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线索

作品:《超然女

    “小蔡,快告诉我你最后见到老王的时候还有没有其他人在场?”

    朱林相信自己的判断。

    一方面他认为手机电波确实是像飞机一样飞走了,而另一方面他不认为王木发本人就是那架飞机。既然如此,老王十有八九是出事了,说不定还和这次的人为台风有关。

    “呃有啊,当天有个女孩儿来找王叔叔呢。”

    蔡立当然没有忘记东璃曾经来过,倒不是因为记性多好,而是确觉古怪“那女孩儿说什么对王叔叔慕名而来,还问我你和王叔叔之间发生过的事情”

    “那女孩儿是谁!?”

    “我记得好像是叫东璃来着。”

    东璃?

    朱林愣了一下,她怎么会跑到这个地方来?还问我和老王的过去?

    她她当时在想些什么?又有什么样的目的?

    本来还算清晰的思路由于东璃的加入一下被打乱了,他必须知道更多的信息才可以,随即问道“然后呢?然后发生什么事了?她还做了什么?”

    “她、她在听我讲了您和王叔叔的事情以后就去找王叔叔了啊,那她们俩说了啥我就真不知道了,再然后就有另外一名女孩儿来找她了,俩人的关系像是不错。”

    “后来呢?东璃还做了什么?”

    “她俩就坐着聊天去了。但没过多久台风的紧急报导就出来了,东璃听到就非常着急,还吩咐我和她朋友快去避难,还要我去拉王叔叔一起,过后,她就不知道去哪儿了。”

    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完这段话后,朱林有了一个这样的直觉,蔡立所说的那个“东璃的朋友”绝对不是普普通通的小角色,王木发失踪的事情说不定就和她有关系。

    否则,为什么偏偏东璃一来她也来了,还都集中在昨天?遂又问道“那你知道另外一个女孩儿去哪里了吗?她去避难了吗?”

    “去了,我在劝说王叔叔无果后赶到最近的地下避难所时看见她也在。可当时我也不知道会发生现在这样的事情,所以没有一直去注意她。”

    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足以夺取数万人性命的大难在即,就算再漂亮的女人在你面前出现,你也没心情去搭理了。

    朱林“啧”了一声。

    这样一来,线索还是断开了,难道要他再回到地下实验室去询问东璃当时的状况?

    那丫头如今对他只剩愤恨,若得知自己有求于她,岂会愿意乖乖地将实情告诉他呢

    可是,好像也别无他法了。

    “朱所长?是朱所长吗?”

    就在这时,耳边响起了熟悉的声线。

    朱林扭头望去,只见一个穿着灰色长袖衬衫的短发男子正带着不确定的神情走近了。

    在接近到足以看清样貌的距离时,他一下变得惊喜起来“真的是您啊朱所长!您怎么会这么晚出现在呃,出现在酒吧?”

    “汪棋?你来做什么?也是抱着劫后余生的心态来大喝一场的?”朱林没想到会这么巧,在酒吧里碰到自己的下属,稍稍有些手足无措。

    汪棋是个很精的人,自然能通过细微的神情观察出来。

    自家上司肯定是怕他把“堂堂国家干部竟于凌晨时分公然在酒吧喝酒”这件事给透露到有关部门去,但他才不会做这种小人之事呢。

    便秀出他最拿手的,能让人即刻放松下来的笑声“哎呀哈哈哈!我正是此意,没想到被您逮了个正着~”

    “哈哈哈,这是人之常情,人之常情啊,你去喝个痛快吧,刚好我这结束了正准备回去了。”在汪棋爽朗的笑声下朱林的神经果然松弛了一些,声音也没那么紧了。

    “您别介呀~我都还没和您喝过酒呢!来一起喝两杯吧!”汪棋以为朱林是介意他的到来,不禁连忙盛情挽留。

    “不不不,汪棋,你去喝吧,我真的不去了,我还有事得回趟研究所呢。”

    “哎呀!您这样可让我也没心情了啊,您说您好不容易出来放松一趟,结果就被我给破坏了,这让我心里多过意不去啊!我要是过意不去的话,以后上班的时候都不敢再看您了,可我知道那样又会影响工作,可我又真的是,唉,您就留下来喝几杯吧,喝几杯再走可以吗?”

    汪棋继续展开热情挽留攻势,声情并茂,妙语连珠,说到一半竟还话锋一转,变得苦情起来。

    朱林虽然知道汪棋能说,但没想到居然这么能说,如果换做平常的话他一定答应下来了,可现在是特殊时刻,他必须赶紧查出王木发现在何处。

    “汪棋,听我说,我现在真的有十万火急的事情要处理,我没跟你开玩笑,也不是推脱,等这件事结束了,我们再好好喝一次。”

    为了一次说服汪棋,朱林不得不让语气变得十分严肃,这样一来才能让其意识到事态严重性。

    “啊嗯,好吧,既然您都这么说了,那我再挽留的话您估计要下我处分了。”汪棋挠了挠脑袋,抿着嘴巴好似非常委屈的样子,但旋即又双眼一亮。

    “那要不我送您回研究所吧!我这儿刚好也还没喝酒。”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别、再、说、了,再说我真下你处分了!”朱林说到一半,见汪棋的嘴巴好像又要张开,不由赶紧在末尾加了句恐吓的话。

    而这招就很有效了,一下就让汪棋闭紧了嘴。

    早知道一开始就这么说了,真是的,又浪费了一些时间。

    朱林在心里吐槽了几句,随后把蔡立叫到身边耳语“刚刚我们聊的事情,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听见没?”

    蔡立微微点着头“我知道。”

    “那汪棋,我就先走了,这家老板我熟,我刚已经跟他说了,今天你消费多少全部半折优惠!就当是我一直推脱你的补偿了!”

    朱林大手一挥,十分阔气的样子。

    却是苦了一旁对此完全不知情的蔡立,但既然能把酒吧经营这么多年,他自然也是非常明事儿的人,所以只是愣了一瞬间就连忙接茬儿道“你叫汪棋是吧?放心我说话算数,不会等朱所长走了以后就变卦的,你待会儿尽情地放松去喝吧!”

    听到这句话后,汪棋才收回怀疑的表情,转为哈哈大笑“那我就听进去了!要是你变卦了,我可要在所长那儿告你状的哟!”

    朱林在心里松了口气,终于把这小子给应付过去了。

    随后他对两人说道“那我先走了,汪棋,你也不要搞得太晚了。还有小蔡,那就辛苦你了。”

    做出道别后,朱林就朝着来时的方向离去,却在没走几步后碰见一个身材高挑的美女往这边走了过来。

    照理说他都这个境界了,已经不会关注女人了。可这个女人却让他不止多看了几眼,这就非常叫人疑虑了。

    朱林在心里纠结几番后,他还是决定遵循直觉把这个女人叫住说几句话,看看能不能找出什么漏洞来。

    “你”

    “喂!~小洛!你怎么才到啊!”

    就在女人同他擦肩而过,他嘴里刚蹦出一个字的时候,从他身后更快一步地,响起了汪棋那嘹亮的呼喊声。

    这两人认识?

    朱林转过身,看见汪棋一脸兴奋地跑了过来,随后一把拉住被他称作小洛的女人的手,对朱林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朱、朱所长,其实我刚刚一直想挽留您也是因为想说这个事情。毕竟,我们研究所不是规定没做出一定成绩前不能谈恋爱么”

    “啊?喔喔,原来是这样啊!”

    朱林顿时有些哭笑不得,没想到汪棋那样热情挽留他的原因,居然是为了得到他允许恋爱的批准。

    “汪棋,他就是你们的所长吗?”小洛打量了一下朱林,随后说道。

    她的声音与外表一样较为清冷,却并不冷漠,相反还会令人感到舒适,又那样地贴切,似乎她天生就必须得是这个声音,否则就会非常违和。

    “是啊是啊!怎样,是不是和我平常说的一样非常气宇轩昂啊!”

    这小子,怎么听都觉得好假

    “嗯,是啊。”

    可小洛居然很给面子的回应了。

    朱林见状只得挤着笑脸说了句“谢谢”但对方随后的一句话,让他顿时没来由的一个激灵——“朱所长在白天提及的‘人为台风’言论,可是让我非常好奇呢,希望,您能早日从那位叫‘东璃’的人身上找到线索。”

    若是话语本身,倒是没有令人紧张的部分,只是从这女人嘴里说出,就让人会有内心发毛的感觉。但朱林不想节外生枝,此时还是应以王木发的事情最为重要。

    “我会的。”他微笑着应了一句,随后看向一边似是因为找了这么漂亮的女朋友而满脸自豪的汪棋,冷笑了一声“汪棋,你胆子很大啊。”

    说完,他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留下汪棋在风中迷茫。

    那,这女朋友

    所以到底是能谈还是不能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