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谢幕吧

作品:《超然女

    四周充斥着冰凉的气息。

    这里似乎是一间牢房。一张桌子一个板凳外加一张床,还有一间狭小的独立卫生间,非常简单的陈设,都符合监狱的标准。

    唯一的出入口是一扇嵌在类似是防弹玻璃材质制成的墙壁里面,设有激光锁的大门。

    情况都观察完毕了。那么,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揉了下有些酸的眼睛,从床上缓缓地坐起来,原来并没有被限制住自由,无论手脚都没有被戴上镣铐,这样的话倒是稍微轻松一些了。

    下床走到玻璃墙壁前,扒在上面往外看了看,然而对面是和这里一模一样的牢房,看来这里还真的是监狱啊,只是

    “我明明记得已经跳海自尽了”

    坐回床边,抬起双手左右扫视着掌心,还是那样粗糙的纹路,轻轻抚拭触感明显,所以现在的一切并非虚假,不是做梦,而是货真价实正在发生的事情。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正当思绪凌乱之时,门口响起“嘀——”的声音。

    循声望去,只见大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进来一个穿着从未见过的制服的男人,眼神冷淡地看了过来,嘴里说道“王木发,长官要见你,跟我来。”

    “”

    鬼使神差地起身了,或者说是遵循本能必须起身吧,毕竟这里太过陌生,如果不顺从,可能会发生更可怕的事情。

    而这个男人好像也知道王木发不会反抗,即便将他领出了牢房,也没有给他套上枷锁的意思,完全不去考虑如果他会不会趁机逃跑,可以说是非常自信了。

    是对这里的安保措施很自信吗?

    随着男人行走一路,一路上都是冰凉的气氛,王木发不知道自己还会面对什么,也保持着绝对的沉默,连呼吸的频率都是非常小心的,却又显得那么自然。

    终于又走了一会儿,在男人的引导下两人停在另一扇门前,王木发微微抬起眼神,瞥见这门上嵌着的那张牌子———审讯室。

    对了,他现在是罪犯来着,是引发超级台风想要摧毁f省的超级罪犯啊。

    看来要接受不得了的审讯了,还是找个合适的时机直接把那个出卖我的家伙给供出来吧,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这次与在栈台那次不同,神智十分清楚的王木发认定自己是被人给出卖了,否则的话便不会被相关人士给抓到这里来了。

    “进去吧,别耍花样。”男人似乎在和坐在里面的人说了几句,随后往旁边让开,对王木发说。

    耍花样?还真是看得起他了,难道真把他一个普通人当成超能力者了么?风暴人之父?呵

    王木发在心里冷笑了下,而后踏入审讯室。他按照里面的人的指示坐在圆桌的另一端,随着大门的关闭,审讯应该就开始了吧。

    负责审讯他的人有两个,其中一个他见过,就是在栈台那儿抓捕他,冷得像冰又美得不像话的女人。

    至于另外一个,只能说是给人非常硬汉的感觉,面部轮廓棱角分明,剑眉星眼,散发着浓浓的男性荷尔蒙。

    可他深深的理解,无论外貌如何,都不会是省油的灯。

    王木发微微把头低下,思考着对方会询问什么样的问题,以及自己该在如何恰当的时机将同伙给供出去,以争取对自己最大限度的宽容。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经历过对死亡的选择,王木发现在的心境变了许多,这一点,坐在他对面,与他是第二次接触的霓霜最能察觉了。那么,当然也要由她先开腔了。

    “王教授,您好,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了,您不会不记得我了吧?”

    “记得,当然记得,神卫局特工霓霜,这么美丽的女人我怎么会忘记。”

    居然不知道怎么的,言语之中自然而然地变得油腔滑调,王木发自己都有些惊讶。

    不过霓霜终究是见过大世面的,她对此并不感到唐突,依然维持住只有在面对犯人时才会出现的那副冷漠脸,微微勾了下唇角“谢谢您的赞美。那么我来为您介绍一下,在我旁边的这位名叫华烈,神卫局高级审判官,他将全程观察这次审讯,并根据观察所得结果对您做出最终审判。”

    王木发点了点头,心里则是有些紧张起来。这男人果然不是普通的小角色啊,那双眼睛真是颇具威严啊,这下压力就更大了呢。

    “好了,既已介绍完毕,那么我们就开始吧。王教授,现在的情况和栈桥时不一样,我希望你能老老实实,原原本本一字不落地将‘巨龙事件’讲清楚。”

    霓霜的开门见山让王木发微微吃了一惊,但过后想想这样也好,省去了一些繁冗又无用的流程,便深吸了口气,在两人目不转睛的注视下讲述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

    这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非常完整,逻辑清晰,动机明显,没有值得怀疑的地方,更是将霓霜听得不可思议,同时也有些震惊与愤怒。

    她与一旁的华烈对视一眼,但对方的神情也是疑惑的,似是对于王木发话语里提到的“靈”全然不知,这让她好看的眉头皱得愈发紧了。

    居然是连神卫局的高级审判官都不知道的组织吗?这到底是在世界上隐藏了多久,又为什么会在这段时间浮出水面来呢?制造巨龙的目的又会是什么?

    得到了庞大的信息,自然也会冒出不少的疑问。想到这里,霓霜又瞪向王木发问道“你确定你刚刚所说的一切都是真实准确的吗?”

    她是神卫局的忠实拥护与崇拜者,她实在无法相信当今世界还有他们这群人无法查知的事情,于是便很自然地,即使知道王木发没有撒谎,也还是再质问了一次。

    “真实,准确。你们也应该在我家里搜到证据了吧,难道还要怀疑我所说的吗?”

    王木发倒是镇定的很,他的心里突然有些愉悦起来,不知是不是从他嘴里蹦出来一个连传说中的神卫局都不知道的组织,这让他很是得意。

    “哼,”霓霜冷冷地挑了下眉,旋即将手指放到耳边按压了一下,“让人立刻去查一个名叫‘靈’的组织,查到结果后迅速汇报过来。”

    耳机那边得到命令的待命人员即刻展开了调查,霓霜调整了下急躁的心态,意识到这次的事件可能会相当的严重,一个此前从未听说过的有着极高科技的神秘组织成员与前国家科研人员共同策划的巨龙事件

    这绝不仅仅是单纯的私人恩怨了,坐在对面的那个男人很有可能因仇恨迷了心魂,被他人利用还不自知。

    “王木发,说出与你接触的那个人的一切信息。”

    终于来到正题了。

    王木发在内心窃喜,眼下就是最恰到好处的时机了。

    “记住,你若是编造谎言欺骗我们,你将被永远囚禁直到死亡。若是配合,你就是将功赎罪,自己掂量清楚再说话。”

    此刻的霓霜已经没自信去摸透王木发内心所想,神秘组织的提及让她方寸大乱,不得不说出了审讯场上常用的官话。

    “我哪敢欺骗你们。”

    王木发嘿嘿一笑,这倒是真话,在经过死亡选择后,他还是觉得活着的滋味儿更好受一些,况且他还想知道一下朱林现在是个什么状况呢,便清了清嗓子,继续开口。

    “那是一个月以前的事情,我记得那天自己正在浅”

    本来是笑着的,可话至一半,他发觉突然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了。

    还能感觉到嘴巴在动,但声音却是无论如何也听不见了,身体好像也没有出现其他异常,这可就奇怪了。

    霓霜见他的神情举动突然变得怪异,不禁秀眉一挑“王木发,你怎么了?”

    伸出手去,面露困惑。王木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的唇瓣上下开合就一直没有停下过,但就是听不见发声。他看见霓霜也是一脸疑惑不解,似是也听不见他说的话。

    “你不要装神弄鬼,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

    喂!听见我说的话了吗?!

    “你在说什么?”

    唔!!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木发猛地站起来,眼如铜铃,青筋暴起,一手扼住自己的脖颈,一手狠狠地拍打着桌子,似是非常痛苦。

    “”

    呜啊啊啊啊啊!!!!!

    他终于感到了惊恐,用无助的眼神望向对面的二人,狰狞的面孔上流淌着泪水与鼻涕的混合液,挤在明显的褶皱之中显得非常恶心,又是那样的惨不忍睹。

    他用力地朝二人挥动着双手,迈开脚步想要朝他们走去,却是刚动一步,眼皮一翻,整个人倒在地上,口吐白沫,生死不知。

    “王木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