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终 崩溃之人

作品:《超然女

    哗——

    海浪在岸边追逐,凉风掠过,卷起一缕轻沙。

    月亮慢慢从云边探出脑袋,星光早已列好队形等候。漆黑的海面上渐渐反射出点点光辉,把这一片浩瀚的孤独点缀得还算美丽。

    一切,就和平常的夜晚没什么区别,完全看不出这个地方就是差点要被19级台风横扫的城市。

    王木发在盯着霓霜看了一会儿后还是收回视线,他知道对方没有必要骗他,但还是控制不住自己连连说了好多个“什么”并在自己观察了一番四周后,眼神彻底失去了焦距,双腿一软,跪在了栈台上。

    “为什么?”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明明一切都已经策划得非常完美了,明明只要按照计划行事就不会有任何漏洞的出现,明明付出了全部的精力去做这件事,为什么还是失败了?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苍天呐!你为什么这样的不公平啊!那朱林利欲熏心为权名所支配!做出了多少危害社会的事情!!!!

    你不去惩罚他,反而对我这样一个一心一意为了对国家做出贡献的人百般折磨百般戏耍!你是真的瞎了眼啊!!!

    是真的瞎了眼啊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王木发被这次的失败给彻底击垮了心志,五十岁的男人再也抑制不住一直被锁在内心深处里的苦楚与委屈,哭得比任何人都要撕心裂肺,歇斯底里。

    “我先前问过你一句话,而你的回答是为了完成你的愿望,任何代价都无所谓。”

    “啊啊”

    “从你被朱林踢出研究所,你运用一切资源自立门户与其对抗开始,你就已经不再是一心一意想为国家做贡献的那个人了;从你答应与你背后的那个家伙合作策划这次的台风登陆开始,你就已经彻底被仇恨吞噬,更谈不上为国家做贡献了。”

    “啊”

    “你是在,与国家为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王木发闭紧双眼仰天长啸,似是被霓霜所说完完全全地击垮了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笑声凄厉又绝望,似是失却了所有的仇恨,或是说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一切。

    “天不公!来世宁做猪狗!”

    王木发用尽全身的力气对着大海吼出声,两旁的山峰似是也听到这声充满人世凄凉与无奈的哀嚎,纷纷回以沉闷的低鸣。随后他将双眼闭上,从栈台上纵身一跃。

    饶是霓霜也吃了一惊,伸出手想要将其拉回来却还是晚了一步。

    她蹙起双眉,只能说是没有预料对方居然如此果决,难道早就设想到了失败后就自杀的结局吗?

    “这下可就难办了。”

    她不禁烦恼起来,回想今天可真是倒霉得不行。

    先是被东璃那家伙放鸽子导致神卫局做出另一项她并不愿意执行的决策,好在是巨龙突降延缓了行动。

    后被派来执行将叛国罪犯王木发抓捕的任务,对方却跳海自尽了。

    这要是被局长知道,以他那脾性,起码又得献祭三个月的奖金出去了

    霓霜叹了口气,一脸难过。

    “唳————”

    突然一声高亢的啼鸣从她的脑袋上空划过,她猛然抬头,却只见一道褐色的影子一闪而过,往栈台下扎去,速度足以比肩离弦之箭。

    “哟~看你那样儿,一定是太过小瞧对方所以失手了吧?”紧接其后,一个戏谑的男声飘了过来。

    霓霜听声一下变得非常惊喜,如果是他来了的话,那么刚刚那闪过的影子便是刚这样想,那影子便又冲了上来,它的爪子下还拎着一个男人,一个已经吓到昏迷的王木发。

    霓霜彻底看清了影子的全貌,居然是一只雕鹰。

    “啾啾——”

    身后的男人发出鸟般的呼喝,雕鹰听后便扑腾着翅膀飞到了他的身边,在他的右肩上落住。

    “应翷,谢谢你啦。”

    霓霜对他甜甜地道了声谢后,将一直捏在手里的金属球贴在王木发的后背上,按下按钮,只见金属球一下就发生变形,从中生长出数条枝干将王木发牢牢地捆住。

    枝干接触地面的那端还长出了滑轮。

    紧接着,她又拿出一张指甲盖大小的金属片贴在食指指甲上。闪烁微光后,那金属球就像是受到吸引般朝她靠了过来。

    “这玩意儿还真有趣。”

    应翷一边说着一边走近。

    “那是当然,这可是那位先生所发明的对罪犯专用拘捕道具呢~”霓霜提起这件事颇为自豪的样子,下巴都快扬到鼻子那儿去了。

    “我是第一个拥有者喔~”

    “那又如何?还是要靠我帮忙。”应翷挑了挑眉,完全不留情面地指出现实。

    “哼~就算是吧,我已经说过谢谢啦!”霓霜朝他吐了下舌头,有些不服气的样子,但言语上还是服软了。

    “三个月的奖金有我一部分吗?”

    “请你看一场电影咯~”

    “成交。”

    应翷是一个很会拿捏分寸的人,同时他也善于观察。

    他知道对于霓霜而言这已经是能做到的最大限度的谢礼了,要再向前迈一步的话,只会得不偿失。

    呼——

    忽而一阵轻微的海风拂过。

    霓霜穿得并不多,不由打了个哆嗦。

    夜晚的海边还是有些寒凉,尤其是在刚刚经历过台风威胁的海边,温度比平时低出好几度也十分正常。

    她知道自己现在要做什么,但却几次欲言又止,眉毛蹙起又平下。

    应翷把她的表情全部收入眼底,无奈地耸耸肩,说道“你要是想问东璃的事情就直接开口,我又不是那种会为了让你安心回去复命而编故事骗你的人。”

    “那你都知道我要问什么了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呢!”

    霓霜嘟起嘴瞪去一眼,此般小女儿姿态与在王木发面前那铁面判官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应翷搔了搔脑袋,好像这妮子说的也蛮有道理的。

    “可我觉得你真没必要担心她什么啊,你都不知道我在云里躲着看的时候有多么紧张,生怕被发现了。”

    他和霓霜已经非常熟了,也就不在乎形象什么的,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同时也不吝啬将丢脸的表情展现出来。

    霓霜狐疑地盯着应翷显得害怕的神情看了一会儿后说道“你讲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

    应翷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而后有模有样地把东璃当时战斗时的姿态学了学,心有余悸地说“她那种能力完全不符合现世法则好么?和修仙小说里的主角没啥区别。”

    “是这样啊,是这样的话就太好了。”

    霓霜抚了抚胸口,庆幸地说了句,皱着的眉头也舒展了。

    应翷知晓她说的这句话代表着什么,一旦东璃的实力有了大致的数据,而且还为人类抵御了巨龙,那么神卫局高层那边便没有理由再让她继续执行现在的任务。

    所以自己带来的这个消息对于真心实意把东璃当成好朋友的她而言,怕是最好不过的了。

    “那,你呢?你的任务就到这里结束了吗?”从喜悦中回来后,霓霜又问。

    应翷摇摇头说“根据东璃与风暴人的战斗来看,这次事件的幕后人除了王木发,应该还有一个。”

    “怎么说?”

    “我的部下传来消息,王木发的家里不仅设有台风监测仪器和观望分析镜,还在其地下室里找到了手写测风数据以及风暴人的构造设计图与体态数值。”

    “你说什么?!”霓霜吃了一惊。

    “但这些数据资料都缺少了更重要的部分,无论怎么找都找不到,我想应该是他的同伙为了在事情败露时保住自己而偷偷带走了。”

    “最关键的一点在于,风暴人的构造设计凭王木发现在的条件是根本造不出来的,更别提他还要将生成台风的数据传输到风暴人脑内再去掀起台风了。”

    “所以你认为?”霓霜问。

    “我认为目前最值得怀疑的人,就是主动将王木发暴露给我们的那个神秘人。”

    应翷顿了顿,似是在回想当时的状况,后继续说道“因事关重大,所以我们在获得讯息的第一时间就对其展开定位,可来源居然早就消失了,而且像是被刻意抹去的。如果他是真心实意地想要帮助我们,又何必故弄玄虚?”

    “那你有没有考虑过这个神秘人是真的想帮助我们,但只是为了不引起我们过多的关注才抹去来源的?”

    “大姐,他都能轻而易举的把讯息发送到神卫局总部了,这一点已经足够让我们哪怕翻天覆地也要把他找出来了好吧。”

    应翷惊呼一声,用看傻子的目光把霓霜上下打量了一番,传递着需要重新评估对方智商的信号。

    “”

    霓霜咂巴了下嘴,有些颇不服气但又无话可说,只得冷冷地哼了一声以示不满。

    “说到这里我还想问你一句,你在接触王木发的过程当中,他有没有透露过什么不寻常的信息?比如还有同谋之类的?”

    霓霜果断地摇了下头。

    应翷的眉头顿时皱得越发紧了——

    如果我的推测没有错的话,王木发确实是还有同谋,但为什么在事情败露以后他都没有说出同谋相关的任何情报呢?这不符合常理啊。

    可要说他没有同谋也是不可能的,就算他是再怎么厉害的气象专家,也做不到这样超常的事情啊。

    哼可真是一桩有意思的案子啊。

    突然,他的耳朵里出现一些声音。

    “哎呀刚刚真是吓死人了啊,还好台风在登陆以前就消失了。”

    “19级超强台风?说的和真的一样,你不会真的相信那群专家说的话吧?”

    “可那些记者发的照片你也看到了不是吗?那些水龙卷可不像是p出来的啊。”

    “现在的技术高了去了,一些人的素质也低了去,说不定就是那些无良记者为了博流量做的好事呢!”

    “你说的也有道理啦,算了先不想这些,也不知道浅滩现在开门没有,我们快去看看吧!要是开门了就好好地喝上一晚,庆祝庆祝咱们劫后余生啊哈哈哈!”

    应翷的听力非常敏锐,即便这几名正在对话的行人距离他俩还有至少三公里的距离,但也被他清晰的捕捉。

    这样看来,巨龙所引起的风波确实是过去了,人们的生活也很快就恢复成了平时的状态。

    “霓霜,此地不宜久留了,你先把王木发带回去吧。”

    “好。”

    霓霜虽然应了一声,却是早就在应翷感知行人对话的时候把迷你飞机给用了出来,把王木发先运上去了。

    应翷见状也不禁在心底佩服她的聪慧。

    “那么,万事小心。”

    霓霜自己也登上了飞机,同时对应翷送出一句嘱咐。

    应翷点点头,在舱门开始关闭的同时一个闪身,迅速没入黑夜之中。

    ··

    ···

    这艘无人驾驶飞机是霓霜在外执行任务使用过多次的爱将,只要设定好一次路线,此后每次航行时就都不用二次设置,十分方便;也是出自那位先生的手笔,她是第一个获得者。

    此刻,她正坐在舱内那位先生为她特别设计的观景房,手拿一杯红酒,面目肃穆地透过窗户望着越来越远的城市夜景,沉思许久。

    终于她将杯沿送到唇边轻抿一口,感受玉液入喉,微微的苦涩后甜味渐深,却让她的眼神愈发惆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