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形势严峻

作品:《超然女

    “阿嚏!”

    正在回研究所车上正襟危坐的朱林突然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所长,您还好吧?”在前面开车的同事连忙抽出一张纸巾向后递去。

    朱林接过道了声谢,擤了下鼻子后笑道“没事的小汪,估计是东璃那小妮子在骂我呢。”

    “哈哈哈!等她意识到自己被您给套了话,估计会把您骂得更惨啊。”汪棋想到东璃,不禁也会心一笑。

    他与东璃关系还不错,技术虽然算不上顶尖但也有过人之处,为人也正直,所以在研究所里除了东璃,就属他最受朱林信赖和重用了。

    不然他也不会成为所里唯一一位跟随朱林前来的同事了。

    “如果她帮助我们的代价只是我被骂的很惨的话,那真是祖上烧高香了。”

    朱林说完大大地舒了口气,似乎是想让自己的紧张与担忧全部随着这口气排出,让身心得到彻底的放松。

    刚才在和气场大变的东璃对峙时,他一直紧绷着神经。

    “东璃真的有您说的那么神吗?我怎么一直没觉得”

    汪棋始终认为朱林的做法和说法都稍显夸张了。

    他毕竟也和东璃共事过两年,虽然知道对方技术超凡哪怕在高手云集的研究所里也是独树一帜,但也不至于封神吧。

    对此疑问,朱林并未作答,只是无声地一笑,随后转头看向窗外不断横移的风景,似乎陷入了沉思。

    根据这三年来朱林对东璃的一系列秘密调查得出的结论每当台风初现雏形,只是雏形,她都必能比任何人都更快更准确地测算预估出其最大风力与行径路线,这根本不是仅靠过硬的专业知识就能办到的事情。

    她一定还有其他秘密。

    故若东璃能够在此次可能会算作是人类史上最为可怕的灾难中展现出自己的超能并拯救他们,这将是一次超级世纪大发现。

    说不定,还可以通过她打开新世界的大门,提前完成自己的宏愿。

    见朱林不说话了,汪棋以为他倦了,便也没再多言。

    车队一路平稳地驶回研究所。

    “你们辛苦了,在这里我会非常安全,就请先回去吧。”下车后,朱林首先对这一路上跟随保护自己的保镖们道了句谢。

    天灾在即,朱林身为权威气象专家其重要性也随之提升,出行安全自然更是被重视起来了。

    保镖队长知道再往前就是技术相关的禁区,非本职人员不能进入也是情理之中,便点了点头说道“那朱所长,我和弟兄们就在外围看守。不过话说在前面,所里若有任何异常情况发生我们都会第一时间冲进去保护您的安全,届时还请理解,勿要责怪。”

    “放心吧赵队!要真出什么事儿了,在你们到来之前还有我保护朱所长呢!”

    汪棋这时也停好车子过来了,他正好听见赵队长的话,便拍胸脯笑道。

    “嗯,朱所长,那我们就先去了。”

    赵队说完后便带着保镖们离去。

    被无视的汪棋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后脑勺,朱林望着他那憨样无奈地摇了摇头,一边拍了下他的后背一边迈开步子说道“走吧,还有一大堆事儿等着我们做呢。”

    “是!”

    研究室内。

    穿着清一色白大褂的工作人员们正在专心致志地做着自己手头的工作。

    负责监视“巨龙”动态的屏幕上有着非常明显的风眼画面,虽然现在看上去还比较微弱,却依旧能让每一位工作者提心吊胆,不敢放松一丝一毫。

    “巨龙现在情况如何?”

    研究室的门伴随朱林急切的声音被推开,一只脚才刚迈进来,他就又出声道“小方,能够确定出具体的最大风力了吗?小吕,行径路线的预估工作做得怎么样了?”

    还没等两位被叫到的同事回话,朱林大步流星地已经到了可以观察到答案的屏幕边上,随后他推了一下眼镜叹气低语“果然仅凭我们的话,还是只能继续等么”

    虽然声音很小,但大家还是听到了这句话,遂即都有些沮丧。

    虽然,他们知道在雏形阶段预测最大风力与路经本来就不是他们能做到的事情,毕竟人类的科技文明还没有发展到那个程度。

    在这稍显凝重的气氛下,汪棋不禁突然想到在车上时他对朱林问出的那句“东璃真有那么神吗”

    现在回想起来的话,还确实是神啊。

    “对了朱所长,您和汪棋不是一起去找东璃了吗?怎么没见到她人?”刚刚被朱林点了名字的小方问道。

    而他这么一问,其余的人也都纷纷扯着脑袋往门口看,他们是非常希望东璃能出现在那里的。

    这一次的“巨龙”和以往的台风完全不同,仅是预估风级就高达18级,这已经足够让人感到前所未有的震撼与害怕。

    可最严重的还是没办法计算出路径,可能的、确切的,除了时间,全部都计算不出来。

    “预计第一登陆地点为菲琼拉”这句话也只是朱林安抚广大人民的缓兵之计,他的希望也在东璃身上。

    这是临走前他对所有人说过的话,他承诺过在巨龙形成之前一定会将东璃带回来但是现在,好像并没有成功。

    “她的话,还在路上。”

    朱林意味不明的语气让除了汪棋的所有人都摸不着头脑,但又有了些希望的样子,可这都无所谓了。

    身为所长的眼神顿时严厉起来,扫视了众人一圈。“先别管她,你们现在在做什么?原地发呆?难道她不来的话你们就要罢工了?”

    “啊!对不起!”

    “真是的”

    朱林无奈地叹了口气,随后又振作精神,扯着嗓门喊道“小方!给我继续严密监视风眼的动态!小吕!把卫星图要盯紧了!小汪!继续接收数据计算路径!小李”

    ···

    ···

    “小李!”

    画面上,一个金黄色头发左右脸颊有着三条胡须的少年一脸的紧张与担忧,还隐约有一丝愤怒。

    他瞪视着竞技场内躺在地上被沙子包围的少年,双手紧紧地抓着身前的栏杆,恨不得马上就要冲出去。

    不过,很快就有一名浓眉大眼的蘑菇头男子代替他这么做了。

    “到此为止了!”

    吧唧吧唧——

    吧唧吧唧——

    电视机前的地上已经四散落着好几包空了的薯片袋子,可沙发上的这名少女的手上居然还拿着一包。

    她正吃得香呢,嘴里不停地发出声音,但脸色看上去却不怎么好,似乎是有烦心事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