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王教授

作品:《超然女

    此时,浅滩酒吧前的木制栈台上坐着一位衣不重帛的男人。

    他的身边放着六七瓶空了的啤酒,手里拿着的一瓶还剩下一半。他看上去脸色不是很好,双脚悬空垂在台子外面。

    下方时不时冲击到墙壁的海水还会溅到他的脚上,但他一点也没察觉的样子,只是神情忧郁地望着远方的余晖。

    “他就是王木发王教授吗?”

    酒吧门口,刚进来的东璃正在与这里的老板交谈。

    王木发总会在非营业时间到浅滩酒吧喝酒的事情在这一带并不是什么秘密,老板心想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便点点头,却还是没忍住用打量的眼神问道“你是他的?”

    “慕名而来。”

    东璃丢下这句话后便朝王木发走去。

    而老板听到这句话后硬是在原地愣了半天才回过神,不敢置信地自言自语了一句“我靠!那种满口胡诌的家伙居然还能吸到这么高质量的粉?!”以后,就继续干活儿去了。

    呼——

    海边的风总是会夹杂一些淡薄的腥味,当离得越近时就会越浓烈,但其实这种味道也是会随着迎风之人的心境发生变化的。

    对于东璃而言,这就是普通的海风,但对于王木发而言,这是非常苦涩又沉重的气味。

    “你好,王教授,我叫东璃。”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王木发似乎没听到东璃的招呼,仍在自顾自地饮酒低语。

    “话说您刚刚不是在接受广播台的访问吗?怎么一下就在这里喝起酒来了?”东璃并不管他是真的没听到还是装的没听到,直接说起自己想说的话来。

    王木发好像对于和他自己相关的事情非常敏锐,只见他突然憨笑着抬手指向酒吧里面,有些结巴地说道“那、那里,看到没?”

    “看到了,酒吧怎么了?”

    “嘿嘿他们就是在那里采访我的。”面前的男人抱着酒瓶,胡渣凌乱,目光迷离嘴角却向上弯起让人难受的弧度。

    原来如此,看来就算是自己出钱,广播台也不愿意再给他真正的访问平台了。

    东璃叹了口气,本是能与朱林同样取得丰富成就的人,如今却落魄到这般田地,可想而知他这些年来为了证明自己,一定付出了难以想象的代价,但还是没能迎来一个好的结果。

    “王教授,您能否告诉我,这次的巨龙您是怎样观测并得出那些结论的呢?”可虽然替他的遭遇感到难过,但东璃更明白自己此行的目的。

    “孩子啊这种事情不提也罢,”王木发说着又仰头往嘴里猛灌一口,随即苦笑三声,“反正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朱林妖言惑众!就要受到天罚了!!!哈哈哈!!!”

    也许是因为面对广阔无边的大海,也许是因为想到一些事情,王木发越说越激动,最终举起双手,苦笑变为大笑,笑得非常癫狂而放肆。

    东璃蹙了下眉,自觉从这个状态下的他的口中应是问不出想要的答案了,便想着老板可能会知道些什么,便起身回到酒吧。

    “哟,要完签名了?不过他那个状态应该签不了名吧哈哈哈~”老板还在对东璃所说的那句“慕名而来”耿耿于怀,见她脸色有些难看的回来后,不由拄着手里的拖把调侃。

    “能和您打听点事儿吗?”

    东璃懒得理会这个看上去三十出头满脸嘻嘻哈哈的男人的调侃,如果从他这也问不出自己想要的,那就算是白跑一趟,也不会在这多做停留了。

    “你是想问王教授的事吧?”出乎意料的,老板虽然看似不着边际,但还是蛮敏锐的。

    “看来您和他也算熟的样子?”东璃说着,给自己拉了张高脚凳坐下。

    “你果然不是慕名而来啊,”老板耸耸肩笑着,旋即将拖把搁到一边,一面转身往吧台里面走去,一面说,“我和王教授的确还算熟悉,他的事情基本上我都知道,虽然不能保证说完全正确。”

    “包括和朱林所长多年前的那次争执吗?”

    老板并未马上回答,而是先拿出啤酒给自己倒了一杯,后又问道“你喝吗?还是要果汁?”

    东璃摇摇头“我不渴。”

    见状,老板也没说什么,饮一杯下肚后又满上一杯,这才望向王教授的方向,缓缓说道“既然你这么感兴趣,我就讲一讲吧。”

    “大约是二十年前吧,在我父亲还经营这家酒吧时王教授和朱林所长就常来这里做学术讨论。”

    “当时的他们刚进研究所,年轻气盛,脸上挂着的永远只有自信,就算偶尔发生争执,但那也只是为了把任务完成得更好而已,私下里仍旧是非常好的关系。”

    说到这,老板又是一口闷。

    “但06年以后,不知道为什么氛围就变了。”

    “朱林不再是原先那样一腔热血地想要为气象事业出一份力,开始注重起名利,老王发现他的变化后多次劝他不能让初心受到污染,但朱林那时早已尝过甜头,根本就不听劝告,老王虽然感到痛心,但打心底里还是相信朱林会浪子回头。”

    “可在后来不知为什么两人意见再次出现分歧,老王还是抱着以前的那种态度和想法和朱林辩论,但此时已是所长的朱林压根儿没想过和他辩,而是借此机会直接将他踢出了研究所。”

    “老王才明白过来朱林已经彻彻底底变成另外一个人了,可他也不是一个服输的人,他决心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与朱林在气象界里对抗并发誓要让世人看到那家伙丑恶的真面目。”

    “但据说王教授每次都是朝着错误的方向在发表言论又是怎么回事?”东璃疑惑不已,若真像老板说的这样王木发心有不甘的话,那便不该如此啊。

    老板苦笑了一声,摇摇头道“那朱林现在是什么地位,老王一个人势单力薄,就算专业知识再强悍,又怎么和他那一整个研究所对抗?

    每次的结果都是被研究所捷足先登发表了,他再发表又有什么意义?但老王还是不服气,依旧一门心思投入到与朱林的对抗上。

    最后上天也没有给他一个好结果,他妻离子散,老父亲也因卧病在床得不到良好的照顾而过世了。”

    “如今,他就真的只剩下那一条命了。”

    老板说完,又已是两杯下肚。看得出来,他对王木发的遭遇也是感到非常痛心,但这种感受,只有经历过类似事件的人才能真正明白吧,所以东璃没办法完全感同身受,只能深深叹了口气,以表自己的同情。

    即便只剩下这一条命,也同样没有放弃抗争啊。

    稍稍还多了一丝钦佩。

    顿了一会儿后,东璃又问道“那么,您知道王教授他是通过怎样的方式观测台风并得出结论的吗?”

    “这个嘛,他倒是从来没和我提起过,只有这件事我是完全不知道的。但也正常啊,毕竟涉及到专业领域,也没人会无缘无故和门外汉说嘛,当然我也不会无缘无故去问就是了。”

    “这样啊”东璃微微蹙眉,还是没得到最关键的信息啊。

    “话说了半天,你到底是谁啊?”

    “你现在才想要问这个?”

    未免也太呆了点吧。东璃有些难以置信。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老板还没感觉的样子,也许在他看来自己好像没做啥奇怪的事情吧。

    “好吧,我是”

    “东!璃!!!!!!”

    “噫!”

    熟悉,却又叫人害怕的声音好巧不巧地从东璃的背后传来。

    她甚至不用回头就已经感受到了那股恐怖的磁场在逐渐接近,从面前老板逐渐苍白的脸色上更能准确地预测到接下来将会发生的可怕事件。

    “来、来者何人?”

    老板的声音都在发颤,对于东璃而言,这倒是情理之中的反应。

    因为她那位闺蜜发起脾气来是真的很可怕,从两人成为闺蜜以后的第一次约会迟到开始,她就一直活在被女子散打冠军所支配的阴影下。

    东璃一想到当时的画面就无法控制地咽了口口水,但还是在这危急时刻用眼神拼命示意老板先溜。

    可好像已经来不及了。

    啪——

    东璃的右肩膀上多了个东西,根据感觉判断,那应该是女孩子的手没错。紧接着,她的耳边传来一个幽幽的声音

    “东璃,我找得你好辛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