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古怪的信号

作品:《超然女

    朱林现在的感知力比寻常人类敏锐数倍有余。

    他确实能感觉到身后,黄花衬衫手上的刀锋与自己后脖子的距离并不远,甚至还能嗅到刀片冰凉的味道,以及暗藏其中的恶意。

    他扯着嘴角一笑,看来要给这伙人更加深刻一点的教训才行了。

    就在他决定好的时候,酒吧老板闻声赶到。

    他一眼就瞅见黄花衬衫居然拿刀对着朱林,不禁怒喝“刘峰!你他妈的在做什么?!!!”

    还没等黄花衬衫反应过来,老板就如风般冲了过去,一脚将其踹飞出去。

    其他兄弟本来很是震怒,但在看清来人是酒吧老板后不由纷纷抑制住怒气,又去扶黄花衬衫了。

    这时,一直没有动静的寸头男走上前来,却没有为自己手下讨公道的意思,而是好奇地同满脸怒容的老板问道“蔡立哥,这是为什么?”

    蔡立将寸头男拉到一旁,严肃地低声“我是在帮你。这叔叔你们可惹不起,连我都怵他,懂了吗?”

    寸头男也是见过些世面的,听到连在这一带地位举足轻重的蔡立都这么讲了,脸色一下就变了“原来是大佬啊!我马上亲自去赔礼道歉!”

    蔡立点点头,拍了拍他的背“机灵点儿!”

    十分钟后。

    这场小闹剧总算是在寸头男与他那几名手下真挚的道歉下结束了。

    寸头男本来还想自掏腰包买一件朱林喜欢的啤酒作为赔礼,但被朱林拒绝了。

    其实就算朱林刚刚想过要教训教训他们,但也绝不是让他们非死即残那么严重,毕竟他获取超能力的目的可不是为了对自己的同胞下狠手。

    “朱叔叔,刚刚真是让您受惊了,我这儿其实一般都还挺和谐的,可能是因为大难刚过,所以一些人太激动了吧。”

    蔡立一边挠着脑袋一边赔着笑脸,神情尴尬紧张,似是非常害怕朱林的心情会因此变得糟糕。

    虽然对方是从小看着自己长大的,但还是一名公职干部,若是愿意的话,他完全可以将这事儿的性质严重化。到时候这浅滩酒吧估计就要成为历史了。

    “没事小蔡,朱叔叔岂会这样心胸狭窄,你忙你的去吧,让叔叔自己喝就行了。”

    今非昔比的朱林一下就看穿了蔡立前来陪酒的心思,摆摆手笑说。

    蔡立虽然不觉得朱林说的是心里话,但也不敢仅凭猜测就去违背朱林的话,便点了点头,勉强地挤出笑容“那好,叔叔我就先继续去忙了,我和您保证不会再有这事儿了!”

    “诶等等。”朱林又把他叫住。

    他转过身来疑惑道“朱叔叔还有什么事吗?”

    “嗯,是有个小问题,你王叔叔他一般是什么时候会来?”

    “呃王叔叔的话,都是下午在这儿会多一些,现在都是凌晨了,基本上我没见他凌晨来过。”蔡立如实回答。

    “那他今天下午有来过吗?”

    “没有,他今天一天都没来过。”

    “这种时候常有吗?”

    “不常有,王叔叔下午不来的话就会在晚上来,一天都不来的时候屈指可数。我想应该是有重要的事情吧。”

    “我问你,昨天你最后见到他是什么时候?”朱林蹙起眉,内心生出不祥的预感。

    见他突然神情凝重,蔡立也跟着紧张了,一下自顾自地把事情说得详细起来———

    “是、是在新闻报导台风成型的时候,当时王叔叔喝了好多酒,比往常还要多,然后我去拉他一起避难,但他说什么也不走,嘴里还说着一些奇怪的话,我、我实在没办法,就只能自己先逃了。”

    奇怪的话?

    “他说了什么奇怪的话?你还记得吗?”

    “呃因为他喝醉了所以说得断断续续声音又黏糊,所以我没听太清楚,就只听见了什么、什么‘终于要来了’‘我要成功了’‘死而无憾啊’就这几句。”

    “也就是说,在那之后你就没有再见过老王了?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成功避难?”

    蔡立咽了口口水,一股浓烈的自责与愧疚涌上心头,但更多的还是不安与慌乱“我、我”

    “你先别急,这事儿也怪不了你,”朱林虽然有了不好的猜测,但也不愿意让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来担负如此巨大的压力,“小蔡,有你王叔叔的电话号码吗?”

    蔡立听罢,立马掏出手机来,却是困惑地问“您没有给他打过电话吗?”

    朱林压了下帽檐,把头稍稍往旁边一侧,低声说道“我很早就发了短信,但他一直都没回复我。你也知道我跟他的情况,发短信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蔡立一下就听明白了,也大致搞清楚了朱林今天来这的目的,应该是想在这个有着两人共同回忆的地方把矛盾解开吧,这也非常符合朱林在多年以后突然到此的意义。

    “我马上给王叔叔打电话!”

    真的希望王叔叔平安无事,如果能亲眼看见这两位叔叔和好,那么九泉之下的父亲也一定会非常欣慰。

    嘟——

    嘟——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可事与愿违。

    “朱叔叔,关、关机了”

    其实不用说,朱林也从蔡立的表情上猜到了,不过此刻的他却是神情古怪得很,眼神不知道为什么一直瞟着酒吧大门那边。他抬起手对蔡立说道“再打一次。”

    蔡立以为朱林没听到他说的,便把王木发的手机已经关机了这个信息又重复了一遍。谁料朱林摆摆手,还是那句话———“再打一次。”

    没办法,蔡立只好又拨了一遍,亦是又在心里祈祷了一遍希望王叔叔平安无事。

    朱林的确一直盯着酒吧大门的方向,准确讲,他在盯着大门外的那片栈台,盯着王木发常常坐着喝酒的那一小块地方。

    不知道为什么,刚刚蔡立在拨打王木发电话的时候,他的脑海里瞬间闪过一个信号,而那信号的来源,就在他现在所盯着的方向。

    让蔡立再次拨打电话,也只是为了二次确认来源。

    而现在,朱林能百分百地确定了,王木发的手机,就在那个地方!可是,这并不会令他高兴,他本可以认为是王木发喝多了把手机落在那儿了。

    而没有这样想是因为不详的预感却越来越强烈,朱林只觉脑袋现在就像是被一团乌云给笼罩了,非常压抑。

    嘟——

    电话打通。

    第一次拨打时在脑海中闪过的信号如期而至。

    朱林连忙记录下信号的波形遂即迅速起身,用着让蔡立惊讶的矫健步伐跑到栈台上面。他很快就找到了王木发常坐的地方,因为对这里的感应最为强烈。

    可是,并没有看到有手机啊。

    他有些奇怪,正好这时蔡立跟了过来,他连忙吩咐蔡立拨打第三次电话。蔡立虽然不明就里,但也感觉出朱林不像是在跟他开玩笑,便还是乖乖照做了。

    嘟——

    电话打通。

    闪过脑海的信号属这次最为强烈且十分清晰,朱林一下两只眼睛都瞪圆了,他终于明白了其中的玄机,同时对于他自身的能力也更进一步地了解了。

    其实信号根本不是手机发出来的,而是在电话接通的一瞬间,由残留在这里的电波的回应。

    因为王木发总是会在这里喝酒,也在这里打过无数电话,所以朱林才能够感应到这段残留电波,并在这里是最强烈的,而且还可以通过感应其后面的移动轨迹,判断出手机的所在位置。

    “可这怎么可能呢?”

    朱林拧紧眉头,他看见这电波的轨迹,居然是径直往天上飞的,而且并不是扔出去的,是货真价实的飞向远方了。

    王木发,你到底在搞什么鬼名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