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访客

作品:《超然女

    朱林回到研究所里,一时感到有些茫然无措,他没料到东璃与周夏之间的感情居然那么深厚,信任也那么牢固。

    这步棋看来是他下错了,所带来的困难也即刻反应出来了。现在,如果警局那边发来的信息也没什么可疑之处的话,想要尽快找到老王就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铃铃铃——

    研究所里的座机电话响了。

    他接起来问候了一声,是警局人员。

    “朱所长您好,已确认本市有三名叫周夏的公民,信息已全部发送到您的邮箱。因为您的电话一直打不通所以就给研究所打座机了,您马上就可以去查阅了。”

    “好,辛苦你们了,帮我向你们方局长问好。”

    挂掉电话后,朱林立即开启电脑把警局发来的文件给打开,迅速又仔细地翻阅了一下这三人的资料,最终确定了一个相对符合条件的人。

    可是,从档案上看的话,照片上的女孩并没有什么异常。本地人,家境优渥,父为大学教授,母为散打教练,从小品学兼优,兴趣广泛,16岁那年拿到全国女子高中散打联赛冠军,现从事自由职业

    这能有什么疑点呢?

    和身边那些朋友的小孩的人生大同小异。

    无从判断,但也没有过于失望。

    本来她把老王带走的这个说法就是为了套东璃的话而胡编乱造的。对于此事最大的把握也就是他的直觉而已,但现在档案都已经查无疑点了,直觉也没用了。

    朱林心烦意乱地向后一仰靠在椅子上,一声叹息后,几乎快放弃了,或者说,马上要不得不放弃了。

    因为他快没有时间了。

    今天下午新闻发布会必须召开,必须在今天下午就把一切责任都推到东璃身上,以免夜长梦多。所以在此之前,若还是不能找到老王的话,就只能祈愿他福大命大了。

    作为最好的拍档,这便是朱林最后的仁慈。

    而在这时,他的脑海里倏然出现一个非常令人在意的信号,居然有着极其独特的波形。

    这让他不禁一下又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狐疑着脸,透过窗户瞪向信号出现的远方。

    “难道?”

    他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眼珠子一转,随即将精神更加集中。

    这样一来,对电波的感应就变得愈来愈强,当然,也不排除是因为这次的电波很独特所以特别好寻找的缘故,总之他已经能确定有东西在往这边来了,而且绝不是善茬儿。

    过了一会儿,他察觉出电波的位置已经接近到了研究所大院后门那边的山峦附近,并在那停下了的样子,便再也坐不住,急忙朝那儿赶去。

    “那么,就按照我飞机上跟你说的那样做吧,拜托你啦~”

    山上的树林里边儿,一束着深红色高马尾辫的少女正对另外一名波波头的可爱女孩做出央求的姿态。

    “我还是没搞明白,这种救人的活儿你自己搞定不就行了吗?干嘛非要把我拉上,你不知道应翷马上就要回来了吗?回来要是见不到我,又该不开心了。”

    波波头抱着双臂,显得有些烦躁。

    “我也是没办法呀,现在还不是在东璃面前暴露的时候,你也清楚才对啊。大不了回去以后我帮你一起应付应付。”

    波波头咂巴了下嘴,微微点着头“喔所以你才想让我去把她救出来,而你只是在这儿等啊。”

    “怎么会只是等呢!你不觉得这次东璃的被困非常奇怪吗?你好好想想,就算我们两个一起上都不一定是她对手的家伙,又是谁有能耐把她给困住呢?”

    “唔,有道理。”

    “所以在我看来,能困住她的人有两种,一是智慧,二是用武力。当然,我不觉得有人能用武力制服她,那么就是靠智慧了。”

    “嗯接着说。”

    “既然是智慧的话,我们就不必太紧张,因为东璃那丫头本就不怎么聪明,而且又善良,所以是很容易遭人欺骗的。”

    “所以你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我很聪明,而且心狠手辣,所以能轻而易举地把那个被人骗的傻丫头给救出来是吗?”

    “呃,对、对,差不多就这意思。”

    “哼,那就包在我身上了。”暗影勾起唇角,笑出一抹冷酷。

    “待会你根据定位找进去以后,我会顺便在这个地方溜达溜达,看看究竟是什么龙潭虎穴,当然,万一你遇到什么危险,还是要迅速联系我。”

    “好啦好啦,这么多内容,听着真让人头大。”

    马尾少女感激地抱了对方一下。

    随后两人来到山崖,从制高点向下俯瞰着即将要潜入的地方,却是让马尾少女很快吃了一惊“咦?这里、这里不是朱林的研究所吗?”

    “朱林?你是说这两天闹得很火的那个气象专家?”波波头蹙了下眉,对这名字很有印象。

    “我这两天都在局里办事没关注这些,闹得很火是怎么回事?”马尾少女也有自己的疑惑。

    “他昨天下午接受电视台采访时说袭击f省的超强台风‘巨龙’是人为的,当时还把我吓了一跳,想着这家伙还真是敢说啊。”

    “确实巨龙是人为的这一点我估计其他专家多少也有猜测,但敢不敢说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只是,东璃为什么会被困在他的研究所里呢”

    “不清楚,但如果是朱林的话,我就也来兴趣了。”波波头冷笑一声,一双大眼闪烁起玩味的光芒。

    “你可别激动,朱林怎么说也是国家的重要干部,在没有确凿证据以前万万不能对他进行私自抓捕,否则一定会给我们造成难以想象的麻烦。”

    “如果是他困住东璃了呢?”

    “不会吧应该,东璃是他的下属,两人认识也有三年了,最重要的是,在这期间我从未发现过朱林有什么异常啊。”

    “没有异常,说不定就是最大的异常。我偏不相信这是有人嫁祸,昨天从电视上看那家伙的面相就不像什么好人。”波波头哼了下鼻子,总感觉自己有些帅气啊。

    “还是先别妄下定论吧。”

    “我知道,又没说要动手,你别紧张。”波波头撇了下嘴。

    能不紧张么?您这位姑奶奶要是兴趣上来了真动手的话谁能拦得住啊。

    上次在加利福亚那儿就因为一个看似是局里通缉犯的人差点儿没掀翻别人三条街,连那边的秘密人员都被惊动了。

    就因为这事儿,最后还害得局长挨了批评。

    所以,其实马尾少女原本是不想拜托她的,要不是因为种种情况没办法解决

    “好啦,我们先去把东璃救出来再说吧。”

    “等等。”

    波波头突然伸手将欲要开始行动的马尾少女拦下,旋即小脑袋一扭,眼神凌厉地瞪视着她。

    “怎么了?你怎么这么看我?”

    马尾少女心虚地眨了眨眼,有些小慌张。

    不会吧,难道在心里吐槽一下也能被发现?

    但很快的,她就明白波波头的眼神原来并不是针对她,而是针对她身后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家伙。

    “这可真是,天助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