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变异之人

作品:《超然女

    这个过程并不像那些脑洞奇开的故事里所写的那样,有着非常奇妙的体验,或是会产生一些十分离奇的现象。

    它只是一剂溶液而已,只是一剂通过调配,血与血中离子相融的溶液罢了,即使它来自于一位拥有超能力的少女,即便它的颜色变得这样奇怪,却又有些好看。

    会有变化吗?

    朱林确定注射器内不剩一滴血后将其冲洗干净放回架子上,随后坐了下来闭上眼睛静静地感受着自己的身体。

    如果会有变化的话,那会是怎样一种感觉?我会像东璃一样,变得能将脑电波发送给任何物体并操控它们吗?

    如果我也能做到那种地步的话,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啊

    朱林已经开始想象自己的变化,他的嘴角不自觉地露出了微笑,就像是提前预支到自己的彩票会中奖,但还是得规规矩矩地等着开奖。

    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激动与期待,令他坐立难安,却又要强迫自己不动声色。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这期间东璃没有再听到任何声响,她也不止一次地尝试与分子精灵们再次沟通。

    可就像是突然失去能力似的,无论如何努力都没有任何回应,但她知道并不是这样,因为还能感知。

    啊,眼睛都快习惯黑暗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朱林?”

    她咬了咬嘴唇,终于还是出了声音。她知道既已过了这么久,朱林一定完成了要做的事情,既然如此的话,替自己解开束缚应该也没关系了吧。

    可是

    一秒,两秒,三秒

    没有回答。

    不知道是出事了还是已经离开了,总之不回应的话真的很叫人头大。

    话说回来,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鬼地方,朱林如果真的抛下她自己离开了,那她岂不是要在这椅子上以这样清凉的打扮度过余生的每一个春夏秋冬?

    “啊救命啊”

    也不知道能说什么了,只有喊救命才符合当下的情况吧,只是喊了救命也没人能听见啊,好苦恼,好难过,又想到烤芝士了,烤芝士呜呜呜呜,一口还没吃就全部牺牲了。

    姐姐对不起你们,若还能从这里回去的话一定把你们好好埋了,再去吃你们的兄弟姐妹,也算是赎罪了。

    时间再次一分一秒的流逝了。

    极度安静的氛围,连空气流动的声音都听不见了,若是用来睡觉恐怕是最好不过了,就算是失眠的人也能一下睡着吧。

    “嗯为什么会这样呢?”

    “有人能听见吗?”

    “anybody hear ?”

    “誰かが聞こえますか?”

    “??????????”

    “?ktotoпocлyшaet??”

    “e'uend?”

    “jeand i?”

    “ao puo sentire?”

    实在是受不了了,哪怕是面对再厉害的敌人也好啊,就是别让她一个人这样待着啊,好愚蠢啊!

    难道就不怕人家超水平爆发吗?!

    还真不信了,这些镣铐,哪怕手脚断了也要挣给你看!

    咝——呼

    咝——呼

    东璃做了两个绵长的深呼吸,旋即心下一沉,双拳捏紧,双脚绷紧,凝神屏息,猛地将身体向上抬起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阿西巴这绝不是常人所能忍受的痛,感觉骨头都要断了,肯定磨出血了。

    算了,还是等有缘人来救吧,想点快乐的事情好了。

    东璃微笑着,彻底放弃了挣扎。

    可与此同时,她突然觉察到一团能量正在不断炸裂。

    是真的很突然的那种感觉,就像是走路走得好好的突然一盘芝士从天而降硬是要你吃下去,而且还在源源不断地涌现。至于距离,就在先前朱林与她说话更远一点的地方!

    难道说是?!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唔噢噢噢噢哦哦哦哦哦哦!!!!!!!!!!!!!!”

    天呐,这吼声比她刚刚的尖叫要大上数百分贝不止啊,这是真的发生异变了吗?

    东璃迫切的想要知道实际状况,不停地调动分子精灵,但它们依旧自顾自地游离飘荡,完全没有动静。

    东璃暗暗骂了一句,旋即凭着自己肉体的感觉去查知那股能量。

    能量总量倒不是特别的多,起码跟她比起来还差不少,性质的话,初步估计应是那种狂躁的,这个比她要暴力。如此看来的话,朱林确实成功利用她的血液完成变异了。

    居然还真能完成这种事,太不合常理了。

    “呼”

    她听见一声悠长的叹息,其息扎实浑厚,如猛虎低吟,亦是暗藏杀意,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变异之后的朱林了。

    她生出少许的慌乱,若这杀意是对她起的,那么凭她现在的状况,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只能乖乖认命。

    “东璃。”朱林在叫她。

    “啊?”

    我怎么会在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候就丢了一个啊出去?

    东璃说完就后悔了,心里不住地打起鼓来。

    “谢谢你。”

    “呃?”

    啥情况?对我说谢谢?

    “托你的福,我成功了。”

    朱林平息了一下兴奋的情绪与躁动的气息,外泄的能量也一下子收了回去,氛围变得与先前无异了。

    在收拾好被吹得凌乱的实验台后,他缓缓地走到牢笼边上,看见少女的脚腕手腕还有腹部均是渗出了血,不禁眉头拧起,眼神一下僵硬了。

    那血

    不

    朱林甩了甩脑袋,将刚刚涌上心头的想法给压了回去。而后他调整好心情,沉声说道“你知道吗?你帮助我迈出了英雄的第一步。而在此之后,我将帮助更多的人成为我,只有让那些意识到生态平衡与环境保护重要性的好人们与我一样,这个世界才能得到真正的救赎。”

    “你还真是大言不惭哈,难道说拯救世界就必须要有超能力吗?”东璃对于朱林的说法感到十分不屑。

    朱林却是真的这么认为“人类群体是十分渺小的,别提更加脆弱的个体了。就算人类可以造出精良的武器、装备来武装自己,那也只是借助外力自欺欺人,如果脱离了这些,肉体仍旧不堪一击。你能反驳吗?”

    “不能。”

    确实不能,人类的躯体确实很弱,就算是各种搏斗冠军,或者是训练有素的兵王,在东璃看来也只是一块稍微结实点的肉罢了,仍旧是能一刀切开的,和其他的肉没有区别。

    “所以,我需要让自身变得强大,而不是外部武装。那么话说回来了,如果只有我一个人的话,那也远远不够完成对世界的救赎。”

    “这个世界太大,需要有更多像我一样的人。”

    “为此,我必须先让自己成为英雄,成为信仰并站在大众面前,只有这样做,我才能拥有话语权,才能去引导他们的未来。”

    “你说,这样有错吗?”

    “嗯,比起这个,你能不能先把我解开?然后让我回家把掉在地上的芝士给埋了。”东璃很严肃的说道“我一想到那些芝士在地板上积灰心里就很难受,说不定还会招来不少虫子。”

    “所以你要做英雄拯救世界的话,就先把我救一救吧,怎么样?”但也许在旁人看来这话会很讥讽。

    不过朱林听后倒没觉得是在讥讽他,但隐隐地还是有些不快“看来你是不会和我站在一起的,哪怕你知道我做的事情是对的,因为你就是一个只顾自己的人。”

    “我觉得这话你可能前天说会比较有效,毕竟昨天台风的时候,我不仅前去阻止了登陆,而且还在阻止之前救了你一命,否则你早就被闪电劈成焦炭了,不记得吗?”

    “如果当时的我是现在的我,就不用你来救了。反而,我们还能一起去面对巨龙,一起保护人类,不是吗?”

    朱林循循善诱,他的心里其实是很渴望与东璃并肩战斗的。

    “我觉得你始终没有搞清楚一件事。”

    东璃的语气冰冷起来,似是觉得难以再和他沟通下去。

    “你必须明白,你的能力,是通过不光彩的手段夺来的,它不是属于你自己的力量。”

    这话似乎极为奏效,在说出去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朱林都没有再次发声。

    后又过了一会儿,东璃才听见他说“我很快会召开新闻发布会,将自己的能力公诸于世,并完成先前在电视采访上所说,告诉他们这个世界,存在着人为控制台风的可能。因为存在着,超能力。”

    说完后,朱林就去将通往外面世界的门打开了。这么久了,东璃还是第一次听到类似大门开启的声音,不禁连忙喊道“喂!你走之前能不能先把我解开?!我真的很想回去一趟!要不我回去一趟再来行不行?!!!”

    可无论她怎样喊叫,朱林都没有再回一个字,径直走上楼梯离去了,接着意料之中的,在他离去以后大门也再次关闭。随着“嘭!”的一声,东璃的心也沉到了谷底。

    同时,她也多了一件要做的事情,虽不知道朱林这次的成功变异是不是偶然,但如果能离开这里,她以后绝对会把家里的防御措施重视起来,一定杜绝此类事情的再发生。

    最关键的是,她若能出去的话,不论朱林是在天涯还是在海角,就算去到外太空,也一定要将其绳之以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