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延命阵

作品:《异宝秘藏

    赵三和刘大龙两个人这时候都被一种不可名状的恐惧支配了他们的感官,无言的恐怖在两个人心底蔓延。那雕塑的龙也宛如魔怪一般的可怕,仿佛在不断的变的巨大,威严。

    “咕噜~”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刘大龙退后了两步。他看了看赵三,然后又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打道“老三,人没了~人怎么会突然没了的?”

    赵三一愣长出了一口气然后才冷静了一些,怀里的灯还没热,这说明还有机会,起码事情没有糟糕到完全没救的地步,还什么都没发生呢!赵三的动作快的惊人,几乎瞬间的功夫他就把金灯取了出来速度飞快的在地上摆了一个挺大的五角阵,然后把这些等逐一点着了。

    “进来,里面最起码是安全的。”赵三连忙对着刘大龙招了招手,反正感觉非常的不好,先把阵法布下再说其他。他在阵法里头待着等着心里可算是安稳了一些。有了阵法的保护起码真有什么问题在里头待着也能安全些。

    刘大龙一步走到了五灯阵里头,他也出了一口气,然后才道“老三,这人突然没了,你怎么看?”

    赵三抬头看着天花板上,这里比其他几个墓室要高多了,头灯的光照上去都不是特别的清楚了。刘大龙一手探杆一手短剑很警惕的跟着赵三看向了天花板,然后才听见刘大龙开口“老三,他飞天上去了?”

    赵三翻了个白眼“他能飞到天上去还用这么怕我们?咱们早让他坑死了。小心点,这地方感觉有些不对头。”

    刘大龙点了点头,不对劲的话他也发现了。不过光是知道不对劲没用啊!得知道人在哪儿,倪波那家伙在什么地方不确定的话那不管干什么他们都得提心吊胆的。提心吊胆到让人觉得难受非常。

    刘大龙对倪波是恨的不行了的,但这个时候他还是把找倪波报仇放到了第二序列,这地方这么邪性,和前面几个完全不同。找倪波的事儿也没有这么急。先确定了自己的安全再说其他。这个墓室还真的是非常的诡异,光是大小就比其他几个墓室要大许多。前面那两个墓室多好,干脆利落的进去就是一个棺材。直接动手就行!

    就算是那个水宫,虽然是奇异了一些但大概还是正常的样子,也是一个房间一个棺材。虽然棺材在船里有些怪,墓室也被水给灌满了显得不太对劲,但相比起现在这个看着就要有鬼怪冲出来的破地方,那还是之前的几个正常许多。

    刘大龙这时候有些想抽自己一嘴巴。没事儿做什么怪梦啊?结果把赵三勾搭到这鬼地方来,也不知道最后是好是坏,他叹了口气,只能把事情往好的方向想“老三,你说倪波那小子会不会躲到龙背后去了?他跳起来然后爬过去的?”

    刘大龙的这个推测不是毫无道理的,倪波脚印消失的地方,正好就在龙形雕塑低下的爪子边上,龙抓着的那个形如死去,软趴趴的龙蛇雕塑尾巴正好垂下来离着地面也就两米左右的高度,跳起来的话是可以抓着他往上爬的。顺着爬到雕像背后去,那还真的看不见脚印也看不见人。

    赵三也是一愣,仔细琢磨了下才摇了摇头道“不太可能,躲那有什么用,咱们两人分开从两边看就能看见他。再说了,你仔细看看那个脚印,要是用跳的脚下要发力,脚印肯定会更深的。”

    “那他躲到其他通道里头去了,这个也有可能啊。”刘大龙又做出了另外的推测赵三在地上写写画画的不知道再弄什么诡异的东西,刘大龙心里是越发的没底了。

    赵三头都没抬就回答说“脚印,还是脚印的问题,跳起来脚印肯定不能和前面的一样深浅。”

    “他,他可能会轻功!”刘大龙脱口而出,跟着他自己也笑了,这个可能性他自己都知道不靠谱。

    赵三这时候突然站了起来,道“我知道了,这是延命阵!”

    “什么玩意儿?”刘大龙压根没听懂,赵三的普通话也不是特别标准,听着就像是烟民证似的,刘大龙脑子家里头有些走神,这烟民还有证?还是说烟民阵?可以变出抽不完的烟吗?

    他这正迷糊的时候,赵三跟着解释道“是延命的阵法,人快死了部下这样的阵法,然后活着把自己封进棺里,等阵法成功,人就能返老还童再活一辈子。”

    “这不是扯淡的嘛!这封建迷信啊~”刘大龙听着都觉得新鲜,这种事儿怎么可能呢?

    赵三转头看着他“咱们遇见的封建迷信的事情还少了?”

    刘大龙一下愣住,这个好像还真是的。但就这时候刘大龙又道“就是个说法,我也没见过真的,看着好像是。但具体有用没用我也不清楚。外头那些个都不用管,什么九宫五行之类的都是唬弄人的障眼法。重点是这个龙雕塑,这东西是一整块石头,和两条龙脉连接在一起的。龙脉走向,规模都有要求,然后一生一死。借用龙脉的生死轮转模拟生死轮回。”

    “越说越玄乎了,老三你会这个?你信啊?”刘大龙是完全不信这个邪的。虽然封建迷信的事情遇见不少。可这和返老还童什么的可不一样。重新活一世,这个有些太扯淡了啊?

    赵三笑了笑,才道“你还记得咱们从东北弄来的那个画吗?破了就剩一个马的那个!那玩意儿能延寿三十年,能让人多活三十年。”

    “啊?”刘大龙一愣,那天他没进佟三金的饭店,关于这个他可不明白。

    “还真有这种事儿?那老三你多活三十年了?你原本能活多大?”刘大龙好奇的询问。

    赵三一下愣住了,是啊?不知道原本活多大,怎么确定那延寿三十年真的有用呢?他露出了个苦笑“那个,之前那个画好像沾血了,沾血了就不能用了。至于眼前这个嘛~别管我信不信,反正看来是有人信了。”

    刘大龙撇了撇嘴,说了半天还是不确定。他犹豫了下,才想起正经事儿“那个死龙托梦是让咱们干啥?把这复活了的家伙彻底弄死?还有倪波在哪儿还是不确定啊?”

    赵三微微点了点头“应该是吧?或者破坏他的真个阵法也行,这个东西我也不是特别懂。我家书里就是提了这么一嘴。”

    “艹,光是弄了几个印子,什么好处没有差点还把小命搭上,这都死几个人了?老三,你说这事儿是你同行干的?他咋不找点宝贝呢?不是有宝贝能长命吗?”刘大龙有些愤愤不平。

    “哪有这么好找!再说,要布这个阵法,需要避劫玉!这可是好东西,这个什么延命阵,就是我家书里关于避劫玉的记载里头提过一嘴的。”赵三给解释了下自己判断的理由。

    刘大龙听得迷迷糊糊的,这些东西越发的神叨了让人更加的难以理解了。赵三抬头看向了那龙嘴里的棺材“那家伙应该就在里头!我估计,你的短剑能有用了,一会儿二话不说直接捅棺材里的那家伙,应该就能搞定了。”

    赵三点了点头“这个倒是不难。捅了就行了?不会一刀捅了丫的,然后这地方直接全塌了吧?”

    赵三一愣“这个,应该不会吧?你怎么会这么想的?”

    刘大龙笑了笑,挠了挠头“我看美国那个录像片就那样,什么东西一拿了立马就塌。”

    “什么美国录像?你跟哪儿看的?”赵三有些愣神。

    “在虎子开的录像厅看的啊?叫什么《夺宝奇兵》,里头有个使鞭子的可神了,肯定也是你们同行。”刘大龙一脸的认真,为了跟着赵三四处搞事情,他可是有很努力学习的!专门找了专业的教学片学习!

    赵三一脸的懵逼,这个片子他没看过。外国同行?居然还有外国同行?这外国同行办事不靠谱啊?他们这个行当那是不能暴露的,很多内部秘密,很多的宝物,那都是得掌握相关信息才有优势的。居然还拍成了录像片?

    赵三叹了口气,他也就是不会外语,要不然非得找上门去好好说说那个外国同行不可!

    刘大龙看赵三走神了,连忙道“老三,倪波咱们不管了?”

    赵三犹豫了下,才道“人都不知道怎么了?咋管?小心点反正只要感觉不对就立马退到这个阵里头来。肯定比外头安全!倪波可能是遇见什么特别的防守的手段了。”

    刘大龙一愣,这个话有些不负责任了,什么叫可能啊?这要是没有呢?要是倪波躲在什么地方等着阴他们呢?这还不如人已经跑了呢!

    赵三却很认真的盯着刘大龙“记住了啊!感觉有一点不对就退回来。这个和之前不一样,咱们得小心点来!情愿多想点办法多试几次也不能硬上。”

    “我现在就觉得挺不对劲的,是不是就不出去了?”刘大龙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我先出去!小心点倪波。也可能他真躲在什么地方。”赵三没搭理刘大龙的胡说八道,自己第一个迈步走出了阵法。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反正一出来感觉还真挺别扭的。赵三就在边缘的地方等了一会儿,确定没有什么别的情况了,才对刘大龙点了点头。

    刘大龙一手短剑一手枪的也走了出来,探杆被他夹在了腋下。赵三顺手把探杆那了过来“你使得过来吗?”

    对于刘大龙这三持武器的状态,赵三看着都觉得别扭。那拿过了探杆,赵三小心试探了两下地面,边上的刘大龙又不自己的那个银印递了过来“老三你拿着这个,你灯都布阵了,这个你拿着我有剑!”

    刘大龙倒是知道这地方不对头,身上还是有个宝贝稳当点。赵三也没推辞,伸手接过放进了怀里。两个人小心翼翼的靠近那个龙形的雕塑,走进了些才发现,这东西是整块的大石头雕成的。应该是挺费工夫的。

    “老三,那棺材不会是玉的吧?这么大块的玉得值多少钱啊?这都够掏多少个挂件了?”刘大龙抬头看了看龙嘴里的那个棺材,白色的很有光泽,看着还有着温润的油脂感,刘大龙很怀疑这东西是个玉的。

    赵三也有些吃惊,看着还真相,不过要是汉白玉的那可能也不是太值钱。

    “就算是玉的,这玩意儿咱们弄的出去吗?别惦记了!”赵三倒是洒脱多了,钱够花就行,再值钱弄不出去也白搭。

    刘大龙小声道“砸碎了带出去也好了!”这就是典型的破坏性挖掘了。考古的为什么恨盗墓的?就是因为盗墓的带不出去的砸了带出去再拼,这太下三滥了。

    赵三摇了摇头,他也知道刘大龙就是说说的。这也算是一种减压手段,分散注意力嘛~要不然这种压抑的环境,很容易自己吓唬住自己。

    赵三和刘大龙到了雕像前头,近处看这东西更大了,棺材的位置起码离他们有五六米。赵三感觉他们进来以后就算走通道的时候不自觉的往下走了,这高度也有些太过分了!没觉得有走这么深啊?这固然的建筑技艺还真是很惊人。让人走到了地下四五层深的地方居然自己都没发觉。

    刘大龙眯了眯眼睛“下面怎么弄?得上去吧?”

    赵三点了点头,先用那个探杆过去轻轻敲了下雕像,响声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砸石头的时候会有的声音,他伸手一摸,也没有什么异常,连印也没发烫。赵三这才松了口气,立马就道“没什么问题,绳子呢?用麻绳搭上咱们上去!”

    刘大龙点了点头,绳子还真的是相当的长,他这会儿腰上还有不少呢!当然,这绳子不是最粗的那种拔河麻绳,要步入太重了压根就拿不动,是那种很细的麻神,和尼龙绳差不多粗细,不是纯麻绳,里头混了其他的东西,所以强度也算够。

    刘大龙从腰上解下了一部分,直接往龙爪的地方一搭,用力扯了两下,点头道“没问题,我先上!”