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第一步

作品:《超然女

    唔呃!

    好痛!

    脑袋也昏昏沉沉的。

    真是倒霉,本来就不怎么聪明,干嘛总是要对人家做一些伤脑的事情咦?怎么动不了啊,唔!唔!!而且也看不见东西,发生什么事了这是?

    循着这样一个疑问,脑海里渐渐给出了答案。

    稍稍愣了愣,就一下子都想起来了。

    明明是在家里烤芝士来着,结果从窗外飞了几颗催泪弹加眩晕弹进来,因为太过突然没能作出应对,然后就不省人事了然后,现在,就成了这种情况是吗?

    可恶,最近到底是怎么了,世界末日的征兆吗?接二连三地发生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烤个芝士都不让人安生芝士?对喔,他喵的,老子的烤芝士啊!

    因为视线一片漆黑,所以很容易就能看见想象到的画面,而现在看到的,就是那一盘刚刚烤好出炉的,散发着迷人心脾的奶香味的,仿佛吃下一口就能满足所有心愿的——烤芝士。

    但是,没吃到没吃到啊!!!!!

    啊啊啊!!!!!发疯啊!!!!!!

    混账朱林你他吗坏我好事啊!!!!!

    “唔!”好痛!

    手腕和脚腕,还有腹部,均是在少女因为愤怒想要弹射起身时传来了强烈的痛楚,让她在漆黑的世界里抽了口凉气,连忙冷静下来不敢再轻举妄动。

    不过,虽然人不能动,不代表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啊。

    朱林,这可是你逼我的,既然你一直都想见识见识我的超能力,那么这次就让你好好看个清楚吧!害自己没能吃到芝士之仇!不共戴天!!!

    少女在黑暗中阴冷的一笑,遂即调动起自身的能量,与周遭的空气中的分子沟通起来,想要藉由这些分子精灵的帮助达到帮自己脱困的目的。

    她沉心静气,漆黑的视野渐渐发生变化,渐渐变成一片充斥无数光点的世界,透过这样的视角,她再次掌控了视野,自然也就能看见不远处的那个并不算壮硕的体格的人形光影。

    因为是自己的能力所以掌握得非常娴熟,她一下便查知了那个人形光影就是朱林没错。

    看其动作好像是在做着什么实验的样子,是在调配什么药剂吗?

    少女疑惑地蹙了下眉,倏然生出一个不好的猜测。

    手肘部分隐约还有轻微的痛感,可因为是平躺的缘故所以无论怎样移动视线都无法看见到底出了什么事,便只能拜托分子精灵将看见的现象告诉自己。

    可得到的结果居然是手肘上居然有被人抽过血的伤口。

    猜测将得到证实,即便让人有些难以置信。

    朱林,不会是想要拿她的血液与自身的血液进行融合实验吧?因为知道她拥有超能力所以想要通过这种方法让自身得到进化?!

    我的天呐,这还真是敢想敢做啊!所谓的疯狂科学家?!

    “朱林!快住手!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想到这里,少女再也无法忍耐地开口大喊,她必须在对方完成实验,酿成大错之前阻止其发生。

    同时赶紧吩咐游离于空气之中的分子精灵帮助自己解锁。

    她有想过直接去攻击朱林让其罢手,但不知为什么现在的她居然做不到那种程度。

    在朱林被名利迷了心窍之前,也是一位非常优秀的科学家,对于他来说,做一做诸如血液融合,基因研究之类的实验或者课题实在是再简单不过了。

    哪怕是多年不做,毕竟是已经融进骨子里的东西。

    故而,在听到身后少女的那声饱含急躁与震惊的呼喊后,朱林已经只差最后一个步骤就能完成血液合剂,他还给其取了一个非常好听的名字,叫做蜕变一号。

    蜕变,顾名思义,一旦注入这管合剂,他将会发生形与质的改变,虽然还没发生呢,但他坚信如此。

    将手中拿着的合剂小心地放到试管架上,等待血液细胞最后的相融。

    朱林此刻的神情是非常隐晦的激动与癫狂,见者完全能够想象当他成功的那一刻,当他将一直积压在内心的情绪释放出来时,会是什么样的疯狂画面。

    被束缚在椅子上的少女察觉到对方完全没有理会自己的意思,不禁愈加焦急上火了,可不知道为什么,以往自己随随便便就能挣脱的枷锁,此刻竟是毫无动静。

    这些分子精灵也在明显的感知下渐渐失去控制,重新回到了死气沉沉的时候,这让她大为震惊,好半天都没缓过神来。

    就在这是,她听到脚步声慢慢接近了。

    朱林搬了张椅子来坐到牢房外边儿,看着里面那具不断挣扎,却又在感到痛楚后停下动作的躯体,叹了口粗气“别挣了,细皮嫩肉的,都给你磨破了。”

    “你以为这是谁的功劳啊!还不快来给我解了!”

    少女听到声音是从右手边来的,习惯性地想要扭头过去却发现在扭不扭的都是黑的,索性又转回去了。

    “我会给你解的,不过不是现在。”

    “你抽我的血到底是要做什么?!”虽然已经百分之九十九能肯定自己的猜测是对的,但她还是抱着最后百分之一的希望问了句。

    朱林微微将头垂下,两手搭在腿上,手掌纠缠在一起,一副纠结又苦楚的样子,像是背负着巨大的担子。

    过了一会儿,他沉声道“东璃,你知道现在的地球,每年平均会发生多少自然灾害吗?”

    少女一愣,完全没想到朱林会在此种关头提及这个问题,但她毕竟也是搞灾害防范工作的,脑海中理所应当地储存着这样的数据。

    可现在是什么时候?哪里还有心情配合朱林去完成这种老师提问一样的环节。

    但好像朱林提及这个问题也并不是要得到回答,他没有抬头,继续沉声说道“2022年,8月份为止,光是在我国,加上昨天的巨龙,仅是台风就已经出现了17次,受灾人数高达1亿,其他还有大大小小的地震、洪灾那么,范围扩大到全球,又是怎样的情况呢?”

    “你到底在想什么?”

    听到这些准确又残酷的数据,心急火燎的东璃顿觉像被人拿凉水浇在脑门上,一下就冷静了下来。

    她确是心系人类安危的。可为什么偏偏是在这种时候?她弄不明白,不明白对方此时说这些的意义。

    “你知道相信人定胜天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吗?那让人非常舒适,浑身上下充满自信,呼吸到的每一口空气都香甜无比,能使斗志不停地燃烧,仿佛只要拼命去干,就绝对可以达成所愿,就能够战胜上天给予自己的一切困难。”

    “所以我从未停止过努力,从未停止过奋斗,我坚信人定胜天,坚信命运是可以靠自己的双手去改变的。”

    “如果用现在的眼睛去看过去的自己的话,能得到的感受一定是为什么那时候的自己竟那样的愚蠢?有些事情完全不明白为什么要去做啊,在现在的我看来,那是毫无意义且莫名其妙的事。”

    “所以现在的我明白的事实是,天命既定,人无不从。”

    “这太消极了我无法认同你的观点。”

    东璃出言反驳,眉头却是皱着的,语气也有些迟疑,和嘴上说的不一样,内心并不是完全不认同的,只是她没法说出来。

    “我不知道什么叫做消极,我只知道我和老王就算是全身心地投入气象事业,没日没夜拼命地研究如何做到更加有效地防范台风海啸等灾害,到头来也无法与大自然的愤怒相抗衡。”

    “人类的力量太渺小了,什么手枪导弹核武,飞机坦克航母,和真正的自然之怒相比,全都不值一提。”

    “那你没有思考过大自然为何而愤怒吗?”东璃问。

    “当然思考过”

    朱林顿了顿,缠在一起的双手握得更紧了些,头也埋得更深了。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那是没有用的,你知道吗?人类实在是太多了”

    “好人很多,坏人也太多了,即便全球已有一半的人醒悟了,但那剩下的一半也足以让大自然继续发火。”

    “可大自然每发一次火,带走的不止是坏人,也有被坏人连累的好人,那该怎么办?”

    “没办法,没办法解决,因为这不是一个问题,这是灾难,是不可能平息的灾难。”

    东璃还是第一次听到朱林说这么多话,而且句句都是心声。

    她不知道为什么朱林会跟她说这么多心声,但如果用猜的,那么大概是因为太过孤寂了吧,又或者是,在做什么告别?

    不知是不是为了验证东璃的猜想,她突然听到这么一句话——“时间到了。”

    什么时间到了?

    “朱林,你要干嘛?!”先前消失的不安感一下全涌了上来,东璃再次尝试着挣扎,可迎接她的仍旧只有痛楚,分子精灵也还是无法控制。

    实验台,试管架上放着的那管装有苋红色液体的合剂此时已经变成了玫红色,这代表着最后一个步骤也完成了。

    朱林没有理会身后少女惊怒的喊叫,他徐徐地迈着步子,来到台前,有些出神地望着玫红色的合剂。

    在刚刚的时间里,他说了太多自己从来只是放在心里的话,这对他而言是很好的一个解压,也让他现在能够毫无负担地,拿起合剂。

    “朱林!!!”

    “东璃,我是一个恶人,若我没有成功,请你一定想办法将我杀死;若我成功,那也请你不要阻拦我做的事情,要知道,坏人,是杀不完的。”

    “因为人的欲望,是永无止尽的。”

    “欲望不息,恶念永不灭绝。”

    朱林说完,不再理会其他。

    玫红的血液渐渐从试管里被吸入到注射器内,直至一管满上。

    他深吸一口气,将针扎入自己的手臂,鼻头一皱,随后缓缓地推动芯杆

    这将,是迈向英雄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