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超能力的快感

作品:《超然女

    “我是,将要给这个世界带来变革之人。”

    朱林将手中的双刃往后一扔,神情忽地严肃起来,完全不像是在开玩笑。

    所以周夏只能认为他发疯了,不由鼻哼一声,一边摇头一边眨了下眼,嗤笑道“要变革世界的人太多了,你得先把队排好才行啊。”

    “哼,这就不劳你费心了。”朱林说完,开始朝着周夏那边前进。

    这是要主动进攻了么?

    周夏心想,不过通过刚刚的交锋大概能明白一件事了。

    看来手里不能拿武器啊,他一定有着将武器给吸引走的特殊手段,现在先只能先赤手空拳地打一打了。

    朱林现在的样子看上去有些云淡风轻了,似乎变得非常自信,也不知还会有什么其他的手段。

    总而言之,周夏收回了最开始的轻敌之心,此刻开始谨慎起来。

    朱林走到大概距离周夏三米左右的距离停下,没人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而以往对于猜心还算自信的周夏也无法从那双明亮得有些过分的眼睛看出什么东西来。

    但能知道的事情是,对方这样毫无防备地站在那里,简直和投降没什么区别。

    机会往往都是一瞬间,无论是因为什么,她都不会错过。

    “喝啊——”

    一声厉喝,少女一个重步向前,紧接凌空一脚,目标直指朱林的胸膛。

    几乎是在她出脚的同时,朱林露出狞笑,双手张开上扬,脚边的泥土石块顿时如被赋予生命般,在剧烈的颤抖过后纷纷飞起,于其上身前组成一道天然的防护屏障。

    但周夏岂会真的愚蠢到认为朱林是毫无防备的?说实话,这种丝毫不用心的假装未免太瞧不起人了。

    她令人惊奇地在半空中强行停下,一个旋转翻身落地,又迅速用力一蹬,直攻朱林还没能来得及布施防御的下盘。

    这一套动作连贯利落,如此朱林应就无法反应了才是。

    周夏这样想着的同时,也已到了攻击距离之内。

    她双手撑地以其为轴心,将修长的右腿展开踢出一个横扫,意图将朱林扫倒在地。

    可在踢到一半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的腿突然像是遇到阻碍般的难以动弹了,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缠住了。

    定睛看去,才看见原来是地面的泥土裹住了脚踝。

    这真是令人大吃一惊。

    周夏奋力地挣了挣,但泥土裹得十分紧,连一丝多余的空间都不存在,根本就不是人力能挣开的。

    “怎么样小丫头?服了吧。”

    朱林居高临下地看着周夏惊讶的表情,心中别提有多得意了,眼下这个局面就是他奋斗了小半辈子要达成的目标啊。

    “你的能力究竟是从哪儿来的?据我们的档案显示你只是人类而已,不可能拥有这样异常的力量。”

    “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我很强大?”朱林阴恻恻地笑着,如幽森中传出的声音不禁叫人浑身发毛。

    “我看得出你很强,但为什么还会被我制服?因为,这就是人类的极限。”

    “无论你的肉体再如何强大,战斗技巧再如何精妙,在超出人类领域的力量面前,都只是余兴节目罢了。”

    朱林抬起右手放在自己眼前,拳头握紧又松开,又握紧,眼神狂热又炽烈。

    他终于做到了,是真的做到了,这场战斗的胜利带给他的意义是重大且不凡的,让他认识到了,认识到他已经彻底脱离了人类。

    他现在是超能力者!拥有不可思议的强大力量!他可以带给世界一场前所未有的变革!

    永远都会有人记住他的名字!

    “你简直疯了”

    周夏将他的神情尽收眼底,后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她想她可能得改变主意了。她必须在这里了结朱林的性命,即便这样的做法并不合规矩,即便会给自己带来无穷的麻烦。

    可若是让这样一个疯子活在世上,灾难才会永无止尽。

    趁着朱林欣喜若狂无暇顾及她的时候,她悄悄从怀里摸出一颗烟雾弹扔了出来。

    浓烈的烟雾铺开,一下就夺取了朱林的视野,但他现在感到生气的并不是这一点,而是对未来的美好遐想被打断了。

    他突然生出了想要扰梦者性命的念头。

    可待到他驱散烟雾后,周夏的身影却消失不见了。

    上,下,左,右,前,后。

    所有的方位都看了一遍,但没有收获。

    就像是变戏法,让人产生此前的战斗都是假象的错觉,其实那少女根本就从未出现过。

    不过朱林并不是普通的观众,他可没那么好糊弄。

    至于周夏最终挣脱了泥土的束缚这点,他倒不觉得吃惊,毕竟也不是什么普通角色,肯定会藏有一两个杀手锏之类的。

    “所以现在是,要同我来一场捉迷藏的游戏吗?”

    朱林一边说着一边控制着泥土石块在周身各个要害之处旋绕,形成数面盾牌般的防护。至于为什么不做全身性的,只因那太费力,现在的他还不够水准。

    “为什么不来与我说话?是因为觉得我所言句句在理所以无法反驳吗?就只能用你那粗浅的认知来评判我为疯子?不觉得太滑稽吗?”

    他除了对电波的感应外没有其他感知方法,然而这一片都是树林,繁茂的树叶会导致电波大量散射,对方若不使用带有电波的道具的话,他根本无法找到准确的位置。

    只能尝试用成功率最低的言语刺激的手段,把少女给激出来了。

    “人类是弱小又无助的,你现在的处境就是最好的证明。若你就此放弃抗争,我兴许能饶你一命。不用再躲藏了,出来直面我,我觉得我们可以好好谈一下。”

    “你不是很想知道我的能力是如何得到的吗?你出来,出来我就告诉你。”

    “这可是一个天大的秘密,我没有撒谎,这是能真正改变并引导世界走向的秘密计划,而我就是第一个受益者。怎么样?有兴趣了吗?出来谈谈吧?”

    “你不敢与我正面对抗,你知道自己太过弱小,但若你愿意加入我的行列,我能将你改变得与我同样强大。”

    “接着我们就可以作为变革世界的第一份力量而活下去,我有绝对的信心将此事完成,这是我毕生的追求。”

    “一味地躲在阴影之中等待时机的人,只是因为力量还不够强大,不知你可有听过这样一句老生常谈的话,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白费功夫。”

    朱林不断地运用言语采取或引诱或刺激的手法,想要逼迫敌人现形,即便周围还是一点风吹草动都没有,他仍然继续。

    他相信自己的语言艺术,可却是算错了一件事情。

    周夏的心中早已有了根深蒂固的信仰,于她而言这些言论无异于虚妄之理。

    朱林说得越多,她想杀死他的心就越坚定。

    之所以迟迟未有动作,只因她还在忍耐。

    虽说她是一名优秀的特工,但终究也只是一名有血有肉的普通人罢了,要说对付同样是普通人的家伙倒是能采取正面进攻,可这家伙明显已经超出了普通人的范畴。

    无论是手持刀刃还是赤手空拳,都会被朱林的能力所化解,格斗术已经无法派上用场,此时能做的,就是充分利用自己的杀手锏,全神贯注地,等待最好的暗杀时机降临,务必一击致命————

    如同静待河岸边,目露凶光伺机待发的鳄鱼。

    亦如隐匿草丛后,獠牙毕露四肢紧绷的猎豹。

    ···

    ···

    ···

    然后——

    就是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