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吃货遭了秧

作品:《超然女

    “线索便是我研究所里的一位同事,她的名字叫东璃。只要她肯配合我的调查,不出一个月我保证给全国,不,全世界的人民一个满意的答复,证明我的假设是成立的。”

    “卧槽???”

    东璃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这又是什么情况啊?!转折也太突然了吧?!比宫斗剧还曲折的吗?!

    “既然朱林先生做出如此保证,那我们就拭目以待了!谢谢朱林先生接受我们这次的访问,那么节目就到此为止了,多谢各位!~”

    采访节目就这样以女主播专业性的甜美笑容结束了,但从她额上密布的汗珠上来看,她的精神一直都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

    然后,现在轮到东璃精神紧张了。

    她完全没料到朱林那个老家伙会给她玩这么一手,在公共场合说了那样的话就算了,居然还公开了她的姓名,这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名誉不择手段了啊!果然就不该相信这家伙!

    东璃愤愤地砸了下沙发,“啧”了一声。

    可现在抱怨也无事于补,她必须尽快考虑怎么应对才好。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按照这个规律发展下去,马上那老东西就会派人来把她带到研究所里去了。

    届时如果她反抗的话,就正中了朱林下怀,他就有正大光明的理由对她实行抓捕研究,同时还能完成对人民群众的承诺。

    如果不反抗的话,对于他而言也就是多花点时间而已,怎么做都是赚的,真是老奸巨猾的东西!

    叩叩叩————

    大门被人敲响了。

    东璃从思索中被拉回现实,愣了一下有些无语。这速度也太快了吧,连思考应对的时间都不给一点吗?

    叩叩叩————

    “请问有人在吗?您的快递到了。”

    “”

    啊原来是快递吗?

    东璃停下前去卧室准备换外出装扮的脚步,看来自己是被朱林给气糊涂了,认真想想也是,哪有前脚刚说完后脚人就来了这种离奇的事情。

    来到门边,东璃轻轻地开了门,面前出现的果然是一身职业装的快递小哥。

    小哥见到东璃后还稍稍愣了一下,随后带着双颊的微红露出爽朗的笑容道“您好!我是极速快递,这是您的物件,还请签收~”

    东璃接过物件来看了看,物品类型一栏写着食品,名字也写的是自己的,嗯,看来确实是她前天在网上买的那个芝士。

    当时是看见别人吃播烤芝士来着,索性自己也去淘宝买了一份想要尝尝鲜,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到货了,下单的时候总以为还要延后很久呢,毕竟昨天不是闹台风嘛。

    眉飞色舞地在快递小哥要回收的那张单子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后,东璃抱着欣喜的心情说了句“谢谢”。

    快递小哥也抬了下自己的帽子阳光地回以一个“再见~祝您生活愉快!”随后骑上自己的电动车前往下一家了。

    “极速快递,果然极速,连台风天也是准时准点送达,真是名不虚传!”

    坐回沙发上的东璃没有先去拆快递,而是在手机上给出了物流的好评,至于食物她一直都是默认好评,就直接五星带过了,毕竟善良。

    那么,现在摆在眼前的问题就是

    是先试着烤一下令自己垂涎欲滴的哈罗米芝士呢?还是先把东西放进冰箱换装出门找个地方避避风头呢?一般人会怎么选呢?应该都会选择先溜才是正道吧!

    十分钟后。

    滋滋滋———

    火苗跃动之上,锅面整齐有序地摆放着六块长方形的芝士,此时的它们已被恰到好处的火候烤出鲜美的色泽,在牛奶淋面的加持下更是散发出诱人心魂的独特香味。

    灶台的旁边伫立着一名摩拳擦掌眼神期冀的少女,她目不转睛地盯着锅里的食物,不住地舔着嘴唇,焦急之情溢于言表,迫不及待地想要一品其中滋味。

    没错,这名少女就是东璃。

    在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下,她还是选择先烤芝士,心里是这么想的,现在是下午一点半,外面正是上班路况拥堵的时间,从研究所到家里来怎么说也需要两个小时,那何不先好好品尝一番美味再心满意足的上路呢?

    “诶嘿嘿~可以出锅啦!”

    又过了五分钟,东璃已经完成了说明书上所写流程的最后一步,小心翼翼地将一块一块的烤芝士夹起放在了木质盘子里面,随后端到桌上,磨了磨手掌,准备开始吃第一块。

    滋滋————

    筷子触碰芝士的那一刹直接就陷了进去,随后牢牢地被黏住,东璃咽了口口水,完全能想象到待会芝士入口后会是多么软糯的味道。

    小手用力,芝士就整个被带了起来渐渐接近嘴边,她张大嘴巴,想要咬下超满足的一口。

    可就在这时,外面渐渐传来了直升机螺旋桨的声音,旋即客厅的窗户突然破碎了,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东璃错愕不已,只见颗类似手榴弹的东西从窗框中飞了进来。

    她大吃一惊,第一反应居然是护住了这一盘芝士,遂即那几颗弹发出“嘭”的一声,强光闪烁的同时释放出了大量的瓦斯气体。

    东璃又是一惊,赶紧将双眼闭紧,却觉一阵极为强烈的刺激感从鼻腔吸入遍布全身,止不住地打起了喷嚏,几声喷嚏过后人也变得无力了,但怀里还是紧抱着那盘芝士。

    紧接着她听到新的动静,吃力地将眼皮撑开,模糊地看到几名戴着防毒面罩的士兵从窗框那飞了进来,身上都绑着绳子。

    “我槽居然坐飞机”

    她竭尽全力地说完这句话,再也撑不住渐渐袭来的困意,双眼一闭倒在地上。

    几名士兵过来将她架到中间带走,那盘芝士终究是从她的怀里落到地上,无人问津了。

    此时的研究所,一处秘密之地。

    朱林坐在四面都是钢铁打造的房间里闭目养神。

    这间房的空间很大,他的身后还单独建有一间细网牢笼,里面摆放着一张像是看牙医时的那种躺椅,但这张躺椅上设有许多禁锢装置,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一旦坐上去就下不来了。

    除此之外,朱林的右手边建有与墙连接在一起的类似搞化学实验的长桌,上面摆有各式各样的溶液与针管、烧杯、显微镜等仪器,冰冷冷的让人头皮发麻。

    “呵”

    突然朱林发出了一声轻笑,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

    而究竟是什么,没有人能猜到。

    他缓缓地睁开双眼,没有戴眼镜,无所遮掩的眼睛直露在灯光下,从中透出阴鸷邪恶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