊恐又疯癫的笑,他的眼睛瞪得奇大无比,一直对着周夏的视线,好像问出了无数个为什么?

    “因涉嫌参与并执行‘巨龙登陆’计划而被我们逮捕了,在审讯过程中疑似中毒,抢救无效后死亡。”

    就当是一种仁慈吧,周夏还是第一次看见一个人能痛苦到如此地步,哪怕是个心怀歪理的疯子,也让她略微动容,便将王木发的事情说得更具体了些。

    “呵呵”

    “哈哈哈哈哈哈哈!”

    王木发参与并执行巨龙登陆?

    这真是这辈子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虽然巨龙确实是人为操控的,但他万万没有想到有朝一日竟有人会把这个帽子安在王木发的头上。

    朱林是真的笑得非常放肆。

    可笑声里却又夹杂浓烈的悲哀,这也就是他所说过的话,个体弱小,故而遭受欺负,无法反抗,就算最后死了,也是别人来规定你的死亡。

    像这种事情,为什么会发生?

    怎么可以?

    怎么可以这样!

    不可以这样啊!

    他都还没有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他,他都还没有向他展现自己的成功,他都还没有证明自己才是对的,他就死了。

    而现在,他也要死了。

    这是个什么样的世界?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世界?!

    “唔呃呃呃呃呃”

    “唔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啊!!!!!!!!!!!!!”

    三声,仿若要将天与地都吞噬殆尽的怒吼狂啸。

    朱林用尽全身的力气,发出死亡前的,最后咆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