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今非昔比

作品:《超然女

    “出来吧,别在那后面躲着偷听了,时代进步了,现在不兴这个了。”波波头嘴角噙着冷笑,搭配可爱的发型竟显得异样的邪魅。

    原来不是在瞪我吗?

    马尾少女松了口气,遂即转身,只见一个穿着休闲套装戴着鸭舌帽的男人从一棵大树后走了出来。

    虽然戴着帽子,但少女也能感受到对方在用欣喜若狂的目光盯着她看。

    “这还真是,天助我也啊。”

    然后从他嘴里冒出了这样一句话。

    “你是什么人?”马尾少女被这种目光看得十分不舒服,不禁泠然出声,周身气息瞬间变化,营造出风雪冰天的气场。

    “哼哼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男人没有作答,只是自顾自地狂笑起来,再结合他先前的目光,似乎是对与马尾少女的这次见面期待了好多年一样。

    “这家伙是你的脑残粉?”波波头问道。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周夏!!!!!周夏!!!!!!!!!!!”男人沉声低吼着,犹如猛兽见到猎物那样发出低吼。

    “果然是你的脑残粉吧?他连你的真名都知道。”波波头又说。

    “你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什么会知道这个名字?!”

    马尾少女的神情愈发冷峻,手里也在不知不觉中攥了把利刃。在她的圈子里,会以“周夏”这个名字称呼她的,只有东璃与其他结交过的朋友而已,但显然,这些朋友里并没有对面那个男人。

    这家伙,绝对来路不善。

    波波头瞧见自家姐妹刀都掏出来了,不禁斜过去一眼。还总要她别激动,真碰上事儿了第一个拿刀的永远是你。

    “因为,我一直在找你啊。”

    男人说着,将头上的帽子摘下扔到一边,露出一张让二女觉得熟悉又不敢确定的脸。

    “你是你是朱林!”

    在迟疑了片刻后,周夏最终确定了这个男人就是朱林。就算样貌变得年轻了一些,但五官是没有发生变化的,只是,一样让人很吃惊啊。

    “真是感谢你能认出我来,这样的话,有些事我问起来也方便多了。”朱林渐渐将激动的心情平静下来,毕竟若一直保持那种高涨情绪的话,就没有办法沟通了。

    “我没工夫听你废话。”

    周夏向前踏出一步,匕首随着抬起的右手旋转一圈直至刀尖指向朱林,声若坚冰“果真是你把东璃关起来的?”

    “你把王木发带到哪里去了?!”

    二人几乎,是同一时间发声。

    “他的事情你就不必再关心了,在我看来你没有知情权。”周夏稍愣了一下后说道,语气可谓是非常的霸道。

    不过朱林也不是吃素的主,他也冷笑一声,不甘示弱地回应道“这样啊,那你也不必关心东璃的事情了,在我看来,你,同样没有知情权。”

    “看来你是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啊。”

    周夏吁了口气,两只眼睛微微眯起,握刀的手更加紧了一些,同时低声对身边的人说道“暗影,你快先去把东璃救出来吧。”

    波波头微蹙着眉说道“你确定不需要我们联手先把对面那个痴汉给快速解决了?”

    “你也看出来他不正常了啊。”

    “废话,正常人谁上这儿来?”

    “”

    周夏擦了下额上的冷汗,本来很想吐槽点什么,但敌人当前,还是按捺住了。

    “你快去吧,我能解决他。”

    “嗯那你自己小心。”

    朱林看见那边的二人讲了些什么,那个波波头突然就向后迅速跳跃了几下,身影一下没入树林之间。他皱起眉头,随即又舒展开来,咧嘴一笑“啊她是去找东璃了啊。”

    “你应该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做好心理准备。”

    周夏说着,双瞳快速转动了几下将周边地理环境给牢记在脑中,随后立即思考起作战方案。

    她心里很清楚,此时站在对面的那个男人,不能再把他当成是普通人看待了。

    脚下的这座山即便不是巍峨高峰,但也绝非人类能轻易登上的,何况还是在没有任何工具辅助的情况下。

    而且他还变得年轻了,即便不是很夸张地回到二十岁三十岁的时候,可也是令人十分费解的事情。

    当然,她也怀疑过那是不是保养出来的,但这种猜测未免太不把自己的眼力当回事儿了。

    所以综上所述,这男人身上一定发生了不得了的事情。

    所以,不论他刚刚是直接把东璃还给她们,还是选择拒绝,周夏早就在心里做好了决定,那就是亲身试探,以求真相。

    于自己而言,现在的朱林实力是一个未知数,虽然自己对于他也是一样,但凡事还是小心为上的好。

    而朱林其实没有想事情发展成现在这个局面。

    他原本只是上来看看到底怎么回事而已,就算在发现了来人是周夏而她果然不是普通人以后,也没想打一场的。

    毕竟问出王木发的下落才是关键,可这丫头实在太狂了,即便他不想打,对方也没有和平处理的意思。

    那么,就开始吧。

    不过仔细想想,这样正好也能让他试试看现在的自己有多厉害,就当是一场测试吧。

    对方一直不动。

    可天很快就要亮了,若在黎明的第一道曙光降临之前没能解决掉他的话,对于暗影来说就会变得麻烦了。

    周夏绷起脚尖长舒一口气,瞳眸一动,看准朱林左前方的那棵大树猛一发力,其速之快犹如子弹出膛,一下就来到了朱林的身前,高高举起匕首。

    好快!!!!

    饶是现在的朱林也没能在第一时间作出应对之举,在那凌厉的刀锋落下的瞬间前才勉强挪动了一步。

    这一步让他将身子侧开,虽躲过了致命伤害,但还是在肩膀上留下了一道伤痕。

    周夏一击不中,往后几个空翻拉开了距离,却在停稳后懊恼地“啧”了一声。

    以往她面对的都是一等一的高手,所以这样做已经成为了一种本能,但很明显对付朱林的话,这是多余的动作。

    不过影响也不会太大,再来一次就好了。

    就凭朱林刚刚那种和蜗牛一般的反应速度,她只要再精细一点就能轻而易举地将其拿下。

    “如此水准,也敢叫嚣。”

    她轻蔑地勾着嘴角,前身下俯双脚岔开,左手紧撑地面,蓄足了力后再如炮弹般弹射而起。

    可这次在冲锋的过程中,她感觉手里好像少了些什么东西,直到离朱林不过咫尺之距后才猛然发现。

    本来应是在她手里紧捏的那把匕首,不知什么时候去到了朱林的面前悬浮着,并且刀尖,是对着她的。

    她在心里惊呼一声,急忙从衣服里拿出另一把刀刃横在身前————兵!!!!!!

    铁器相撞,擦出激烈的火花。

    朱林趁着周夏刚刚落地,迅速握住浮在自己面前的匕首浑身发力,加上意念的加持,竟是在对拼中占据上风,一下把对方击出十数米之远。

    嘭!!!

    即便少女体态轻盈,十几米的惯性力量还是让她在非常不雅观的摔倒后还继续滑了些距离。

    “我受到的教育是,永远不要小瞧对手。”

    朱林把玩着手里因刚刚的激烈碰撞裂了些痕迹的匕首,遂即将手抬起对准周夏的另外一把武器,嗤嗤一笑“否则的话,连你的武器都会弃你而去啊。”

    如是话语带上魔力了,在他话音刚落,周夏就眼睁睁地看见身边的匕首朝他飘了过去,旋即被一把抓住。

    周夏瞪着双眼缓缓站起,也顾不得拍落身上沾到的灰土,嘴唇微张“你到底,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