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朱林的心思

作品:《超然女

    二十年前,朱林与王木发还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同时也是在学术研究上志同道合的搭档。

    他们在气象研究上专心致志,互帮互助,没有任何秘密可言;正因为他俩如此不谋私利胸怀坦荡的做事风格,为z国的气象领域发展了许多新型技术,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巨大贡献。

    然而,有很多事情是人无法控制的。

    2005年的热带风暴“卡努”肆虐了z国的四个省份,因灾直接死亡人数达到16人,农作物受灾面积93万公顷,倒塌房屋24万间,直接经济损失高达99亿元,共1319万人受灾。

    没想到真正的灾难降临后居然造成了这样恐怖的数据,这对于从业以来一直信心满满的朱王二人来说打击是极大的,让他们认为自己之前所做的研究只是纸上谈兵罢了。

    不仅是他们自我怀疑,国内许多老百姓也对他们的专业性提出了质疑,虽然国家不说什么,但两人内心无比沉重。

    尤其是朱林,年轻气盛的他自卡努结束后就像变了个人似的,虽比以前更加醉心工作,但不再如以前般热情大方,很多时候都表现得深沉精明。

    王木发认为朱林的变化是错误的,曾多次劝阻,却都没有成功。但至少朱林还是在搞研究,所以王木发也没有过多过问了。

    直到一年后,2006年的第8号热带风暴“桑美”登陆z国,但在经过朱林与王木发一年的努力下这次防灾取得了比去年好的成效,就在朱王二人重拾信心之时桑美却不断加强,于8月9日当晚成为超强台风,再次予以二人重击。

    至此之后,两人的方向就发生变化。

    王木发百折不挠,继续搞研究。

    朱林却彻底丧失信心,认为人类如果想要在天灾中谋生存,必须要另寻出路。意见分歧的二人不止一次的发生争执,因此关系破裂,渐行渐远。

    朱林开始利用自己的身份往权力场上转变,事实证明像他这种科学家若想要转型,实施起来也是不怎么困难的。

    渐渐地,朱林在官场上如鱼得水,并得到众多官员支持多次在重大场合以专家头衔发表气象领域相关的声明。

    收获名利的他被王木发痛心斥责,但当时的他已经成为所长,对于王木发更是没有情分可言,直接将其踢出了研究所。

    少去了王木发这个唯一能鞭策自己的对手,他变得更加一发不可收拾,彻底将搞研究的工作甩手给手下的人,自己则长期以资深教授的身份出入于各大学术研讨会,也是在一次学术研讨会上,他结识了东璃。

    他一直认为这个世界绝对不像自己所见到的如此平凡无奇,也是一个十分聪明并善于观察的人,所以在见到东璃的时候与其三两交谈就能断定这名少女绝非等闲之辈。

    而后他便盛情邀请其加入研究所工作,并私下里一直对其进行秘密调查,直到巨龙登陆前夕。

    虽然不知道是哪路神仙制造的巨龙,但也算是阴差阳错地帮助朱林加快了计划的进度,逼迫东璃展现出自己的能力。

    即便卫星画面模糊不已,他也能断定是东璃化解了这次危机。

    于是,他在其面前发了个无关痛痒的誓以后,决定在采访上,在世界人民都会关注的采访上把东璃献祭出去,这样他就能以“需要对东璃进行调查研究”的正当理由将其关押在此地,便于自己完成计划的最终步骤。

    毕竟,人为制造台风,且是像巨龙那种等级的台风来冲击z国这种事情可不是随便能说的,更不可能随便给人扣帽子,还是在公开场合下。

    所以,即便所有人都觉得荒唐,也会让他尝试一番,没办法,这就是人性啊。

    “呵呵呵呵哈哈哈”

    朱林坐在摇椅上,回想自己的过去竟是不禁笑出了声。但他心里清楚,更多的是为了不久以后就要完成的计划而笑。

    他缓缓地睁开眼睛,望着悬吊在天花板下的白炽灯,幽森的瞳仁中透射出阴鸷狡猾的光芒。

    嘀嘀——

    桌上摆放着的显示器发出声音了,朱林坐起身子按开画面,眉毛一挑,昏迷的东璃赫然出现在屏幕上。看到这里,他不由双腿都微微颤抖起来,兴奋与激动的情绪流转全身。

    铁门渐渐升起,领头的一位士兵同身后两名把东璃夹在中间的士兵从楼梯上下来,见到朱林后,领头士兵敬了个礼道“朱所长辛苦了!罪犯已带到,请朱所长处置!”

    朱林向下压了压手,一副大领导派头,他一边侧过身指着牢笼里的躺椅一边说“你们好,把她放到那张椅子上吧,记住手脚都给她伸到环里去。”

    说完他便按了下攒在手里的仪器上的红钮,那牢笼的门便向左边移动开启。

    士兵们遵循命令将东璃放在椅子上,手脚也都放进了用来封锁行动的铁环里,就见朱林再按黄钮,那敞开的铁环便“啪”的一声合拢,牢牢地将少女锁住。

    “朱所长!还有何指示?!”

    “没有了,你们先下去吧,这一趟辛苦你们了。”

    “为国家做贡献!不辛苦!”

    朱林重重地点了下头,用欣慰的目光送走了士兵们,随后铁门关闭,他却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在门边一手抵着门一手扶着额发出浅浅的笑声,遂即又逐渐变大,逐渐变得疯狂又得意。

    “三年了,此时此刻,我终于要成功了”

    笑声停止后是他低沉又沙哑的声音,其中还夹杂了一丝微弱的哭腔,整个肩膀都剧烈的抖动起来,似是非常激动。

    过往种种如电影到达高潮之时一幕一幕迅速从他的脑海上空闪过,他张大着嘴巴,双眼紧闭,渐渐发不出声音来了。

    没有人能理解他此时的感受,就连他自己也不明白。他只知道他将要做的事情前无古人,若是成了,便是历史的功臣,空前绝后的大功臣,是比当年人类登上月球更伟大的创举。

    “唔”

    被锁在椅子上的少女突然呢喃着,似是要醒过来了。

    朱林猛然扭头瞪去,手指往操控盘上的黄钮用力一压,只见从那椅子的底部两端分别伸上来半圆的金属环,随着清亮的“咔啪”一声,金属环的末端部分拼接在一起,把少女的腹部给死死地捆住了。

    但还没完,他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又按下黄钮旁边的绿钮,只见椅子的顶端,也就靠少女脑袋的部分倏然突出来一个黑色的头罩,因为通体漆黑也看不出是什么材质,总之是将她的上半张脸给闷住了。

    那头罩的后面爬有不少的线缆,看起来非常的危险。

    朱林做完这些后真正放下心来。他让自己渐渐冷静后走到实验台长桌前面,从众多实验仪器里拿出一根注射器,又转身朝牢笼里面走去,在少女裸露的手臂旁边停下。

    因为是被突袭抓来的,所以她身上穿着的还只是居家套装,十分清凉,也将其身材凸显得淋漓尽致。

    不过朱林并没有闲心去欣赏这样的美景,而是将针尖紧贴手肘部分,稍一使力,锐利的针一下刺入了雪白的皮肤里面。

    “唔”

    少女有着明显的痛感,眉头轻拧,面露苦色,两腿虽然被锁住但也在微微地颤动。

    朱林见状,也没有任何怜香惜玉之心,他用两根手指夹住芯杆,毫不犹豫地往上拔起,那殷红的浓稠液体便随着芯杆的上移进入了针筒内。

    朱林也真是贪心,他硬生生地将那一大管注射器给抽满以后才将针头从少女的手肘内抽出,但也还算有良心地给其绑了一坨棉花在伤口部分止血,随后就一脸期待与兴奋地看着针筒内充足的血液回到了实验台。

    他将针筒里的血液小心翼翼地推出一部分到试管内,又拿来另外一根注射器给自己抽了半管血,同样推出一部分进试管里。

    等待血止住后,他拿起装有二人血液的试管放在眼前晃了晃,唇角勾起叫人毛骨悚然的弧度。

    “那么,就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